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58章 若无其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曹丽也若无其事地看着窗外,似乎这事和她毫无关系。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忍不住了,刚要说话,秋桐先说了:“孙记,我也不愿意搞的这么紧张啊,只是,我没办法。”</p>

    “怎么还没办法呢?难道你的工作这么忙?”孙东凯转过头。</p>

    “没弄出发言稿,不是因为工作忙。工作忙当然不能成为弄不出发言稿的借口。”秋桐说。</p>

    “那是为什么呢?”孙东凯说。</p>

    曹丽脸的神色这时有些不自然,抿了抿嘴唇。</p>

    “孙记,这事,恐怕你要问曹主任了。”秋桐不紧不慢地说着,直接把矛头对准了曹丽。</p>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秋桐当着大家的面剑指曹丽。</p>

    秋桐这么一说,曹丽脸的表情微微一怔,有些意外,她似乎没有想到一向显得柔弱可欺的秋桐会当着她的面向孙东凯告她的状。她或许以为秋桐会不声不响吃个哑巴亏算了。在她和秋桐的交往,秋桐吃哑巴亏可不是第一次。</p>

    “曹丽,怎么回事?”孙东凯看着曹丽。</p>

    曹丽这时脸露出尴尬的神情:“这个……是这样的,孙记,我……这个会议通知,我早接到了,给你汇报完,我把会议通知放到了件夹里。前几天我去省城出差,忙得晕头晕脑,回来也没想起来。今天下午你提起明天要开会的事情,我才刚想起来,于是赶紧告诉了秋总和苏主任他们。”</p>

    “什么?原来是你拖拉的。”孙东凯显得有些生气,瞪眼看着曹丽。</p>

    曹丽显得有些狼狈,秋桐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脸转向窗户一侧。</p>

    “胡闹——你这个办公室主任失职。这样重要的会议,你竟然忘记下通知!”孙东凯继续显得很生气的样子。</p>

    “我错了,我检讨。”曹丽忙地低头说,一副诚恳认错的样子。</p>

    苏定国这时转过脸看着孙东凯说话了,笑呵呵的:“孙记,别责备曹主任了,曹主任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其实这也不要紧的,反正也没耽误事,秋总是写发言稿的快枪手,今晚弄发言稿,也还来得及的。只是秋总今晚要加个班,要辛苦点。”</p>

    苏定国在最恰当的时候跳出来打圆场了。</p>

    秋桐笑了下:“我加个班辛苦点无所谓,只是要耽误孙记休息。我是弄得再快,恐怕今晚12点前是搞不完的。不过也好,易总也参加会议,今晚易总可以帮我一起弄,陪我加个班。”</p>

    秋桐直接把我拉了进来。</p>

    我立刻说:“没问题。”</p>

    孙东凯看看大家,呼了一口气,说:“看来,也只有如此了,明天的会议发言代表集团的形象,一定要保证发言的质量。今晚你们不管几点搞完,我都要看。”</p>

    秋桐说:“没问题!”</p>

    孙东凯说:“对了,关于这个发言稿,有几点我给你们强调一下:除了要提及今年全年的发行工作之外,最重要是要突出集团新的领导班子调整后在集团党委领导下采取的新举措,取得的新业绩,同时要展望明年的发行新思路。这个新举措新业绩新思路,要紧扣集团党委的经营工作最新指示精神,要突出展现党委班子调整后集工作的崭新面貌。”</p>

    孙东凯这话的意思我当然明白,他是想借着这次大会来展示他当集团老大之后的新形象。</p>

    “好。我们会注意机密结合这一块。”秋桐说。</p>

    “当然,对以前党委工作的整体思路,也不要有否定的言辞,毕竟,我们要尊重历史,尊重过去。尊重历史,是尊重我们自己。”孙东凯又加一句。</p>

    “发言稿一定会体现好领导的意图。”秋桐说。</p>

    “孙记过去一直分管集团的发行,还是集团党委副记兼总裁,其实,过去发行工作取得的辉煌业绩,也是在孙记的正确领导下取得的。”苏定国不失时机地讨好地说了一句。</p>

    孙东凯没有说话,但脸的神情似乎对苏定国的话较满意,接着转过头去。</p>

    曹丽轻轻喘了口气,努了努嘴巴,斜眼瞪了秋桐一下,嘴角露出一丝冷笑。</p>

    车子在高速公路疾驶,车内,大家都不再说话。</p>

    我看着窗外北国萧瑟的冬天,想着自己正一步步走近丹东,走近鸭绿江,心不由开始泛起阵阵涟漪。</p>

    丹东,是秋桐从小生长的地方,那里记载着她苦难坎坷的童年和少年时光。</p>

    鸭绿江,是我和秋桐初次邂逅的地方,那次邂逅,给我留下了人生里刻骨铭心的记忆,那次邂逅,揭开了我和秋桐相识相交的序幕,揭开了我人生不同寻常的篇章。假如没有那次邂逅,恐怕我这一年多的历史得重写。</p>

