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75章 永不会寄出的信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想着海珠日记本里写给我的那封永远也不会寄出的信里的内容,看着这个诊断结果,我的心里愈发坚定了要海珠回来的决心。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正在这时,海珠推门走了进来,小亲茹跟在后面。</p>

    看到我,海珠一怔,接着回头看了下小亲茹。</p>

    小亲茹一吐舌头:“海珠姐,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说易哥来了。”</p>

    说完,小亲茹冲我做个鬼脸出去了,将门关死。</p>

    我站了起来,手里还拿着那张诊断。</p>

    海珠看到了我手里的东西,脸色倏地一变。</p>

    “你来干什么?”海珠的声音有些颤抖。</p>

    我看着海珠瘦弱的身形,心里一阵疼怜,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然后缓缓将手里的那张诊断撕烂。</p>

    “你要干什么?”海珠说。</p>

    我将撕烂的纸片在空一扬,纸片雪花般纷纷飘落。</p>

    然后,我缓缓走到海珠跟前,深深地凝视着海珠憔悴的面容。</p>

    “你——”海珠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之色。</p>

    我紧紧抿着嘴唇,缓缓伸出右手,抚摸向海珠的脸。</p>

    海珠没有动,低垂下眼皮,身体微微发抖。</p>

    我抚摸着海珠的脸颊,凝视着海珠的面容,心里阵阵发颤。</p>

    突然,我猛地将海珠拉了过来,紧紧地将海珠抱在了怀里。</p>

    我紧紧抱住海珠的身体,海珠的身体消瘦了很多,柔弱了很多。</p>

    海珠没有说话,呼吸有些急促,想挣扎,但被我抱得很紧,只能是无力地动了几下。</p>

    我的下巴抵住海珠的肩膀,嘶声说了一句:“跟我回去。”</p>

    “放开我。”海珠说。</p>

    “跟我回去。”</p>

    “你先放开我。”</p>

    我松开海珠,海珠捋了捋头发,然后指指沙发:“坐下吧。”</p>

    我没有动,看着海珠,还是那句话:“跟我回去。”</p>

    海珠缓缓摇摇头:“不,我没有回头路。”</p>

    “你本来不曾离去,谈何回头。”我说。</p>

    “我已经离去,不会回头。”海珠说。</p>

    “你好傻,因为这个诊断,你做出如此荒唐的决定。”我说。</p>

    海珠坐到沙发,用手扶住额头,说:“既然你看到了那诊断,那我也不瞒你了。是的,不错,我是傻。可是,我做出的决定并不荒唐。再美丽的爱情也要走入婚姻,要走入现实,要面对现实,面对世俗,面对生活,婚姻是过日子,不是谈情说爱,既然我不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婚姻,既然我不能做你父母的完美儿媳,那么,我的决定是基于理智的,不是荒唐的。”</p>

    我坐到海珠对面,一把握住海珠冰冷的手:“阿珠,这这想法根本十分荒唐,我不会因为这个可恶的诊断对你有什么看法,我不会在乎所谓的什么传宗接代,我不会在乎,我的父母也是通情达理的人,他们也同样不会在意的。相信我,我们一家,都不会把这个当做多么重要的事情的。</p>

    我知道,你是爱我的,你一直很爱我,在我最窘迫的时候,你来到我身边,现在我们刚刚要开始复苏发展,我们的事业都刚要起步,你却要离我而去。难道,你忘记了我们当初的誓言了吗,难道,你忘记我们当初的共患难了吗。难道,生育问题真的这么重要吗?我自己都不在乎,我父母也是开通之人,你干嘛非常这么在意。”</p>

    海珠不说话,我语无伦次地反复向海珠表达着这个意思。</p>

    海珠紧紧抿住嘴唇,身体不停地颤抖。</p>

    半天,海珠抽回自己的手,看着我:“你说完了吗?”</p>

    我住了嘴,看着海珠。</p>

    海珠站起来,背对着我,沉默了片刻:“既然你说完了,那么我来说一句:不要再重复你的理由,我不会改变我的决定,请你回去吧。”</p>

    海珠的声音听起来很凄然,但是又很坚决。</p>

    “阿珠——”我急了,站起来,走向海珠。</p>

    “不准靠近我。”海珠厉声说。</p>

    我不由住了脚步。</p>

    “你回去吧。谢谢你今天来看我,以后,请不要再来打扰我。”</p>

    “今天你不跟我回去,我坚决不离开半步!”我口气坚决地说:“刚才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不再重复!”</p>

    “你——”海珠转身看着我,眼神有些发愣:“我听海峰哥说你正在准备参加市里事业单位的招人考试。现在正在紧张的复习阶段,人才录取一个,你要集精力复习功课,不要分心。”</p>

