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28章 房里的谈笑声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孙东凯看着雷正的眼神和曹丽的表现,眼里闪过几分兴奋还有酸楚的表情。 </p>

    我知道他为什么酸楚,却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兴奋。</p>

    我觉得有些索然无味,索性站起来出了房间,关房门,靠在附近的栏杆抽烟,边低头看着酒店大厅里来来往往的客人。</p>

    房间里的谈笑声隐隐进入我的耳朵。</p>

    “来,雷记,再干一杯,这杯酒你还要喝光了哦。”曹丽媚笑的声音。</p>

    “哈哈,小曹啊,今晚你要是把我灌醉了,我可是要出洋相的哦。”雷正放肆的笑声。</p>

    看来我一离开,雷正放开了,早知道我早离开啊,操!</p>

    “领导怎么会醉呢,我可不怕领导出洋相。来,喝。”曹丽说。</p>

    “这杯酒我们怎么个喝法呢。”雷正说。</p>

    “雷记您想怎么喝呢?”曹丽的声音。</p>

    “东凯,你你说呢?”雷正笑嘻嘻的声音。</p>

    “那看雷记的心情好不好喽。雷记喜欢怎么喝怎么喝啊。”孙东凯笑呵呵的声音:“我看,为了表示领导对下属的关心和爱护,为了表示领导对下属的体贴,雷记你和曹主任喝杯交杯酒吧。”</p>

    “交杯酒。好,好。”雷正说。</p>

    “好啊,雷记,那我们喝杯交杯酒。”曹丽的声音。</p>

    接着一阵轻微的动静,似乎曹丽和雷正真的喝了交杯酒。</p>

    “东凯,按照风俗,喝完交杯酒,下一步该做什么呢?”雷正的声音。</p>

    “呵呵,那是入洞房哦。”孙东凯笑着。</p>

    “哈哈,对,对,入洞房哦。”雷正大笑。</p>

    “你们两位领导好坏哦,你们在调戏欺负人家。”曹丽娇羞嗔怪的声音。</p>

    雷正和孙东凯都笑起来,笑得很开心。</p>

    笑毕,雷正说:“哎,说入洞房是玩笑话,不过,这会儿我还真的有些喝晕了,还真想睡会儿休息下。”</p>

    “那我去给雷记开个房间,让雷记休息下。”曹丽忙说。</p>

    “不用了,这几天我一直在这里午休的,有专门开好的房间,我头有点晕,你们继续吃喝,我先去休息会儿。”雷正说。</p>

    “我们也吃喝地差不多了,那散了吧。”孙东凯说。</p>

    “对了,小易呢?他到哪里去了?”雷正说。</p>

    “不用管他,年轻人坐不住,说不定到附近找服务员调侃去了。”孙东凯的声音。</p>

    “东凯,这个小易,你可要使用好,这个年轻人,我看是一把双刃剑——”雷正话说得到这里停住了。</p>

    孙东凯笑着:“嗯,好,我会记住雷记的话!”</p>

    “那我们走吧!”</p>

    接着,听到有椅子拉动的声音。</p>

    我忙闪身到了拐角处。</p>

    接着,房门打开,雷正先走出来,孙东凯和曹丽跟在身后,孙东凯说:“雷记,我送你到房间。”</p>

    “哎,不用了,你现在大小也是个集团的老大,什么事都亲自去做,那你还不得累死啊。”雷正说。</p>

    “孙记,还是我送雷记去房间吧,不用你亲自操劳了。”曹丽说。</p>

    “东凯,看,你的办公室主任多会办事!知道关心领导哦。”不等孙东凯发话,雷正夸赞着。</p>

    孙东凯干笑了下:“谢谢雷记今天百忙之和我们共进晚餐,雷记你好好休息吧。”</p>

    接着听到脚步声,我闪身出来,看到孙东凯独自下楼了,曹丽搀扶着雷正的胳膊走向电梯。</p>

    我接着也下楼,看到孙东凯已经出了大厅门,我直接走到服务台,大模大样地对服务员说:“我是市政法委办公室的,要给雷记送一个件,雷记的房间换了没有?”</p>

    服务员忙低头看了下,说:“没有啊。”</p>

    我皱皱眉头:“怎么搞的,昨天不是告诉你们了,雷记嫌那房间空气有些发潮,昨天我告诉值班人员让你们给换一个的,怎么到现在还没换。”</p>

    服务员有些紧张的表情:“对不起啊,我不知道这事,昨天我休班。要不我这给雷记安排换房间。从818换到828房间可以吗。”</p>

    我摆摆手:“算了,大晚的换什么房间,影响领导休息。”</p>

    “那明天换可以吗?”</p>

    “也不用了,明天雷记要出差,不在这里午休了。这事这样吧,别折腾了。”我说着直接转身往里走,先去卫生间撒了一泡尿,然后接着又出来,直接出了大厅,直奔孙东凯的车子。</p>

    孙东凯正坐在车子里,看到我过来,有些不高兴地说:“跑哪里去了?”</p>

    “拉肚子,刚从卫生间出来。回到房间一问才知道你们走了,我赶紧出来了。”我说。</p>

    “嗯。”孙东凯应了一声,然后对司机说:“走吧。”</p>

    “曹主任还没来,不等了?”我回头看着孙东凯。</p>

    “不等了,她还有事。”孙东凯面无表情地说。</p>

    “哦。”我心里明白了,果然如此,曹丽是被雷正征用了,交杯酒后入洞房去了。孙东凯心里一定很不乐意,但是他却没办法。</p>

    司机发动车子,驶出了皇冠大酒店。</p>

    一会儿,孙东凯在后座发出一声叹息,接着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官大一级压死人。”</p>

