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48章 捉摸不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怎么样?恐怕现在是孙东凯想给部里送钱关部长都未必肯接受。 他未必会接受孙东凯的讨好和人情,他可不想落下什么把柄在孙东凯那里。”我说。</p>

    秋桐沉思了片刻,点点头:“你分析的不无道理。确实,关部长和孙东凯的关系很微妙,这几次接触,我觉察出来了。”</p>

    “关部长这几次单独和你一起下县区,几次婉言拒绝孙东凯的陪同,恐怕孙东凯心里会不舒服。恐怕孙东凯对关部长有看法不敢讲,但是对你会有些看法。”我说。</p>

    “关部长要到哪里,谁也管不了,孙东凯都无法阻止,我更阻拦不住,他让谁跟着,自己说了算,孙东凯是有想法也是没办法的事情。</p>

    不过,每次和关部长下县区回来,我都会给孙东凯汇报工作的。我努力完善好工作的下级程序,努力不让孙东凯抓住我工作的小辫子。”</p>

    “你给孙东凯汇报的只是工作,恐怕关部长和你私人交谈的内容,是不会给他汇报的吧?”</p>

    “该汇报的我会汇报,不该汇报的我自然不会讲的!”秋桐说。</p>

    “那孙东凯还是会心有疑虑。”</p>

    “这没办法,不管我说什么他都会有疑虑的,是我把关部长和我谈话的所有内容都完完本本告诉孙东凯,他一样会认为我还有没告诉他的内容。所以,干脆,我只汇报我认为可以说的。”秋桐微笑了下。</p>

    “关部长只考虑到自己的方便,却没有考虑到你和孙东凯的关系如何处理。”</p>

    “未必。或许他是真的是考虑自己的方便,但是,或许,他是有意而为之。领导的想法,我们做下属的,永远都捉摸不透。”秋桐说:“在官场混,最难的是夹在关系微妙的领导之间,哪个领导都不能得罪,想左右逢源,想皆大欢喜,很难。只能尽力而为之。在很多时候,你只能安慰自己,只要自己尽力去做了,也够了,想多了,没用,还弄得自己心神不定。”</p>

    我说:“关部长对你很的能力赏识。”</p>

    秋桐笑了,转头看着我:“你说这话,是不是想让我透露点关部长更赏识你的内容呢?关部长和我这几次下去,在车的时候,可是问了我关于你的不少话题。</p>

    我没有吹捧你,我是如实把你到公司以来的作为给他介绍了下,特别是你策划的几个重头营销项目。关部长听了不时会发出‘人才难得’的感慨呢。呵呵。”</p>

    我笑了下:“对我这种身份的人来说,他赏识不赏识我,无所谓。我反正是这样了。”</p>

    秋桐说:“你现在虽然身份还没有改变,但是,目前你的位置,不管你愿不愿意,不管你承认不承认,都算是半个步入官场的人了。在官场,领导的肯定和赏识,无重要。”</p>

    我说:“你愿意让我步入官场吗?”</p>

    秋桐沉默了半晌,说:“你问我这个问题,我只能回答说不知道。这其实要看你自己内心的想法,要看你自己如何选择你的人生道路。当然,有时候,在一定的环境下,人是身不由己的,很多时候,人只能随波逐流。</p>

    很多事是事在人为,很多事很多人拼死也得不到,但是,对于有些人来说,却又得来全不费工夫。这里有机遇,也有个人的努力,但是,机遇却也未必都是偶然的,很多机遇里包含着必然,机遇都是自己创造的,都是自己的努力得来的。”</p>

    我说:“孙东凯的成功,是机遇,也有自己的努力吧。”</p>

    秋桐说:“或许是这样。”</p>

    我说:“那曹丽的成功呢?”</p>

    秋桐笑了下:“同样,也是机遇和自己努力的结果,只是,有些人的机遇和努力是另类的。在官场,另类的机遇和努力并不鲜见。凡事存在即合理。”</p>

    我说:“我希望你能做的更好,混的更高。我希望你在事业能有更好的进步。”</p>

    秋桐说:“我对你也同样抱着如此的希望。其实,假如。假如我们具备同样的条件,你完全可以我做的更好。”</p>

    我说:“我没多大的目标,我其实是个胸无大志的人,能跟着你做副手,已经很满足了。”</p>

    秋桐笑了下:“易克,你说的不是心里话吧。其实,我才是个胸无大志的人,但是,我会努力将事情做的更好,努力让自己有刚好的进步,我不会使用非正常的手段去攫取一些东西,但我不会拒绝不会放弃正常我该得到的东西。</p>

    而你,我其实看得出,你实在是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你外表的沉默和低调掩盖不住你内心的万丈雄心,当然,你的万丈雄心未必是要在官场,或许也是职场。这一点,或许你不愿意承认,或许你是不敢面对。”</p>

    我说:“或许你说的有道理。当然,你要是能做到集团一把手,我努力做个二把手,还是当你的助手。”</p>

    “呵呵。”秋桐笑了:“易克,你想得可真远。你的野心不仅包括你自己,还连带着我。你想真正步入官场,你想做集团二把手,有志气,好样的,我不反对,但是,当前首要的是你要改变自己的身份,这是一切一切的前提。”</p>

