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86章 绝望和愤懑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半天,李顺又回过头问我:“你说,我做什么样的事情算是积德,算是善事?”</p>

    我想了下,说:“如,你让我脱离你的圈子,放我一马,这是善事,这是积德!”</p>

    李顺勃然变色:“日你去死吧,放你一马,我放你两马。 你做梦啊,你休想。告诉你,死了这条心,我这是贼船,你来了,是下不去的。除非你想什么都不顾什么都不管打算鱼死破。”</p>

    我的心里涌起一股绝望和愤懑。</p>

    李顺接着又不理我了,我也不再说话。</p>

    把我送到单位,李顺然后走了,不知干嘛去了。</p>

    快下班的时候,我接到了皇者的电话。</p>

    “今晚11点,在你家小区门口开车等我!我带你去一个地方。”</p>

    皇者的声音很低沉,又似乎很急促,来不及等我问话,迅速挂了电话。</p>

    不知道皇者在捣鼓什么道道。</p>

    吃过晚饭,我在宿舍里学习,一直学到接近11点,于是下楼,开车,停在小区门口。</p>

    城市的冬夜很安静,又很清冷。</p>

    点燃一支烟,默默地吸着,心里有些寂寥。</p>

    远处的灯光闪烁跳跃,时光在我人生必经路口,埋下昨日黄花,星光在寒冷变得那样暗哑,城市的夜晚不再喧闹。</p>

    一辆出租车悄悄停在我的车附近,熄了车灯,我从沉思里清醒过来,抬起头,看到开车的是四哥,车前坐的是皇者。</p>

    皇者似乎办事从来不开车,只打出租。</p>

    我坐在车里,没做声。</p>

    皇者下车,四哥接着开车离去。</p>

    皇者走到我的车前,了副驾驶座位,看着我,笑了下。</p>

    “深更半夜,捣鼓什么?”我说。</p>

    “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皇者说:“开车——”</p>

    我发动车子:“去哪里?”</p>

    “三道沟路21号。”</p>

    “这个时间,去那里。干嘛?”我不由看着皇者。</p>

    三道沟路21号是我次去见伍德的那幢老式日式别墅,是一个隐居会所。</p>

    边问皇者,我边开车往三道沟方向去。</p>

    “我们不进去,我们在附近呆着可以。”皇者说。</p>

    “什么意思?”我说。</p>

    “今晚12点,将军和李顺将在隐居会所里见面。”皇者说。</p>

    我心里感到有些小小的意外,伍德和李顺半夜要见面。</p>

    “他们为什么要深更半夜在这里见面。”我说。</p>

    “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那是保密。隐蔽的会所,隐秘的时间。”皇者说。</p>

    “他们见面的事情,是你安排的?”</p>

    “不——”</p>

    “那你怎么知道的?”</p>

    皇者没有回答。</p>

    我扭头看了他一下,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前方的夜色。</p>

    半天,皇者说:“他们是秘密会见。除了我,任何人都不知道。而我,也是偶然得知。这次会面,是将军约的李顺。”</p>

    “会见的内容是什么?”我说。</p>

    “这正是我今晚想知道的。”</p>

    “为什么要拉我一起来。似乎,我对他们会见谈什么并不感兴趣。”我说。</p>

    “一来,我需要你的帮助,二来,你也未必是真的不感兴趣。”皇者说。</p>

    “我能帮助你什么。”我不由又看了看皇者。</p>

    “你能帮助我知道将军和李顺会见的内容。”皇者说完笑了。</p>

    “怎么知道?”我说。</p>

    “我在今晚将军和李顺见面的那个房间里,已经提前安好了摄像头和监听器。”皇者说。</p>

    “哦。”</p>

    “我需要借助你车后备箱里的东西。”皇者又说。</p>

    我沉默片刻,说:“你怎么知道我车里有这东西的?”</p>

    皇者说:“我不但知道你车里有这东西,我还知道你把遥控的摄像头和监听器都安在哪里了。”</p>

    我的心一跳,看了看皇者。</p>

    “我不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说。</p>

    “你可以不懂,但是,我想告诉你,我今晚安放在隐居会所房间里的东西,其实是你的。”皇者低声说。</p>

    “啊——”我不由失声叫了出来。</p>

    “你安放的那东西,被检测仪查出来了。已经被清除了。”皇者说:“清除后那东西被扔到他手下的车后备箱里,我呢,善于变废为宝。捡了回来,正好今天派用场。”</p>

    “你为什么认为是我安的?”我说。</p>

    “兄弟,谁有那个必要在那里安那玩意儿呢?谁又能有这个本事在那里安那玩意儿呢?谁又能想出安这玩意儿的主意呢?”皇者说:“当然,我这么想,不代表其他人也会这么想。其他人。或许会对这个监控设备的安装有很多想法和猜疑,你只能是其之一。”</p>

    我明白皇者这话的意思,我安在白老三别墅的监视设备被发觉了,被检测仪检查出来了,被清除了。皇者认定是我安的,但白老三却并没有完全认定是我弄的,他不单对我有怀疑,甚至对自己周围的其他人也有怀疑,甚至,他会怀疑自己的手下,甚至,他会怀疑伍德,甚至,他会怀疑他姐夫。</p>

