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70章 无法理解的行为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假如李顺真的知道秋桐和我之间发生的事情,到底会怎么做,我是无法知道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对于李顺的某些方面,我一直觉得是个迷,他有太多自相矛盾让人无法理解的行为和举止。</p>

    当然,此时我不会想到,关于秋桐的身世,是一个更大的迷。这个谜团一旦解开,会成为山崩地裂的10级地震,会引发出一场思考人性和拷问灵魂的超强风暴。</p>

    “这小妮子是谁?”李顺看着秋桐和小雪的方向,突然问了我一句。</p>

    我转头看去,发现夏雨来了,正在雪地和小雪大呼小叫地打雪仗。</p>

    她怎么来了?</p>

    “她是我们的一个客户,也是秋总的好朋友。”我说。</p>

    “哦。”李顺点点头:“一看是个小屁丫头。挺好玩的,陪小雪玩,倒也不错。我看倒不如把她雇过来给小雪当保姆,专门陪小雪玩。”</p>

    我有些哭笑不得,李顺可真敢想,雇一个亿万小姐给自己的女儿当保姆。</p>

    “她是我们的客户。”我说。</p>

    “客户又怎么了?一年给她一百万,你说她干不干?”李顺说着,大步走过去。</p>

    我跟了过去。</p>

    “嗨——”李顺老远打招呼。</p>

    小雪和夏雨停了下来,夏雨看着李顺,又看看秋桐:“秋姐,这是谁啊?”</p>

    说话的时候,夏雨也看着我,做个鬼脸。</p>

    小雪这时说:“夏雨姐姐,这是李叔叔。”</p>

    “丫头,我是秋桐的未婚夫,我叫李顺,你叫什么名字?”李顺大大咧咧地说着,站在夏雨面前。</p>

    秋桐抿了抿嘴唇,站在旁边不做声。</p>

    “吖——未婚夫——吖——”夏雨叫了一声,瞪眼看着李顺,吃吃地说:“我,我叫夏雨,你……你是秋姐的未婚夫?”</p>

    “是的,怎么样,帅不帅?酷不酷?”李顺得意地一挺腰板。</p>

    夏雨眼神里有些失落和失望,似乎情绪一下子被这个突然出现的未婚夫打击到了,无精打采地说:“帅什么帅,酷什么酷,像根大虾,像个瘾君子。”</p>

    夏雨无意地带着嘲讽的一句话,一下子击了大家的心,我的心里一震,秋桐的脸色一变,李顺的身体一颤。</p>

    李顺接着笑起来,笑得有些牵强:“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评价人呢。”</p>

    夏雨翻翻眼皮,看着李顺:“如此说来,那你是小雪的爸爸了?”</p>

    “夏雨姐姐,他是李叔叔,不是我爸爸。”小雪认真地纠正着。</p>

    李顺脸露出一丝尴尬,说:“呵呵,叔叔,对,现在是叔叔,但是,等以后,等我和秋桐登记结婚了,是爸爸了。”</p>

    “吖——你和秋姐还没登记?”夏雨突然叫起来。</p>

    “废话,要不怎么叫未婚夫呢。”李顺说。</p>

    “嘎——好,好。”夏雨突然喜形于色,不住点头,自言自语地唠叨着:“没登记好,没登记好,没登记等于什么都不是。”</p>

    我知道夏雨为什么会突然高兴起来,她不是为自己,她是在为他哥兴奋,在她的观念里,只要没登记,等于什么关系都不是。</p>

    李顺看着夏雨喜形于色的样子,又看了看秋桐,突然神情有些紧张,看着夏雨:“喂——你神经啊,你嘟嘟哝哝的什么。什么好,什么不是。”</p>

    夏雨看着李顺紧张的样子,突然做了个鬼脸,接着一把挽起秋桐的胳膊,亲昵地将脑袋靠在秋桐的肩膀,做自我陶醉状,说:“哎——亲爱的,我好喜欢你呶。好喜欢好喜欢你,我多么想和你成为一家人呶。”</p>

    李顺的神情一下子愣了,直勾勾的眼神看着夏雨和秋桐:“你,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难道,你们——”</p>

    我顿时明白了李顺这话的意思,他是把夏雨当成女同了。</p>

    夏雨也明白过来李顺的意思,扑哧大笑起来,接着松开秋桐,看着李顺:“你这个老男人,想什么想,想到哪里去了?你是不是说我是同性恋爱好者啊,呸——说什么呢,胡闹——你才是同性恋呢!”</p>

    夏雨的话音刚落,秋桐憋不住想笑,我也有些想笑。</p>

    小雪睁大眼睛看着夏雨:“夏雨姐姐,什么是同性恋啊?你和李叔叔是同性恋吗?”</p>

    我和秋桐夏雨都忍不住笑起来,似乎大家都觉得这是个玩笑,是个笑话而已。</p>

    李顺的脸色却变得发白,看到大家都在笑,他也跟着牵强地笑起来,接着弯腰蹲下抱起小雪,似乎想借着小雪来掩饰自己的尴尬。</p>

    看着李顺的表情和动作,秋桐的笑容突然有些僵硬起来,眼神里掠过一丝惊疑。接着,秋桐又摇摇头,似乎她觉得自己有些想多了。</p>

    李顺抱着小雪,很快恢复了常态,接着问小雪:“小雪,你喜欢这个大姐姐不?”</p>

    “喜欢啊,好喜欢姐姐和我玩。”小雪说。</p>

    “嗯,很好。”李顺接着放下小雪,然后看着夏雨:“喂——丫头,过来——”</p>

    “干嘛?”夏雨看着李顺,眼里带着不由自主的敌意。</p>

    “刚才小雪说了,她很喜欢你。”李顺大手一挥:“既然她喜欢你,那好办了,你从明天开始——不,从今天开始,不要做什么发行公司的客户了,报纸的买卖,有什么意思,赚几个钱?你做小雪的保姆,专职保姆,每天的任务是陪她玩,陪她开心。”</p>

