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08章 不欢迎黑社会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出去——你们都给我出去——你们两个骗子,你们两个混黑社会的龌龊男女,你们合起来骗我,你们会得到报应的。 ”海珠发疯一般叫着:“出去——出去——我这里不欢迎黑社会,不欢迎人渣,你们给我出去——”</p>

    我和秋桐被海珠狼狈地赶了出去,身后传来海珠失声的痛哭声。</p>

    站在马路边,夜色里,秋桐脸的表情极度痛苦。</p>

    看着秋桐的表情,海珠痛哭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我的心里刀绞一般难受。</p>

    “作孽,我这是作孽。”秋桐喃喃地说着,身体摇晃着,没有理我,渐渐离去。</p>

    我知道此时不能再去打扰海珠,她现在情绪正极度激动,我再去只会让事情更加恶化。</p>

    我在寂寞而孤独的黑夜里徘徊着,突然想到白天似乎在附近看到了冬儿的影子,心里一震,一定是冬儿告诉海珠我混黑社会的事情的,一定是冬儿告诉海珠我是被秋桐拉下水混黑社会的,冬儿此招可谓一举两得,一来继续恶化我和海珠的关系,而来继续激化海珠和秋桐的矛盾,对她来说,可以坐收渔翁之利。</p>

    冬儿很会抓时机,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让自己利用的时机。</p>

    想到这里,我不由仰天长叹,心里突然没有对冬儿的怨怒,只觉得一阵巨大的悲哀和酸楚充斥着我的脑海。</p>

    我跌跌撞撞回到了宿舍,空腹喝了一瓶白酒,然后在无限的无奈和愁苦睡去。</p>

    此后一连两天,我每天都去海珠公司,都被海珠毫不留情赶了出来,她根本想和我说话,根本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p>

    秋桐一直抑郁着,心情看起来也是十分低落,眼里时不时带着深深的愧疚。</p>

    第三天,海峰回来了,听我说了这几天的事情,直接去找了海珠,结果同样无果而归。</p>

    “看来阿珠是铁了心相信大家都在联合起来骗她,也包括我在内。”海峰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她说夏雨那事我是被你们骗了,说你混黑道那事我早知道却也不告诉他,我和你还有秋桐是一个鼻孔出气。一个夏雨的事情还没摆平,又加这事,麻烦大了。她恐怕暂时是不会消气原谅你的。</p>

    我心里一直担心你混黑道的事情被阿珠知道,要知道阿珠对爱情一直的原则是诚实,不说夏雨的事情对她来说扑朔迷离,让她思维混乱,单你混黑社会这事,能将她一直以来对你建立的高度信任瞬间击垮,她无论如何不能相信自己深爱的男人是一个黑社会,还是骨干分子。这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p>

    我听了海峰的话,沉默不语。</p>

    “回头我再慢慢做阿珠的工作,你也要积极主动好好表现,没事多去看看她。”海峰说:“阿珠我了解,她现在是刀子嘴豆腐心,只要她心里还在爱着你,迟早她会接受现实的。”</p>

    我点点头,同意海峰的话,心里升起一丝希望。</p>

    “爱情最不能接受忍受的是欺骗。你正好犯了这个大忌,哪怕是善意的欺骗。”海峰又说。</p>

    我低头不语,使劲吸烟。</p>

    “阿珠气头说的那些话,真是委屈秋桐了,难为她了,回头我代替阿珠去给秋桐道歉。”海峰顿了顿,接着又看着我说:“事情都到现在这样了,你真的不能和李顺彻底脱离关系?”</p>

    海峰哪里知道,我现在正越来越深地陷入李顺的泥坑,脱离是不可能的。依照李顺的性格,他什么事都能做出来。</p>

    想到家里的父母,想到海珠,想到秋桐,我的心不由一颤,轻轻摇了摇头。</p>

    海峰看着我,沉默着,良久,深深叹息一声。</p>

    和海峰谈完话的当天下午,我又去海珠公司,却没有见到她,小亲茹告诉我,海珠到广州出差去了,什么时候回来,没说。</p>

    我摸出手机给海珠打电话,接通后,一听到我的声音,海珠沉默片刻,一言不发,接着挂了。</p>

    再打,直接是拒接。</p>

    再打,还是拒接。</p>

    见不到海珠,她又不接我电话,我没办法了。</p>

    之后的几天,白天我拼命工作,用繁忙的工作来排遣心里的烦忧,晚,面对空荡荡的宿舍,心里感到无的孤苦和悲楚,还有深深的歉疚和无奈。</p>

    夏雨自从惹了事,一连好几天没敢在我面前露面。</p>

    这天晚,我正独自在宿舍喝闷酒,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p>

    开门一看,门口站着冬儿。</p>

    看到冬儿,我气不打一处来,却突然没有了发火的力气和勇气。</p>

    我站在门口看着冬儿:“你来干什么?”</p>

    “我顺道过来看看你。怎么?不欢迎?”冬儿的语气很平静,似乎看起来很轻松。</p>

    “是的,不欢迎!”我毫不客气地说。</p>

    “怎么能对初恋情人这样说话呢,好像这不大礼貌吧。”冬儿说:“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怕我一个弱女子吃了你不成?”</p>

