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19章 更好的身份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的安全性越高,我们在星海的事业会越有保障,我交代给你的任务会完成的越好。 记住,不要满足,你要努力获取更高的位置,获取更好的身份。这是我们事业的需要,也是我的需要。”</p>

    李顺正说着,电话响了。</p>

    “机票订好了,三点四十的,好。”</p>

    显然,这是老秦打来的。</p>

    我看了看时间,2点整,马到机场了,登机时间很宽裕。</p>

    放下电话,李顺又说:“秋桐知道小雪和我的关系了,这事如果秋桐问起你,你也不要隐瞒了。其实秋桐知道了也没什么坏处,反正早晚的事。还有,听秋桐说,你和你那个海珠女朋友因为你跟着我做事的事情闹翻了,是不是?”</p>

    “嗯。”</p>

    “靠,女人怎么都这样啊,怎么一点都不支持理解男人的事业呢?女人啊,真是麻烦,真讨厌。我怪了,你怎么离不开女人呢?女人难道对你有那么大的吸引力?”</p>

    李顺的话有些逆耳,我不由回头看了他一眼,觉得怪怪的。</p>

    李顺忙说:“这个。我这话的意思是说男人要以事业为重,不能沉浸于儿女情长。海珠不和你,没关系,女人有的是,只要你想要,要什么样的我都能给你找到。不是钱嘛,女人爱的不是钱嘛,只要我们有钱,找女人还不容易吗?”</p>

    我不想和李顺谈论这个话题,正好这时机场到了,我将车停在入口处:“李老板,到了。”</p>

    “这么快到了。”李顺边说边下了车,站在车旁边看着我:“那。我走了?”</p>

    “一路平安!”我说。</p>

    “你还有别的话和我说吗?”李顺看着我,眼神怪怪的。</p>

    “没了!”我转脸看着车前方。</p>

    “哦,没了。”李顺突然叹了口气,接着转身进了机场。</p>

    我然后开车离去。</p>

    晚7点50分,五道街两岸咖啡厅二楼的单间,我坐在那里默默地抽烟,面前摆放着两杯咖啡,另一杯是给冬儿准备的。</p>

    我约她晚出来谈一谈,约定见面的时间是8点整。</p>

    正闷闷地抽烟,冬儿轻轻推门进来了,接着反手关门。</p>

    我打量着冬儿。</p>

    冬儿今晚显然是刻意装扮了一番,穿着打扮都十分得体,身散发出淡淡的香水味道,那是我最喜欢的牌子香水的味道。</p>

    “小克,你早来了。”冬儿笑着,脱下外套,在我对面坐下,看起来似乎很开心。</p>

    我看着冬儿,缓缓地说:“冬儿,宁州李顺的赌场昨晚被警方给抄了老窝。”</p>

    “哦。”冬儿低垂眼皮,淡淡地应了一声,接着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然后点点头:“嗯,味道不错。”</p>

    我继续说:“有一个神秘人物给李顺提前报了信,但他没采取任何防范措施。”</p>

    “嗯。”冬儿继续不抬眼皮,还是咖啡。</p>

    “今天午,那个神秘人在解放路华联超市给李顺送了一包东西,然后拿走了李顺的200万报酬。那东西和白老三有关。”我继续说。</p>

    “200万!数目不小啊,有人要发财了!”冬儿点点头。</p>

    “今天午,我在华联超市见到你了。”我看着冬儿。</p>

    冬儿抬起眼皮用茫然的眼神看着我:“小克,你和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你午去华联超市了?我怎么没看到你?”</p>

    “我和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你不明白?”我说。</p>

    “我可真糊涂了。”冬儿轻笑了下,眼神有些闪烁。</p>

    “你不明白,那好,我告诉你。”我紧盯住冬儿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你——是那个——神秘人!”</p>

    话音刚落,冬儿的脸色倏地变了。</p>

    接着,冬儿的神色稍微缓和下来,哼笑了一声:“小克,你真有想象力,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如此有想象力。你还真挺会编故事的,编吧,继续编。”</p>

    “你不用夸奖我,也不用不承认,难道我说的不对吗?”看着冬儿淡然的表情,我的嘴巴虽然继续硬,但是心里却不禁有些怀疑自己的推理了,或许是我自己的心理在作怪,我是打心眼里不愿意这个神秘人是冬儿的。</p>

    “你说的对不对,我姑且不评论,我只想问你,你非要说这个什么神秘人是我,你到底是何意?”冬儿带着咄咄逼人的目光看着我。</p>

    冬儿的目光让我心里更加有些发毛,我说:“我其实不愿意认为这个神秘人是你,但是,我有足够的理由认为你有最大的嫌疑。我是何意?我能有何意?”</p>

    “足够的理由。扯淡。”冬儿冷笑一声:“我还有足够的理由认为是你呢。凭你自以为是的推断,影把这顶帽子戴到我头,我有充分的理由认为你意图不良。</p>

    你不是因为我之前对海珠和秋桐做的事情怀恨在心,不是对我到白老三那边去做事耿耿于怀,不是对你破产后我和段祥龙的事情不能释怀,现在终于找到一个机会想报复我清算我,想拿这个来压我为她们出气为自己出气,想用这个来恐吓我吗?</p>

