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42章 恼羞成怒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来人啊——”冬儿突然大喊,接着一脚将张小天蹬开,张小天跌跌撞撞坐到了地板。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冬儿接着从床站起来,跑到门边拉开门,厉声说:“混蛋,流氓——滚,滚出去——”</p>

    张小天爬起来,恼羞成怒地狠狠地冲冬儿说:“行,冬儿,你翅膀硬了是不是?忘恩负义的东西,给你脸不要脸。别以为白老板信任你你了不起了,告诉你,你等着,总有机会我会叫你知道我不是那么好得罪的。你是我推荐给白老板的,我能叫白老板重用你,当然也能叫他废了你。咱们走着瞧,贱人,臭娘们……”</p>

    “滚——”冬儿怒骂着。</p>

    “妈的,小贱人,你等着,改天我非找几个人轮了你不可!老子非干死你不行。”张小天骂骂咧咧扬长而去。</p>

    放到这里,冬儿又按了暂停,看着大家。</p>

    白老三转头深深地看着张小天,阴阴地说了一句:“你我英俊潇洒,你功夫很厉害……”</p>

    张小天浑身哆嗦:“白……白老板,那是我酒后胡言,你千万不要当真。”</p>

    “你给我住嘴——”白老三伸手一指张小天,然后又看着冬儿:“冬儿,还有吗?”</p>

    “有!还有最后一个视频,这个视频是我前天刚从监控室截取的。我之所以要截取这段视频,是因为我的办公室前段时间一些重要的资料找不到了,但是当时我没忘多处想,还以为是自己粗心遗落在什么地方了,直到前几天突然几家公司被查到偷税漏税的事情,才想起去调取监控视频看。”冬儿说着又按了下遥控器,接着又是一段视频。</p>

    画面显示的是一个关着的门,门挂着财务总监的牌子。时间是半个月之前的深夜。一会儿,看到张小天走了过来,往两边看了看,接着掏出一个东西打开门,接着掏出一个手电筒进去了,进去后关门,没有开灯。过了一会儿,张小天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档案袋,里面装着厚厚的东西,然后张小天又往四下看了看,接着关门匆匆离去。</p>

    视频播放完了,冬儿关了电视,拔出优盘,然后说:“这些是我要解释的。本来我对这些东西没有想到更多,我也不想弄张总难看,但是张总和白老板非要逼着我解释,我没法解释,我只能给大家看这些东西,至于这最后一个视频是什么意思,我不解释,大家自己去想吧。”</p>

    说完,冬儿走回去坐下。</p>

    白老三的脸色铁青了,转头看着张小天:“张总,这段视频,你怎么解释?”</p>

    张小天忙说:“是这样的,我解释,我解释。是这样的,那天。冬儿晚11点多了,主动约我到她宿舍去聊天,我一听很高兴,兴奋地去了,去了之后,冬儿说她刚买的几盒巧克力忘在办公室了,装在一个档案袋里,让我帮她去取回来。</p>

    她把自己办公室的门卡给了我,还给了我一个手电筒,说都下班了,不要让外人看到我随便进财务室,让我不要开灯。于是,我,我去了。进去后,打着手电筒,找了半天才找到那巧克力,装在档案袋里放在一个角落里。我拿了出来了。”</p>

    张小天说完,冬儿冷笑一声:“张总,你很会编故事,幸亏有你之前那个闯进我宿舍非礼的视频为证,不然大家还以为我真的会邀请你晚11点到我宿舍里去呢。”</p>

    张小天气急败坏地大叫起来:“冬儿,你撒谎,那天是你半夜11点约我去你宿舍的,然后让我帮你到办公室去拿巧克力,我拿了东西后去你宿舍,你却关门走人了。”</p>

    冬儿微笑着:“张总,编,继续往下编。”</p>

    张小天看着白老三:“白老板,我说的是真的,前面那个音频和视频,我不否认是真的,我承认我说了做了,我不该犯糊涂贪财和贪色,可是,这后面这个,真的是冬儿陷害我的。白老板,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话。真的是冬儿在陷害我。真的。”</p>

    张小天哭爹喊娘地叫着,显然,张小天怕了,他知道这最后一个视频对自己的利害程度。</p>

    冬儿坐在那里,冷笑不止。</p>

    我这时也不禁有些糊涂了,我绝对不会相信冬儿会在半夜11点主动邀请张小天去自己的宿舍,那么,张小天半夜去冬儿的办公室干嘛?难道真的是去猎取白老三偷税漏税的资料的?难道,那个神秘人是张小天?</p>

    可是,张小天给李顺东西,不用搞得这么神秘啊,难道他是担心自己直接给李顺李顺不会给他这么多奖赏,所以才想出这么个主意?</p>

    如果张小天是这个神秘人,那么,前几次暗帮助我的也是他?这不可能啊,绝对不可能,这不合乎逻辑。</p>

    我的思维一时乱了,想不出道道。</p>

    而张小天的话也似乎让白老三一时没有了主意,他看看冬儿,又看看张小天,似乎想看出谁在撒谎。</p>

    半天之后,白老三站起来:“都给我坐在这里老老实实,谁也不准动。”</p>

    然后,白老三直接往隔壁房间走。</p>

    我忙将画面切换到隔壁房间。</p>

    雷正正托着下巴看着监控画面在沉思,白老三进来,关好门,走到雷正身边。</p>

    “姐夫,你看。今晚这事。”</p>

    雷正思忖了片刻,缓缓道:“这两个人间,一定有一个是内鬼。从历史来说,这两个人都历史都不清白,张小天以前是跟着李顺干的,冬儿以前是易克的女朋友,易克又是李顺的人。从刚才他们俩的互相指证来看,两个人说的都有些道理,证据似乎都有些确凿。</p>

