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10章 小雪不是主要的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没有说话。</p>

    “你神秘兮兮地打电话把我催回来,电话一直不说,原来是为这事。我还以为是出了什么紧急的事情,十万火急飞回来,你这不是折腾我吗?”</p>

    接着,李顺轻松地说:“不过,为了我的女儿,跑回来这一趟,也值得!好了,没什么别的事了吧,你好好带好小雪,给小雪最好的生活和教育,钱我们多的是,一辈子都花不完,你使劲花是,不够跟我说。行了,没事那我走了——”</p>

    “站住——”秋桐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一个分贝。</p>

    “干嘛?还有什么事?”李顺说。</p>

    “我叫你回来,小雪的事情不是主要的,你回来不回来,你说不说过去的事情,都不是重要的,我对待小雪都不会发生任何变化。”秋桐说。</p>

    “那你是什么事,说,快说,少罗嗦!”李顺不耐烦地说,似乎他说完小雪的事情,一刻都不愿意和秋桐多呆。</p>

    “我让你放过易克!”秋桐干脆利落地说。</p>

    听到此话,我的心猛地一振。</p>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李顺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秋桐。</p>

    “我让你放过——易克!”秋桐一字一顿地又说了一遍,吐字清晰,语气有力。</p>

    “你在胡说什么?什么放过易克?易克本来是自由人,本来我没抓住他,谈何放过,切——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莫名其妙!”李顺说。</p>

    “李顺,你不要和我搪塞,我知道你一直在要挟着易克为你做事,我知道易克在星海的一举一动都受你的控制,包括他做的所有事情,包括他在发行公司班,都是你安排指令的,没有你的话,他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你不用给我打马虎眼,你心里很明白!”</p>

    秋桐说:“你知道不知道,因为易克跟着你混黑道的事情,被他的女朋友海珠知道了,海珠死活不肯原谅易克,闹着要分手,人家两个人本来好好的,因为你硬是要拆散,你居心何忍?</p>

    还有,易克本来是一个充满正义和争气的好端端的进步青年,因为你,被你拖下了水,越陷越深,你让他这样一个无辜的良家子弟误入歧途,你难道良心过得去?</p>

    所以,李顺,算我求你,算你看在我收养小雪——你女儿的面,你放过易克好不好,你不要让他再跟着你做事了,你不要再安排他做一些违法的事情了。你成全易克和海珠做一回好事好不好?算我求你了!”</p>

    我的心阵阵颤栗,我没有想到秋桐为了我,为了我和海珠会去低三下四求李顺。</p>

    “你给我住口——”李顺突然咆哮起来:“秋桐,你在威胁我,你在拿你抚养小雪的事来威胁我,我生平最痛恨的是有人威胁我,你竟然敢威胁我,竟然敢做我最忌讳的事情。你抚养小雪怎么了?那是你的义务,那是你汇报我们家的恩情该尽的义务。</p>

    我们家给你那么大的恩,你报了吗?你以为你答应嫁给我算报恩了?狗屁,我告诉你,你给我好好抚养好小雪,这才算是一点点报恩,你以为我愿意娶你?要不是顾及家族的利益和老爷子老太太的面子,我才懒得娶你。”</p>

    “李顺,你——”秋桐的声音在颤抖。</p>

    “我什么我?我够给你面子了,你知道这个世界除了老爷子老太太,还有谁敢直呼我的名字,也是你,我对你够宽容的了。按照过去的风俗,你起码地叫我老爷或者相公,不让你叫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还不知足。”李顺大大咧咧地霸气十足地说。</p>

    “你混账——”秋桐气愤地声音。</p>

    “你骂吧,我是男人,我不和女人一般见识。”李顺满不在乎地说:“还有,易克和海珠的事情,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关我屁事,海珠既然想跟着易克,既然她要是爱易克,那她要接受易克的一切,接受他的优点和缺点。</p>

    混黑道怎么了?混黑道光荣,海珠应该引以为自豪引以为骄傲才是,不知好歹的臭丫头,还闹着和易克分手,我看是好日子过够了,回头我找她谈话去,我给她思想教育课。”</p>

    “你。你不许去找海珠!”秋桐的声音。</p>

    “行,你说的,是你不让我去找的,是你不让我去撮合的,我正好不想去,我最烦的是见女人,不去正好!”李顺说:“还有,我要修正你脑子里的一个错误意识,你不要以为易克跟着我是走了邪路,我是带着他走向了一条光明之路,一条为理想而奋斗的光辉道路,我做的事业是伟大的,跟着我干,他是幸运的,我器重他,是喜欢他,是为他好,是看得起他,我会让他发财,会让他实现人生的自我价值。</p>

