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71章 我不属于我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在某种意义,我不属于我自己,我属于李顺,属于李顺的团队,属于李顺的伟大事业。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感到很无奈。其实,我的无奈又何止一个李顺。</p>

    学习到下午6点的时候,突然觉得肚子饿了,正想找个大碗面吃,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先生你好,送外卖的。”</p>

    我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小伙子,手里提着香味扑鼻的饭菜。</p>

    “一位女士在我们店吃完饭,然后又让我们单独做了一份甲鱼汤,付了钱,让我们送到这里来。”小伙子说完把饭菜给我,然后走了。</p>

    我将甲鱼汤放下,然后给秋桐打了电话。</p>

    “甲鱼汤是你买的?”我说。</p>

    “给你补补身体,学习累脑子,我怕你又靠大碗面打发过去。”电话里,秋桐的声音听起来很柔。</p>

    我的心里暖暖的,自从我和秋桐有了那一夜,秋桐对我的一些细微变化我都尽收眼底,尽收心底。</p>

    对秋桐这样的女人来说,当和自己心仪的男人有了那种实质性的关系之后,恐怕改变最大的不是生理,而是心理。当然,这种心理的改变是不由自主的是潜移默化的,或许是自己也未必能觉察到的。</p>

    我此时心里的感觉很妙,无法用语言描述。</p>

    我说:“刚要吃大碗面呢,你真是安排的及时。”</p>

    “呵呵。趁热快吃吧。”秋桐轻笑了下。</p>

    “嗯。”我答应着,却没有挂电话。</p>

    秋桐也没挂。</p>

    “今天学习累不累?”一会儿,秋桐说。</p>

    “还行,不累。”我说。</p>

    “是不是。心里一直疙疙瘩瘩的不顺畅?总觉得是被人逼着复习的?”秋桐又说。</p>

    “嗯。”</p>

    秋桐沉默了一会儿,说:“其实,你可以这样想,不管有没有外来因素,不管你自己喜欢不喜欢,但是,参加这个考试,对你是没有任何坏处的。考了当然好,考不,也没有任何损失。其实,作为我来说,我很希望你能考,毕竟,人总是要进步的,人总是要往前走的,该让的让,该争的还是要争。但是,我不希望你压力太大。”</p>

    “嗯,我理解,我明白。”</p>

    “人这一生总是在争于让之间徘徊。”秋桐继续说:“懂得争与让的真谛,才会让一个人一生翱翔苍穹。”</p>

    秋桐的话让我不由深思起来。</p>

    在人生的旅途,如果你不争,那你则成为失败者。在厮杀的战场,如果你不争,那么你则成为侵略者的刀下鬼。在无奈的生活里,如果你不争,那么你则成为被生活遗弃的对象。</p>

    所以,人生需要争才精彩。尽管我的争带有被李顺胁迫的味道。</p>

    而秋桐所说的让,我的理解是不和父母争,不和爱人争,不和朋友争。不和父母争,能收获亲情,不和爱人争,能收获爱情,不和朋友争,能收获友情!</p>

    自古有句话:争名夺利是枉然。争与让说到底是人生的一种境界,是一种智慧。</p>

    整个周日,我都在宿舍里埋头复习功课。</p>

    周一早,我刚进办公室,接到我以前的一个老客户电话。</p>

    “易总,我有一批货要配送到下面的一个乡镇,周五午把货送到你们公司了,怎么我的客户到今天还没接到,你们不是说本市范围的物流配送都是当天可以到达的吗?现在已经过了好几天了,你怎么给我解释?”</p>

    客户的声音非常生气:“我的客户发火了,大骂我不守信用,你们这样的工作态度和效率,让我怎么向客户交代?我在我客户那边的信誉大打折扣,这个损失你们怎么给我赔偿?我们的合作到底还要不要继续下去?”</p>

    这个客户是一个常年性发货的大客户,物流量较大。</p>

    我一听,感到事情较严重,忙安抚他:“老伙计,别着急,我马去查查怎么回事,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稍等,我很快会给你回复。”</p>

    “好,我等着。今天我的客户再收不到货,我要去告你们,我要撕毁我们的合作合同。”客户气呼呼地挂了电话。</p>

    放下电话,我记下客户的发货时间和货物内容,本想直接去车队,想了想,车队这一块归赵大健分管,还是先找赵大健。</p>

    我直接去了赵大健办公室,赵大健正在那里喝茶看报纸,嘴里叼着一根烟。</p>

    见我进来,赵大健皮笑肉不笑地说:“哟——易总来了。这一大早来我这里,有什么好事吗?”</p>

    我站到赵大健跟前,将记录的单子递给他:“赵总,周五这家客户送来的货,收到没有?”</p>

    赵大健接过来看了看,说:“哦,我得问问。”</p>

    接着,赵大健摸起内线电话,打给车队仓库内勤:“给我查一查有没有收到这批货。”</p>

    一会儿,赵大健放下电话,冲我说:“收到了啊,还在仓库里放着呢。”</p>

    “是不是要求周六发货的。”我继续说。</p>

    “是。”赵大健翻了翻眼皮。</p>

    “为什么到今天还没发出去?”我说。</p>

    赵大健看了看我,突然笑了:“呵呵,这个,我周五喝多了,忘记安排车队那边了,周六周日又休息。今天也忘记安排了。那明天吧。”</p>

    赵大健的口气听起来非常轻描淡写。</p>

    “啪——”我一拍桌子:“赵总,你知道耽误了客户的发货是很严重的事情不?你知道货发晚了会影响客户的生意给客户带来声誉和经济的损失不?你知道这样做会影响我们公司的声誉不?你知道这样下去我们的客户会流失不?”</p>

