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06章 成何体统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和海峰一看,海珠站在身后。 </p>

    “你们俩要干什么?今天是人家请客,你们在这里打闹,成何体统?”海珠说。</p>

    “阿珠,我……他……你不知道,这个混蛋,他趁你不在家……”海峰怒气未消,一时说不出口。</p>

    “好了,哥,我们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掺和操心,你少管。”海珠说:“我们回去吧,不能弄得夏董事长不好看。”</p>

    海珠显然不是叫我哥,说的“我们”显然也不包括我。</p>

    海峰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接着和海珠回了房间。</p>

    我站在那里,一直发愣。</p>

    一会儿云朵从卫生间出来,看到我站在这里,走了过来。</p>

    “哥,你没事吧?”云朵带着关切和担心的表情看着我。</p>

    我努力冲云朵一笑:“没事。”</p>

    “你嘴角怎么出血了。”云朵发出一声低呼。</p>

    我又掏出纸巾擦了擦嘴角,然后笑了下:“没事,刚才不小心碰了下。好了,我们回去吧。”</p>

    云朵看了看我,低头先走了。</p>

    回到房间,房间里气氛很热烈,大家都在笑谈着什么,有夏雨在,气氛不热烈都不行。</p>

    夏季看到我回来了,举起酒杯:“老弟,刚才你躲哪里去了?我可是又单独和秋总喝了三杯酒,来,我们再喝三杯。”</p>

    我这时看到秋桐正静静地看着我,一会儿又瞥一下神态似乎正常的海峰,又看一下似乎正在听夏雨神侃的海珠,眼神有些捉摸不定。</p>

    我又和夏季干了三杯酒。</p>

    这会儿,喝了不少红酒正和海珠云朵秋桐大侃衣服的夏雨似乎格外兴奋,讲话也有些得意忘形。</p>

    “哎,我给你们说啊,说到这买衣服,我其实倒是很欣赏海珠的眼光,特别是海珠家里穿的那件睡衣,可真漂亮性感……”说到这里,夏雨倏地住了嘴,一只手紧紧捂住了嘴巴,她意识到自己终于说漏了嘴。</p>

    夏雨的话和异常的表现让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看着夏雨。</p>

    海珠的身体一震,海峰的表情顿时凝固,云朵的眼睛睁大了,秋桐脸露出惊疑的表情,夏季则有些莫名地看着大家。</p>

    “你们怎么了?睡衣怎么了?”夏季说。</p>

    大家都沉默不语,房间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了,静的可怕。</p>

    “小雨姐,你——你怎么知道海珠姐的睡衣好看。”云朵轻轻问了一句,满脸都是疑惑。</p>

    夏雨眼睛睁得大大的,一时说不出话来,脸倏地红了。</p>

    秋桐似乎顿时明白了什么,愣愣地看着我和海珠,又看了下海峰。</p>

    海峰沉下脸,脸色十分难看。</p>

    夏季看看大家的脸色,似乎也顿时明白了什么,脸一下子耷拉下来,瞪着夏雨。</p>

    “我……我那天送易克回家,顺便去参观了下,然后看……看到了。”夏雨结结巴巴地说。</p>

    没有人搭理夏雨,似乎夏雨这话是此地无银三白两。</p>

    海珠的脸色很冷峻,胸口急剧起伏着。</p>

    “我……我和易克真的没什么啊,我们真的没有什么的。”夏雨又说。</p>

    在大家听来,这似乎又是无力的辩白,又是一个此地无银,等于是自我招认。</p>

    大家还是不说话,夏季用惊疑的目光看着夏雨,眼里开始冒火。</p>

    夏雨一看形势不妙,突然站起来转身跑了出去。</p>

    房间里继续沉默。</p>

    一会儿,海珠站起来,冲夏季笑了下:“夏董事长,谢谢你今晚丰盛的晚餐,我吃好了,身体有点不舒服,先告辞走一步。”</p>

    海珠要走,我也站了起来,接着海峰也站了起来。</p>

    夏季愣愣地看着大家。</p>

    这时秋桐说话了:“夏董,酒足饭饱了,我们也都该走了。”</p>

    夏季坐在那里没有动,点了点头,神色看起来很沉重。</p>

    我们于是告辞出来,秋桐安排海峰送云朵回去,然后她和我还有海珠一起打车回去。</p>

    海峰不肯先走,带着忧虑的目光看着海珠。</p>

    “你走吧,哥,我没事!”海珠淡淡地说。</p>

    海峰看了海珠一会儿,接着又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带着云朵先走了。</p>

    秋桐拦了一辆出租车,我们车,秋桐坐在前面,我和海珠坐在后面。</p>

    车子穿行在夜晚星海的街头,车内大家都沉默着。</p>

    半天,坐在前面的秋桐说了一句话:“或许,夏雨说的是真的,这只是个误会。”</p>

    “秋姐,你宁愿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是误会,你自己也愿意制造这样的误会,是不是?”海珠冷冷地说:“今天这个是误会,明天那个是误会。误会都让我赶了,难道非要我亲眼看到才不是误会?是不是你也想来一个这样的误会。”</p>

