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55章 我就是不想接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苦笑了下。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夏雨摸出她的手机递给我:“你的不接,用我的吧。”</p>

    用她的,我是没事找事,自己找死!</p>

    我没理会夏雨,冲夏季一伸手:“用你的。”</p>

    夏季摸出手机递给我,夏雨撇了撇嘴,将手机又装了回去。</p>

    我用夏季的手机拨通了海珠的电话。</p>

    “阿珠,是我。”我说。</p>

    “你——”电话里传来海珠的声音,听起来很憔悴。</p>

    我的心有些发颤。</p>

    “我现在在三水集团夏老板的办公室,我的电话你不接,我用的是夏老板的电话。”我说着,看了一眼夏季。</p>

    夏季这时站起来,冲夏雨一招手:“小雨,跟哥到阳台去晒晒太阳,帮哥揉揉肩膀。”</p>

    夏雨刚摇摇头还没说话,夏雨冲她一瞪眼,夏雨忙乖乖站了起来,跟随夏季去了阳台。</p>

    我知道夏季是叫着夏雨一起回避的。</p>

    “有什么事吗?”海珠轻声说。</p>

    “阿珠,是这样的,刚才夏季和我说了他们集团要到迪拜开年会的事情,国内的客户,想给我们的旅游公司做。”我说。</p>

    “夏老板和我说过这事了,我已经知道了,可是,我不想接这个单子。”海珠说。</p>

    “为什么?这可是一笔大业务。”我说。</p>

    “不为什么,我是不想接。”海珠虚弱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倔强。</p>

    “阿珠,你是不是认为夏季是在用给你做单子来补偿自己对你的歉疚?接着这笔业务在送人情?”我说。</p>

    海珠没吱声。</p>

    我继续说:“不要这么想,夏季没这意思。他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工作归工作,生意归生意,和个人的恩怨没有丝毫的牵扯。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吗,我们做生意,最重要的是要讲信誉,想诚信,我们和三水集团既然已经是签约的合作伙伴,那么,我们要履行好我们的义务,这既是我们的义务,也是我们的职责,还有,这也是我们旅游公司发展的需要,这是一笔大单子,能赚不少钱。</p>

    另外,在星海的旅游公司里,三水集团最看重最信任的是我们家,现在他们的年会在即,日程很紧了,这个时候,让他们去另外物色其他的旅游公司,已经来不及了,如此短的时间,很难找到合适的高质量的合作伙伴。</p>

    我们既然是他们的签约合作伙伴,必须要尽到自己的本分,要为客户搞好优质的服务,这既是我们对客户负责,也是我们对自己负责,更是我们长期发展的需要。”</p>

    我耐心地劝导着海珠,海珠一直不吭声,在听我说。</p>

    等我说完,海珠在电话里沉默着,我能听得到海珠轻微的呼吸声。</p>

    我耐心地等着海珠讲话。</p>

    半天,海珠终于说话了:“你说的对,对不起,我做管理太义气用事,目光太短视了。请你转告夏季,我下午派人去他那里拿业务单。还有,请你代我向他道歉,对不起了。”</p>

    我松了口气,说:“很好,我马会告诉他的。另外,这个季节,迪拜风光不错,你要是方便,亲自带团去吧,出去散散心。”</p>

    海珠没有说话。</p>

    我停顿了下,接着说:“阿珠,你。你最近还好吗?”</p>

    我此时的心情突然有些激动。</p>

    海珠还是没有说话,我似乎听到她的呼吸有些急促。</p>

    接着,海珠挂了电话。</p>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我怔了半天,才放下手机。</p>

    看到我放下了手机,正在阳台让夏雨给捶肩膀的夏季走了进来,夏雨也跟在后面。</p>

    “怎么样?”夏季略微有些紧张地看着我。</p>

    “我和海珠说好了,她下午安排人来拿业务单。”我对夏季说。</p>

    夏季脸的表情一下子轻松了,坐下来,搓搓手:“好,很好,这样我放心了。这个单子交给春天旅游公司,我最放心。呵呵,看来老弟还是你的面子大啊。”</p>

    我勉强笑了下。</p>

    夏雨嘴巴一嘟,白了夏季一眼。</p>

    “来,喝水,抽烟。”夏季说。</p>

    我点燃一颗烟,慢慢吸起来。</p>

    “老弟最近很忙吧?”夏季说。</p>

    “是的,大征订最后一个月了,要收尾了,各项工作都在紧锣密鼓进行。”我说。</p>

    “到年底大家都忙啊,我也是忙得不可开交。”夏季点点头,接着又说:“那个……秋总,她最近也一直很忙吧?好几次想约她吃饭,她都在加班。”</p>

    我看着夏季:“夏老兄,你对秋总很感兴趣,是吧?”</p>

    夏季尴尬地笑了下,夏雨目不转睛地坐在我旁边托着腮看着我和夏季。</p>

    “呵呵,我们是客户嘛,和客户交流,约客户吃饭,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夏季掩饰般地笑着:“另外,我觉得秋总是很有思想的人,很想和她多交流交流。”</p>

