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56章 受益无穷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夏季点点头:“嗯,老弟,我爸爸完全尊重了你的意愿,我们之前的所有合作,我爸爸没有对我施加任何工作之外的影响,他只是提醒我要按照市场规则按照营销的原则来处理和你们之间的业务,完全没有提及任何和你个人之间的事情。   w w w . v o d t w . c o m当然,他和我提及了你,但是他提及的是你先进的营销理念和做人的优秀质,他没有对我下达任何命令性质的指示。”</p>

    我说:“嗯,这也是我所希望的。其实,我想说,你很幸运,你有一个好爸爸。他实在是一个宽厚而慈祥的长者,他实在是一个睿智而具有丰富社会和人生阅历的前辈。</p>

    他既是我们可敬的长辈,也是值得让人尊重的导师。从他那里,我学到了很多做人做事的本领和知识,这些,对于我来说,都是终生受益无穷的。”</p>

    夏季微笑了下:“老弟,感谢你对家父的评价。同样,正如家父所言,你也是一个德高尚才华横溢的优秀青年,你做人做事的风格也让我受益匪浅。能有机会认识你和你合作,能和你交朋友,我很高兴,也很荣幸。只是小雨的一些作为,让我深感惭愧和内疚,我们不但没有帮助你什么,反而给你添了很大的麻烦,伤害了你和海珠妹妹。”</p>

    说到这里,夏季的脸露出歉疚的表情。</p>

    夏雨呆呆地看着夏季,又看看我,突然说:“哥,其实,易克和海珠的事情,我的作为,也未必是伤害。凡事要从两方面来看,说不定,这还是一件好事。”</p>

    “你给我住嘴——”夏季冲着夏雨说:“小雨,我警告你,海珠和易克的事情,你要是再折腾,我觉轻饶不了你。我担心爸爸的身体,一直没把你做的那些事告诉爸爸,难道你非要闹大,让爸爸生气不行气坏身体不行?”</p>

    夏雨不敢说话了,吐了吐舌头。</p>

    我看着夏季:“这事,你爸爸已经知道了。”</p>

    “哦。”夏季和夏雨都愣了下。</p>

    我对夏季说:“这事,你也不要再责怪夏雨了。其实,夏雨的本质是不错的,她和我之间,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事情,我们都没有做出越轨的事情,只是海珠可能有些误解。</p>

    这事以后不要提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相信海珠最终会明白真相的。还有,我和海珠的事,也未必都是因为夏雨,她的因素恐怕是微不足道的。”</p>

    夏季和夏雨互相看了看,夏季说:“不管怎么说,夏雨还是起到了不好的作用,我心里还是很沉重的。我其实很希望你和海珠妹妹都好好的,我其实很希望我和夏雨能和你还有海珠海峰还有你们大家做很好很好的朋友。”</p>

    我笑了下:“我明白,我理解。我们大家也都很珍惜和你还有夏雨的友谊。”</p>

    夏季也笑了,说:“朋友认识,友谊友情,都是缘分,我们的缘分,来自于我们业务的合作,加深于我们彼此的了解,当然,今天知道了你是救我父亲的恩人,我们的友情今后自然会更加弥厚。这些,其实都是说明我们有缘。”</p>

    我笑了笑。</p>

    “还来自于我和易克的法拉利撞车情缘。”夏雨插了一句。</p>

    夏季看了一眼夏雨,突然微微叹了口气。</p>

    我看着夏季微妙的表情变化,没有说话。</p>

    又坐了一会儿,我起身告辞离去。夏雨坚持要送我下楼,边走边在我耳边嘟哝:“恩人二爷,来去匆匆,二奶还没想到该如何报答你。哎,大奶的事情,你不要郁郁不乐了,事情已经这样了,面对现实吧。该是你的是你的,不是你的再怎么样也白搭,你要想开哦。”</p>

    我不说话,自顾往前走。</p>

    夏雨紧跟在我身后,继续说:“哎——我发现追求幸福的道路艰难险阻真不少啊,大奶离去了,大大奶又来了。这个大大奶,看起来要大奶厉害的多,实在是让我头疼啊。”</p>

    我走到车前,看着夏雨:“好了,夏副总裁,谢谢你,你该回去了。我走了。”</p>

    夏雨恋恋不舍地看着我:“二爷,你什么时候再来看二奶呢。我们的事情,你和我爸爸说了没有啊?”</p>

    我说:“夏雨,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只能是朋友,永远,只能是朋友。既然是朋友,我和你爸爸当然不会说什么。”</p>

    “我们现在是朋友。可是,以后,我们还会继续发展的哦。”夏雨说:“二爷,你可以向我爸爸提要求啊,你要求做他的乘龙快婿,好不好啊?你只要提出来,我爸爸一定会答应的哦,我是我爸爸的乖女儿,老爸答应了,我自然是要尊从的了。”</p>

    我说:“夏雨,你不要闹了。好不好?”</p>

    “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不要担心外人会说你救我爸爸是想做他的女婿说什么闲话,我和夏季都不会告诉别人你救我爸爸的事情的,我们会为你保密的。”夏雨宽慰我。</p>

