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53章 李顺反击白老三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目送列车消失在我的视野,我缓缓离开站台。 </p>

    李顺让我将张小天救出来弄到宁州去,我没有照办。</p>

    张小天这样离开了星海,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p>

    我不知道他是否永远会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不知道他是否真的会重新做人,不知道他以后还会不会再出现在星海。</p>

    回到四哥的车,我接到了李顺的电话。</p>

    “什么情况?”李顺说。</p>

    “路车坏了,去晚了,张小天已经被白老三处死了。”我平静地说。</p>

    李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发愣,沉默半晌,叹了口气,接着挂了电话。</p>

    第二天早,我坐在办公室里随便翻阅看着当天的报纸,脑子里边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p>

    此次李顺大举反击白老三,一连串的出击重挫了白老三,加白老三错误判断的自残,让他的财力和人力都都深受重创,估计一时半会儿喘不过气来。</p>

    李顺在三连击白老三之后,似乎暂时停了下来,又似乎在静观白老三的反应。</p>

    而白老三那边此时也似乎暂时处于偃旗息鼓的状态,又似乎在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对李顺发起更为强劲的出击。</p>

    表面,似乎双方都暂时平静了下来,看不出什么大的动静。</p>

    我知道,在外表的风平浪静之下,双方其实都没有放松警惕,都在暗运筹帷幄密切注视着对方,都在等待着最佳时机向对手发起新一轮更猛烈的出击。在任何一方没有被彻底击垮之前,战斗都是不会停止的。</p>

    什么样的状态算是一方彻底被击垮,我不得而知,难道,非要出现你死我活的局面才能罢休?</p>

    黑道的斗争,拼的是经济实力,是背景后台,是看谁的心更狠,是看谁的手段更毒辣,是看谁更有计谋。</p>

    黑道是如此,白道的厮杀又有多大的差别呢?</p>

    这时,我看到今天的日报第三版刊登了一则市直单位事业单位招聘的简章,市人事局发布的。</p>

    看来秋桐前几天说的不假,市直事业单位果然要开始进行招人了。</p>

    我仔细看了下。</p>

    此次市直系统事业单位招人,规模较大,涉及市直卫生、教育、宣传等各系统,其宣传系统包括联社联出版社以及广播电视,当然还有星海传媒集团。</p>

    因为此次招聘的都是属于体制内带编制的人员,名额分配很具体,岗位要求也很明细,星海传媒集团分配的名额是3个人,采编、行政和经营管理岗位各一人。即日起开始报名,三日内截至,半个月后开始考试,分为笔试和面试,各占50(百分号),元旦前结束此次招考,考的人开始正式岗。</p>

    我看着招考报名条件考试内容和录取流程,心里没多大的感觉,似乎这事和我关系不是很大,但又隐隐觉得有些相关。</p>

    我知道,一旦我参与此事,那意味着我将真正开始涉入官场,真正开启我步入官场的步伐。</p>

    对于官场,我一直抱着一种索然的态度,周围看到的听到的,都让我觉得官场实在是个深不可测的漩涡,一旦进入,是个泥潭,这个泥潭的深度丝毫不亚于我被李顺拖入的黑社会。</p>

    我正在黑社会的泥潭里不能自拔,实在不想再进入另一个泥潭。</p>

    当然,我自己有一种自信,那是我如果真的参加这个考试,我成功的可能性很大,我相信自己有这个实力和能力。</p>

    但我确实对这事没多大兴趣,做职场做营销赚钱多好,充实而有成感,官场是人和人斗,太虚了。</p>

    正在琢磨着,秋桐推门进来了。</p>

    “看什么呢?”秋桐坐在我对面的沙发,看着我。</p>

    “看这个招人的简章。”我扬了扬手里的报纸。</p>

    秋桐看着我,抿嘴一笑:“怎么?有没有兴趣?”</p>

    我摇摇头:“有兴趣看,但是没兴趣参与。”</p>

    秋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恐怕你是有兴趣参与,也没那么资格。”</p>

    “哦。”</p>

    “没看到报名条件吗?必须是全日制专科以学历才可以报名。你不是高毕业吗?”秋桐说:“这一条,能把你卡死。”</p>

    我无声地笑了下。</p>

    “你笑什么?”秋桐专注地看着我。</p>

    “没什么。”</p>

    “我看你笑得很含蓄。”</p>

    “含蓄?我怎么含蓄了?”</p>

    “你心里清楚。”秋桐紧紧盯住我的眼睛。</p>

    我不敢和秋桐对视,又掩饰地笑了下:“算我有大学学历,我也没兴趣报名。”</p>

    秋桐沉默了片刻,说:“年龄和学历,是一个人改变身份的前提条件。年龄是个宝,学历不可少,而身份,是步入体制内混的关键,身份转变不了,一切都是白搭。这是国特色的官场体制。”</p>

    “我不具备混官场的潜能,我适合做职场做营销做企业管理。”</p>

    “一个人到底适合做什么,只有做了才会知道,不做,光凭想象,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p>

