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34章 你知道?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以为李顺只有宁州那几个发财的项目?李顺在星海到底参股控股多少赚钱的项目,你知道不?”皇者说。 </p>

    我摇摇头:“我不知道。你知道?”</p>

    皇者笑了:“具体有哪些家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李顺的财源绝对不仅仅是宁州那几个项目,虽然他现在表面把星海的地盘让给了白老三,但是,让出的都是几个显眼的工地和夜总会,他在星海的水是很深的,李顺到底有多少财富,还真是个迷。”</p>

    我看着皇者:“你是不是怀疑这次白老三的事情是李老板搞的?是不是怀疑这事我早知情,或者,不是你怀疑,是伍德怀疑,所以伍德才会让你来找我告诉我这事,所以伍德才会让你把和我谈话的表现告诉他?”</p>

    皇者说:“老弟,有些话你该问,有些话你不该问,不该问的,你应该让这个疑问烂在你的肚子里。”</p>

    我沉默了半晌,接着说:“此事,你说白老三会不会追查泄密源或者举报人?”</p>

    皇者点点头:“这是肯定的,显然会,换了谁都会。不过,追查举报人,他可能没必要,一来北京那边毕竟不是星海,举报人都是严格保密的,泄露出来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谁也不敢闹着玩。</p>

    二来,举报人是谁或者受谁指使的,其实白老三心里很可能会有数。这个我看我不明说了,其实你心里也有数。但是,白老三一定会追查泄密的源头,按照常人的逻辑,他首先一定会怀疑内部出了内鬼。”</p>

    听到这里,我的心里不由打了一个寒噤,说:“如果白老三内部真的有内鬼,你觉得会是什么人?”</p>

    皇者看着我:“老弟,你好像神情很紧张。”</p>

    我忙做轻松状,说:“没有,我不紧张!”</p>

    皇者笑了下:“不要掩饰了。这个内鬼是什么人,我当然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无非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和白老三有怨仇的,一种是贪财见钱忘义的。”</p>

    我说:“你认为白老三的内部,谁附和这两个条件?”</p>

    皇者看着我:“老弟,你对这个很关心?你为什么很关心这个问题?”</p>

    皇者的目光紧紧盯住我。</p>

    我干笑了下:“很简单,是好!”</p>

    皇者说:“老弟,凡事不要太好了,目前,对于此事,我劝你保持最大的沉默。不要到处打听,不要随便和别人提及此事。此事在星海知道的人很多,很多人都在议论,但是知道这三家出事的企业后台是谁的人寥寥无几。我给你一句忠告:要清醒认识到自己的实力,要看清形势。要想保护好自己想保护的人,首先要保护好你自己。”</p>

    听着皇者的话,我不由点了点头。</p>

    这时,皇者的手机来了短信,他看了看,接着对我说:“出动了。”</p>

    “什么出动了?”我说。</p>

    “雷记和白老三去了机场,要飞北京,将军直接去了省城。”皇者说。</p>

    “哦。”</p>

    “动作倒是很迅速。”皇者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站起来对我说:“老弟,我也该走了,今天晚我会电话给将军汇报和你见面的全部过程,至于如何汇报,你不要多操心了。我可以不为任何人着想,我得为你老弟着想啊,毕竟,我是想把你当做朋友看的。”说完,皇者呲牙一笑。</p>

    我也站起来:“你觉得他们出动的胜算有几成?”</p>

    “五成,一半对一半,”皇者说:“有些事,是拿钱往里砸可以办成的,但是,有些事,光有钱还是不行的,还得靠关系和功夫。所以我说,事在人为啊。这回,看白老三的运气了,看雷记的能量了。”</p>

    说完,皇者离去。</p>

    皇者走后,我又坐了下来,边喝茶边抽烟边琢磨着这事。</p>

    显然,李顺的行动打了白老三一个措手不及,不光白老三,雷记估计有些心惊,毕竟,白老三是他小舅子,白老三要是真进去了,说不定会把他也扯进去,那他这半世英明可毁了,今后的仕途和前途都完蛋了。所以他必须要竭尽全力保住白老三,所以他不惜亲自出马带着白老三去了北京。</p>

    还有伍德,他估计也没有想到会发生此事,他大概能猜到此事是李顺操作的,不然不会安排皇者来试探我。</p>

    此事伍德的表现很耐人寻味,他亲自和雷正还有白老三一起商议对策,而且还亲自去了省城,他去省城干嘛,自然是为白老三的事情忙乎的。他这么做,难道不怕让李顺对他产生更大的隔阂?难道他真的想和李顺彻底决裂?</p>