    张小天的分析和推理以及视频都很有道理,但是冬儿的反驳理由和视频证据却又底气十足,特别是第一个音频和视频,为最后一个视频打下了因果关系,做了很好的铺垫。最后那个视频是关键,冬儿的解说很合理让人信服,但是张小天的解释却又让人不得不产生一些动摇。”</p>

    “那怎么办?要不,两个人都处理了算了。省得麻烦!”白老三说,</p>

    “愚蠢。”雷正瞪了白老三一眼:“你这样做老大,不分青红皂白乱杀无辜,今后谁还会愿意跟着你干。考虑问题怎么不动脑子。再说,这两个人都是你手下举足轻重的经营和财务管理的得力助手,对你今后重新发展会起到很大的作用,随便处理了,再找那么容易?</p>

    你现在损兵折将还不够啊,五只虎死了四个,失踪了一个,现在四大金刚又不见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怎么不注意抓人呢?我告诉你,不管是白社会还是黑社会,人都是最重要的因素。”</p>

    被雷正一顿训斥,白老三低头不说话了。</p>

    雷正接着继续沉思着,突然说:“对了,从那200万入手。”</p>

    “怎么入手?”白老三说。</p>

    “这200万,不管是谁到手,都是不敢存银行的,自己的银行账户多出来200万,自然会知道能引起怀疑。所以,这200万,不管他们当的谁得到了,必定会先藏起来。”</p>

    雷正说:“这样,你现在要这2人宿舍的钥匙,然后派人去搜查他们的宿舍,看看能有什么收获,在谁宿舍里找到200万现金,谁肯定是那个内鬼。当然,要是都没有,那再另行想办法验证查实。”</p>

    “好,那这么办!”白老三点点头,讨好地说:“姐夫,还是你点子多。”</p>

    雷正脸一拉“少废话,去吧!”</p>

    白老三点头出去了。</p>

    我将画面切换回到客厅,白老三接着回来了,对张小天和冬儿说:“请你们二位交出你们宿舍的钥匙。我要派人搜查你们的宿舍!”</p>

    张小天忙交出了钥匙,冬儿也交出了钥匙。</p>

    白老三将钥匙分别递给两个人:“你们,两人一组,分别去张总和冬儿的宿舍里去搜查,看看有没有巨额的现金。找到后,立刻通知我,抓紧带回来!”</p>

    四个随从答应着出去了。</p>

    张小天的神色似乎略微缓和了,松了口气,接着恶狠狠地瞪了冬儿一眼。</p>

    冬儿神态自若地看着天花板,不看任何人。</p>

    白老三阴沉着脸坐在沙发里,默不作声地抽烟。</p>

    客厅里一时安静下来。</p>

    我在车里继续紧张地思考着今晚发生的事情。</p>

    大约20多分钟之后,白老三的手机响了,白老三接电话。</p>

    “什么?”白老三倏地变了脸色,看不出是吃惊还是喜悦,大声说:“你再给老子说一遍……”</p>

    接着,白老三放下电话,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深沉地看着张小天,突然呲牙一笑。</p>

    张小天被白老三看得笑得有些发毛,勉强笑了下。</p>

    “给去冬儿家的那两个打电话,让他们回来。”白老三对保镖说。</p>

    保镖接着打电话,张小天的神色有些惊疑。</p>

    打完电话,保镖说:“冬儿的家离这里远,这两人还没赶到呢。现在正往回返。”</p>

    “冬儿的家离这里远,张总的家里这里近。张总,你这是近水楼台啊。”白老三看着张小天似笑非笑。</p>

    张小天愣愣地看着白老三,满脸困惑惶恐之色。</p>

    “来,张总,抽支烟。”白老三扔给张小天一支烟。</p>

    张小天忙接住,然后阿来给他点着,他狠狠吸了两口。</p>

    半天之后,先回来两个人,提着一个黑塑料袋,往白老三面前的茶几一放,然后打开。</p>

    白老三往袋子里看了看,点点头:“不错,钱真是好东西。20扎,200万。”</p>

    不一会儿,另外两个人也回来了。</p>

    然后,白老三问先回来的两个人:“这个黑袋子是从谁家发现的?”</p>

    “从张总宿舍的床底下。”</p>

    “啊——”张小天失声大叫起来,手里的烟头落在地板,身体一下子瘫在了沙发,接着歇斯底里地叫起来:“这……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p>

    白老三冷笑阵阵。</p>

    “白老板,你相信我,我绝对没干这事,我是清白的,这一定是有人栽赃。一定是有人陷害我。这一定是冬儿在陷害我。”</p>

    张小天在地板爬到白老三跟前,抱住白老三的双腿叫着:“白老板,这个内鬼一定是冬儿,她刚才弄的那些东西一定是有计划有目的的,一定是她把钱放到我宿舍床底下的,她的目的是想陷害我。”</p>

    冬儿沉默不语。</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