    你以为我会怕了你的无端恐吓?好啊,既然你这么认为,那你去找白老三揭发我举报我啊,去领赏啊。看不出,你一个堂堂的大老爷们,心胸如此狭窄,气量如此小。”</p>

    “冬儿,你可以这么说,你随便说,我不反驳你,我今天找你来,只想知道这个神秘人是不是你?我之所以认为是你,因为我的确是有充足的理由。我当然希望这个人不是你,你可知道,如果这个神秘人真的是你,你会处于多么危险的境地。为了区区200万,你说值得冒这么大的风险吗?”我的话自己听起来都有些无力。</p>

    “听你这话,你还是在关心我的了?”冬儿看着我,目光有些迷离。</p>

    “不管我们今后是什么关系,不管我们现在的关系如何,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做敌人来看待,现在不会,今后也不会。其实,不光我,海珠,秋桐,海峰,云朵,大家也都是这么看待你的,没有人把你当做敌人,都还是想把你当做朋友的。”我说。</p>

    冬儿说:“朋友。哼,有些人我相信可能不会把我当做敌人,但是朋友未必了,有些人却是从心里敌视我的,你以为我是小孩子,你以为我是以前的冬儿,这么好哄?</p>

    我知道,在你们大家的眼里,我是一个贪图富贵爱财的女人,你们心里一直都鄙视我。那又怎么样,我是喜欢钱,我无热爱钱,没有钱,我一天都过不下去。</p>

    因为我爱钱,因为我在白老三这边做事,所以你认定我会为了钱出卖白老三的情报给李顺是不是?小克,你想错了,你以为现在的我还是以前的穷人吗?</p>

    白老三现在给我的钱足够多,我不需要去为了200万拿自己的安危去冒险,更不会为了200万去帮助李顺击垮白老三,白老三垮了,谁给我钱?我挖掉自己的财神爷,对我有什么好处?我还不至于这个道理都想不透,我还没那么傻。”</p>

    “不光是因为这200万,我还有其他的理由。你听我说。”我说。</p>

    “够了,你不需要和我说你的那些狗屁理由。”冬儿武断地打断我的话:“小克,你太自大自狂自信了,你以为你是诸葛孔明啊能掐会算,你这自以为是的性格是需要改改了,要不是你这性格,当初你的企业会破产?你能沦落到星海来?好好想想吧,不要执迷不悟下去。”</p>

    冬儿的话戳到了我的痛处,我的心里不由有些黯然。</p>

    沉默半晌,我看着冬儿:“既然你坚决否认这个神秘人是你,那么,我也不说别的了,只是,我想奉劝你,既然你现在已经不缺钱了,那么,你离开白老三那边吧,离开白老三,到哪里去都行。当然,最好能回宁州。”</p>

    冬儿的眼神猛地一颤,接着说:“这个什么所谓的神秘人当然不是我,你当然没有资格说别的。至于我缺不缺钱,这和你无关,至于我是否要离开白老三那边,更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我现在财运正旺,我凭什么走,我还没赚够钱呢,我从来都不会嫌钱多,钱多了不烫手。</p>

    至于我到哪里去,你是巴不得我赶紧离开星海远远地消失在你眼前,是不是?我告诉你,小克,你做梦,只要我一天不看到那些伤害我的人受到报应,只要我一天得不到本应该属于我的,我绝不会离开星海,绝不。”</p>

    我有些无奈伤感地看着冬儿:“冬儿,你变了,你真的变了。”</p>

    “你说的对,我是变了,我早变了,从你企业破产那时候我变了,从你为了别的女人要对我动手的时候我变了。”冬儿瞪眼看着我:“小克,你以为你没变吗?你也变了。你好端端的一个人,现在沦落到什么地步了?一方面打着正当职业的名义在黑老大的女人身边混,听说还混到了副总的位置。</p>

    另一方面,你又跟着黑老大混迹黑社会,还是骨干分子,你让我离开白老三,你为什么不离开李顺?以前为这事我劝过你没有,你听了没有?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做不到的,不要强加于别人。”</p>

    我被冬儿说的哑口无言。</p>

    “还有,有些事,我劝你不该想的不要想,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管的不要管,知道的太多,管的太宽,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冬儿继续说:“凭你今天告诉我的这件事,我如果回去告诉白老三,你完蛋了,你会很惨,你知道不知道?当然,看在我们以往情分的面子,我当没听说今天这事。我充耳不闻,不是想帮助李顺,我是看在你的面子,我希望你能认识到这一点,不要不知好歹。”</p>

    我苦笑,对自己之前的推理感觉很不自信了,这种不自信突然让我觉得有些轻松,我希望自己的推理是错误的,但凭冬儿的这些话,我还是不能彻底否定自己的推断,还是有些将信将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