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52章 救命之恩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点点头,面无表情:“是的——”</p>

    “啊。 ”张小天发出一声,不知这声音里包含着什么样的情感,是死而复生的清醒呢还是劫后余生的喜悦。</p>

    “本来,你是要死的,你是死定了的,但是,现在,你活着。”我说。</p>

    “易克……好兄弟,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我永世也不会忘记你的救命之恩。”张小天感激涕零地说着,眼泪哗哗地流出来。</p>

    “不用谢我。如果不是看在别人的面子,我是不会救你的。”我冷冷地说。</p>

    说这话的时候,我想起了冬儿和李顺。</p>

    “那你是受别人委托来救我的?是谁啊?”张小天说。</p>

    “这个你无须知道,你知道你知道你的命还在,这足够了。”我说。</p>

    张小天默然,一会儿说:“可是,我还是要感谢你。我没有想到,你会救我。”</p>

    “活着的感觉很好吧?”我带着讽刺的口吻说。</p>

    “嗯,很好,活着真好。活着真不容易。”张小天点头。</p>

    “按照你过去的那些作为,其实你也是该死的。”我恨恨地说,我又想起张小天对冬儿的作为,他差点将冬儿置于被禽兽侮辱和处死的境地。我还想起了张小天对云朵和海峰的那些作为。</p>

    张小天低下头,不说话。</p>

    “但是,或许,你是罪不至死。你还没作到要死的那一步。”我说。</p>

    “谢谢你。”张小天抬起头。</p>

    “谢我什么?”</p>

    “谢谢你说我罪不至死。”</p>

    “这不是我说的话,这是冬儿说的。”我盯住张小天。</p>

    “冬儿……她……她说的这话。难道,是她……是她让你来救我的。”张小天的神色有些惊疑。</p>

    我没有正面回答张小天的话,说:“张小天,这世,有些人是以怨报德,但是,还有些人,是以德报怨。从我们认识到现在,你自己想想,你都干了哪些害人的事情。”</p>

    张小天又低下头。</p>

    我说:“我问你,你给我说实话,白老三偷税漏税被查的事情,是不是你弄到证据送出去的。”</p>

    张小天猛地抬起头,浑身一哆嗦,看着我:“不是,真的不是我干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是冤枉的。”</p>

    我冷笑一声:“原来不是你干的,那么,我是救错人了?”</p>

    张小天浑身又是一哆嗦:“这……这……是不是李老板让你来救我的。他知道我因为什么被白老板要处死的事情了。”</p>

    我说:“那你再给我说一遍,这事到底是不是你干的,说实话。如果不说实话,我把你再送回到那沙坑里。”</p>

    张小天犹豫了一下,接着垂头丧气地低下头:“既然你要我说实话。那……那我说……这事真的不是我干的。”</p>

    我哦了一声,心里不知道是失望还是庆幸。</p>

    张小天接着又抬起头:“可是……我一直想这么干,一直想找机会报效李老板,只是,我一直没有找到机会。”</p>

    我说:“张小天,你又在撒谎了,是不是想回那沙坑?”</p>

    “不,不。”张小天忙说。</p>

    我点着两支烟,递给张小天一支,他忙接过去,狠狠吸了几口。</p>

    “既然不是你干的,那么,你宿舍里怎么会出现200万呢?”我说。</p>

    “这个……你都知道?”张小天说。</p>

    “少废话,我问你呢。我要是连这都不知道,还怎么能救了你?”我说。</p>

    “我是真不知道这200万怎么冒出来的。怎么会出现在我宿舍的床底下。”张小天哭丧着脸说:“我半个月前还打扫了一次宿舍的卫生,专门清理了床底下,那时还没有这200万。可是。”</p>

    “那你认为白老三这次偷税漏税被查的事情,内部是谁捣鼓的?”我说。</p>

    “我不知道。”张小天说。</p>

    “既然你不知道,那你为什么要说是冬儿干的?”我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p>

    “我——”张小天有些张口结舌。</p>

    “说——”我的声音又大了一分。</p>

    “我只是怀疑是她。我觉得只有她有这个条件和机会,还有,我发现了她带资料离开办公室的一个视频。”张小天结结巴巴地说。</p>

    “仅仅是因为这个你怀疑她吗?”我紧盯住张小天的眼睛。</p>

    “我不是人,我还是因为想报复她。”张小天面露愧色。</p>

    “马尔戈壁,你知道不不知道因为你狗日的想报复和乱怀疑,你差点害死了她。”我怒吼起来,情绪有些激动,伸手挥舞了几下,差点想打张小天。</p>

    张小天吓地缩成一团,浑身发抖。</p>

    四哥这时咳嗽了一下。</p>

    我冷静下来,吸了两口烟,然后看着张小天:“张小天,今天我救了你的狗命,我不图你报答,也不图你感恩。但是,我告诉你,如果你今后再继续作恶,你会死的很惨,到时候,你可没这么运气了,没人能救得了你。”</p>

