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30章 神经大乱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看到这里,我的下面感觉涨得很难受,不由放下望远镜去了卫生间,摸着休养了很久的柱子哥……</p>

    闭眼,眼前浮现出曹丽和孙东凯的场面。 </p>

    倏地,又闪现出和海珠冬儿曾经的火热和激情。</p>

    蓦地,回忆起幻觉和秋桐亲热的情景。</p>

    大脑猛地一阵眩晕,激情猛然开始狂涌,神经一时大乱。</p>

    不可遏制地感觉自己此时似乎正在和秋桐在一起缠绵交织。</p>

    睁开眼,看着地的液体,我清醒过来,意淫终究是意淫,我现在是孤家寡人,我一无所有。</p>

    **过后,是极度的失落,极度的忧郁感,极度的罪孽感。</p>

    感觉自己充满了兽性,充满了动物的本能,却没有了灵魂和思想。</p>

    清理完我自己制造的战场,我在孤独和寂寞倒头睡去。</p>

    第二天,我到孙东凯办公室去给他送一份件,曹丽也在。</p>

    孙东凯看完件,和我还有曹丽随便聊了几句。</p>

    “怎么搞的,易总,昨晚吃饭你闹肚子。我和孙记还有雷记怎么没事呢?”曹丽说。</p>

    “我也不知道,这几天胃肠一直不大好,估计是喝酒喝的吧。”我说。</p>

    “呵呵。昨晚我把雷记送到房间,又在雷记房间坐了会,和雷记聊了几句,然后出来,你们走了。”曹丽说。</p>

    孙东凯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和曹丽,没有说话。</p>

    孙东凯不知道昨晚他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曹丽一定也和雷正一样,在琢磨她和雷正做那事的事情是谁捣鼓出去的,但是她既不能问我也不能问孙东凯,只能闷在肚子里瞎想。或许,这对她和雷正来说,是一个永远的迷。</p>

    当然,我知道,雷正和曹丽的这种关系一旦有了开始,不管昨晚他俩到底有没有搞成,今后是会继续的,搞成了,曹丽的功夫不错,尝到甜头,雷正自然不会罢休,搞不成,雷正更不会收手。如此看来,曹丽是基本攀雷正这棵大树了。</p>

    当然,曹丽是不会舍弃孙东凯的,孙东凯是她最直接的老板,要想今后继续进步,要想谋取更多的利益,是绝对离不开孙东凯的。大小通吃,左右逢源,下贯通,全面开花,全面得益,这对曹丽来说是最理想的结果。</p>

    当然,作为曹丽也不容易,她要周旋于雷正和孙东凯之间,要想保全自己的利益最大话,要想让自己安全安稳,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知道自己在脚踩两只船。</p>

    雷正不会允许自己的女人和其他男人睡觉,即使他可能会觉察曹丽和孙东凯以前有一腿,但是既然曹丽成了自己的女人,孙东凯不能再沾边了,曹丽不能再找孙东凯了。</p>

    孙东凯虽然无力阻止曹丽和雷正的事情,但是他心里还是会感到不舒服,会吃醋,一旦吃醋,会直接影响曹丽和他的关系,曹丽昨晚一定对孙东凯说了很多安抚和宽慰解释的话,让孙东凯相信自己真的和雷正没那关系。</p>

    曹丽现在需要做的是同时让这两个男人都对自己满意,对自己和另一个男人的事情毫无觉察,这样皆大欢喜。</p>

    要做到这一点,曹丽需要下不小的功夫,需要格外谨慎加小心。</p>

    都说官场的女人靠身体往爬简单容易,我看不然,曹丽真的是不容易。</p>

    其实,曹丽岂止是只和孙东凯雷正有男女关系,光我知道的,还有白老三也和她有一腿,而且,她还一直窥视着我。</p>

    唯一能调查昨晚这事的,是白老三,他去找他姐问这个电话的来源,然后根据当晚的情况来分析是谁打的电话。但是一来他姐未必会告诉他,二来此事扑朔迷离,他要是一个劲儿追问他姐,他姐说不定会怀疑真的有这事,怀疑他和雷正在合谋欺骗自己,那他又擦不干净屁股了。如此想来,白老三应该也不会大张旗鼓去调查的。</p>

    我寻思了半天,正打算找个借口离去,突然有人敲门。</p>

    不等孙东凯说话,门被推开,白老三大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冬儿。</p>

    “哟——白老板来了,稀客稀客。”孙东凯笑着。</p>

    白老三大大咧咧走进来,冲我们一点头:“孙总,哦,不,改叫孙记,曹主任,还有易经理。哦,不,改叫易总了。三位崭新的新贵都在啊。”</p>

    冬儿站在白老三身后神色平静地看着我们。</p>

    曹丽站起来招呼白老三和冬儿:“白老板,冬儿,请坐。”</p>

    白老三和冬儿坐下,我这时站了起来,对孙东凯说:“孙记,没什么事我先走了。”</p>

    孙东凯还没说话,白老三说话了:“哎——易总,怎么一见我和冬儿来走啊,怎么,不欢迎我们?我正想给你祝贺祝贺高升呢,你怎么要走呢。莫不是易总对我和冬儿有意见?”</p>

    白老三此话一讲,我不好走了,又坐了下来。</p>

    孙东凯看着白老三和冬儿:“二位今天大驾光临,想必是有事吧?”</p>

    “孙记还真说对了,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白老三翘起二郎腿,得瑟了几下,摇头晃脑地说:“孙记啊,我给你们做的那几项工程款,一直都没结算,之前冬儿来要过好几次,都是因为你们集团内部的各种关系没协调好,现在你老兄做了集团的老大,这回可没理由打发我了吧?”</p>

