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82章 寄予厚望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说:“我认为秋总对这事的处理,是完全站在工作的角度,是充分考虑了我和赵总分管工作衔接的,是站在业务部和车队工作更好配合和衔接的角度考虑的。 ”</p>

    孙东凯点了点头:“或许,她这样做,是有道理的。既然已经调整了,那只能这样了。”</p>

    我看着孙东凯。</p>

    “其实,老同志之所以敢倚老卖老,通常手里都是握有筹码的。”孙东凯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p>

    孙东凯这话让我似懂非懂,模模糊糊意识到了什么。</p>

    “我对你寄予厚望,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苦心。依照你的能力,今后,你应该担负更重要的岗位。”孙东凯微笑着看着我。</p>

    “我会好好记住的。”我点点头。</p>

    虽然今天孙东凯的话隐隐约约似乎有所指,但我得承认,孙东凯不是一个蠢才,相反,他是一个十分精明的老油条。不然,他也不会一帆风顺爬到这一步。</p>

    从孙东凯办公室出来,我回到自己办公室,边抽烟琢磨着孙东凯今天的话。</p>

    我隐隐意识到,在这种体制的单位里混,我不但要向自己的朋友学,还要向我的敌人学,敌人那里,一样有值得学习的东西。</p>

    这时,云朵进来了,提着一个袋子,放在我办公桌。</p>

    “这是什么?”我说。</p>

    “核桃仁。”云朵说:“秋姐让我给你的,她出去开会去了,让我交给你,她说你最近忙着学习,还要顾及工作,很辛苦,让你多吃核桃补补脑子。”</p>

    我的心里一热,自从和秋桐之间有了那种关系,我不时能感受到秋桐对我以前没有过的体贴,我知道她不是在走形式做样子,她是发自内心的。当然,这种关心可能是她不由自主的。</p>

    想到这几天我和秋桐之间发生的事,想到远在迪拜的海珠,我的心不由起起落落。</p>

    云朵看着我,咬了咬嘴唇,然后转身出去了。</p>

    午快下班的时候,我站在走廊的窗口抽烟,曹腾过来了。</p>

    “易总,你报名参加考试了。你原来是浙大毕业的。”曹腾愣愣地看着我。</p>

    “还需要我给你解释原因吗?”我看着曹腾。</p>

    “呵呵,不用了,我都听曹主任说了。”曹腾不自然地笑着,接着有些自言自语地说:“哎——其实我早该想到的,我竟然一直没想到。”</p>

    我笑了:“曹经理,这世的事情,想不到的很多。”</p>

    “是的,出乎人意料的事情很多。”曹腾喃喃地说了一句,眼里带着几分失落和妒忌。</p>

    “曹经理,你是否愿意祝福我呢?”我说。</p>

    “哦,对,对,我要祝福你,祝福你马到成功。”曹腾呵呵笑起来,眼珠子滴溜溜转悠着。</p>

    我总觉得曹腾笑得有些阴,却不知阴在哪里。</p>

    两天后的一个下午,我正在办公室忙碌工作,接到李顺的电话。</p>

    “到窗口。”李顺在电话里说。</p>

    我走到窗口,看到李顺正站在窗口下的马路边冲我呲牙咧嘴笑,身边停着一辆警车,老秦坐在驾驶位置。</p>

    我放下电话,看着李顺。</p>

    “下来——”李顺冲我招招手。</p>

    我下楼,走到李顺跟前。</p>

    “走,车——”李顺说。</p>

    “去哪里?”了车,我问李顺。</p>

    “三水集团。”李顺坐在前面,没有回头。</p>

    “什么,去三水集团?”我一下子愣了:“去那里干嘛?”</p>

    “去找他们老板聊聊,弄个活干干,赚点外快!”李顺说。</p>

    “弄什么活?”我说。</p>

    “工程呗。听说他们那里有个不错的建筑工程要开工,正在找合适的建筑单位,我们去浑水摸鱼试试火力,打打牙祭。”李顺咧嘴笑着:“妈的,最近赌场不顺利,我们要广开财源,还得整点正事干。”</p>

    我一听,懵了。</p>

    白老三刚从夏雨那边折腾完,李顺又要去,还拉着我一起去,这不是没事找事吗?</p>

    “你怎么知道三水集团有项目?”我说。</p>

    “我自然有我的消息渠道,你这问题问的真傻。”李顺说。</p>

    “去三水集团弄项目,你打算怎么弄?空手套白狼?”我说。</p>

    “靠,你才空头套白狼呢。”李顺说:“我刚接手了星海一家型建筑公司,正在办理交接手续,这几天你忙着学习,没告诉你。这些年,凡是我做的工程,从来没有空手套白狼的,我们以前有几个施工队,我们从来都是做实业的。买空卖空那样的事,也只有白老三狗日的能干出来。”</p>

    “哦。”我点点头,心里接着又担心起来,不知李顺见了夏雨会如何反应,前几天他还要一百万雇佣夏雨做小雪的保姆,今天见到夏雨,他明白自己说出的那一百万是如何可笑了。</p>

    还有夏雨,她做事向来谁的账都不买,李顺手下的那个建筑公司,未必能放在她的眼里,虽然她和我还有秋桐都是熟人,但是她是不会因为熟人的面子拿集体的利益做交换的。</p>

