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54章 不可开交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知道,或许,终究会有这么一天,我会体无全肤地站在秋桐面前,将我的全部面具都扯去,等待她对我的无情严厉判决。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但是,终归这只是或许,我不知道这一天会不会真的到来,也不知道何时会到来。</p>

    继续随意翻阅报纸,看完日报看晚报。</p>

    又看到了夏雨在晚报刊登的寻人启事,找救他爹老黎的恩人的启事。</p>

    看来,夏雨夏季兄妹俩够执着的,不找到那个恩人是不会罢休的。</p>

    想到那天和老黎的对话,想到夏季一直看我的狐疑困惑眼神,想到老黎的经历和夏雨的身世,我的心里又起起落落起来。</p>

    正想着,内线电话响了,一接,是曹丽打来的。</p>

    “易克,自己在办公室?”曹丽腻腻的声音。</p>

    “嗯。”</p>

    “我也自己在办公室。”曹丽笑嘻嘻地说:“这些日子一直很忙,忙里忙外,不可开交,冷落了小宝贝,没生我气吧?”</p>

    “有什么事,说——”</p>

    “哎——别这样啊,讲话怎么硬邦邦的,听起来好冰冷哦。”曹丽说:“咱俩可是好久没有一起谈心了,我虽然忙,心里可是一直挂念着你呢,白天想,晚更想。哎——你个没良心的死鬼,我不找你,你从来想不到找我,人家晚下面一想到你好痒呢。”</p>

    “曹主任,这是办公电话,有事说事,没事我挂了!”</p>

    “别,别挂,我有事找你呢。”曹丽忙说。</p>

    “说——”</p>

    “是这样的,那天和我在经营办公区吵架的那个小妮子,到底是什么人?”曹丽说。</p>

    我知道曹丽指的是夏雨。</p>

    “怎么了?她是我们的客户啊!”</p>

    “我知道是客户,她是什么单位的客户?”曹丽说。</p>

    “怎么想起问这个?这个和你有关吗?”</p>

    “我一开始以为这个小妮子不过是个小卒子,可是,后来我越琢磨越觉得这妮子有点来头。那天我看到她开了一辆宝马在我们经营办公区门口,又一天,我看到她开着一辆法拉利跑车才大街狂奔。看来,她的身份有些不一般啊。”曹丽说。</p>

    我想了想,说:“你真想知道?”</p>

    “嗯。当然想!”</p>

    “那我告诉你,她是三水集团的副总裁。”</p>

    “啊——她。她是三水集团的副总裁?”曹丽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震惊:“三水集团说家族企业,老板姓夏。她姓什么?”</p>

    “她叫夏雨,这回你知道她的身份了吧?”</p>

    “啊——她是三水集团夏老板的家人?”我想曹丽此刻一定嘴巴都合不拢了。</p>

    “是的!她是三水集团夏老板的亲妹妹!”</p>

    “她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曹丽结结巴巴地说:“我竟然那天要打她。”</p>

    “你这叫有眼不识泰山,是不是?”</p>

    “额。有眼不识泰山。你干嘛不早告诉我她的真实身份?”曹丽责问我。</p>

    “人家做事很低调,不愿意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不让别人说。”我说:“她是我们的客户,客户的要求,我们能不遵守吗?”</p>

    “那我岂不是得罪她了,我该怎么办?”</p>

    “你以为你是谁啊,人家本来没把你放在心。你不用怎么办,少惹事是!”</p>

    “哎——易克,以后,有机会,你见到那个……夏雨,你在她面前多说说我的好话啊。以后,机会成熟了,我专门请她吃顿饭,解释下那天的事情,道个歉。”</p>

    “我看没这必要,那事估计她早忘记了,你解释什么?自己找难看?”我说。</p>

    “可是,可我……”曹丽有些语无伦次。</p>

    “好了,没事的,人家是不会记仇的。你以为她真的会把你放在眼里啊。别自寻烦恼了,忘记这事是了。”我说完挂了电话。</p>

    刚放下电话,我的手机响了,是夏季打来的。</p>

    “夏老兄,你好!”</p>

    “老弟你好!”夏季沉稳的声音。</p>

    “老兄有事吗?”</p>

    “呵呵,有点小事,不知老弟现在方便不,方便的话,想麻烦老弟来我办公室一趟。”</p>

    不知夏季是何事,要我过去。</p>

    我说:“好,我这去!”</p>

    挂了电话,我开车直接去三水集团。</p>

    进了集团总部大楼,刚要楼,突然遇到了夏雨,身后跟着两个保镖。</p>

    “哎——二爷,二爷!”夏雨一见我,兴高采烈地蹦起来,拉着我的胳膊晃动着:“二爷,你是来看望二奶的吧?嘻嘻,我这会儿没事,正想初秋玩呢,正好你来了,你来怎么也不和我事先打个电话啊,万一找不到我怎么办啊,多可惜啊。你来了,我不出去了,走,到我办公室玩去。”</p>

    我看看周围进进出出的人,轻轻将胳膊脱开夏雨的手,说:“你该到哪里玩去哪里吧,我不是来找你的,你哥找我来有事。”</p>

    “我哥找你?”夏雨看着我,眨巴眨巴眼睛:“什么事?”</p>

    “不知道。”我说。</p>

    “哦,我哥是不是为咱俩的事找你的?他这几天对我的态度刚刚有些好转,是不是他要找你谈谈我呢?”夏雨的眼神突然又兴奋起来,又伸手拉我的胳膊:“走,走,去夏老板办公室,我和你一起去,我不出去玩了,我要陪着二爷面见夏老板。”</p>

