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17章 最大的冒险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正在这时,秋桐走了进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易总。”秋桐笑着说了一句。</p>

    我忙收回思绪,冲秋桐笑了下:“秋总有什么吩咐?”</p>

    “我在琢磨最近公司的发行情况。”秋桐站在我跟前,隔着办公桌看着我。</p>

    “怎么琢磨的?”</p>

    “我想你也一定在琢磨,我想先听听你的看法!”秋桐说。</p>

    “其实你找我我也正要找你。通过这几天的摸底调查,我初步发现了一些大征订工作存在的问题。”我接着昨晚自己归纳梳理的问题和秋桐说了下,然后说:“我建议最近两天召开一次各发行站、业务部、零售部和统计室负责人会议,听取汇报,摆查问题,然后商讨解决问题的办法。”</p>

    秋桐点点头:“你刚才提到的几点问题和我想的是一样的。我同意召开会议的想法,我看明天开吧,我这给云朵安排让她通知!”</p>

    我点了点头:“自然是越快越好!”</p>

    秋桐点点头,接着要出去,又停住脚步,看着我:“易克,昨晚你是不是没睡好?怎么看你表情这么疲倦?”</p>

    我笑了下:“还好啊,睡得挺好的。”</p>

    秋桐看了我片刻,没说话,接着转身出去了。</p>

    看着秋桐同样似乎带着疲倦的眼神,我的心里突然一动,打开电脑登陆扣扣,果然看到了她的一则留言,时间是昨晚凌晨2点多。</p>

    “这世最大的冒险,是爱一个人。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全身心的投入,最终会换来什么。这像是一场轮盘赌,你明知可能会输,但又忍不住想投身其。其实,或许明白,一个人真正需要的,并不是赌赢,而是一个能令自己收手的人。因为最终征服自己的人,会令自己失去爱其他人的能力。”</p>

    看着秋桐的留言,我不知道她是在说给自己的还是说给亦客的,抑或是和亦客共勉的,隐约觉得,秋桐的心理心态最近也在悄悄发生着变化,她似乎在让自己变得坚强坚定起来,我不知道这不是和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有关系,是不是和知道小雪的真实身份有关系。</p>

    想到小雪,我的心突然砰地一动,对,小雪,李顺既然在星海,那么,他极有可能会去看小雪,小雪白天在幼儿园,他说不定会在幼儿园附近出没。</p>

    想到这里,我看看时间,午10点多了,于是立刻起身出了办公室,开车直奔小雪所在的幼儿园。</p>

    到了幼儿园,大门紧闭,小朋友们午是不出来的。</p>

    我于是故意把车子停在幼儿园门口显眼的位置,然后在附近溜达,我想,一旦李顺出现在周围,他会看到我,会和我联系。</p>

    溜达到午饭十分,我的手机响了,是李顺的。</p>

    “你在幼儿园门口干嘛,想进去和小雪一起学?”李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懒洋洋的。</p>

    “你在哪里?”我边说边往四周看。</p>

    “我在幼儿园对过的咖啡馆喝咖啡,二楼。”说着李顺挂了电话。</p>

    我向街对过看去,果然看到李顺的脑袋在二楼一个窗口闪了下。</p>

    果然,我猜对了,李顺即使不能进去看自己的女儿,也会在附近呆的,他想让自己和小雪更近一些。这非常符合李顺的做事风格。</p>

    我直接开车去了咖啡馆,将车停在楼下,然后去,去了李顺的单间。</p>

    “大冬天的,像个傻鸟似的在哪里转悠,你转悠个球啊!”李顺坐在那里看着我呲牙笑。</p>

    我坐在李顺对过,看着李顺:“最近你一直在星海啊。”</p>

    “是的,怎么?没给你汇报,不行?”李顺说。</p>

    “我在哪里逛,是专门等你的!”我说。</p>

    “哦。等我来给你祝贺你提拔成副总了,是不是啊,易总?”李顺哈哈笑起来。</p>

    “不是,我是要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情。”我顿了下:“昨晚,我接到老秦的电话,赌场在昨晚午夜时分被宁州警方给端了。现场的人和赌资都被查获了。老秦正好出去吃夜宵侥幸逃脱,他找你,你手机关机。”</p>

    我一口气把昨晚老秦和我说的情况告诉了李顺,也包括段祥龙一起被带走的细节。</p>

    李顺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他只是淡淡哦了一声,然后自言自语说了句:“果真如此。”</p>