    我看着夏季,没有说话,心里隐隐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p>

    “夏老兄,你也不小了,也该考虑考虑个人问题了,老爸可是想着早抱孙子呢。”夏雨突然笑嘻嘻地插了一句。</p>

    夏季冲着夏雨一瞪眼:“去,你一边去,我的事你少操心!”</p>

    “那我的事你干嘛那么操心?什么都管着我?”夏雨撅起嘴巴,很不服气地说。</p>

    “你我小,我得管着你!”夏季说。</p>

    “你我大,我得关心你!”夏雨针锋相对。</p>

    “你这个鬼丫头,该干嘛干嘛去,别打扰我和易总谈话!”夏季说。</p>

    “哼,谈什么见不得人的话,还要赶我走。”夏雨坐在那里不动。</p>

    夏季看着夏雨,眼珠子转了转,接着说:“对了,小雨,星海晚报的那个报花广告,又快到期了吧,你现在去,去续办继续刊登的手续。”</p>

    “哦,你不提醒我我还真忘了,是快到了。”夏雨说:“哎——好吧,我去。哥,你说,什么时候能找到那个做好事不留姓名的好人呢?”</p>

    “只要找不到,一直刊登下去,那天那么多目击的人,我不信找不到。”夏季口气坚定地说:“对了,你这次去刊登广告,把提供线索的酬金再加一倍!”</p>

    “好,我这去。”夏雨站起来要走。</p>

    听着兄妹俩的对话,我的心里长叹一声,终于下了决心做出了决定,说:“夏雨,你别去了。”</p>

    “怎么了?”夏雨看着我。</p>

    夏季也不解地看着我。</p>

    “坐下吧。”我对夏雨说。</p>

    夏雨坐下,看着我。</p>

    我看着夏季:“那天在茶馆你见到的我的那位一起喝茶的忘年交朋友,想必不陌生吧?”</p>

    夏季看着我,不说话。</p>

    “他是你们的父亲,是不是?”我说。</p>

    “什么?你和我爸爸认识?你和我爸爸是朋友?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夏雨惊叫起来,瞪大眼睛看着我。</p>

    夏季还是用沉静的眼神看着我,点点头:“是的,那是家父!”</p>

    我没有理会夏雨,看着夏季:“你们坚持不懈地在报纸刊登广告,是在寻找救你父亲的那个人,是不是?”</p>

    夏季又点点头。</p>

    “是啊,我那次在你们单位遇到你不是和你说过了。”夏雨说。</p>

    我吸了一口烟,缓缓地说:“那个广告,你们不要再去刊登了,那个人,你们不要再费尽心思去找了。”</p>

    夏季依旧没有说话,一直在沉默着,两眼紧紧地盯住我。</p>

    “为什么?为什么不要去找了?”夏雨一连声的追问。</p>

    “因为——”我看看夏雨疑问的表情,又看着表情严肃而沉默的夏季,缓缓地说:“因为——我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p>

    “啊——”耳边传来夏雨极度惊喜的声音。</p>

    夏季的面部表情突然颤了一下。</p>

    夏雨的反应在我意料之内。</p>

    夏季脸的表情在微微颤动之后,接着又恢复了沉稳,表现出异乎寻常的镇静,这让我稍微感到有些意外。</p>

    “原来救我爸爸的人是你!竟然是你!”夏雨吃惊而又快乐地叫着:“找了这么久,原来活雷锋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啊哈,这简直太让人意外了。我怎么一直没想到呢。这简直太让人开心了。”</p>

    夏季看着我,脸突然露出几分笑容,眼里带着几分轻松和欣慰,似乎困扰他许久的疑问终于得到了答案。</p>

    “老弟,你很好。很好。”夏季终于说话了,话虽然不多,声音虽然依旧很平静,但是我依旧能感到他内心的几分激动和感动。</p>

    我接着说:“这事我一直没和你们说,只是因为我做的这个事,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极其普通的作为,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张扬的。</p>

    同时,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我并没有将老黎和你们兄妹俩联系起来,我一直不知道老黎和你们之间的关系,只是到了最近,那次夏雨偶然说出的话,让我才知道原来老黎是你们的父亲。</p>

    当然,我今天告诉你们这事,只是不想让你们再继续盲目地继续去费尽心思去折腾。我不想因为这事得到你们打着各种名义的任何报答。我还是希望我们像以前那样,工作归工作,生意归生意,个人交情归个人交情。</p>

    否则,这也违背了我当初做那事的初衷,也违背了我今天要告诉你们的初衷。还有,我救你们父亲的事,你们的父亲已经回报我了。”</p>

    “父亲给予你的一定是非物质形式的回报,他给你的一定是精神的财富。”夏季说。</p>

    我点点头:“是的,这笔物质的财富要珍贵的多。”</p>

    “哎——易克,咱们以后可真的是亲加亲了。”夏雨兴奋地叫着:“你不光是我爸爸的救命恩人,你是我们全家的恩人。你自然也是我的恩人。我要报答你的恩哦,我也不给你物质的回报,我要给你另一种形式的报答。小女子无以回报啊,唯有——”</p>

    夏雨话里的意思我当然明白。</p>

    “小雨,不要胡说八道。”夏季打断夏雨的话,冲着夏雨吹胡子瞪眼,</p>

    夏雨稍微安静下来,脸犹自掩饰不住的激动和兴奋。</p>

    “我爸爸晓得你知道我们和他之间关系的事情了吧?”夏季问我。</p>

    我点点头:“是的。”</p>

    “当初,是因为你的要求,我爸爸才一直瞒着我们的吧?”夏季又说。</p>

    “是的,我不想我们之间的业务掺杂进其他的因素。”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