    我安排他做的一切,都是为大家为他为所有人谋福利!是在为构建和谐社会做贡献。为了这个伟大的目标,他必须继续在你的公司里干下去,而且要更好的干下去,要扎根,要打牢基础,要发展进步,而且,他还必须接受我其他的指令,做好我安排的其他工作。”</p>

    “你这是混账逻辑,你根本是狡辩!”秋桐愤怒地说:“李顺,你要是还有做人的良知,你不要再继续要挟易克,不要让他继续陷进去,你自己不能自拔了,你还要拖人下水,你到底还有没有做人的基本良心!</p>

    李顺,我求求你,算你让易克在发行公司干下去,那他干下去,只做本职工作,但是,你不要让他去干其他的事情好不好,不要他去涉足你的黑道领域好不好?”</p>

    “秋桐,你给我住嘴——”李顺怒不可遏地说:“今天我已经给足你面子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给我提要求,敢这样和我讲话,我告诉你,我李顺要做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阻挡,我前进的步伐,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拦。</p>

    看在你抚养小雪的面子,我可以答应你其他的事,但是,关于易克,你想都别想,你知道易克在我的整个事业和棋局占有多么重要的位置?</p>

    你这么要求我,等于是在挖我的墙角,拆我的台,你在替我的敌人做他们一直想做而没有做成的事情,你在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你这是在替我自毁长城。我告诉你,只要我李顺不死,易克甭想脱离我的掌控。我有的是控制他的办法。”</p>

    我浑身不由打了一个寒噤。</p>

    “李顺,你太狠了,你太过分了。你是个十足的混蛋!”</p>

    “我是混蛋我不否认,这世界不是混蛋的人多了,你干嘛非要嫁给一个混蛋。当然,我们要尊重现实,人生是没有回头路的,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不管我稀罕不稀罕,你都得嫁,我都得娶,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p>

    李顺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阴冷:“还有,你如此死心塌地地维护易克,为了易克甚至不惜求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和易克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你难道真的只是为了什么他的狗屁女友吗?你说,你给我坦白交代。”</p>

    李顺的话里隐隐露出几分杀气。</p>

    秋桐突然不说话了。</p>

    “怎么不说话了?难道是被我说了?”李顺气势汹汹地说着,口气里还有几分得意,似乎他并不相信秋桐真的和我有什么关系,但是他找到了堵住秋桐嘴巴的一个有力武器。</p>

    秋桐还是不语。</p>

    “其实,我还是相信你和易克的,不然我也不会安排他在你公司里做事,我让他在你这里做事,也是给他找一个合法的身份和外衣,这样对他本人的安全也是有好处的。”</p>

    李顺的口气有些缓和:“刚才我说的那话,你也不要多心,我只是提醒一下你注意说话和做事的分寸,不要一味偏袒他,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我李顺的东西,不管我稀罕不稀罕,任何人都不得动一下,否则。”</p>

    李顺的口气又充满了威胁。</p>

    秋桐仍旧没有说话。</p>

    “哎,说话啊,有理你讲啊,我是不提倡独裁和一言堂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有意见你说嘛,一言不发算是怎么回事?”李顺似乎被秋桐的沉默弄得有些心里发毛:“虽然你是没有道理的,纯属无理取闹,但是,我还是给你一个申诉和辩解的机会。我可没堵着你的嘴巴不让你说话。”</p>

    一会儿,听到秋桐悲愤的声音:“李顺,你给我滚出去——”</p>

    “好,好,我滚出去,这可是你让我滚的,可不是我非要走的,你看,我做的仁至义尽了吧,你让我滚回来我滚回来,你让我滚走我滚走,我是多么听话的小顺子。”李顺说:“好了,我走了,你带着小雪好好过日子,抽空我会常回来看小雪的。”</p>

    说完,我听到李顺脚步移动的声音,迅疾把身体往门边内侧的阴影里一闪,贴紧墙壁。</p>

    接着,门打开,李顺擦着额头的汗出来,随手一拉门,然后头也不回,径直转身往外走,只是没有了来时的大步流星,走的好像有些摇晃,甚至还踉跄了一下。</p>

    李顺走后,我悄悄移动身体,穿过没有关死的门缝,看到秋桐坐在沙发,神色发怔,眼里充满了无奈凄凉和悲楚。</p>

    我一动不动地看着秋桐。</p>

    一会儿,秋桐站起来,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抱着双臂沉默地站在那里,身体在微微颤抖。</p>

    窗户一开,空气顿时流通起来,一阵冷风吹过,门砰地被关死了。</p>

    我没有进去打扰秋桐,呆立片刻,悄然离去。</p>

    当夜,我无眠。</p>

    当夜,我不知秋桐是否入眠。</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