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14章 团结就是力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孙东凯的话似乎是在安慰褒奖赵大健,又似乎是在提醒他什么,我想起那天孙东凯在大会最后说的关于并不老的老同志不准倚老卖老的话,觉得似乎有些影射赵大健的意思。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赵大健听了孙东凯的话,低头不说话了。</p>

    孙东凯继续说:“对于你们这个班子的组合,我觉得还是很满意的,年龄结构和素质能力层次都搭配很合理,我想和你们说的是,务必要保持团结,团结出效益,团结出生产力,团结是力量,发行公司是集团人数最大的一个经营部门,一千多人,也是集团经营体系最关键最重要的部门,是整个集团经营的龙头,龙头能否抬起来,龙头能否发展好,对整个集团的经营工作至关重要,没有发行,没有集团的经营。</p>

    我不管你们之间个人以前有什么恩怨,但是既然你们是发行公司的领导,你们要充分认识到什么是大局,什么是整体,在集团的利益面前,个人再大的事情也是小事,个人恩怨不准带到工作来,不准影响工作。</p>

    你们是一个领导集体,这个领导集体,我看既要坚持集,也要讲民主,要避免一言堂,要坚持大事由集体决议。凡事不要突出个人,要避免个人英雄主义。我放一句话在这里,如果你们当有谁违反了这个原则,那么,你们都可以直接向我汇报。”</p>

    孙东凯这话细细琢磨,似乎有些前后矛盾,一方面强调团结,另一方面却又有挑拨离间的意思。</p>

    记得以前平总和我说过,做领导的,其实最害怕的是下属团结抱团,最希望看到的是下属闹分裂,这样他可以从利用其间的矛盾分别掌控或者各个击破,从而从获取最大利益。</p>

    看来,孙东凯是很明白这个道理的,他正在践行这一套。</p>

    秋桐似乎没有听出孙东凯话里的意思,神色很平静。</p>

    然后,孙东凯看着我:“易克,你分工分管发行是不是?”</p>

    我点点头:“是!”</p>

    “从明天开始,你安排专人每天给我报数,报各个报刊的征订进度。我要随时了解你们的发行工作进度,直到元旦大征订结束为止。”孙东凯说。</p>

    我没有说话,看着秋桐。</p>

    孙东凯做恍然大悟状,一拍脑袋:“哎,你看,我一时糊涂了,我直接安排易克,这是越级啊,我怎么能带头越级呢,这可不对。”</p>

    秋桐淡淡笑了下:“孙记谦虚了,我在这里听着,怎么能说是越级呢。既然孙记如此安排,那我们落实。明天给孙记专送征订工作进度表。”</p>

    我然后说:“我去落实。”</p>

    孙东凯点点头:“数字要准确,分类要明晰,要有完成任务的重。”</p>

    我点点头:“好,保证让你看的一清二楚!”</p>

    接着,孙东凯看着曹丽:“当前集团经营工作压倒一切的任务是发行,你们党办要全心全意配合好,只要发行公司提出的工作的要求,要尽量给予满足。”</p>

    曹丽忙点头:“保证配合好秋总的动作,孙记你放心,我和秋总不管是工作还是个人关系都很好,我们工作是好同事,工作之外是好姐妹。我们一定会配合地很好的。”</p>

    “你这样说我放心了。”孙东凯笑起来。</p>

    “唉——孙记,你现在集集团的党委记董事长总编辑总裁职务于一身,集团三大系统的工作你都要操心,还有你兼着部里的副部长,部里的活动也要你参加,你可真够忙的,你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曹丽做关切状说,似乎她这话是有意说给我们听的。</p>

    “呵呵,没办法啊,市委决定的,我也没办法。”孙东凯做无奈状笑着:“我其实是不想兼这么多职务的,可是市委硬要我兼着,我只有服从了,谁叫我是党员呢,党员要服从组织的安排啊。累累吧,我这把骨头豁出去了。不过幸亏还有其他党委成员能分担我的工作,幸亏有各部门的负责人能够服从我的话。”</p>

