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24章 你们俩,有意思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看着秋桐嘴角的那一分倔强,我苦笑了下,脑袋往衣领里又缩了缩:“秋桐,海珠很倔,你也很倔。 她执意要离开我,你执意要把她拉回来。你们俩,有意思。”</p>

    秋桐说:“我之所以倔,是因为我不想看到你和海珠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不想看到大家都受伤害,不想看到你这副颓废萎靡的样子。”</p>

    我轻轻摇了摇头,说:“你的心情我理解,只怕是——”</p>

    我没有说下去,有些话我不能说出来。</p>

    秋桐似乎知道我没说出的话是什么,仰脸看看天空,微微呼了一口气,没有说话。</p>

    我看着正乐颠颠和小雪玩耍的老李夫妇,说:“他们没再提出把小雪要过去自己带的事情吧?”</p>

    “没有。”秋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忧虑。</p>

    “他们晓得你知道小雪真实身份的事情不?”我又说。</p>

    “我不清楚他们知道不知道。看今天他们见到我的样子,好像不知道吧。只要李顺没说,他们是不会知道的。”秋桐说。</p>

    “嗯。暂时不知道,倒也好。”我说。</p>

    “为什么?”秋桐转头看着我。</p>

    “如果他们知道了,那么,小雪不会由你带着了。他们会把小雪要过去!”我说。</p>

    “此话怎么说?”</p>

    “现在他们不知道,那么,这层纱一直没有揭开,有这层纱在,他们有所顾虑,不好直言把小雪要走,一旦这层纱揭开了,那么,大家彼此都面对面了,没有什么顾忌了,老李太太一定会提出要小雪到自己身边去,那样,小雪会离开你。”</p>

    秋桐垂下脑袋:“假如真的是那样,我也没有办法,之前,我不知道小雪的真实身份,我可以有理直气壮的理由拒绝他们带走小雪,可是,现在,小雪是他们的亲孙女,是他们老李家的骨血,他们要真的带走小雪,我能有什么理由拒绝呢?他们和小雪之间有血缘关系,是小雪的直系亲属,而我和小雪的是没有血缘关系的。</p>

    自从知道了小雪的真实身份,我心理感觉的天平一下子颠倒了,现在感觉好像是他们给我恩惠才让我带着小雪的,他们想什么时候来看小雪甚至带走小雪,那都是他们的正当权力,我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或者阻止。毕竟,从血缘来说,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p>

    我说:“抛开血缘关系,从感情来说,小雪对你是最亲的。超过任何人,包括超过她自己的爸爸。”</p>

    秋桐抬起头看着远处的海面,喃喃地说:“或许,这样的情形,是不该发生的。我这样做,或许是自私的。李顺和他父母才应该是小雪最亲的人,我不该抢了他们在小雪心的位置。我不该这样的。”</p>

    “你不必心里不安,这都是现实造成的,已经发生的现实,是无法改变的。”我说。</p>

    “是的,已经发生的现实,所有已经发生的现实,都是无法改变的。”秋桐点点头:“这很残酷,又很无奈。”</p>

    秋桐带着迷惘和惆怅的目光看着前方。</p>

    一会儿,老李边擦汗边笑呵呵地我们走过来,小雪开始喊秋桐:“妈妈,妈妈,快来和我一起玩,我们和奶奶一起捉迷藏。”</p>

    “阿桐,去活动活动吧,呵呵,我这把老骨头运动了半天,出汗了。”老李用慈爱的目光看着秋桐。</p>

    秋桐点点头,过去了。</p>

    老李坐在我身边,看着我:“小易,很巧啊,今天在这里遇到你。怎么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萎靡不振的。”</p>

    我说:“李叔,生命在于静止,在这里晒晒太阳,不是很舒服吗?”</p>

    老李笑起来:“你这个小家伙,还生命在于静止,你这是给自己的懒惰找理由。”</p>

    我坐直身子,看着老李:“李叔,问你个话。”</p>

    “问吧。”老李说。</p>

    “喜欢不喜欢小雪?”我说。</p>

    “喜欢啊,当然喜欢。”</p>

    “为什么喜欢?”我说。</p>

    “小雪这么可爱的孩子,谁不喜欢呢?”老李说。</p>

    我看着老李,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假如小雪不是你的亲生孙女,你和阿姨还会喜欢吗?”</p>

    老李的眼皮一跳,接着看着我,缓缓道:“其实,小易,小雪真实身份的事情,你早知道了。是李顺告诉你的吧。其实,那天在秋桐办公室你的言语和表现,我猜到你可能已经知道小雪的真实身份了,只是出于一些原因,在我和你阿姨面前不便表现出来。”</p>

    我点点头:“是的,很早我知道了,只是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如果那天要不是你和阿姨到秋总办公室来逼她抛弃小雪,我也不会让李顺和你们通话说这事。</p>

    其实,我知道,假如小雪不是你们的亲孙女,她是一定要被送走的,你们是绝对不允许秋总收养小雪的。你们现在如此喜欢小雪,也同样是因为这个原因。如此说来,小雪遇到你们,很不幸,却又很幸运。”</p>