    我咧咧嘴:“开个玩笑你还当真,关于你,我想到了那一步,关于我自己,我可真是没想到那一步,其实我对职场的兴趣远远大于官场,职场多好啊,营销多有意思,官场是人和斗,太累,活的太累,做的太累,木有意思。我做事情,开心是前提,既然混官场木有意思,那不会开心。”</p>

    “是的,做任何事情,自己开心是前提。”秋桐点点头:“我很赞赏你的这种天马行空和不羁,我也认同你的想法,只是,我没有足够的勇气去离开目前的体制和工作环境。即使很多时候不开心,我还得继续做下去。环境造人,人很多时候是无法摆脱环境的制约的。”</p>

    说话间,车子到了幼儿园门口,我将车子停住,秋桐下车进了幼儿园去接小雪。</p>

    幼儿园门口接孩子的家长很多,不停有家长带着孩子出来。</p>

    我往门口附近随意扫了一眼,不经意间看到门口附近站着一个穿着棉衣戴着口罩的男人,两手插在口袋里在附近溜达着,不像是接孩子的模样,眼睛不时地瞟向门口。</p>

    不知为何,我开始注意这个口罩男子。刚要准备下车过去仔细观察一下,秋桐带着小雪出来了,直接冲我的车子走过来。</p>

    我没有下车,看着这个口罩男子,看到他有意无意地看了小雪和秋桐几眼,接着又看到了我的车子,还有坐在驾驶室里的我。</p>

    口罩男子突然转身大步离开。</p>

    我坐在驾驶室里直直地盯着这个男子离去的背影。</p>

    “易叔叔好。”小雪一车开始欢乐地叫我,和秋桐一起坐在后排,伸手摸我的耳朵。</p>

    我收回看那离去男子的目光,转身和小雪招呼:“小雪好。”</p>

    “易叔叔今天来接我,我好高兴哦。易叔叔,你能不能每天都来接我呀?”小雪胖乎乎的小手捏着我的鼻子笑嘻嘻地说。</p>

    “傻闺女,易叔叔每天都要班,都很忙的,哪里能天天来接你呢。平时有阿姨来接你,不是很好嘛。”秋桐亲昵地拍打着小雪的屁股。</p>

    我伸手摸了摸小雪的小脸蛋,然后开车。</p>

    “秋桐,幼儿园对接送孩子的程序管理地严格不严格?”边开车,我边说。</p>

    “管理很严格啊,接送孩子的人一般幼儿园的老师都是认识的,生人来接,孩子要是不认识,是不让接的。”秋桐说。</p>

    “那好!”</p>

    “怎么了?怎么想起问这个?”秋桐说。</p>

    “没什么,随便问问。”</p>

    “易叔叔,什么时候你再带我去发现王国玩啊。”小雪又说话了,站在在车后座蹦跶着。</p>

    “等叔叔有空,一定再带你去玩。”我说。</p>

    “好啊,到时候叫妈妈一起去。还有,叫李叔叔也一起去。”小雪拍手叫着:“妈妈,你说好不好啊?”</p>

    “呵呵,好。”秋桐的笑有些干巴。</p>

    “咦——那个李叔叔好些日子不来找我玩了。他怎么不来呢?”小雪又说。</p>

    “李叔叔有事情,有空他会常来看你的。”秋桐说。</p>

    “小雪,喜欢那个李叔叔吗?”我问了一句。</p>

    “以前我好怕他的,一点都不喜欢他,可是,现在,他对我可好了,又和气又可亲,那天还趴下让我骑大马玩,还带我去吃好吃的,给我买好玩的。我越来越喜欢他了呢。”小雪说。</p>

    我和秋桐都没有做声。</p>

    “对了,那天李叔叔还让我叫他爸爸呢。”小雪又说。</p>

    “哦。”秋桐意外地哦了一声,然后说:“那你叫了吗?”</p>

    “我没有叫啊,他是我叔叔,怎么能叫爸爸呢。我告诉李叔叔说你不是我爸爸,我不叫!”小雪说。</p>

    “那后来呢?”我说。</p>

    “后来……李叔叔真羞人啊,他突然抱着我紧紧不放,接着哭了。”小雪说。</p>

    我的心里一震,秋桐也沉默了。</p>

    半晌,秋桐轻声说:“小雪,下次,如果那个李叔叔再让你叫他爸爸,你……你叫吧。”</p>

    “我不,我不。他不是我爸爸。我要是叫,叫易叔叔爸爸,我不叫李叔叔爸爸。”小雪说。</p>

    我的脑子有些麻木,木然地开车。</p>

    “傻闺女,易叔叔不是你爸爸。那个李叔叔,他是你爸爸。”秋桐的声音有些颤抖。</p>

    “妈妈骗人,妈妈撒谎。李叔叔不是我爸爸,易叔叔才是我爸爸。我是妈妈和易叔叔捡回来的,我喜欢易叔叔做我爸爸。”小雪叫着:“老是说了,撒谎不是好孩子,妈妈不是好孩子。”</p>

    “小雪——”秋桐的声音突然哽住了,我看了下后视镜,秋桐正紧紧抱住小雪的身体,脸带着怆然的神色。</p>

    我继续保持着沉默。</p>

    将秋桐和小雪送到家,我开车回了宿舍,简单吃了点东西,然后给老秦打了个电话。</p>

    “宁州现在什么情况?”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