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23章 海珠离去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海珠的决然离去,给予我身心以沉重的打击,在悲伤里我带着凄凉,在痛苦我带着迷惘,在寂寞我带着失落,短短一年半时间,从冬儿的失踪到出现到再次离去,从海珠的出现到走进我到此次离去,我至少已经经受了n次得到和失去,每一次被离去,都让我的精神世界遭受一次重创。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的世界开始下雪,我的世界陷入漫漫长夜,我在迷惘沉沦,我在苦楚味,我在疼痛忏悔。</p>

    我深深地自责着自己,在稍微有些冷静之后,脑海却不时又闪过些许困惑,是的,正如秋桐那天所言,海珠之前不是已经在我跟前流露出缓和的迹象了吗,怎么突然又变得如此异常,决然要分手,这其是否发生了什么新的变故导致海珠的思想产生了新的波动呢?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会是什么事呢?我百思不得其解,一时想不出什么来。</p>

    海珠的离去,让我陷入了极度的消沉,很多时候,我不愿意和任何人多说话,很多时候,我更愿意让自己独处,很多时候,我选择了更多的沉默,白天,我用拼命的工作来填充自己空洞的心灵,晚,我用酒精和香烟来迷醉自己,不给自己思考和放纵的空间,让自己在麻木和沉醉浑浑噩噩睡去。</p>

    仿佛知道在这样的时候招惹我不会有好果子吃,夏雨和冬儿都暂时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似乎她们都在静静等待观望着我,都在等待一个最佳的出击时机,看谁能以最好最快的方式占领海珠离去后留下的空缺。</p>

    海珠的突然离去,给秋桐也带来了巨大的心理震动,她知道我的心情很不好,平时一般不会打扰我,偶尔也会和我说几句话,宽慰我几句,在和我交谈谈到海珠的时候,我看到她眼里时不时流露出巨大的迷思和困惑,似乎她一直在思考着让海珠离开我的真正原因。</p>

    “有些事,结果并不重要,但重要的是原因。没有因哪有果,果是因种下的。”秋桐喃喃地说着,眼里带着怅惘和失落的神情。</p>

    秋桐的话让我陷入了苦思。</p>

    其间,浮生若梦和亦客没有线交流过,浮生若梦也没有给亦客留言,倒是在她的空间里看到这样一段话:“这个世界本来是痛苦的,幸福都是短暂的。有时要相信缘分。既然放不下,不要刻意放下,放在心里吧。”</p>

    浮生若梦的话让我思考了许久。</p>

    我的情感世界遭受风暴,但我不会把自己的个人情绪带到工作去,更不会传染给其他人。白天,我像往常一样的忙碌和淡定,在大家面前,该谈的谈,该笑的笑,该做的做,该吃的吃,该喝的喝。我把最真实的自己留给了夜晚。</p>

    在孤寂而伤感的夜晚,海珠充斥着我的整个身心,除了对海珠无尽的忏悔和眷恋,我时不时还会心里涌起对海珠隐隐约约的疼怜和担忧,我担心她的安全,担心她会受伤害。</p>

    我给小亲茹下了死命令,不管任何时候,只要海珠那边出现有危险的迹象,都要迅速报告我。</p>

    我心里始终没有放松对一个人的戒备和警惕——白老三。</p>

    即使海珠已经离我而去,我仍然有义务保护她,我绝不能让她受到白老三的伤害和侵害。</p>

    这天下午,我和老黎静静地坐在天福茗茶的房间里,静静地茶。</p>

    我和海珠分手的事情,老黎已经知道了,他是从夏季背着他狠狠暗地责骂夏雨的时候偶然知道的,夏季担心他知道了生气伤身体,一直没敢告诉他,但他还是偶然听到了。老黎没有过问夏季和夏雨此事,一直装作不知。</p>

    在我面前,老黎也保持了相当的沉默,似乎他的心情也受到了此事的影响,受到了我情绪的影响。</p>

    “小易,要不我带你出去散散心?我们走的远远的,我们去马达加斯加。”老黎说。</p>

    马达加斯加,确实够远的,那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p>

    我看着老黎没有说话。</p>

    “我请客!”老黎又说了一句。</p>

    这不是钱的问题,我摇了摇头,知道老黎是故意这么说的。</p>

    “我现在哪里都不去!”我说。</p>

    其实我心里知道,目前星海的形势,我也走不了,我哪里都去不了。</p>

    “因为工作?还是因为……”老黎试探的目光看着我。</p>

    “因为所有因为的事情。”我点燃一颗烟,吸了两口,转脸看着窗外。冬日的暖阳斜斜地射进来,挥洒在我的身,我却没有感到几分温暖。</p>

    “时间可以带走一切,再大的事,也都会都要过去,生活,总是还要继续的。”老黎说。</p>

    我沉默地看着老黎。</p>

    “小易,你说我是不是该为夏雨的事情向你道歉呢?”老黎突然说。</p>

    我苦笑了下:“你问我这话是何意呢?我不需要任何人给我道歉。”</p>

    “如果是因为夏雨而伤害了你和你的女朋友,我是必须要给你们道歉的,代替我的女儿给你们道歉。”老黎叹息一声。</p>

    “老黎,不用了。其实,海珠离开我,也未必都是因为夏雨的原因。”我苦涩地说。</p>

    “那是因为?”老黎看着我。</p>

    “因为我也不知道的原因。”我说:“所以,你不必道歉,我也不想去责怪夏雨什么。”</p>

    “夏季和夏雨这俩孩子的性格我是了解的,他们不会因为私人的事情影响工作,三水集团和春天旅游公司的合作业务,是不会受到此次事件的影响的。”老黎说:“此次夏雨确实有不对的地方,这孩子被我惯坏了。”</p>

