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65章 喃喃自语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为什么一定要单独瞒着我?”</p>

    我还是没说话。 </p>

    “宁州……星海……青岛……破产……流浪……现实里的易克……空气里的亦客,旅游,营销,策划,现实,虚拟……”秋桐喃喃自语着,突然脸色剧变,浑身剧烈颤抖起来。</p>

    “你……你……”秋桐的神情突然变得很激动,嘴唇颤抖着,两眼死死地盯住我:“你……易克……你到底是谁?你……你到底在哪里?你到底是哪一个,你到底是在空气里还是在现实……”</p>

    看到秋桐此刻惊疑和惊惧的神情,我知道,她联想到一起了,终于把我和那个远在青岛的空气里的狗屎亦客联系在一起了!</p>

    我深深呼了一口气,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缓:“浮生若梦。”</p>

    “啊——”秋桐发出一声惊叫,身体颤抖地更加剧烈,脸色变得煞白,眼睛睁得更大,呆呆地看着我。</p>

    “浮生若梦。我……我是空气里的亦客。我是那个在青岛做旅游的亦客。”</p>

    “啊——”秋桐又发出一声惊叫,带着极度震撼的眼神看着我,声音颤抖着:“你……你……我……我……”</p>

    “对不起……我一直在瞒着你,我一直在深深地欺骗着你。我一直在你面前演着史最大的骗局。”我低下头。</p>

    秋桐不说话了,眼神呆滞地看着我,似乎她的神经麻木了,似乎她的大脑被击溃了,似乎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p>

    寒风吹过,吹乱了秋桐的秀发,几缕头发遮住了她的额头,遮掩了她的半边脸颊,掩盖了她的一侧目光。</p>

    秋桐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脸色煞白地死死地盯着我。</p>

    “原来……原来我一直以为的异想天开竟然是真的。原来……原来我以为自己梦幻般的猜测竟然是事实。原来……原来现实和虚拟真的可以重合。原来……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一切,我的揣度,我的猜测,都是真的!”秋桐的声音里带着巨大的震惊,又似乎带着几分惊喜,还带着些许的酸楚和痛苦。</p>

    “是的,这一切,都是真的。”我说:“现实里的易克,是空气里的亦客,我是那个虚无缥缈的亦客。还有,你安排的青岛海尔公司的旅游业务,我介绍给了青岛四海旅游公司。他们给我的回扣,我都以你的名义让他们打到了星海的孤儿院账号。”</p>

    “怪不得,怪不得不能电话,不能视频,不能发照片。怪不得我去青岛四海旅游公司看不到你。原来,是这样……”</p>

    秋桐喃喃低语了几句,突然伸出双手死死抓住我的胳膊,用力摇晃着,提高了声音,带着迷乱的表情看着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一直欺骗我?空气里的浮生若梦告诉过空气里的亦客,她最痛恨的是欺骗。现实里的秋桐告诉过现实里的易克,她最不能原谅的是欺骗。为什么?为什么你知道这些,你还要欺骗,你还要一直欺骗着。”</p>

    秋桐狠狠地抓住我的胳膊摇晃着,声音里带着极度的痛苦和悲楚,听起来有些歇斯底里。</p>

    我任凭秋桐抓住我的胳膊摇晃着,没有做任何挣扎,我的心在无声地哭泣,我想秋桐此刻的心也一定在恸哭着。</p>

    “因为鸭绿江游船的那次邂逅,因为自此后你在我心里无法磨灭,因为自此后你在我大脑里刻骨铭心,因为……因为自此后我无法将你挥去。”我的声音有些嘶哑,微微颤动着。</p>

    “你——”秋桐的声音突然哽住了,慢慢松开了我的胳膊,两手无力地垂了下去。</p>

    “还因为浮生若梦告诉亦客的那些自己无法改变的无奈现实。还因为鸭绿江游船我对你无意造成的伤害引发的你对我的恶感。还因为我自身无法排遣的情感矛盾和纠结。还因为你说过的你最痛恨最不可原谅的是欺骗。”我继续说着。</p>

    秋桐深深地凝视着我,死死地盯住我,面部表情继续微微颤动着,黑夜里,她的双眸深邃而明亮。</p>

    她这么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我不敢看她的眼睛,转过目光看着远处。</p>

    “你了解我的一切,而我,一直蒙在鼓里,你穿透了我的内心,而我,一直毫无知觉,你掌控着一切的主动,而我,一直任你摆布。”秋桐说。</p>

    “我知道,我欺骗了你,欺骗了你的纯情,欺骗了你的善良,欺骗了你对我的信任,欺骗了你对无辜的内心。我知道,你最痛恨的是欺骗,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我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到,我知道,最终,我失去的不仅是无奈和无力的现实,还有虚拟世界里曾经拥有的一切。”</p>

    我看着秋桐,心里阵阵作痛:“我和你说过,总有一天,我会告诉所有的一切,我会向你解开你心所有的谜团,这是,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如此之快,如此突然。</p>

    我知道,我深深伤害了你,伤害了你的幻想和灵魂,甚至,颠覆了毁灭了你的精神世界,我罪不可恕,我罪孽深重,我无耻卑鄙,我虚伪奸诈,我不奢望得到你的原谅,我只希望你能早日摆脱我给你带来的伤害和痛苦,我只希望看到你的平安和幸福。”</p>