    我看着冬儿苦笑了下:“冬儿,我服了你了,我怕了你了。”</p>

    “我怎么了?你怎么说出这话来!”冬儿一脸无辜的神色。</p>

    “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知道。”我说。</p>

    “呵呵,我自己知道。是的,我自己知道。”冬儿笑起来:“小克,既然你敢做,又何必怕人家说呢?敢作敢为才是男子汉。这可不像是你的性格。”</p>

    “我他妈不是男子汉,我是窝囊废,行了吧?”我说。</p>

    “不要这么自虐自己,我知道,我心里很明白,你不是窝囊废,你永远是男子汉,是我心目的男子汉。”冬儿的口气变得有些柔和:“好了,小克,让开,让我进去,我们进去谈。”</p>

    “你甭想踏进这个门一步!”我漠然说。</p>

    “你——这里本来是我该呆的地方,凭什么不让我进去?”冬儿的声音有些气恼。</p>

    “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你不能进!”我看着冬儿:“事情闹腾到这个地步,闹得天翻地覆,闹成了一锅粥,你该得意了吧?你该开心了吧?这不是一直想看到的结果吗?”</p>

    “是的,我很开心,怎么了?”冬儿口气犀利地说:“事情到这个地步,这能怪我吗,谁叫你自己行为不检点,和人家亿万千金勾三搭四,谁叫你执迷不悟,非要跟着秋桐那个黑老大未婚夫混,我做什么了我,我只不过是把实情告诉了海珠,你混黑社会的事情,我可没有编瞎话吧?”</p>

    我点点头:“是的,你没编瞎话,你做的都是理所当然的,你是正确的,行了吧,好了,你该走了。”</p>

    “小克,你不用这么阴阳怪气和我说话,这个海珠现在这样,是自找的,看不住自己的男人,被人给戴了绿帽子,说明自己无能,自己男人混黑社会这么久都觉察不出来,说明自己是糊涂虫,这能怪谁?只能怪她自己。</p>

    她这是报应,我早说过,她得意不了多久,她会遭到报应的,她自以为和海峰一起施加阴谋诡计夺走了你万事大吉高枕无忧了,看,这不是报应来了。她这是活该。没脑子的女人,该有这个命运。”冬儿理直气壮地说着。</p>

    我看着冬儿:“你够狠,你行!你以为她得不到的你能得到了,是不是?”</p>

    冬儿说:“我得到的,谁也别想得到。”</p>

    我看着冬儿,一时无语。</p>

    冬儿的语气接着缓和下来:“小克,我了解你,其实我不相信你真的会和那个亿万千金有那样的事情,我知道你不是胡来的人,当然,即使你真的是一时糊涂,我也会原谅你的。</p>

    其实你心里很明白,那个亿万千金当然是看不你的,她顶多只是和你玩玩找寻刺激找寻开心罢了,你只要明白这一点,你不会继续被人家耍弄了。</p>

    不管你是否和那个亿万千金有什么事,我都不会介意你的。还有,你加入黑社会这事,我知道你是有苦衷的,我理解你的。你放心,我会努力想一切办法帮你解脱出来。为了你,我愿意去做一切事情。”</p>

    冬儿大言不惭,以为自己是谁啊,还要想办法帮我脱离黑社会,幼稚无知自大狂妄之极。</p>

    我不知道冬儿是怎么知道夏雨闹出来的事情的,也不想去弄明白,我看着冬儿,冷漠地说:“冬儿,谢谢你的理解,谢谢你的开导,谢谢你的大度,谢谢你的帮助,谢谢你的好心。不过,我想告诉你,冬儿,海珠得不到的,你同样也得不到,你自以为算盘打得很精明,但是,你会聪明反被聪明误。”</p>

    冬儿的脸色一寒:“小克,你是打算一条道走到黑,头撞南墙不回头是不是?”</p>

    我说:“是又怎么样?”</p>

    冬儿冷笑一声:“小克,我告诉你,我刚才说了,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不管是海珠还是秋桐还是曹丽还是夏雨,抑或是其他女人。我不管她是谁,谁在这方面刺激我招惹我,谁是我不共戴天的敌人。</p>

    今天你不让我进去,你不给我好脸,行,我不进去,我退一步,咱们后面走着瞧。我不信羊不吃柳叶,我不信我还治不了这几个胸大无脑的女人。我还真不信这个邪。”</p>

    说完,冬儿狠狠瞪了我一眼,眼里含着无奈和幽怨,一咬薄薄的嘴唇,接着转身走。</p>

    我砰地关门,将脑袋抵在门,好久没有动。</p>

    第二天是周六,我在宿舍睡了一整天。</p>

    周日下午,天福茶馆,我和老黎坐在一起喝茶。</p>

    “小伙计,我看你很没精神,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老黎说。</p>

    “嗯。”我点点头,无精打采地转头看着窗外,这几天天气持续阴霾,虽然没有下雪,却持续降温。</p>

    “是工作的还是生活的?可否给我老头子说说?”老黎说。</p>

    我看着老黎,半天没有做声。</p>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不问了!”老黎低头茶。</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