    孙东凯既像是诉苦,又像是显摆,还像是在表明他的权威。</p>

    秋桐微笑着看着孙东凯和曹丽对话,不言语。</p>

    孙东凯和曹丽又坐了一会儿,和大家聊了半天,然后去了其他公司。</p>

    他们走后,赵大健也离去。</p>

    秋桐对我说:“刚才孙记告诉你给他送报表,你当时不该不回答而看着我的。这样,孙记会对你不满,觉得你眼里没有他。”</p>

    “工作要按照程序来,不能越级,他是集团老大,更应该带头执行。”</p>

    “话是这么说,但是,执行起来,是不需要这么认真的。这年头,越级的事情多了。”秋桐说:“你一直是个不讲究程序的人,怎么突然较起真来了?”</p>

    我说:“讲不讲程序,那要看什么事,那要看对谁。”</p>

    秋桐沉默了下,说:“你要是越我的级,我是不在意的。”</p>

    “彼此彼此,你要是越我的级,我也不在意,你可以直接越过我去指挥站长和经理。”</p>

    秋桐忍不住笑了,说:“我不会那么做的。”</p>

    “可能,我会那么做!”</p>

    “那你去做,我说了,我不会在意的!”</p>

    “为什么?”</p>

    “天下没有那么多为什么。”秋桐说:“只要你觉得有道理,只要你觉得是正确的,你但做无妨。”</p>

    我笑了,秋桐也笑了。</p>

    一会儿,我说:“告诉你个事,海珠回来了。”</p>

    “哦,她怎么样了?对你的态度怎么样了?”秋桐关切地看着我。</p>

    我说:“精神有些憔悴,不过,对我的态度好些了,似乎有些松动了,似乎有些接受现实了。”</p>

    “那好。松动了那好。”秋桐的口气有些宽慰。</p>

    “她还是不想见我,希望自己呆着,不想别人去打扰她。”我又说。</p>

    “留给她独自思考的空间吧,暂时不要去打扰她。”秋桐点点头,又带着歉意看着我:“易克,我很内疚,因为李顺,你和海珠。因为李顺,你自己也。我一直觉得,是我害了你,是李顺害了你。我和李顺害了你,也伤害了海珠。”</p>

    我心里有些默然,说:“你不必内疚。这些都不怪你的。我不想责怪任何人,一个人的道路是自己选择的,有些路,一旦走去,是不能停止也无法回头的。</p>

    “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道路,不管是走错了还是走对了,都不能埋怨别人。怨天尤人,只能是无能的表现。或许,一切都是注定的,都是命运的安排。”</p>

    听了我的话,秋桐沉默了良久。</p>

    下午3点,天福名茶。</p>

    我和老黎面对面坐在那里,我的脸色拉着,神色冷峻地盯着老黎。</p>

    “约我来喝茶,喝的还是我的茶,干嘛用这副眼神看着我,好像我欠了你什么似的。”老黎坐在那里,不满地嘟哝了一句,接着笑眯眯地看着我:“易总,易副总,叫我来除了喝茶,还有什么好事要告诉我吗?还是有什么问题要请教我呢?”</p>

    我将脑袋往前凑了凑,靠近老黎的脸:“老黎,你看着我的眼睛!”</p>

    “干嘛?玩对眼?玩豆眼?我可没那功夫!”老黎说着,避开我的眼神。</p>

    “你不敢直视我的眼睛!”我说。</p>

    “为什么这么说?”老黎说。</p>

    “因为你心有鬼!”我又说。</p>

    “你个臭小子,你敢这么说我,我心里有没有鬼你怎么知道?你少拿老子开涮。”老黎冲我瞪了一眼。</p>

    我将脑袋缩回去,然后看着老黎:“老黎,你不老实,你很不老实。”</p>

    “你个臭小子,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我怎么不老实了?”老黎做愠怒状看着我:“不把话说清楚,黎叔要真的生气了,我告诉你,黎叔生气了,后果很严重。”</p>

    我点燃一颗烟,吸了两口,然后缓缓道:“老黎,我想问你个问题!”</p>

    “问吧。”老黎带着一副无辜的表情看着我。</p>

    此时,我不知道老黎会如何应对我的质问。</p>

    我说:“老黎,我们是朋友不?”</p>

    “是啊!”</p>

    “那你觉得朋友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我注视着老黎的眼睛。</p>

    “自然是坦诚相待,诚实!这是第一位的东西!”老黎看着我:“小子,怎么了?”</p>

    “回答地好!”我说:“那么,老黎,我问你,你对我坦诚相待了吗?你对我诚实了吗?”</p>

    老黎不动声色地看着我:“伙计,此话怎讲?”</p>

    我说:“老黎,你一直在给我演戏,整天装得像真的一样。我问你,三水集团的夏季和夏雨是谁的孩子?你又是谁的爹?”</p>

    老黎微微一怔,接着笑了:“这个问题很好回答,夏季和夏雨是他们父母的孩子,我是我孩子的爹。”</p>

    我说:“又给我捣鼓洋动静了不是?我说你不老实你还不服气,行啊,老黎,对我这个朋友够真诚的啊,整天真事似的和我谈论三水集团,见了夏季还装作不认识,你糊弄我玩吧,糊弄我玩,你觉得很开心是不是?</p>

    “要不是我今天遇到夏雨去报社广告公司刊登寻人启事,我还知道原来你是夏雨和夏季的爹,原来你竟然是三水集团的幕后老大。如果我今天要是不问你,你是不是还要一直瞒着我,一直瞒下去?”</p>

    老黎不笑了,认真地看着我,半晌说:“小易,别激动。冷静一下。”</p>

    “我没激动,我很冷静!”我说。</p>

    “你不冷静,我看你有些激动。”老黎说:“小易,我问你,假如我是一个身无分的老头子,你会不会和我做朋友?”</p>

    “做朋友和财富与地位以及身份无关!”我说。</p>

    “这不是了,我是谁的爹,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有多少财富,这重要吗?我们做朋友,和这些都无关的。”老黎又笑了。</p>

    “可是你不该瞒着我,还有,我救了你一命,你给我一百万报酬我不要,那么,你通过你的儿子和闺女给我这笔大业务,让我拿到200万的提成,作为对我的报答,是不是?还有,春天旅游公司能够拿到那个订单,能够成为三水集团的合作伙伴,也是因为这个,是不是?”我说:“你这样做,实在不是朋友之间该做的事情,我救你不是图你什么报答,也不是图你的钱。”</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