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57章 招收名额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对了,我今天看报纸,市直系统事业单位要公开招录一部分人,都是体制内带编制的,你们集团也有招收名额。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老黎说。</p>

    “你说我有没有兴趣?”我看着老黎。</p>

    “一旦考,等于是体制内的人,虽然是事业单位,但一旦提拔到副科以,是在市委组织部备案的干部,可以在体制内调动,一旦调动到党政部门,可是正儿八经的公务员。”老黎没有回答我的话,自言自语地说着。</p>

    “你觉得这对我很有诱惑力吗?你觉得这对我很重要吗?”我笑着说。</p>

    老黎带着捉摸不定的眼神看着我,突然意味深长地一笑。</p>

    我没看懂老黎这一笑的意图。</p>

    正在这时,门被推开,夏季站在门口。</p>

    “爸——”夏季恭恭敬敬地冲老黎叫了一声,接着冲我点点头。</p>

    “你来干什么?”老黎看着夏季。</p>

    “我和客户来喝茶谈事情。刚来,听服务员说你在这里。”夏季说。</p>

    “我和小易在这里喝茶聊天呢。”老黎微笑了下,看着夏季:“刚才听小易说了,那事你和小雨都知道了吧。”</p>

    “是的,知道了,易总老弟主动告诉了我们。”夏季点点头。</p>

    “知道了好,这事不要到处张扬,自己家人知道行。”老黎说:“还有,不要因为知道此事而在今后的做事让小易感到不自在。记住了没有?”</p>

    “记住了!”夏季老老实实地回答。</p>

    “去迪拜开年会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老黎说着,又看了我一眼。</p>

    “安排好了。国内去参加会议的,统一交给春天旅游公司负责。他们已经来人把业务单拿走了。”夏季忙说。</p>

    “嗯。”老黎又微笑了下,然后说:“你去忙你的吧,别打扰我们爷俩谈天。”</p>

    夏季笑了,点点头:“那好,你们聊,我过去了。”</p>

    夏季冲我笑了下,我笑着冲夏季点点头,夏季然后轻轻关好门,去了。</p>

    我对老黎说:“咱俩是朋友,朋友是平等的是相互的是平辈的,你刚才说我们爷俩。其实,你应该说我们是哥俩,我是你小老弟,你是我老大哥。”</p>

    “我靠——你怎么整天想占我便宜,占我儿子和闺女的便宜,你是不是想让我儿子和闺女叫你小叔叔啊?”老黎冲我一瞪眼。</p>

    我咧嘴一笑:“哎——老黎,你还挺时髦,‘我靠’这个词你也会用。”</p>

    “我这是与时俱进,跟时代的步伐!”老黎哈哈一笑:“我不仅会说‘我靠’,我还会说‘切’,还会说‘我擦’还会说‘我晕’。”</p>

    我也笑起来。</p>

    正在这时,我接到云朵的电话:“哥,你在哪里?”</p>

    “在茶馆喝茶!”我说。</p>

    “抓紧回公司。”云朵说。</p>

    “什么事?”</p>

    “秋姐找你有急事。”云朵说。</p>

    我放下电话,和老黎告别,急忙赶回公司,直接去了秋桐办公室。</p>

    “什么事?”我一进门问。</p>

    秋桐正在忙着准备什么东西,见我进来,说:“刚接到党办通知,全省报业发行系统年会明天举行,会期一天,我们集团孙记带队参加,同时曹主任、经管办的苏定国主任,我也去,还有你,作为分管发行的老总一起去参加。会孙记让我代表集团做典型发言,我这连讲话稿都没准备好,看来晚要加班了。”</p>

    “怎么明天的会今天才通知?这未免也太仓促了。”我说。</p>

    秋桐苦笑了下:“通知早到了集团党办。曹主任说她工作太忙,疏忽了,忘记提早通知。刚刚才找出来这个会议传真通知我让我准备讲话稿。”</p>

    我点了点头:“哦。”</p>

    我怀疑曹丽不是因为工作忙疏忽了,她是故意想折腾秋桐的,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算计秋桐的机会,不管大小。</p>

    秋桐看了看表:“你抓紧收拾下,我们马要出发,晚饭前到达。大家一起坐集团的商务车去,估计车子马到了。”</p>

    我呆了下:“晚饭前到达,去哪里啊?”</p>

    “哦,你看我一忙都忘记告诉你会议地点了。”秋桐笑了下:“这次会议由丹东报业集团承办,我们要在晚饭前赶到丹东鸭绿江大酒店,这酒店在鸭绿江边。”</p>

    一听说要去丹东,要到鸭绿江边,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p>

    鸭绿江!我和秋桐初次的相识在鸭绿江!</p>

    时隔一年零4个月,我和秋桐又要去鸭绿江!</p>

    此时,我虽然激动,却并不会想到此次鸭绿江之行到底会发生哪些惊心动魄惊天动地的事情!更没有想到该来或者不该来的事情会来的如此之快!</p>

    当我和秋桐收拾到东西到公司大门口的时候,苏定国已经站在那里等车了。</p>

    现在的苏定国,可谓春风得意,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当了那么久的副手,现在意外坐到了集团经管办的主任的座位,他没有理由不满意。</p>