    不由分说,夏雨喜滋滋地拉着我往楼走,周围经过的人不时侧目看着我们,我不好和夏雨多拉扯,只得由着她,和她一起去了夏季办公室。</p>

    看夏雨不出去玩了,身后的两个保镖松了口气,互相对视笑了下,然后也离开了。</p>

    进了夏季办公室,夏季看到我刚笑了下,接着看到了身后的夏雨,脸一拉:“你怎么来了?”</p>

    “我刚要出去,正好遇到易克,于是,我专门陪同他到夏老板办公室来了。”夏雨小心翼翼地说,边冲夏季做了个鬼脸,又冲我咧咧嘴。</p>

    “这两天刚对你好点你又要放肆,是不是?”夏季说。</p>

    “木有啊,我哪里敢啦。”夏雨撒娇似的看着夏季:“夏老板,不要对自己的妹妹这么样子好不好啊?来点温情啊,来点人性化管理啊,好不好呶?”</p>

    夏季有些忍俊不住,却又继续板着脸:“现在易总已经来了,没你的事了,你出去吧,该干嘛干嘛去。”</p>

    “啊?没我的事了?和我没关系?”夏雨嘴巴半张:“易总是我分管的客户,他来了,我怎么能不在身边呢,我不出去!”</p>

    “你不听话?”夏季看着夏雨。</p>

    “我不听话!”夏雨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一副坚决不听话的架势。</p>

    夏季有些无奈地挠了挠头皮,接着对夏雨说:“站起来——”</p>

    “站起来你让我出去,我不——”夏雨嘴巴嘟着。</p>

    “我让你站起来给易总倒水。”夏季叹了口气。</p>

    “吖——好啊,好的,好。”夏雨噌蹦起来,乐颠颠地去给我倒水。</p>

    夏季离开办公桌,请我坐下,然后他坐在我对过,夏雨喜滋滋地给我端了一杯水,然后看着夏季:“老板,你要不要喝水?”</p>

    “我不用。”夏季看着夏雨:“既然你不想出去,那你坐下吧,正好今天我找易总的事,也和你有些关联。”</p>

    “得令——”夏雨喜出望外,一屁股坐在我身边,看着夏季:“夏老兄,快说,找我们俩来有什么事?”</p>

    夏季说:“不要混淆,我是请易总来,你是列席。老老实实听着,不许乱说话,不然,我。”</p>

    “好,好,我怕了你还不成吗,我不说话了!”夏雨老老实实闭了嘴,却还是面带喜色地看着我和夏季。</p>

    这时,我看着夏季:“找我什么事?”</p>

    “是这样的,”夏季说:“最近我们集团要开全球客户年会,地点选在阿联酋的迪拜。”</p>

    三水集团确实够牛逼的,开个年会要到迪拜,我以前开客户联谊会最多也是在东海深处的嵊泗列岛度假村搞过,别说没出过国,连浙江都没出过。</p>

    我看着夏季点了点头:”嗯。”</p>

    “此次参加年会的客户来自全球30多个国家,国外客户大约有300人,同时国内客户和经销商以及各区域经理也有接近人。”夏季继续说。</p>

    “哦。”我又点点头,一时没有摸透夏季说这话的意思。</p>

    “这次联谊会操作方式是想搞成会议旅游模式,主要以吃喝玩乐为主题,安排了不少旅游景点,在游玩密切和客户的友谊。迪拜那边负责全盘的接待安排。”</p>

    夏季说:“根据我们集团和春天旅游公司达成的合作协议,参加此次活动的国内人员,他们的吃住游玩以及行程,全部交给春天旅游公司承办。”</p>

    我这时明白了夏季的意思,人的迪拜行,这无疑又是一笔大业务。</p>

    “嗯,可以的!”我说。</p>

    “可是——”夏季面有难色地看着我,苦笑了下。</p>

    “怎么了?”我说。</p>

    “此事本来是属于夏雨分管的,可是,考虑到前些日子夏雨倒腾的事情,我怕夏雨和海珠不好接洽,于是我亲自安排这事,我昨天给海珠打了电话,说了下这个业务的事情。没想到海珠婉言谢绝了。”</p>

    “哦。”我愣了下,看着夏季。</p>

    “这样全球性的客户年会,我们是很慎重的,我们和春天旅游有过十分愉快的合作,对春天旅游公司的服务十分满意,所以,我们不想再去找其他旅游公司操作这事。再说,我们还是签约的合作伙伴,根据协议,我们也必须要首选春天旅游。</p>

    可是,海珠好像不大乐意接这个单子。这有些麻烦了,年会很快要开,时间很紧,我们也来不及另外找其他家的合作伙伴。所以,我请你来,是想让你帮我做做海珠的工作。”</p>

    原来夏季找我来的目的是这个。</p>

    夏雨嘴巴半张,满脸失望的神色:“原来是这事啊。”</p>

    夏季瞪了夏雨一眼:“你以为呢?都是你惹的祸,不然,哪里会这样。”</p>

    夏雨冲夏季吐了吐舌头,不言语了。</p>

    我沉思了片刻,摸出手机拨打海珠的电话。</p>

    打了好几遍,不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