    我觉得有些费解。</p>

    我此时的心情很矛盾,既希望白老三因为此事进去,却又不想让冬儿受到牵连。</p>

    思想斗争了好半天,最终,希望冬儿安然无恙的想法占了风。</p>

    走出茶馆的时候,夜色开始降临。</p>

    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p>

    “哪位?”我说。</p>

    “我是李老板!”电话里传来李顺的声音。</p>

    “李老板。”我说。</p>

    “你猜我在哪里?”李顺说。</p>

    “你在地球!”我说。</p>

    “操——你怎么这么没情调。我当然在地球。”李顺有些泄气,接着说:“告诉你,我在金银岛,我在咱们的金银岛。”</p>

    “哦。”我心里有些意外,午还听老秦说李顺在宁州的,怎么忽的飞到星海来了,还了金银岛。</p>

    这大冬天的,冰天雪地,他跑到那岛去干吗?</p>

    “你猜我现在在干嘛?”李顺又说。</p>

    “在和我打电话!”</p>

    “日——净废话。”李顺说:“我现在正站在金银岛的山顶用望远镜观察白老三的无人岛呢。”</p>

    “哦。”</p>

    “你猜我这会儿给你打电话是何事?”李顺似乎今天心情很好,不停让我猜。</p>

    我说:“闲扯淡。”</p>

    “靠——你太缺乏幽默感了。”李顺说了一句,接着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易克同志,现在命令你,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金银岛和我会合。”</p>

    “啊——这个时间了,干嘛?”我说。</p>

    “今晚有重大行动!火速赶来,不得延误!否则,必将受到革命纪律的严厉制裁!”李顺的口气更加严肃了,甚至有几分严厉,说完挂了电话。</p>

    我的心里一震,今晚有重大行动?李顺要在金银岛搞什么重大行动?白老三这边刚出事,白老三刚离开星海,李顺到底要干什么?</p>

    来不及多想,我开车赶到金银岛方向的海边,看到海面已经被冰层封住,冰面又覆盖着厚厚的一层雪。放眼望去,似乎这不是大海,是冰雪覆盖的陆地平原。</p>

    这个季节的海冰已经较厚了,人在面走是没问题的,但是要开车去却不知可不可以。</p>

    我决定不冒险开车,于是将车放到附近,准备徒步从冰面赶往金银岛。</p>

    刚踏冰面,从海边的一个木屋子里出来一个精干的小伙子,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手里拿着一副滑雪板,走到我跟前,带着恭敬的神色对我说:“您是易哥吧?”</p>

    我点点头。</p>

    “这是为您准备的滑雪板。”小伙子把滑雪板递给我,还有滑雪杖。</p>

    不用说,这是李顺安排的人在这里等我的。</p>

    我接过滑雪板和滑雪杖看了看,接着放到冰面,小伙子说:“易哥,我来帮你穿。”</p>

    我将脚放到滑雪板,小伙子帮我固定好双脚,然后又简单和我说了下如何借助滑雪杖使用的方法,我在原地试了试,很好学。</p>

    然后,我握住滑雪杖开始发力,开始向着金银岛的方向滑去。</p>

    很快,我到了金银岛,此时的金银岛已经被白雪覆盖,远看无人岛,也是白雪皑皑。</p>

    老秦正在岸等我,原来他也来了。</p>

    卸下滑雪板,老秦对我说:“李老板正在山洞里,跟我来。”</p>

    跟随老秦进了山洞,山洞门口还是那么隐蔽,只是多了一道厚重的铁门,走进去,不由眼前一亮,里面灯火通明,附近传来发电机轻微的声音,山洞里面已经整理地十分条理,地面十分平坦,铺了地板砖,洞壁也整理地十分光滑,刷成了乳白色。</p>

    走了一会儿,进入山洞里的那个大厅,里面装饰地十分豪华,看起来不像是个山洞,倒像是一个别墅的客厅,家具一应俱全,光线明亮,铺着一层厚厚的猩红地毯,走在面不发出一点声音,只是没有窗户。</p>

    李顺正坐在沙发抽烟,看到我进来,哈哈大笑着站起来。</p>

    这里只有李顺自己在,没有其他人,老秦接着出去了。</p>

    “老弟,看看怎么这复兴的金银岛基地,怎么样?”李顺说。</p>

    我环顾四周,点点头:“很像个样子,不错,下了一番功夫。”</p>

    “这是大厅,周围又挖凿了一些小房间,用于存放东西和休息。”李顺冲我招招手:“来,坐——”</p>

    我坐下,李顺坐在我对过,递给我一把钥匙:“这是洞口的钥匙。平时这里不安排人看守,你要是没事想来这里和情人幽会,倒是很方便。”</p>

    我没说话,将钥匙装起来。</p>

    李顺接着递给我一支烟,我点着,吸了两口,看着李顺:“昨天来的?”</p>

    李顺摇摇头:“不,今天下午刚飞来的。”</p>

    “哦。”</p>

    “演出开始了,知道了不?”李顺说。</p>

    我点点头:“白老三手下的三个公司被查了,这事在星海传地很快,很多人都知道了。”</p>

    “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被查的这几家企业是白老三的,对不对?”李顺说。</p>

    “是的。”</p>

    “嗯。知道这事是怎么引发的不?”李顺得意地看着我。</p>

    “不知道。”我说。</p>

    “日——给我装是不是?”李顺摇头晃脑:“你当然应该知道,这是我的功劳。哈哈,前些日子我为什么去北京?为什么我要花200万买那些东西?”</p>

    我说:“原来如此。”</p>

    “这下够白老三喝一壶的。他这一年把弄得家底子我非给他抖落空不可,捣鼓我的赌场,和我斗,他是瞎了眼。”李顺说。</p>

    我没做声。</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