    孙东凯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无奈,还有深深的酸楚。</p>

    我坐在前排不说话,孙东凯也在后排沉默着。</p>

    一会儿,孙东凯说:“小易,你说,什么是双刃剑?”</p>

    我说:“单刃为刀,双刃为剑。”</p>

    “你说,你是不是一把双刃剑?”</p>

    我没有回头,说:“我是一把双刃剑,你也是一把双刃剑,其实,这世的万事万物,都是双刃剑,看你如何使用。”</p>

    “嗯。”孙东凯嗯了一声,陷入了沉思。</p>

    “孙记,今晚为什么带我来和雷记吃饭?”一会儿,我问了一句。</p>

    “怎么,你不想结识高官?”孙东凯反问了一句。</p>

    “我觉得你已经是很大的官了,至于雷记,和我离得太远,结识你足够了!”我说。</p>

    “这是你的心里话?”</p>

    “是的!”</p>

    “今晚并不是我想带你去吃饭,而是雷记自己提出来的,他说听说集团有个很能干的易总,他想见见。看来你的名声在外可是不小了,关部长赏识你,连分管政法的雷记都想见你。”孙东凯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不解和迷惑。</p>

    果然今晚是雷正安排孙东凯叫我去的,孙东凯自然是不知道雷正的心思的,他哪里知道雷正对我另一方面的了解。</p>

    那么雷正今晚想见我的用意是什么呢,难道仅仅是为了和我说那些警告我的话?仅仅是因为我跟着李顺干的事情还是关云飞对我的赏识有关呢?</p>

    我一时不得其解。</p>

    车到单位,我先下了车,孙东凯离去。</p>

    我直接到一个报亭里买了一张神州行的电话卡,然后装到我的手机里。</p>

    接着我打车回到了皇冠大酒店,在门口逛游了一下,看到附近有个流浪汉正裹着棉衣在背风处半躺着。</p>

    我走过去,蹲下来,掏出一张百元纸币在他眼前晃了晃,他的眼睛一下子开始发光,伸手要拿,我将手一闪,然后说:“想要不?”</p>

    “想!”</p>

    “好,我拨一个号码,接通后你按照我的内容讲一句话然后挂死,这钱归你了,干不干?”</p>

    “干!”</p>

    “你只需要说一句:你老公带着女人进了皇冠大酒店818房间。这可以了!”</p>

    “行!”</p>

    刚才我在给雷正倒茶的时候他正在给家里打电话,座机号码我已经记下来了。</p>

    我于是拨了号码,然后将手机递给流浪汉,流浪汉接过去,接通后对着手机瓮声瓮气说了一句:“喂,告诉你,你老公带着女人进了皇冠大酒店818房间。”说完挂死了电话,将手机还给我,冲我咧嘴一笑。</p>

    我将钱给了流浪汉,然后起身离去,边走边将手机卡取出来扔进了垃圾箱。</p>

    我直接进了皇冠大酒店的大厅,走进一侧的咖啡厅,要了一杯咖啡,然后正对大厅方向坐着,手里拿着一张报纸,装作看报纸的样子,边不停打量着大厅门口。</p>

    不大一会儿,我看到一个贵妇人模样的年女人风风火火怒气冲冲走了进来。</p>

    我以为她会直接楼,没想到她走到咖啡厅门口的沙发,一屁股坐了下来,边看着门口。</p>

    她坐的地方和我隔着一层一人高的玻璃墙,玻璃是带色的,我能看到外面,外面看不到里面。</p>

    片刻,我看到白老三带着两个人急匆匆走了进来,在门口站住看了看,接着径直走了过来,那女人看到白老三,接着站了起来。</p>

    我靠,这女人把白老三叫来一起捉奸了。</p>

    虽然白老三不会看到我,但是我还是将报纸间戳了一个小小的洞,然后将报纸举高了一些,遮住我的脸,从小洞洞里看着他们。</p>

    “姐,什么事啊,这么着急叫我到这里来?”白老三走到女人跟前说。</p>

    “气死我了,老三,你姐夫这个王八蛋瞒着我在818房间搞女人。你快跟我去捉奸。”</p>

    “什么?”白老三脸色一变:“姐,你怎么知道的?”</p>

    “我怎么知道的你不用管,反正我知道,你快随着我去捉奸!我非撕烂那个淫妇不可。”女人有些急不可耐地粗暴地说。</p>

    我一听吓了一跳,雷夫人好厉害,要撕烂,太狠了!</p>

    白老三转了转眼珠,接着冲身后的一个人使了个眼色,那人接着出去了,边摸出手机。</p>

    “姐,你先镇静一下,先别冲动。坐下慢慢说。”白老三拉着女人坐下:“我们先商量下这事该怎么办。姐夫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这么冒失去,要是捉不到奸情怎么办?你的消息来源到底准确不准确?”</p>

    “什么准确不准确?没影的事谁会给我说?既然说,那肯定有。你姐夫这狗日的我还不了解他,满肚子花花肠子,外面装得像个人,见了女人走不动,狗日的,2个月没和我行房了,整天说工作忙累得没兴趣,原来是在外面找女人。”</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