    我说:“其实,最应该责怪的是我,你不要把责任往夏雨身推了,我才是最主要的责任人,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有些事,我无法回避的,谁也无法代替我。”</p>

    说完,我沉重地叹了口气。</p>

    老黎沉默了半晌,说:“我还是建议你跟我出去转转,你要是觉得我请客伤自尊,那我们aa制。”</p>

    “这不是钱的问题。”我说了半句,然后冲老黎摇摇头:“不去,我哪里都不去!”</p>

    “你是去不了还是不想去?”老黎突然说。</p>

    我的心里一咯噔,说:“无可奉告!”</p>

    “我看你是去不了!”老黎不动声色地看着我。</p>

    “我说了无可奉告,你怎么这么烦啊,怎么还不停地说。”我有些烦躁。</p>

    “我没烦,是你烦了,你是因为被我说了而烦的,对不对?”老黎说。</p>

    “老黎,你不要惹我行不行?你怎么这么烦人!”我说。</p>

    “好好,我不惹你我不烦你,我不说话了,行不行?”老黎看我心情很糟糕,不再步步紧逼了,开始后撤。</p>

    我看了半天窗外,突然说:“夏季结婚没有?”</p>

    “单身!”</p>

    “他三十五六了吧,怎么还单身?”</p>

    “这孩子太要强,当初发誓不立业绝不成家,现在立业了,却更忙了,哪里有时间谈恋爱。当然,我想也是他没有遇到合适的人。”</p>

    “你是不是很着急抱孙子?”</p>

    “说不急是假的,但是没办法!”</p>

    “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儿媳妇?”</p>

    “想找个爱我儿子我儿子也爱她的儿媳妇!”</p>

    “废话。”</p>

    “有时候,废话是必须的。”老黎用深思的目光看着我。</p>

    我转过脸看着老黎,半天没有说话,我的脑子里闪过夏季,闪过秋桐,又闪过李顺。</p>

    “生命,总有些人,来去都如风,梦过无痕。无数的相遇,无数的别离,,或许不舍,或许期待,或许无奈,终得悟,不如守拙以清心……”老黎飘飘忽忽的声音自我耳边回荡。</p>

    我心颤,起身,黯然转身。</p>

    老黎坐在那里没有动,目送我默然离去。</p>

    周日,午10点。</p>

    星海公园广场前草坪。</p>

    难得一个好天气,冬日暖阳照耀着大地。</p>

    我坐在广场边的椅子,裹在棉衣里,脑袋缩在竖起的衣领里,懒洋洋地看着不远处正在玩耍嬉闹的小雪。</p>

    小雪当然不是自己在玩耍,旁边还有她的爷爷奶奶——老李及老李夫人,此刻,二人正开心地和小雪在草坪做游戏。老李时不时会向我这边看一眼。</p>

    当然不止是祖孙仨在这里玩耍,在我身旁的连椅,坐着秋桐,她正微笑着看着开心嬉耍的祖孙仨人。</p>

    我不是专门来参加他们一家的周末聚会的,我是独自在这里晒太阳的时候遇到他们的,偶遇,邂逅。昨晚我自己在宿舍喝得大醉,早感觉脑袋发沉,头疼,于是来到这里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于是遇到了他们。</p>

    “看,多么幸福开心的爷爷奶奶和孙女。”我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p>

    “是的。”秋桐说着,看了我一眼:“你昨晚没睡好?怎么这会儿看起来昏昏欲睡的样子。”</p>

    我没吱声。</p>

    “你昨晚自己又喝多了是不是?”秋桐说。</p>

    我还是没说话,眼前奔跑嬉闹的小雪的身影渐渐有些模糊。</p>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所以我没有过多打扰你。我知道你经常自己独醉,经常在宿舍里借酒浇愁。”秋桐看着我:“易克,我不希望你一直这样子,我不希望你一味沉沦颓废下去,不管此事对你的打击多么大,我都希望你能调整好自己的心情,走出阴霾。”</p>

    我点点头:“嗯,不要为我担心,我会调整好自己的。”</p>

    “我一直在怀疑海珠离开的真正原因。”秋桐说了一句。</p>

    我看着秋桐,半晌说:“秋桐,其实,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和我有关,难道不是吗?我和海珠的事情,你不要再关心了,关心多了,对你没好处。在这之前,你受到的误解和非难已经不少了,我不想让你继续再为此事受到更大的冤屈和难为。”</p>

    秋桐垂下眼皮:“只要能看到你和海珠重归于好,只要能看到你和海珠的幸福开心,我即使受一些难为和误解也是值得的。之前海珠对我的指责,我没有任何委屈和抱怨,我实在是有错的,我的错误太多了。现在,我最大的愿望是让海珠回到你的身边,而要让海珠回到你的身边,必须要知道海珠离开你的真正原因。”</p>

    “你找到了吗?”我有些漫不经心地说。我觉得秋桐实在有些思维过于复杂,我一直没想出海珠离开我的其他原因,既然没有其他原因,那么海珠还是因为我和夏雨以及我参加黑社会的事情引起的。</p>

    “现在暂时没找到。但是,我相信,我一定会找到。”秋桐锁紧眉头,口气听起来很坚决。</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