    听完我的话,秋桐的身体摇摆了几下,似乎两腿有些发软,似乎有些站不住了,脚步踉跄了几下,接着努力让自己站稳,愣愣地看着我,这目光熟悉而陌生。</p>

    我知道,虽然她曾经无数次对我和亦客产生过怀疑,但是一旦真的证实,一旦真的面对事实,她还是被极度撼动了,极度震惊了,她一时还是无法接受这残酷而冷酷的现实。</p>

    “你……你……”秋桐嘴唇哆嗦着,浑身剧烈颤抖着,突然又哽住了,突然转过身去,双手掩面,接着疾走,直往酒店方向奔去。</p>

    看着秋桐的身影消失在暗夜里,我站在原地,忽然两腿一软,噗通坐在了地。</p>

    我颓然坐在冰冷的地面,浑身没有任何感觉,大脑一片麻木,终于向秋桐坦白了我亲手制造的最大骗局,终于说出了一切。</p>

    忽然心里感到一阵巨大的轻松,忽然感到卸下了千斤重担,忽然感到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p>

    但同时,心却揪得紧紧的,我不知道我的坦白交代会给秋桐带来多大的冲击和伤害,不知道秋桐今后将如何面对这现实和虚拟重合的纠结,不知道秋桐将会对我采取怎么样的制裁和判罚,不知道明天我将怎么样面对她。</p>

    慢慢站起来,站在冰冷彻骨的寒风里,站在寂寥独孤的鸭绿江边,我的心失去了知觉。</p>

    踉踉跄跄走回酒店,楼,经过秋桐的房间,将耳朵贴近房门,没有听到任何动静。</p>

    不由有些担心,敲门,边说:“秋桐,是我。”</p>

    没有动静,也没有人来开门。</p>

    不由更加担心,继续敲门,仍不开门。</p>

    急了,我找到服务员,请她给开门。</p>

    “我朋友在房间里,但是没人开门。”我对服务员说。</p>

    服务员看了看我,然后拿着门卡随我到了秋桐的房间门口,打开门。</p>

    门一开,我闻到了满屋的酒气和烟味,秋桐正坐在沙发喝酒抽烟。</p>

    房间里有酒柜,还有烟。</p>

    看到我和服务员站在门口,秋桐目光呆滞地看了看,不做声,拿起酒杯自顾将满满一杯红酒全部喝光,接着拿起酒瓶倒酒。</p>

    服务员看看我,又看看秋桐。</p>

    我对服务员说:“你回去吧,谢谢你了。”</p>

    服务员又看看秋桐,没有动,眼里带着犹豫的神情。</p>

    秋桐这时对服务员说了一句:“服务员,你回去吧。”</p>

    服务员这才走了。</p>

    我关好房门,走过去,站在秋桐面前,一瓶红酒已经下去了大半。</p>

    秋桐摸起打火机,点着一颗烟,吸了两口,眼皮没有抬。</p>

    “你来干什么?”秋桐冷冰冰的声音。</p>

    “我……我来看看你。”我说,还站在那里。</p>

    “还想继续解释什么吗?”</p>

    “不,我……我只是来看看你。”</p>

    “看看我?我会出什么事,我能出什么事。”秋桐的声音有些怆然。</p>

    我没有做声。</p>

    “既然来了,坐吧。”</p>

    我坐在秋桐对过,看着秋桐苍白的脸色。</p>

    “来,喝酒,陪我喝酒。”秋桐拿过一个杯子,给我倒满,然后举起了自己酒杯。</p>

    我举起酒杯。</p>

    “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明日是与非。”秋桐凄然一笑,接着又干了杯酒。</p>

    我举着杯子没有动。</p>

    “怎么?你不愿意和我喝酒?”秋桐脑袋摇晃了一下,瞪着我。</p>

    我干了杯酒。</p>

    秋桐接着又给我和她倒满酒,接着又干了。</p>

    我也干了。</p>

    一瓶红酒很快见底,秋桐接着起身,摇摇晃晃走到酒柜,取了两瓶酒回来,这回是两瓶白兰地。</p>

    秋桐默不作声低头开酒,然后又倒。</p>

    举起酒杯,秋桐眼神迷醉地看着我:“易克,你很厉害。我……我佩服你。你实在是个高手,你不但是做营销的高手,你——你还是情场高手。我佩服你,我实在很佩服你。”秋桐的声音听起来很凄冷。</p>

    说完,秋桐又干了,接着看着我,醉意浓浓地带着命令式的语气:“干——喝了它。”</p>

    我叹了口气,喝光了一杯白兰地。</p>

    秋桐清澈的眼珠有些发红,直直地看着我:“你……你是空气里的亦客吗,你是带走了我心的亦客吗?你是要带我去梦幻天堂的亦客吗?”</p>

    “秋桐……我——”</p>

    “住口。”秋桐武断地说了一声,接着又举起杯子:“喝酒。喝——”</p>

    我不说话了,继续喝酒。</p>

    一瓶白兰地喝光,秋桐又开了一瓶,不说话,继续喝,我也喝。</p>

    今晚本来喝了很多白酒,加刚才喝的红酒还有白兰地掺和在一起,我的大脑开始发晕,神经开始麻醉,眼前开始有些发飘。</p>

    秋桐似乎醉地更厉害,身体不停摇摆,似乎都有些坐不住了,将后背靠在沙发靠背。</p>

    第二瓶白兰地又喝光了,在这种心情下,我终于无法控制自己的大脑,我彻底醉了。</p>

    秋桐看起来我醉地还厉害。</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