    “假如我没有猜错,仪器应该在你车后备箱里。”皇者说。</p>

    我点点头:“但是,需要连接笔记本电脑才可以看见画面,我没带笔记本。”</p>

    皇者笑了下:“不用笔记本,我这里有个小玩意儿。”</p>

    说着,皇者从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掌大小的带屏幕的东西,在我眼前一晃:“这东西可以连接你那仪器,甚至连耳机都不用。”</p>

    我看了看,说:“你这个东西,很特别,好像市场是买不到的,怎么看起来像是专门搞情报的特工用的。”</p>

    “你说对了,这是情报人员专用的。”皇者诡笑了一下。</p>

    我说:“你能有这个东西,为什么没有那个东西?你有必要要我来帮你吗?你自己难道没有那仪器?”</p>

    “我本来是有整套设备的。但是,前几天白老三别墅里检测出了这东西后,白老三十分多疑,甚至都怀疑到了我,暗在调查,我为了防患于未然,将那套设备转移出去了,暂时不能使用。所以,今晚我要借助你。”</p>

    “你能了解那么多事情,恐怕你除了会监听,还有其他更加特工化的手段吧?”我说。</p>

    皇者笑了下:“你是个聪明人。”</p>

    “皇者,我看你跟着伍德做仆人真是可惜了,你这鬼心眼和手段,我看你适合去国安局当特工。”我说。</p>

    “为什么这么说呢?你看我有那能耐吗?”</p>

    “我看你可以有。只不过,你的心眼没用到正道。”我说。</p>

    “承蒙老弟高抬了。”皇者说:“对了,今晚过后,你这仪器也不要放在车后备箱里了,以防万一。”</p>

    我点点头:”嗯。”</p>

    皇者然后不说话了。</p>

    我说:“皇者,我想知道,为什么你对今晚伍德和李顺的会面会很感兴趣。”</p>

    皇者说:“难道你认为我只对这一件事感兴趣吗?难道你认识我这么久到今天还不知道我对天下所有的事情都感兴趣吗?多知道一些事情,总是没有坏处的。难道不是吗?”</p>

    我说:“知道的太多,恐怕未必是好事。”</p>

    皇者说:“这是个辩证法的问题。看你如何对对待,看你知道的都是什么事情。有时候,有些事,你必须要知道,有时候,有些事,你知道了也可以装作不知道。当然,今晚,如果你对将军和李顺的会面不感兴趣,你可以到附近喝茶。”</p>

    “你一方面想借用我的仪器,一方面却又不想让我知道的太多,是不是这个意思?”我说。</p>

    “呵呵,你可以一起的,我并没说你非要回避。”</p>

    “皇者,一方面你对伍德忠心耿耿拼死卖命,另一方面伍德却又对你不是很信任,有些事还瞒着你,弄得你这个地下皇者还得对他采取监听措施,你说你是不是很可悲啊。他要是知道你敢监听他,我估计你的小命也呜呼了。”我边开车边说。</p>

    “有些事,都是没办法的,谁让我是个好心胜过一切的人呢。不管有用的没用的讯息,我都想知道。”皇者说。</p>

    “对了,最近一段时间,你要防备着伍德。”我突然说。</p>

    “怎么了?”</p>

    “白老三无意得知了海珠的旅游公司,我估计他弄不好会去逛逛捣乱,如果去的话,恐怕会发现小亲茹在那里,一旦发现了小亲茹,那弄不好他会告诉伍德,一旦伍德知道了小亲茹的去向,要么小亲茹会有危险,要么你会变得不安全。”</p>

    皇者听了,点点头:“很好,你告诉我很及时。虽然你说的这些都是假设,但是,还是要以防万一,我会心记住的,我会有心理准备的,我会小心应对的。其实,将军对小亲茹突然失踪一事一直有怀疑,只是没当着我的面提起而已。”</p>

    “伍德这个老家伙,心眼不少,诡计多端,为人阴险,我看你跟着他卖命,早晚没好下场,说不定哪天他把你兔死狗烹了。”</p>

    “呵呵,我和将军之间的私人感情是很深厚的,他虽然有些事瞒着我,但是不代表他对我不信任,不代表他对我不好,到目前为止,我一直是他最信任的人。我为他鞍前马后出了多年死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人都是讲感情的,他是绝对不会如你所说那样对我的。”皇者自信地说。</p>

    听皇者如此一个精明的人竟然如此执迷不悟,我摇摇头,不说话了。</p>

    对我来说,皇者是个迷,又似乎不是个迷,有时候,我觉得他很简单,但更多时候,他让我看不透,复杂得很。其实,我想,可能,不光我看不透皇者,看不透他的人应该还有很多。只是,他会让很多看不透他的人自以为能看透他,这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p>

    一会儿,车子开到了三道沟路21附近,皇者看着外面说:“绕到别墅后面去,不要在门前停住。”</p>

    我开着车,缓缓从别墅门前经过,然后往左一拐,进入一条小道,然后继续往前走,走了一会儿,又往左拐,开到一个安静的小巷子里,接着停住。</p>

    四周很安静,巷子是死胡同,附近似乎也没有几个人家,一点灯光都没有。</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