    我苦笑了下:“夏雨,我没心理负担,我也没那么想,你的想法太多。你是个好女孩,你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和幸福。”</p>

    “我的生活里都是你,我的幸福和你不可分割。”夏雨说。</p>

    我看了夏雨一会儿,说:“我劝你放弃,我劝你死了这条心!”</p>

    “我不,我不,我绝不!”夏雨抿着嘴唇说。</p>

    我又看了看夏雨,然后一言不发了车,开车离去。</p>

    走了大约几十米,我从后视镜看去,夏雨还站在原地,正伸手擦眼睛。</p>

    下午2点,我和老黎坐在天福茗茶的单间里,默默地茶。</p>

    半天,老黎说:“这么说,你午都告诉他们了。”</p>

    我点点头。</p>

    “他们知道了也好,早晚的事。”老黎点点头:“怎么样,我没违反对你的承诺吧?”</p>

    我又点点头:“你做的很好。”</p>

    “谢谢你的表扬,难得你夸我一次。”老黎咧咧嘴,笑了。</p>

    “你闺女想让我找你说个事。”我说。</p>

    “什么事?”老黎说。</p>

    “让你招我做你的乘龙快婿!”我说。</p>

    “这是她让你说的?”老黎紧紧盯住我。</p>

    “是的!”我点点头。</p>

    “那你是什么意思?”老黎说。</p>

    “我?你说我是什么意思?”我反问老黎。</p>

    老黎看了我半晌,点点头:“小子,你在试探我。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p>

    我说:“哥俩做朋友挺好的,距离产生美,知道不?物极必反,知道不?我看目前这样挺好。”</p>

    老黎眼里闪过一丝失落和失望的神色,接着努力笑了下:“呵呵。嗯,挺好,挺好,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必须是要相互尊重的,我不会做出任何违背你意愿的事情。”</p>

    我说:“别担心你闺女找不到对象,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子,还留过洋,才貌俱佳,还有,你闺女这身价,起码要找个门当户对的,省得资产外流。”</p>

    老黎伸手照我脑瓜子来了一下子:“臭小子,这些不用你操心。我当然不愁闺女嫁不出去。你以为小雨还真到了找不到对象的地步了,哼哼。”</p>

    老黎的话有些赌气的味道,像个小孩子。</p>

    我笑了,感慨地说:“老黎啊,都说八十老者如顽童,我看你有点了。”</p>

    老黎说:“我还没到八十呢,你小子少在我面前装老摆成熟。”</p>

    我说:“老黎,你是不是对我刚才的话有情绪?”</p>

    老黎努了努嘴:“有个屁情绪!”</p>

    我说:“看,你还真有情绪!好了,别闹情绪,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像个小孩子。乖,小朋友,哥带你出去玩滑梯。”</p>

    老黎忍不住笑起来,我也哈哈笑了一阵子。</p>

    然后,我们继续喝茶。</p>

    看着老黎,我不由想起了老李,想起老李,又不由想起了那天他说的关云飞和雷正的事情。我看着老黎:“关云飞和雷正,这两个人你知道不?”</p>

    “当然知道。,两位都是市委常委,在星海都是几乎家喻户晓的人物,只要是经常看报纸和电视的人,都能知道这二位。”老黎说:“怎么了?”</p>

    “没怎么,随便问问。”我看着老黎:“那你对他们了解不?”</p>

    “这不好说了,什么叫了解?什么叫不了解?”老黎说:“反正我知道一位是宣传部长,一位是政法委记,这二位都是属于年富力强型的干部,只要不出大事,今后的仕途绝不会止步于目前。”</p>

    “什么叫不出大事?”我说。</p>

    “废话。是别政治经济和生活的问题啊。”老黎说:“是别站错了对跟错了人,别被人抓住把柄弄出违法的事情来,别在工作出什么大的纰漏。”</p>

    “听说这二位虽然同为市委常委,虽然表面一团和气,但是实际关系却并不怎么好,甚至矛盾很深,几乎是水火不容。”我说。</p>

    “这很正常,级别相似条件差不多在一个圈子里混的,谁和谁之间是真正关系好的?官场里竞争也是很激烈的,大家都想爬得更高更快,但是级别越高,往爬越难,毕竟,位置越高,职位越少。</p>

    为了混地更好,大家相互之间倾轧下绊子,都是合乎官场竞争法则的,你不对别人下绊子,别人会对你下黑手。关云飞和雷正这二人之间的事情,我早有耳闻,这两人是多年以来的死对头,积怨很深。不过这二人的仕途前景,目前看起来似乎都还不错,都是还可以再进一步的。”</p>

    “在官场,是不是很难有真正的朋友?”我说。</p>

    老黎说:“一个普遍的法则是,能不能成为朋友,要看你们有没有共同的利益,利益能使你们成为朋友,也能成为敌人。最终取决于看看你自己有没有价值让别人一直把你当朋友。”</p>

    我点点头:“利益决定一切。”</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