    还有,夏雨对李顺是秋桐的未婚夫一直耿耿于怀,加这个因素,恐怕她未必会给李顺这个面子。</p>

    “停车——”我突然说了一声。</p>

    老秦一愣,接着靠路边停了车。</p>

    “怎么了?”李顺回头看了我一眼。</p>

    “这个去三水集团的事情,我不去了吧。我这几天学习很紧张的。”我说。</p>

    “日——我还以为是什么事。老秦,接着开车!”李顺说。</p>

    老秦又发动车子继续走。</p>

    “我今天叫你一起去,不是要你参加这个工程的繁琐事宜,我是让你跟着我去见识见识大公司的老板是什么鸟样,观摩观摩锻炼锻炼如何和大老板打交道。正好也休息下,放松下脑子。”</p>

    李顺回头看着我说:“这个三水集团,算是较牛逼的大企业了,我之前还从来没和他们打过交道,这次既然要搞他们的工地项目,干脆我亲自出马了。你跟着我好好学学。”</p>

    我张口欲言。</p>

    李顺将食指竖在嘴边,冲我嘘了一声:“兄弟,从现在开始,给我老老实实闭你那两片子,不准再唠叨。跟着我,好好看着学着是。你别光知道我会和黑社会打交道,我还很善于和这些企业家打交道哦。在黑道,我们是禽兽,出了黑道,我们是衣冠禽兽,哈哈。”</p>

    李顺让我闭两片子,我只能遵从,不再说话了。</p>

    很快到了三水集团,放好车子,大家下车,一起走向集团总部大楼。</p>

    “我靠,这大楼很气派嘛。”李顺仰脸看着,说:“嗯,不错,改天老子也搞这么一个,可惜,金银岛面积太小了。”</p>

    李顺的思维很跳跃,不知道他都往哪里想。</p>

    走到总部大楼会客登记的地方,李顺戴着墨镜,大摇大摆地对工作人员说:“我要找你们集团老大,给我通报一声,说我来了。”</p>

    “对不起,我们集团董事长外出不在。”工作人员看着李顺只发愣,又看看我,我猜他们或许认识我这位夏副总裁的二爷。</p>

    “外出了,这家伙外出怎么也不打个招呼,真不够意思。”李顺皱皱眉头,好像他和三水集团的老大是熟人一样。</p>

    李顺接着摸出手机,装作要打电话的样子,边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这家伙去哪里了?”</p>

    工作人员被李顺的架势镇住了,能用这种口气谈论自己老板的人,必定是老板的熟人了。何况,李顺还和我这位夏副总裁的二爷站在一起。</p>

    “去迪拜开会去了。”</p>

    “去迪拜了啊,国际长途漫游,那我不打了。”李顺接着收起电话,又问:“在家值班的是哪个家伙?谁在主持工作?”</p>

    “夏副总裁。”</p>

    “是这小子啊,有些日子没和这小子喝酒了。给我通报下,说我来了。”李顺摇头晃脑地说。</p>

    工作人员摸起电话,刚要打,又停下,看着李顺:“请问,您是——”</p>

    “我靠,闹了这半天,你原来不知道我是谁。”李顺一咧嘴,接着摘下墨镜:“小子,好好看看,这会知道我是谁了不?”</p>

    “对不起,我还是不知道。”</p>

    “我这才几天没过来这里找你们老大喝酒,你竟然不认识我了。你小子怎么这么健忘呢?”李顺伸手照着工作人员的脑袋来了一下子:“兔崽子,我叫你年纪轻轻这么不长记性。”</p>

    工作人员被李顺糊弄懵了,晕头晕脑地看着李顺,脸红耳赤:“对不起。我是新来的,昨天刚岗。”</p>

    原来这是个菜鸟,如此说来,他也是不认识我的了。</p>

    “新来的,不知者不怪。打电话吧,给值班的这个副总裁,说我来了。”李顺说。</p>

    “您是谁啊?”工作人员快被李顺糊弄晕了。</p>

    “你说老李来了行。”李顺说。</p>

    工作人员开始打电话,打了半天,看着说:“办公室没人接,夏副总裁不在办公室。”</p>

    李顺眼珠子转了转,四下看了看,突然眼神直了,不动了。</p>

    我一看,在大厅的拐角处,夏雨正蹦蹦跳跳准备楼,她没有看到我们。</p>

    “咦,这不是那丫头吗?”李顺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冲着夏雨的方向大喝一声:“喂——丫头——”</p>

    李顺的声音很大,大家都向我们的方向看过来,夏雨也不由停住脚步看到我们这里。</p>

    “丫头,过来——”李顺冲夏雨招招手。</p>

    “啊——哈哈——”夏雨突然兴奋地连蹦带跳跑过来,喜笑颜开。</p>

    “这丫头原来在这里班啊。”李顺说。</p>

    “嗯。”我说了一句。</p>

    “咦——不对啊,这丫头怎么见到我们这么兴奋,好像热情有些过度啊。”李顺说:“哎——我怎么感觉她要扑过来呢,这可不好。”</p>

    说着,李顺闪身到我身后。</p>

    李顺显然是自作多情了,夏雨直接冲我奔过来,接着抓住我的胳膊摇晃着,叫着:“嘎嘎——二爷,你来了,突然袭击二奶啊,怎么不事先给我打个电话呢。”</p>

    夏雨似乎根本没有看到李顺和老秦,只看到了我。</p>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李顺接着闪过身来。</p>

    “嗨——丫头——没看到我吗?”</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