    孙东凯呵呵笑着:“哟——白老板,这事啊,这事不需要你亲自来啊,叫冬儿来可以。这事我一直记挂着呢,拖了这么久,很抱歉,这几天我正要安排人通知你们来取款呢,没想到你白老板今天亲自来了。”</p>

    “哈哈,孙记做了老大办事是爽快,看来让你做集团一把手是对了。”白老三笑着,冲冬儿使了个眼色,冬儿从包里拿出发票递给孙东凯:“孙记请过目,如果没有问题,那请签字吧。”</p>

    孙东凯接过来看了看,然后签字,接着递给冬儿:“冬儿,你拿着发票直接到财务去办理划账手续可以了。”</p>

    “谢谢孙记。”冬儿接着转身出去去了财务部门。</p>

    白老三点点头:“痛快,孙记,看来我得好好感谢感谢你啊。当然,我还得祝贺你高升,除了祝贺你高升,还得祝贺曹主任和易总高升。”</p>

    说完这话,白老三的目光扫视了曹丽几眼。</p>

    曹丽见到白老三似乎有些不大自在,有些心虚的样子,勉强笑着:“呵呵,那多谢白老板好意了。”</p>

    白老三看着曹丽:“曹主任高升后,工作想必很忙吧,白天黑夜都很忙吧。”</p>

    曹丽说:“呵呵,哪里,白天班是忙,晚是自己支配的时间,没那么忙了。”</p>

    白老三说:“我看你是个大忙人,你闲不住。”</p>

    很明显,白老三话里有话。</p>

    曹丽笑了笑,不说话了。</p>

    听白老三说话的语气和神情,似乎他并不想和曹丽过不去。看来,他昨晚似乎想通了,不能和曹丽为昨晚的事情翻脸,一旦翻脸,曹丽倒无所谓,关键是他姐夫雷正那边不好交代,打狗还得看主人,整他姐夫的情人,无疑是给雷正难看,那白老三除非是脑子进水了去得罪雷正。</p>

    白老三慢悠悠地又说:“我听说,昨晚我姐夫和你们一起吃饭了?”</p>

    孙东凯点点头:“是啊,昨晚雷记和我们共进晚餐了,我和曹主任还有易克去的。”</p>

    “哦,易总也参加了。”白老三眼皮一跳,看着我。</p>

    我点点头:“是的!”</p>

    “易总能参加的场合,想必一定是很精彩的哦。”白老三显然又是话里有话。</p>

    我说:“如果白老板参加,那一定会更加精彩。”</p>

    白老三哼笑了一声:“想必易总昨晚也一定很开心吧。”</p>

    我说:“还行!”</p>

    白老三说:“对了,易总,昨晚你看戏了没有?”</p>

    我不动声色地说:“看戏?我没那雅兴!看看电影还差不多。”</p>

    “这么说,易总不喜欢看戏,那么,易总是否喜欢策划导演戏呢?”白老三的目光紧紧盯住我。</p>

    我说:“没那本事。”</p>

    我此时知道,白老三一旦知道昨晚我参加那饭局,那么一定会怀疑昨晚的那出戏是我导演的,当然,他只能是怀疑,他找不到任何证据。</p>

    “我怎么听你们的谈话有些莫名其妙的,什么看戏导演戏。”孙东凯说。</p>

    “哈哈,我在和易总开玩笑呢。”白老三又笑起来。</p>

    曹丽这时皱紧眉头看着我和白老三,似乎若有所思,又似乎迷惑不解。</p>

    这时,白老三的电话响了,白老三接听:“都办完了,那好,好,你先车吧。”</p>

    然后白老三挂了电话,看着孙东凯:“孙记,冬儿那边已经办好了划款手续,我不打扰你们的工作了,告辞。以后抽空大家一起坐坐,现在你做集团的老大了,我们今后要合作的地方还多的是。”</p>

    孙东凯站起来和白老三握手告别,然后白老三又和曹丽握手,看着曹丽笑了下:“曹主任,气色不错啊,现在你是集团的办公室主任,是孙记的身边人,今后有事还得多多关照哦。”</p>

    “白老板客气了。大家互相关照。”曹丽笑着。</p>

    这时,孙东凯对我说:“易克,你替我送送白老板。”</p>

    我点点头。</p>

    白老三回头看着我,点点头:“承蒙易总亲自相送,我很荣幸哈。”</p>

    我皮笑肉不笑地说:“不必客气。”</p>

    然后,我送白老三下楼。</p>

    电梯里只有我和白老三两个人,白老三这时不笑了,看着我:“易克,你很能啊,混得不错啊,都当副总了,成了秋桐的得力助手了,看来你还真有能耐,黑白两道都混。”</p>

    我说:“没你能耐大。”</p>

    白老三阴沉地看着我:“少在我面前装逼,你以为你在这里干个副总了不得了,这算个屁啊,告诉你,咱俩的帐还没算清。”</p>

    我说:“我没觉得了不起,咱俩之间的帐。我没觉得和你有什么帐,至于你怎么想,那是你的事。”</p>

    “我知道李顺已经回来了,不要以为李顺回来你腰杆硬了,告诉你,星海的天下是我的,只要你想在星海混,你给我放明白点。”白老三带着威胁的口气:“我问你,昨晚你捣鼓什么事没有?”</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