    自从去了经管办,苏定国的精神面貌也以前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以前走路总是低着脑袋,现在总是昂首挺胸,以前见了同事都是一副笑眯眯讨好的样子,现在虽然也还是笑,但是那笑里更大的成分是矜持和含蓄。</p>

    此刻,看到我和秋桐,苏定国露出的是这种矜持和含蓄的笑。是的,他有理由这样笑,以前他是秋桐的下属,凡事要看秋桐脸色,在秋桐面前都是带着谦卑和顺从的笑,但是,现在,他和秋桐平级了,不但平级,而且,在业务和工作归属,秋桐属于他管理。</p>

    苏定国在短暂的时间里完成了自己心态的迅速调整,很快适应了自己现在的新角色。</p>

    “秋总,易总。”苏定国主动和我们打招呼。</p>

    “苏主任好——”秋桐笑呵呵地说。</p>

    我冲苏定国也点点头:“苏主任好。”</p>

    以前称呼苏定国“苏总”习惯了,乍一改口,还有些不适应。</p>

    “明天开会,今天才通知。这党办工作的效率未免也太低了。”苏定国开始抱怨。</p>

    以前从来没有听到苏定国有过抱怨,现在他竟然开始学会抱怨了。</p>

    “曹主任工作忙,一时疏忽了,也情有可原,反正丹东也不远,2个多小时到,不耽误开会行。”秋桐说。</p>

    “不耽误倒也是,但是,起码也要有个准备的时间啊,有个安排办公室其他工作的余地啊,幸亏这次开会我不用发言,不然可抓瞎了。”苏定国说:“对了,秋总,你明天要发言的是吧?”</p>

    “是的,我还没准备讲话稿呢,只好今天晚加班了。”秋桐说。</p>

    “连夜准备讲话稿,够仓促的。”苏定国说:“也是你是个抓稿子的快手,换了我,还真不行。”</p>

    “苏主任谦虚了,你更行!”秋桐说。</p>

    “秋总别笑话我了,我最犯愁的是写东西。”苏定国笑着,又看着我:“易总,怎么样,走新岗位,这段时间都适应了吧?”</p>

    苏定国的口气带着领导关心的口吻。</p>

    我点点头:“谢谢苏主任关心,基本适应了。”</p>

    “你是咱们集团的发行营销专家,你分管的这一块,对你来说都是轻车熟路,适应应该是很快的。秋总有了你这位得力的助手,可是省心不少啊。”苏定国说。</p>

    “哪里哪里,我不行,我还需要向秋总和苏主任多学习。”我谦虚地说。</p>

    “别客气,说实在的,做发行,你我强,虽然我干了那么久的发行副总,但是,谈起发行工作的道道,我你差远了。”苏定国说。</p>

    我笑了:“苏主任这官越当越大,人也越来越有领导的谦虚风范。”</p>

    “我只是什么官啊,我们经管办,是为集团各经营单位搞服务的,能为大家服好务,是我最大的本分。我是大家的服务员。”</p>

    “苏主任这话说的可不对,你经管办可是整个集团经营工作运转的核心,是集团所有经营单位协调的总抓手,是传下达的重要枢纽。”秋桐说了一句。</p>

    “呵呵,说白了,是个跑腿的。”苏定国说:“集团那么多经营单位,大事小事都要找我,我这段时间可真是累坏了。想想真不如在发行公司跟着秋总做副总的时候逍遥舒服。”</p>

    苏定国还学会得了便宜卖乖了,在这里装逼呢。</p>

    正说着,车子来了,一辆浅灰色的别克商务。</p>

    大家车,孙东凯和曹丽已经在车了。</p>

    孙东凯坐在前排的座位,自己一个人占了两个位子,曹丽和秋桐坐在孙东凯身后间的座位,我和苏定国坐后排。</p>

    “人齐了,出发——”曹丽对驾驶员说。</p>

    车子直奔丹东方向而去。</p>

    “秋桐,明天的会,省报业发行协会指定我们集团做典型发言,讲话稿你准备地咋样了?”孙东凯坐在那里,没有回头。</p>

    “今天晚我弄出来,孙记你要审阅吗?”秋桐说。</p>

    “既然代表我们集团发言,发言稿我当然是要看的。”孙东凯的声音有些不悦:“明天的会议,怎么今晚才弄讲话稿,我还以为你早弄出来了。会议通知我个星期接到了,你怎么工作效率这么低。”</p>

    孙东凯似乎不知道我们刚接到开会通知的事情。</p>

    秋桐没有正面回答孙东凯的指责,说:“今晚保证把发言稿弄出来,最迟明天一早开会前给孙记审阅。”</p>

    “明天会议的议程是午发言,你明天一早给我看发言稿,还有修改的余地吗?胡闹,今晚不管早晚,都要搞出来,我今晚要审阅。”孙东凯说。</p>

    “好,保证今晚送给孙记审阅,只是要耽搁孙记休息。”秋桐说。</p>

    “嗯。”孙东凯说:“不是我批评你,秋桐,我记得你以前做事不是这么拖拉的,怎么这次搞的这么紧张,临时抓瞎。这可不是你一贯的工作作风,这次我可真的要批评你了。”</p>

    我看了一眼苏定国,他若无其事地扭头看着窗外,似乎他刚才什么都没听到。</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