    李顺真是敢想敢做的人!</p>

    “嘎——”夏雨怪叫一声,低头弯腰捏捏小雪的脸蛋。</p>

    “李顺,你胡说什么!你不要胡闹——”秋桐说。</p>

    “你给我住嘴——”李顺瞪了秋桐一眼,然后看着夏雨继续说:“当然,我不会亏待你,保证会让你的收入跟发行公司做报纸的买卖赚钱多。看着,丫头,我一年给你这个数的报酬——”</p>

    说完,李顺伸出一个指头,自信而得意地看着夏雨。</p>

    “这个数是多少啊?”夏雨半张嘴巴。</p>

    “猜——给你三次机会!”李顺更加得意了。</p>

    夏雨将食指放在嘴唇边,眼珠子转了转,接着说:“俺不猜三次,俺猜一次。俺猜嫩这一个指头代表的一定是一个亿,好啊,一个亿好,额喜欢,李老兄好大方。额告诉嫩,低于一个亿额是不干的哦。”</p>

    “你——”李顺一下子愣了,张口结舌地看着夏雨:“你这个丫头——一百万还不行啊,你——你竟然说一个亿。”</p>

    “一百万,你打发要饭的去吧,俺不干,俺要一个亿呶。嘎嘎——大富豪,干不干?敢不敢?额可是要先支付后班的哦。”夏雨恶作剧地看着李顺。</p>

    秋桐有些忍俊不住,我也想笑。</p>

    李顺一脸尴尬。</p>

    夏雨哈哈大笑起来,接着拉着小雪跑:“乖乖小雪,我们打雪仗去——”</p>

    看着夏雨和小雪跑远了,李顺嘿嘿笑起来,挠挠头皮:“这丫头。够狡猾的。我以为一百万能搞定,没想到她要一个亿,怎么这么大胃口。”</p>

    “你是自己找难看。亏你能想出这个鬼主意。”秋桐说。</p>

    “我说话办事,你少干涉我——”李顺又是没好气地冲秋桐一瞪眼。</p>

    秋桐垂下眼皮,不吭声了。</p>

    不知怎么,我感觉秋桐和李顺讲话的语气和神情有些异常和不安,似乎她觉得心里亏欠了李顺什么。</p>

    怪不得李顺会和我提起秋桐表现异常,秋桐在某些时候某些方面是难以遮掩自己的,虽然她的内心很强大,但是在某些事情,她的心理其实极其脆弱。</p>

    这时我问秋桐:“夏雨怎么来了?”</p>

    “今天周六,她不用去单位班,没事干,给我打电话,我说我在广场,还有小雪,她来了。”秋桐说。</p>

    “嗨——这个班族,怎么一百万还搞不定,怪了。”李顺嘟哝着。</p>

    我看了看秋桐,用眼神征求她的意见要不要告诉李顺夏雨的真实身份,秋桐轻轻摇摇头。</p>

    我明白秋桐的意思,她是不想给夏雨多惹麻烦,李顺要是知道夏雨的真实身份,说不定会利用夏雨来捣鼓什么事,甚至会殃及夏季。</p>

    快到午,今天的活动圆满结束,我在附近的饭店订了几个大桌安排大家吃大锅饭,每桌四大盆,白菜炖粉皮,牛肉炖土豆,全羊汤,海带炖猪肉,吃的是大包子。</p>

    我安排大家去吃饭,秋桐带着小雪一起去,夏雨屁颠屁颠也要跟着蹭饭吃,李顺没有跟去,自己走了。</p>

    吃过饭,夏雨腻腻歪歪想黏着我,秋桐眉头一皱,眼珠一转,接着对夏雨说:“夏雨,我想去做头发,和我一起去,参谋参谋,咋样?”</p>

    夏雨看看我,又看看秋桐,呲牙一笑:“好吧。”</p>

    接着夏雨又对我说:“易总,易二爷,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做头发呢?”</p>

    我摸了摸我的平头,说:“做你个头!少拿我开涮!”</p>

    秋桐抿住嘴唇笑,夏雨嘴巴一撅:“做你个头不行吗?你这头发,我看啊,可以来个焗油,再染个金色的。满脑袋冒金光,多好看啊。”</p>

    说完,夏雨忍不住自己先哈哈笑起来。</p>

    秋桐看着我,也笑。</p>

    我一瞪眼:“你给我一边去。”</p>

    我接着开车要走,秋桐站在车边,看着我:“雪还没化完,路小心点。”</p>

    我看了看秋桐,点点头。</p>

    “二爷,其实你可以在雪地里飙车的,练练车技!”夏雨说。</p>

    我理会夏雨,开车离去。</p>

    下午,我正在宿舍睡觉,接到李顺的电话。</p>

    “我在机场,半小时后飞宁州。”李顺说。</p>

    “这么快回去?”我有些意外。</p>

    “我这次回来,主要是为你考试的事情,给你送复习重点的,当然,也是想看看小雪。”</p>

    听到李顺这话,我不由看了一眼被我扔到卧室墙角的那个信封,李顺真是操心操大了,不知天高地厚给我划复习重点,显得有些滑稽。</p>

    和李顺打完电话,我起床,洗了把脸,将李顺给我的那个信封捡起来,走进房,随手放到写字台,然后拿出秋桐给我弄来的教材,开始正式复习功课,开始准备参加市直系统事业单位的招考。</p>

    这次招考,我没有选择,没有退路,我只能去考,而且,我必须要考第一。</p>

    我的前途我自己说了不算,李顺说了算。</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