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85章 另有缘由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们这要走?”夏雨看看李顺,又看看我。   (w w w . v o dtw . c o m)</p>

    “不走还在你这里吃晚饭啊。”李顺说了一句,然后抬脚走。</p>

    我和老秦也跟着走。</p>

    “二爷——”夏雨突然叫了一句。</p>

    李顺停住脚步,转身看着夏雨:“怎么?你和二爷还有事?有事你说,我在这里等着看着。”</p>

    夏雨犹豫了下:“没事了,我送送你们吧。”</p>

    李顺没说话,直接出去。</p>

    下楼,走到车前,老秦打车车门车。</p>

    夏雨看着车子,说:“哎——大烟枪,你怎么坐警车呢?”</p>

    李顺嘿嘿一笑:“我是星海地下公安局的局长,我当然要坐警车了。”</p>

    “切——”夏雨撇了撇嘴,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大烟枪,我告诉你,以后不许再吓唬人。”</p>

    李顺咧嘴一笑:“丫头,好吧,看在你二爷和秋桐的面子,我以后不吓唬你了。”</p>

    说完,我们车,夏雨恋恋不舍地看着我,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来。</p>

    老秦开车离去。</p>

    路,李顺的脸又阴了起来。</p>

    “没想到这丫头是亿万身价,我那天竟然还要给她一百万雇她做保姆。操,阴沟里翻船,我被这丫头耍了。”</p>

    我没吱声,老秦也没说话。</p>

    “这丫头看起来心眼不少,看起来很聪明,其实却简单地很,不经诈。”李顺继续说:“我看,这丫头今天突然提出的什么附加条件,不是没来由的,绝对不是她说的理由那么简单,肯定另有缘由。”</p>

    “你认为是有什么缘由。”我忍不住问了一句。</p>

    “这丫头和秋桐接触较密切,我看,一定是她觉察到了秋桐的什么隐秘之事,想给秋桐帮忙。”李顺的声音听起来很阴沉。</p>

    “你说的隐秘之事,是指……”我又问。</p>

    “这丫头的话里,基本能暗示着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有人在追秋桐,但还没有成功,这个人,似乎是这丫头也认识的。还有一个可能——”李顺停顿了一下,接着说:“还有一个可能,那是秋桐背着我暗地里已经有了其他男人,这丫头似乎知道了这事。”</p>

    听到李顺的分析,我的心不由猛跳几下。</p>

    “此事,必大有蹊跷。”李顺沉思着,阴冷的目光看着车前方。</p>

    “此事不准向外声张,不准在秋桐面前走漏半点风声。”李顺又说了一句,然后不做声了。</p>

    我的心砰砰直跳,今天夏雨意外提出的这个附加条件,不但没有成功,反而引起了李顺对秋桐的高度警觉和怀疑。本来李顺因为吸毒,疑心很重。现在他开始猜测秋桐,必定会暗进行调查。一旦他要是查出来真相,那么,必定又是一场异常猛烈的血风腥雨。这场血风腥雨,要么落在我头,要么落在夏季头。</p>

    “这个二奶,似乎对你这个二爷颇为情有独钟啊。”李顺又说了一句。</p>

    我没回应。</p>

    “我看,这倒也不是坏事,这丫头头脑简单,人长得又不错,还是亿万身家,起你以前的女朋友强多了。何况,你现在又是自由身,我看你不妨——”李顺说到这里,回头看着我:“我看你不妨将计计从了她算了。”</p>

    说完,李顺呲牙一笑。</p>

    我还是不说话。</p>

    “嘿嘿。此事我要好好考虑考虑。”李顺转过头,接着沉思起来。</p>

    我不由心里有些不安,不知道李顺又会打我和夏雨的什么主意。</p>

    车子经过小雪学的幼儿园时,李顺让老秦靠边停下,接着他下车,大步进了幼儿园。</p>

    我和老秦坐在车等他。</p>

    “宁州的赌场还没开?”我问老秦。</p>

    “嗯。暂时先不开。”老秦说。</p>

    “白老三的赌场被捣毁后,也没再重开?”我又问。</p>

    “没有。他的触角伸地太长了,伸到宁州去,那是李老板刚建立的根据地,岂能容他在那里发展。”老秦说:“李老板此次杀回星海重新搞工地项目,其实是在主动反击白老三。”</p>

    “段祥龙还是没什么动静?”</p>

    “嗯,这段时间,他似乎偃旗息鼓了,整天忙着自己的公司业务,没大搞什么动静。不过,我一直安排人严密监视着他的。”老秦说:“李老板吩咐了,不到万不得已,决不动他,要把他留给你处理。”</p>

    “宁州警方那边,什么情况?”</p>

    “暂时什么情况都没有,似乎他们睡着了一般。”老秦说。</p>

    “你觉得正常吗?”</p>

    “不正常,十分不正常。但是,我们却丝毫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老秦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忧虑。</p>