    张小天低头不语。</p>

    沉默了片刻,我说:“命保住了,下一步,你怎么打算?”</p>

    张小天低头抽了一会儿烟,似乎在思考什么,半晌,抬起头看着我:“易克,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云朵,对不起冬儿,对不起海峰。对不起你们大家。</p>

    我终于知道,我是个混蛋,我做了很多错事。你,你们大家,都是好人,你能以德报怨,我实……实在很感动。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感激的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来报答你。”</p>

    “我说了,我救你,不需要你报答。”我说。</p>

    张小天叹了口气:“我终于知道,我走了自己不该走的路,我做了自己不该做的事。我终于知道,生命是多么的宝贵,活着是多么的好。事到如今,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偿还我对你们的亏欠。</p>

    下一步,我该怎么走?我想,我该离开这个圈子,远远地离开这个圈子,我实在不该混这个圈子,我实在是该老老实实过我自己安静平凡的小人物的生活。</p>

    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不知道明天一旦暴露了还会不会遭到白老三的追杀,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重新做人。我家里还有老父亲老母亲,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去给他们尽孝给他们养老送终。”</p>

    说没说完,张小天突然痛哭流涕起来,哭得十分伤心。</p>

    我不说话,看着张小天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嚎啕大哭。</p>

    等张小天稍微平静一些,我说:“今晚,你离开星海。到你该去的地方去。”</p>

    张小天用袖子擦擦眼泪和鼻涕,抬头看着我:“我怎么走?哪里是我该去的地方?”</p>

    “我送你到火车站,你坐最快发车的一趟车走,走得远远的。只要离开星海,你安全了,到哪里都可以。不然,明天一旦你被白老三的人发觉了,你还是一个死!”我说。</p>

    张小天点点头,接着又尴尬地说:“我现在身无分。”</p>

    我从口袋里掏出厚厚一沓钱,大约接近1万元,递给他:“呶——拿着。”</p>

    张小天忙接过去,揣进口袋。</p>

    “我希望,以后不管你到了哪里,都要记住,这世界还是好人多,希望你多做善事,少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说:“送你一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这次我救了你,只是你运气好,下次,没人能救得了你。”</p>

    “嗯,我记住了,我一定记住!”张小天感激涕零,不停点头。</p>

    这时,车子已经进了市区,我对四哥说:“去火车站。”</p>

    四哥点点头。</p>

    张小天看看四哥,又看看我:“这位是。”</p>

    “这是我雇的出租车司机,和你无关,你不用关心这些。”我说。</p>

    “哦。”张小天又点点头,然后看着我:“易克兄弟,我真的想报答你,我真的想报答你们大家。”</p>

    张小天说话的表情似乎看起来很真诚,带着忏悔的表情。</p>

    我说:“张小天,我不需要你报答我什么,只要你不给我添麻烦,我谢天谢地了。这次,你得到的教训够深刻的,差点送了命。如果你能从这次事件深刻认识到自己今后该做一个怎么样的人,也不枉我救你一次。”</p>

    “我一定会深刻反省自己。”张小天陈恳地说:“易克,从你身,我想我该知道自己今后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人。”</p>

    我说:“我也不是个好人,你少吹捧我。”</p>

    “我不是吹捧你,我是真的这么想。”张小天说:“我终于认识到,一切人,一切事物都是相连的,在施予他人的时候,你实在是利益自己,当伤害另一个生命时,实质是在伤害自己。”</p>

    我看着张小天,沉默了半晌:“还记得我们当初是怎么认识的吗?”</p>

    “记得,当时你到我办公室来谈订报纸业务。”张小天点点头。</p>

    “那时的你和后来的你,你觉得变化大吗?”我说。</p>

    张小天深深叹息一声,沉重地低下头去。</p>

    “钱,谁都喜欢,我也一样。但是,为了钱不能不择手段,不能丧失了做人的基本良心,不能突破了做人的基本底线。”我说:“其实,你今天到这一步,是不顾一些追逐金钱的结果。”</p>

    张小天点点头。</p>

    这时,车站到了,我和张小天下车直奔售票大厅。</p>

    有一班星海到北京的始发车,再有10分钟要出发了。看看售票窗口排队的长龙,我直接过去买了两张站台票,然后和张小天一起进了站内。</p>

    “车再补票!”我说。</p>

    站台,火车即将启动。</p>

    我和张小天站在车门口。</p>

    看着在寒风里冻得瑟瑟发抖穿着单衣的张小天,我脱下身的羽绒服外套,递给他。</p>

    张小天接过羽绒服,呆呆地看着我,突然向我伸出了右手。</p>

    虽然我今晚救了张小天,但是我对他依然没有任何好感,我不想和他握手。</p>

    “车吧。”我说着,将两手插进裤子口袋,仰脸看着深邃的苍穹,现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p>

    张小天怔了下,接着缓缓将手缩了回去,突然深深地向我鞠了一躬,接着,转身跳了车门。</p>

    汽笛一声长鸣,火车缓缓驶离了站台。</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