    我考试的事和海峰电话汇报过,海峰很支持。</p>

    “要想不让我分心,你今天跟我回去。”我说:“不然,我也不复习了,不考试了,我在你这里吃在这里睡。”</p>

    “你你无赖。”海珠说着,眼圈有些发红,似乎有些着急和生气。</p>

    我点着一颗烟,慢慢吸起来。</p>

    半天,海珠站在那里看着我,眼神里带着无奈和凄苦。</p>

    我们这么僵持着,她坚持不回去,我坚持不走,还拿不考试来威胁她。</p>

    终于,海珠轻轻叹了口气:“好吧。我们各退半步,你答应我,集精力好好复习准备考试。”</p>

    我一阵轻松,看着海珠:“好,我答应你,那你呢?跟我回去?”</p>

    海珠说:“我不能跟你回去,下午,我要飞北京,在那里集合,明天,和三水集团的人一起飞迪拜。”</p>

    原来海珠下午要飞北京去迪拜了。</p>

    我说:“去迪拜散心,很好。那你回来之后呢?”</p>

    “刚才你说的那些话,我不会当耳旁风,我需要时间来考虑,请你给我一个缓冲,等我从迪拜回来,再答复你。”海珠说。</p>

    “为什么要等从迪拜回来?不行,你现在答复跟我回去!”我说。</p>

    我很担心这是海珠的缓兵之计,一是为了打发我走,二是为了让我好好复习功课。</p>

    “我说了,我们各退半步,你不要逼我,不要得寸进尺。”海珠缓缓地说,口气有些冷峻:“如果你不答应我这个要求,那好,你自己在这里呆着吧,你不走,我走,那考试,你愿意考考,不考,算!反正和我无关!”</p>

    我一听,慌了,忙说:“我答应,我答应!那等你从迪拜回来再说。”</p>

    海珠点点头:“我现在要忙了,要给公司里的人交代我走后的工作。”</p>

    海珠这是在下逐客令。</p>

    我站起来。</p>

    海珠说:“等我从迪拜回来的时候,你的考试结果也基本出来了。希望听到你的捷报。”</p>

    我说:“我考试的结果对于你的回来会起到促进作用吗?”</p>

    海珠眼神一动,接着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当然。”</p>

    我猛地挥舞了一下拳头,说:“那好,我要在人里考第一,笔试面试都是第一。你信不信?”</p>

    突然,我觉得自己复习考试有了动力,这是真正的动力,不是李顺给我的那种压力。</p>

    海珠点点头,轻声说:“你有这个实力,你有这个能力。我相信你会成功的。”</p>

    我冲海珠笑了下:“阿珠,笑一个我看看。”</p>

    海珠努力笑了下,笑容里充满了酸涩和忧郁。</p>

    看着海珠的笑,我心里只想哭,眼睛有些潮湿。</p>

    海珠转过脸,轻轻地说说:“你走吧。”</p>

    阿珠要忙工作,让我走,我只能离去。</p>

    下午,海珠直接从星海飞去了北京。</p>

    下午,我接到小亲茹的电话,说我走了之后,海珠在宿舍里关门捂着被子痛哭了一场。</p>

    听小亲茹说完,我的眼睛再次潮湿。</p>

    我不知道海珠今天给我的话是不是在打发应付我,但是,我还是带着一丝希望,将这希望当做我复习考试的动力。</p>

    听小亲茹说,同时一起飞北京的,还有夏季,他作为老板,自然是要去迪拜参加年会的。</p>

    夏雨没去,她在集团看家。</p>

    老黎这把老骨头也不甘寂寞,随同一起去北京,然后去迪拜,临走前给我打了个告别电话,说是要跟儿子去阿联酋搞沙漠理疗。我怀疑他去迪拜的真实意图是要给儿子的年会撑腰打气出谋策划。</p>

    夏季和老黎一走,老虎不在家,猴子称霸王,夏雨火起来了!</p>

    午,开完征订协调调度会,我正在办公室和车队队长谈事情,接到三水集团办公室的电话:“易总您好,这边有个合作业务的事情,请您来一下。”</p>

    放下电话,我和车队队长又交代了几句,然后直接去三水集团。</p>

    车子放好,刚进集团总部大门,看到夏雨正站在门口蹦蹦跳跳,她在这里迎接我。</p>

    “哇咔咔,嘎嘎——二爷来了——”夏雨毫不顾忌旁边进进出出的工作人员,大笑着和我招呼。</p>

    我皱皱眉头,夏雨这么叫,周边的人还以为我真的是夏雨包养的二爷呢。</p>

    我的猜测是正确的,我看到经过的人当有几个边走边用鄙视的目光看了我一眼,有的还撇撇嘴,还有的带着羡慕的眼神。</p>

    “走,二爷,楼。”夏雨直接挎我的胳膊,亲亲热热地说。</p>

    我挣脱开夏雨的手,然后说:“是你叫我来的?什么事?”</p>

    “是啊,现在这里除了我,谁敢调动你?”夏雨说:“走,有话到我办公室再说。”</p>

    周围不停有人经过,这里确实也不是说话的地方。</p>

    我跟随夏雨去了她的办公室。</p>

    一进门,夏雨一脚将门踢,然后接着蹦跳着往我身黏,我一闪身避开,她扑了个空。</p>

    “嘿嘿,嘻嘻,哈哈,咔咔,嘎嘎……”夏雨发出各种笑声,不再继续黏糊我,一屁股坐到沙发,往沙发一趟,双脚乱蹬着:“二爷,我今天彻底自由啦,哈哈,今天开始,我是山大王了。哎——这种感觉好爽,没人管我了。”</p>

    说着,夏雨又蹭一个翻身,从沙发下来,然后喜滋滋地站到我面前看着我。</p>

    我看着夏雨:“你今天叫我来,是为了让我分享你活得自由的快乐?”</p>

    “昂。”夏雨说。</p>

    “乱弹琴。”我摇摇头,然后说:“好了,你的喜悦我已经分享了,我要走了。”</p>

    “不许走,不要走哦。”夏雨抢先到门口拦住我,看着我可怜巴巴地说:“二爷,人家好不容易有个自由身,才叫你来一起玩的,刚来,干嘛要走啊,别走,咱俩好好唠唠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