    在鸭绿江对面,是那个陌生神秘的国度,那里,是秋桐出生的地方,那里,是她的祖国,是她生命的发源地。</p>

    此刻,我要重回丹东,重回鸭绿江,我不是一个人回去,是和秋桐一起回去。</p>

    伴随着车子的疾奔,我的心起起落落。</p>

    晚6点半,我们顺利抵达丹东,直接到了鸭绿江边的鸭绿江大酒店。下车后,直接到会务组报道,然后分配房间。</p>

    会务组为各报业集团的老大安排的是单独套间,其他人员两人一间,标准间。</p>

    自然,我和苏定国一个房间。</p>

    不出意外,曹丽和秋桐一个房间。</p>

    我们大家在大厅里坐着,曹丽去登机办理房间,一会儿回来了。</p>

    “呵呵,易总,你和苏主任房间的钥匙。”曹丽把门卡递给我,然后又把孙东凯房间的门卡给他:“孙记,这是你房间的门卡。”</p>

    孙东凯接过门卡,不经意地看了一眼秋桐。</p>

    “秋总,这是你房间的门卡。”曹丽笑着:“我们来的晚有晚的好处,房间还有空余的一间,都让我给要来了,这样我们俩都可以住单间了。”</p>

    “哦,我们俩享受单间待遇,这恐怕不好吧。”秋桐说。</p>

    “嗨——有什么不好的,反正房间空着也是空着。”曹丽说:“其实,我倒是想和你一起住,咱姐妹俩晚好唠嗑,可是,我得考虑工作啊,你晚要弄发言稿,我和你一起住,会打扰你的。我已经犯了一次错误让孙记给批了,正好借此将功补过。”</p>

    秋桐笑了下,接过房卡:“那谢谢曹主任的关照。”</p>

    曹丽接着看着孙东凯,半开玩笑地说:“孙记,我和秋总的房间和你在一层楼,离你的房间都不远,易总和苏主任的房间不和我们在一个楼层,我们两个单身女生自己住,要是晚害怕,要是有外人闯进来,你可要保护我们哦。”</p>

    曹丽这么一说,大家都半真半假地笑起来。苏定国说:“那这么说,孙记今晚是护花使者了,责任重大啊!”</p>

    孙东凯坐在那里看着,嘴角闪过一丝笑意,似乎他对曹丽的安排很满意。</p>

    然后大家进房间放东西,我和苏定国的房间在9楼,曹丽和秋桐还有孙东凯的都在12楼。</p>

    放下东西,大家下去餐厅吃饭,一个桌。</p>

    秋桐吃饭很快,我也吃的很快。</p>

    吃完饭,他们三位还没吃完。</p>

    吃完饭,秋桐站起来看着大家:“各位领导慢慢吃,我要去房间加班了。”</p>

    接着,秋桐看着我:“易总,走,去我房间。”</p>

    我站起来,和秋桐一起冲大家点点头,孙东凯微微点头,边吃边说:“去吧,我吃过饭要到其他家兄弟报业集团老总房间去串门,你们弄完了,打我房间电话。”</p>

    于是,我和秋桐离去,去了秋桐的房间。</p>

    进了房间,秋桐拉开窗帘,往外看去,正好看到冰封的鸭绿江,还有江对岸那黑乎乎的国度,隐约有点点灯火闪烁。</p>

    秋桐站在窗口默默地看着窗外,眺望夜色里的鸭绿江,凝视着江对岸自己的祖国。</p>

    我也走到窗口,默默地看着窗外的夜景。</p>

    冰封的鸭绿江,覆盖着一层没有融化的雪,看起来像一条飘舞的白色的哈达。</p>

    “易克。我以前告诉过你,我是一个孤儿,是一名朝鲜孤儿。”秋桐轻声说。</p>

    “嗯。”</p>

    “我的母亲是一名朝鲜人,我的父亲是谁,我不知道。我是在鸭绿江边出生的,我出生在江对岸。然后,被遗弃在江边的一棵梧桐树下。然后,我被丹东的边民抱养到了丹东。然后,我在丹东的孤儿院里度过了我的童年和少年。”秋桐继续说着,声音听起来很忧郁。</p>

    “嗯。”</p>

    “这里,留下了我太多太多的记忆和回想。留下了我终生难以忘怀的时光。”秋桐轻轻地叹了口气。</p>

    我转脸看了下秋桐,她的神色看起来十分平静,眼神里带着些许的怅惘和伤感。</p>

    “我们开始工作吧。”秋桐看着我。</p>

    我点点头。</p>

    然后,秋桐打开电脑,说:“我们做的工作,都装在我们自己的脑子里,开始吧。”</p>

    于是,秋桐打字,我们先一起确定发言稿的大致结构,分好层次,然后,结合我们平时的工作,边讨论边打发言稿。</p>

    对于平时的工作,我们都记得很清楚,但是对于具体的数字,我记不准,秋桐此时表现出了惊人的记忆力,她竟然都能说出来。</p>

    对于一些观点性的东西,我们一切琢磨透彻,然后秋桐再打去。</p>

    秋桐打字的速度很快,和我口述的速度基本差不多。</p>

    弄了半天,我烟瘾犯了,摸摸口袋,烟没带。</p>

    秋桐停止打字,看了我一眼,接着伸手从自己的包里摸出两盒华烟,递给我。</p>

    “你从哪里弄的烟?”我说。</p>

    “餐厅里饭桌摆的招待烟,我先于你们到餐厅的,看到这个,直接没收了。”秋桐嘿嘿一笑。</p>

    “你装这个干嘛?”我说。</p>

    “招待你啊,知道你工作离不开烟。”秋桐边说边又摸出一个打火机递给我:“这是我问服务员要的。”</p>

    我笑了下,点着一颗烟,吸了两口,然后继续开始。</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