    老李面带愧色,说:“唉。小易,有些事,说不清道不白啊。我不能自认我们是多么高尚的人,人总是自私的,我们也不例外。”</p>

    我说:“当年你们能救助秋总,为什么现在不能允许秋总收养一个孤儿呢?”</p>

    “此一时,彼一时。凡事都是有因果的。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环境,同样的事情是不能同样对待的。”老李说:“其实,在小雪这事,真是委屈阿桐这孩子了。这孩子的善举和德,真让我这个长辈感到汗颜。”</p>

    我说:“秋总已经知道小雪的真实身份了,李老板当面向秋总承认的。”</p>

    老李神色平静地看着我:“我知道了。李顺已经告诉我了。”</p>

    我稍微感到意外。</p>

    “只是我不想让阿桐感觉出来,那样她会有压力,同时,我也没有告诉老婆子,我担心她知道阿桐知道后,会觉得既然这层纸已经捅开,那索性把话说开,她会直接找阿桐把小雪要走的。她现在一直以为阿桐不知道小雪的身世,她也不敢告诉阿桐,因为她担心阿桐会计较李顺之前的作为,这是她一直觉得理亏的地方。”</p>

    我点点头:“哦。”</p>

    “我和你阿姨都很喜欢疼爱小雪,毕竟,这是我们的亲骨肉,是我们老李家唯一的第三代,可是,我也不愿意伤害阿桐,我不会提出让小雪离开阿桐由我们来带的话的,老婆子现在也不好提,她以为阿桐不知道小雪的真实身份,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这样其实是目前最好的办法。这样对小雪和阿桐都很好,我们也很好,大家都好。”老李说。</p>

    “别看你们和小雪有血缘关系,但是,在小雪眼里心里,最亲的人是秋总,不是你们。”我说。</p>

    “是的,我知道的,我理解的。”老李说:“这一点,我能接受,只是,老婆子不知能不能接受。还有,李顺,不知他能不能接受。”</p>

    我说:“接受不接受,这都是现实。小雪跟着秋总,其实对小雪今后的成长是最好的方案。母亲的角色,母爱,是别的任何东西都代替不了的。”</p>

    老李点点头:“你说的很对。”</p>

    我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说:“你们有恩于秋总,秋总得给你们报恩,她收养小雪,让你们的亲生孙女死而复生失而复得,而且还过着幸福的生活,还有最伟大的母爱,也算是给你们的一种报恩吧。此报恩的分量我想李叔你心里是有数的。其实,我觉得,报恩有很多种方式,未必非得拿一生的幸福作为代价。这样做,李叔,你不觉得很残忍吗?”</p>

    说完,我转脸看着老李。</p>

    老李的面部肌肉微微有些抽搐,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嘴角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来。</p>

    我不看老李了,看着正在嬉戏的小雪和秋桐,还有小雪她奶奶。</p>

    耳边传来老李低低的声音:“小易,你知道的可真不少,你想地可真多。呵呵。”</p>

    老李笑得有些干巴,很干涩。</p>

    “我的话仅代表我的一家之言,不代表任何人的意思,如果我的话有冒犯的地方,还请李叔多多海涵。”我说。</p>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其实,你的话。我不否认是有些道理的,但是,每个人每件事所面临的现实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有不同的想法的,你不能要求大家都和你一样,是不是?我其实也是有难处的。我也不想这个样子,我知道阿桐跟着李顺是委屈了她,可是。我实在没办法。”老李的声音听起来很无奈。</p>

    老李把话说到这个份,我还能说什么,我不能再说了,再说越界了超出我的身份范畴了。</p>

    沉默了一会儿,老李说:“听说你最近提拔成阿桐的副手了,这很好,有你在阿桐身边,有你做阿桐的助手,我很高兴,也很欣慰。当然,我要向你表示祝贺。”</p>

    我说:“这没什么值得祝贺的,最近集团人事便发动很频繁,大领导都换了,我这样的小任命不值一提。”</p>

    “我知道孙东凯成了集团的党政经编一把手,集集团的大权于一身!”老李说:“看来,到目前为止,他是胜利者。”</p>

    老李的话我有些听不懂,我说:“孙东凯在市里是有后台的,他是干掉了董事长才去的。”</p>

    老李沉吟了半天,缓缓道:“小易,你对官场不了解,官场的很多事,远非旁观者看起来那么简单。据我所知,在孙东凯和董事长争斗的过程,广告部的平总只是一粒棋子。</p>

    而在孙东凯和董事长身后,还有高人,背后高人。在背后高人的博弈,孙东凯和董事长也同样是一粒棋子。说白了,他们都是被利用的工具,他们的所谓失去和得到,也只不过是层博弈的副产。”</p>

    “层博弈?背后高人?你是说孙东凯和董事长厮杀的幕后,还有更高级别的人在掺和?”我好地看着老李。</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