    听了老秦的话,我的心里不由也有些不安。</p>

    我扭头,目光穿过幼儿园大门,看到李顺正在院子里抱着小雪笑着,似乎在和小雪说着什么,显得十分开心。</p>

    我转过头,开着车子前方,突然注意到在幼儿园大门左边大约50米的路边,一个穿黑风衣戴口罩的人站在路边鬼鬼祟祟地游荡,旁边停着一辆没有牌照的霸道越野车。</p>

    我的心里一动,接着打开车门下车,往那人的方向走去。</p>

    那人看到我走过去,径直了霸道,接着霸道启动,疾驶而去。</p>

    我停住脚步,看着霸道走远,然后慢慢回到了车里。</p>

    “怎么了?”老秦说。</p>

    我转头看了下幼儿园大门的方向,李顺已经和小雪分开,正往外走。</p>

    “没什么。”我说。</p>

    “你觉得那人不正常?”老秦说。</p>

    “嗯。”</p>

    “怎么不正常?”老秦说。</p>

    “说不出,总觉得不大对劲儿。”我说。</p>

    老秦沉默了。</p>

    这时,李顺回来了车,对老秦说:“先把易克送回去。”</p>

    老秦发动车子。</p>

    把我送回去后李顺要和老秦去干嘛,他没说。</p>

    我知道,即使在星海,李顺干的很多事,我也是不知道的。</p>

    该让我知道的,李顺会告诉我,不该让我知道的,他会对我守口如瓶。</p>

    我总觉得,他对我的信任是有限度的。</p>

    “今天下午我是带你出来散散心休息下脑子,回去后,要继续努力学习,要把我给你划的重点彻底背熟理解透彻。必须给我考第一,面试笔试都必须第一。”</p>

    李顺点燃一颗烟,边抽边说:“至于其他的事,目前你不要操心。还有,你家里的父母,我前几天又去看望了,一切安好,你不用担心,以后,我会时常去关照他们的。”</p>

    李顺的话不但没有让我感到轻松,我的心反而不安起来,我知道李顺和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p>

    “你们这个集团,你不要把它当做一个企业来看,虽然是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但是,运作模式却完全是官场的,集团是市委直属,集团的干部都是市委组织部管理的。”李顺又说。</p>

    “嗯。”</p>

    “秋桐在这个单位混,我让她辞职她不干,非要做下去,那我由她去。这个集团内部人事斗争是很复杂的,秋桐其实是不善于搞人事斗争的。我本想积极参与一下,但是秋桐严厉警告我不得参与她工作的任何事,也不得让集团的人知道我和她的关系。我知道她是担心人家知道她找了个混黑道的男人丢脸,影响她的名声,我想想也是这个理儿,女人都爱名声,那我不参与好了。</p>

    但是,我是不容许秋桐在这个鸟单位遭受别人的暗算的,所以我会安排你在那里做事,所以我要让你在那里混的更好,爬得更高。这样,是有利于增强你保护秋桐的能力的。当然,这只是我想让你考试的原因之一,让你进入官场,最主要还是为了我们事业的更大发展,为了我们事业的更美好前景。”</p>

    我不知道李顺这话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p>

    不过,有一点我能肯定,那是孙东凯和曹丽之流到目前为止,都不知道秋桐和李顺的关系,虽然孙东凯和曹丽与伍德白老三经常接触,但伍德和白老三似乎都刻意没有在他们面前透漏秋桐和李顺的事情,似乎他们担心一旦让孙东凯和曹丽知道秋桐的背景,会影响他们运筹帷幄的整个大局,会影响孙东凯和曹丽打击秋桐的意志和决心。</p>

    而赵大健,虽然和李顺打过交道,但是他似乎并不知道李顺的真实身份,李顺也没有向赵大健透露什么东西。这一点,从他对秋桐毫无忌惮可以感觉出来。</p>

    李顺接着转头看着车前方,突然叹了口气,神情有些悲凉。</p>

    李顺吸了几口烟,脑袋往车座椅后背一靠,喃喃自语道:“总认为,人活着,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痛苦。这些都是他妈的人生路,有的人在最初选择了自己的命运,于是便一辈子如此走下去,也有的人茫然不知路在何方,在红尘迷失,找不到方向。”</p>

    李顺突然开始感慨人生了。</p>

    我没有说话,默默琢磨着李顺的话。</p>

    李顺突然转过头看着我:“易克,你说,我是不是个颓废的人?”</p>

    我点点头:“嗯,我看是!”</p>

    “操——干嘛讲话要这么实在,不会说句假话安慰安慰我。”李顺骂了一句,接着说:“那你说,我是不是个悲剧的人,悲剧的命运?”</p>

    我说:“说假话,不是,说真话,是!”</p>

    “日——”李顺又骂了一句,接着看着我发狠道:“我要是个悲剧的人悲剧的命运,那么,你,你的命运绝对不会是喜剧。我是什么样的命运,你是什么样的,我们是共命运的,你休想摆脱我单飞。所以,你要祈祷我的命运会好转,会是喜剧。”</p>

    我说:“命运,不是祈祷出来的。祈祷,不会对命运的改变产生任何影响。”</p>

    “那你说,怎么改变命运?”李顺说。</p>

    “对你我来说,改变命运的唯一办法是多做善事,多积德。”我说。</p>

    “靠——听你这话,好像我做了多少坏事似的,好像我带着你误入歧途了一般。无聊,你讲话真无聊。”李顺嘟哝着,转过头不理我了,似乎带着赌气的样子。</p>

    看着李顺的神态,我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却又很困惑不解。</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