    我有些意外李顺的反应,怔怔地看着他。</p>

    “然后呢?”李顺阴冷地沉思了片刻之后,看着我。</p>

    “然后,我不知道了。然后,我来找你了。”我说。</p>

    李顺看了我一会儿,摸出自己的手机,刚要开机,突然又放下,然后看着我,带着命令的语气:“你给老秦打电话,用免提!”</p>

    我于是给老秦打电话,用免提。</p>

    “老秦,是我!”电话接通后,我把手机放在我和李顺之间的茶几,对着电话说。</p>

    “找到李老板了吗?”老秦的声音听起来很急。</p>

    “找到了李老板了!”我刚要说话,李顺突然接了过来:“老秦,昨晚的情况不用说了,说说现在的情况。”</p>

    “情况很怪异,十分怪异。”老秦说。</p>

    “怎么个怪异法?说!”李顺点燃一支烟,慢慢地吸着,接着打了一个哈欠。</p>

    “赌客和我们的人,每人交了5000元罚款,全部都放出来了。既没有追究赌场的组织者,也没有询问进去的人更多细节,只是赌资全部被没收了。”</p>

    “罚款怎么交的?”李顺说。</p>

    “我安排人去交的,交完罚款接着人全部都放了。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了。”老秦说:“还有,是我们的赌场那边被查封了,所有的赌博用具都被封了。”</p>

    “总共没收了多少钱?”李顺说。</p>

    “我找了个内部人打听了下,我们自己的本金500万,赌客的在1000万左右,现在这些赌客出来十分不满,嚷着要我们赔偿他们的损失,不依不饶呢。说我们整天吹牛逼说这里最安全,竟然被警方给抄了现场,说我们做事不牢靠。”</p>

    李顺沉思了下,接着说:“老秦,这样,你按我说的办,首先把这些赌客很多事周边外地的,你把他们全部接到南苑大酒店,每人给开一个豪华单间,再每人安排两个漂亮小姐伺候着,让他们先住下压压惊销**,对了,喜欢溜的免费赠送一万块钱的冰。</p>

    然后,挨个人核实昨晚被没收的赌资数额,核实清楚后,按照他们损失的两倍给予赔偿,安抚好他们,同时告诉他们这次只是一个十分罕见的例外,以后保证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还有,对我们自己进去的人,每人被发双倍的月工资,作为压惊费。这事你现在去操办,要快。”</p>

    “老板,这可是一笔大数字啊,加我们昨晚自己损失的,加起来我们这次要赔进去2500多万!”老秦说。</p>

    “老秦啊,你关键时刻怎么能犯糊涂呢,钱重要还是人重要?我们的钱都是怎么来的?还不是这些赌客给我们带来的,我们这叫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p>

    再说,相他们吐出来给我们的,我们回馈的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出了这事,我们的钱是小事,赌场的声誉是大事,如果这些人回去后传开来,以后谁还来我们这里玩?</p>

    我们这么做,安抚他们是小事,最重要的是让他们把我们仗义疏财的好名声带回去,开赌场的,哪一家没有被查抄的经历?我们开了这么久,只被查了一次,说明我们的安全性还是很高的,这些老赌徒心里都是有数的,我们今天付出了2500万,明天我们收回的岂止是一个2500万?做事眼光要长远,不仅要看着今天,还要看到明天后天。”</p>

    “那好,那我马去落实你的安排。”老秦说。</p>

    “操办完这事之后,你立马着手重新开赌场的事宜,另外找合适的地方,让南边快速发各种赌具。”李顺又说,老秦又答应着。</p>

    打完电话,李顺转脸看着窗外,脸露出几分狞笑和阴笑。</p>

    接着转头看着我:“易总,对昨晚的事情,你怎么看?”</p>

    “此事必大有蹊跷!”我说:“我想,会不会是内部出了内鬼。”</p>

    “你是怀疑段祥龙吧。是不是想到了他前些日子来星海的事情?”李顺说。</p>

    我点了点头:“难道你没有联想吗?赌场以前一直开的很顺利,但是他来了一趟星海,然后回去之后不久出了事。”</p>

    李顺说:“可是,昨晚他也被搞进去了。”</p>

    “这样的伎俩太小儿科了,换了你是段祥龙,你当然也会让警方把你弄进去,你当然也会在现场。”我说。</p>

    “会动脑筋思考问题了,不错,看来你这一提拔,思考问题的水平明显提高了,具有一定的领导水平了啊。”李顺笑着。</p>

    我没有笑。</p>

    “你让我损失2500,我一定要让你损失若干个2500。”李顺又转脸看着窗外,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p>

    李顺的话让我的心里一动,我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但我隐约觉得他要发起一场强力的反击,显然,他认定此事的背后一定和白老三有关,他此次反击针对的对象是白老三。</p>

    李顺转过脸,看着我:“易克,前几天我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短信,告诉我最近今天我的赌场会被端。”</p>

    “那你干嘛还不提早防备?”我说。</p>

    “一来我对这个神秘的短信表示怀疑,我怀疑是有人在故意捣鬼;二来我想豁出去一笔钱看看,故意不动声色不做安排不打草惊蛇,想验证下这短信的真假;三来——”</p>

    李顺停顿了下:“这个神秘短信还说如果我不信,可以等待验证,一旦验证属实,让我回复这个号码的短信,然后他会告诉我一个号码和密码,让我到解放路华联超市的顾客物存放柜去取一个东西,同时要放进去200万,然后再告诉他密码。说我会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说我绝对不会吃亏。看来事实得到验证了,我也该给这个号码回复手机短信了。”</p>

    李顺喃喃地说着,打开手机,然后操作起来。</p>

    “这个号码是宁州的?”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