    “这官场,光看光听我觉得头疼,更别谈做了,我可不想去尝试。”</p>

    秋桐笑了下:“其实,按照我对你的了解,按照你实际的能力和素质,你不管做哪一个行业,只要你想去做,都能有一番作为。有能力的人,干什么都行,没能力的人,放到哪里都白搭。”</p>

    我说:“那我努力做好目前的职场。努力做一个好的企业管理者。”</p>

    “看了这个招聘简章,有没有一点动心?”</p>

    “有,但是很小,和我目前做的事情起来,这点动心微不足道。”</p>

    秋桐说:“你不会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p>

    “你说呢?”</p>

    秋桐说,”我说不是!”</p>

    “那你还这么说?”</p>

    “我想刺激你一下。”</p>

    “有必要吗?”</p>

    秋桐笑起来:“有没有必要我都想试探试探你。”</p>

    “试探我?为什么要试探我?”我说。</p>

    “因为,有时候,我自以为能看透你,但是,更多的时候,我发觉我根本看不透你。对我来说,你有太多的迷。”秋桐说。</p>

    我看着秋桐,缓缓道:“秋桐,或许你说的是有道理,或许,我在你眼里,确实有很多迷,或许,这些迷会慢慢在你面前全部解开。”</p>

    “或许,有些谜团,不用你自己解,我能感觉出来!”秋桐说。</p>

    我的心一颤,笑了下:“你很聪明。”</p>

    “在你面前,我不敢说自己聪明,表面看起来,你很愚钝,但是,实际,我分明感觉到,你实在我要聪明的多。”秋桐说。</p>

    “你对我感到很好?”我说。</p>

    “不仅仅是好,更多的困惑。”秋桐说。</p>

    我点燃一颗烟,慢慢吸了两口,说:“秋桐,或许,总有一天,你的这些好和困惑都会消失的。我其实,并不是一个复杂的人。”</p>

    “我对你的好和困惑与你简单抑或复杂无关。”秋桐说:“你说的那一天,会很遥远吗?”</p>

    “或许,很快,或许,很遥远,或许,没有这么一天!”我说着,心里一阵苦涩。</p>

    “我不明白你的话!”秋桐说。</p>

    “你明白的,你会明白的,你一定要明白。秋桐,不要逼我,有些事,很多事,该让你知道,我会告诉你的。但是,不要逼问我,好不好?”我艰难地说着。</p>

    秋桐默默地看着我,半晌,点点头:“好的,我答应你。”</p>

    我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冬日里萧条的天空,默默地抽烟。</p>

    “易克——”秋桐在我身后轻声说。</p>

    “嗯。”</p>

    “到目前为止,我仍旧不知道你到底是一个有怎么样经历的人,或者说,在某些方面,我对你一无所知,但是,我分明感觉到,你是一个有很多故事的人。你是一个心理历程很坎坷和复杂的人。你是一个心里很苦很累很忧郁的人。”秋桐说。</p>

    我没有做声,站在那里背对秋桐继续抽烟。</p>

    “其实,每个人都是有经历有故事的人,只是这故事这经历有简单有复杂,有酸有甜有苦有辣。”</p>

    秋桐继续说:“其实,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不管在何种环境和条件下,只要能守得一片清净,会收获一份安宁。人生充满了起承转合,能够在沉下去的时候,安守一份内心的宁静,独享一份寂寞的清幽,那么在崛起的时候,方能真正地体味人生的真意。</p>

    人要保持清净心,必须让自己的心念纯净,不为名利所缚,不为得失所扰,在挫折面前勇往直前,在诱惑面前不为所动,心无所系,随遇而安。”</p>

    我的心一动,继续站在那里,琢磨着秋桐的话。</p>

    半天,没有秋桐的动静,我回身一看,秋桐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地走了。</p>

    我重新坐回到办公桌前,呼了一口气,琢磨着秋桐刚才和我说的那些话。</p>

    分明感觉到,秋桐已经对我的真实身份产生了巨大的怀疑,这让我心里有些惊惧,还有些烦忧。</p>

    分明感觉到,秋桐如此聪慧的一个女子,她要想摸清我的底细,目前的情况来说,并不难,她完全可以去找海峰或者海珠或者冬儿询问,但是,她似乎并没有这么做,她从来不是一个到处打听别人情况的人,她似乎对我很尊重,在等我自己向她坦白,她似乎很有耐心。</p>

    分明感觉到,秋桐外表虽然看起来很柔弱很脆弱很无力很随波逐流,但是,她的内心实则无坚定坚强,她其实是个很有主见很有自己思想的人,她对事物的观察实则十分敏锐和犀利,只是她不会说出来。</p>

    目前看来,她对我的怀疑只是我的身份,而对于现实里的易克和虚拟的亦客,她似乎并没有产生很大的怀疑,她或许认为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或许她无法想象易克和亦客会是一个人,虽然她常常在现实和虚幻自觉不自觉将此二人模模糊糊地重合着,虽然她将对空气里亦客的情感不由自主转嫁到现实里的易克身。</p>

    我自以为是而又不无道理地分析着,心里感到很乱。</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