    赵大健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接着有些气恼的地站起来,伸手指着我的鼻子叫起来:“我靠——多大个鸟事,你还乱冲我拍桌子。不是晚发了几天货吗,这些货又不是容易变质的食,发晚了会发霉?</p>

    你冲我吹胡子瞪眼干嘛?你什么鸟身份,什么鸟级别,你才当了几天这个鸟副总,你敢冲我拍桌子?我看你是烧包烧炸了腚,当了这个鸟副总,不知天高地厚了。</p>

    车队归我管,仓库归我管,发货归我管,我是发晚了,你能怎么着我?难不成你撤了我的职?你有这个能耐吗你?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算老几啊你?操——狗仗人势。穷得瑟什么。”</p>

    我咬咬牙看着赵大健:“你把工作当儿戏,你把客户的货物当儿戏,你把公司的工作当儿戏,你还有理了你。”</p>

    “你现在分管发行,你又不分管我这一块,我的工作你乱插手干嘛?我的工作不用你乱发言!”赵大健说。</p>

    “这是我以前的一个老客户,是我以前搞定的,是我给签的合同,现在人家找到我责问,我当然不能推辞,我当然要找你问问。”我说。</p>

    “问问。哼,问个屁。你没权力问我。你的客户关我鸟事。”赵大健一屁股又坐下,嘟哝着:“大不了我明天给发出去是。多大个事。”</p>

    “明天不行,必须要今天,必须要马发出去。是今天都晚了,我还得给客户道歉赔偿人家损失。”我斩钉截铁地说。</p>

    “今天。你做梦,送报的车子早出发3个小时了,你让他们再回来?你懂个屎!”赵大健说。</p>

    “这我不管,反正这是属于你的工作范围,你必须要让我给客户有个交代。”我说。</p>

    “你该怎么和客户交代,关我屁事。”赵大健漫不经心地说:“反正我分管的这一摊我说了算,我说明天是明天,你管不着我,谁也管不着我。”</p>

    赵大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脸甚至露出幸灾乐祸的笑。</p>

    我真急了,操,这个狗日的赵大健,还真和我干了。我甚至怀疑他是故意真做的,他知道这个客户是我以前联系的老客户,故意压货,想给我制造麻烦。</p>

    越想越火,我和赵大健吵吵起来,我尽量压低嗓门,赵大健却似乎毫无顾忌,嗓门越来越大。</p>

    我估计整个楼层的同事都听到我和赵大健的争吵了。</p>

    正和赵大健吵地不可开交,云朵推门进来了:“赵总,易总,秋桐请你们到她办公室里去。”</p>

    我和赵大健气呼呼地去了秋桐办公室,进去一看,曹腾正在里面。</p>

    “二位老总,这一大早刚班在办公室里吵吵嚷嚷,你们考虑没考虑公司里的同事会怎么看怎么想?你们有没有考虑到你们自己的身份?你们有没有考虑到在大家之间会造成恶劣的影响?”秋桐坐在那里,严肃地说。</p>

    我没有说话,赵大健坐在那里,晃动着二郎腿,两眼看着天花板,冷笑着不做声。</p>

    “有问题有事情可以协商解决,为什么要大吵大闹?你们这样做,成何体统?”秋桐的声音里带着火气。</p>

    “是他先冲我拍桌子的,他不拍桌子,我才懒得和他闹。他有什么资格冲我拍桌子,他算老几?”赵大健又开始嚷嚷起来。</p>

    “谁让你对工作这副怠慢的态度?”我说。</p>

    “我什么态度你管得着吗?你算老几啊,你管我分管的工作?老子在发行公司这么多年,谁敢冲老子使脸色拍桌子?”赵大健一口一个“老子”粗鲁地说。</p>

    赵大健和我的关系刚好了几天,这下又闹僵了,这孩子,整天不懂事,没眼头。</p>

    秋桐皱皱眉头,看着我:“易总,你说说,到底为什么冲赵总拍桌子?”</p>

    我于是开始讲述事情的经过。</p>

    赵大健冷眼看着我和秋桐,继续晃动着二郎腿,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p>

    曹腾坐在一边,微笑着,不做声。</p>

    听我说完,秋桐点点头,然后说:“刚才曹经理也和我说这事了,他也接到了客户质问的电话。”</p>

    物流业务属于曹腾的业务部,他接到客户的电话是理所当然的,原来他直接找秋桐来反映情况了。客户流失,对他自然是不利的,既包括工作业绩也包括他个人的收入。他倒是狡猾,不找赵大健,直接来找秋桐。或许他听到了我和赵大健的争吵,干脆先入为主了。</p>

    “秋总,这事,你看如何办是好?客户那边火气很大,非要撕毁合同不可另找合作伙伴。”曹腾不动声色地说:“这个客户可是易总在业务部的时候亲自谈成的,是常年的大客户。”</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