    “海珠,我……”秋桐一时说不出话来,声音听起来十分尴尬。</p>

    “误会真多啊。”海珠冷笑一声,继续说:“我的睡衣被人动了是误会,卧室的床发现了不是我的长头发也是误会。这次发现的头发不是你的,这不是误会,你是该庆幸还是该遗憾呢?”</p>

    “海珠……”秋桐的声音在颤抖。</p>

    “不要嫌我说话难听,我是明白了,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我用好心对大家,可是你们呢。你们都能像我对待你们那样的心对待我吗?”</p>

    海珠的声音里含着悲愤,继续说:“一个个都欺负我,你们的良心呢?你们做人的本性呢?今天这个夏雨,她一进来我看到她的头发了,她的头发是我在床发现的头发。参观,误会,参观误会到床去了。”</p>

    秋桐不说话了,身体在微微颤抖。</p>

    一会儿,到了秋桐家,秋桐表情沉重地下车离去。</p>

    回到宿舍,海珠一言不发,进了卧室。</p>

    我跟进去,看到海珠正在整理自己的行李,我慌了,忙拦住她:“阿珠,你要干什么?”</p>

    “我干什么你管不着,闪开——”海珠带着火气一推我的胳膊。</p>

    “阿珠,你必须听我解释,你必须听我说,我告诉你完完本本的实情。”我又去拦住海珠。</p>

    海珠挣扎了几下,没有成功。</p>

    海珠放弃了挣扎,冷冷地目光看着我,然后一屁股坐到床沿:“说吧,我倒要听听你能说出什么不误会的话来。”</p>

    我于是忙把这两次夏雨来这里的情况从头到尾告诉了海珠,当然,我没敢说我在被窝里搂着夏雨睡的情节,也没敢说夏雨穿着海珠的睡衣到客房扑到我怀里的情节。</p>

    “阿珠,事情的过程是这样,这的确是个误会。”最后,我说。</p>

    “你说完了?或者说,你编完了?”海珠冷冷地说。</p>

    “说完了!”我说:“阿珠,相信我,我说的是实话。”</p>

    “哼,如果当事人不是你和夏雨,如果是我不相干的两个人,如果是我不认识的两个人,如果不是海峰送年糕来偶尔撞见,如果夏雨今晚不说那些此地无银的话,如果她不是匆忙逃走,我宁愿去相信你的鬼话。”</p>

    海珠站起来,带着讥讽的表情看着我:“你的故事编的很完美,孤男寡女独居一室,连这么暴露的睡衣都穿了,你以为你真是柳下惠?你以为我不了解旺盛的性裕?你的这个故事,可以拿来骗三岁的小孩,可惜,我不是三岁的孩子。</p>

    可惜,我发现了床的头发,可惜,我发现我的睡衣被人动过穿过洗过。可惜。你编故事的水平实在不敢恭维。我早看出这个夏雨和你眉来眼去,果然……”</p>

    “阿珠,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话,不信,你可以自己去找夏雨问,看她怎么说。”我说。</p>

    “我能傻到这个地步?我难道不知道你们可是事先串通好编造好口径一致的话?”海珠的声音带着悲凉和愤怒:“不错,我是没有那个夏雨好,她是名门世家,是豪门千金,我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寒门子女,我和她算得什么?</p>

    但是,我告诉你,我再穷再卑微,我也有自己做人的骨气和尊严,不要以为他们集团是我长期的大客户有什么了不起,我得给自己戴绿帽子。我还没犯贱到那个地步。大不了生意不做,我也不会忍受这屈辱。”</p>

    海珠边说边快速整理好了自己的行李,接着提起行李箱要走。</p>

    我忙拦住她:“阿珠,你不能走!”</p>

    “闪开——”海珠的声音不大,但是很有力度,两眼发出利箭一般的光芒。</p>

    看到海珠从没有过的目光,我不由愣住了,身子不自觉往旁边挪动了下,海珠接着从我身边走过。</p>

    传来开门关门沉重的声音,海珠走了。</p>

    我知道海珠的公司里有一间她平时用来午休的宿舍,她一定是到公司里去了。</p>

    当晚,我没有跟去,我知道海珠此刻正在气头,此时越解释反而越糟糕。</p>

    当晚,我在客厅里抽了一夜的烟,整夜未眠。</p>

    第二天午,我直接去了海珠公司,去了海珠办公室。海珠正在忙着处理工作,看到我进来,没有搭理我,也没有赶我出去。</p>

    我坐在那里,看着海珠红肿而倦怠的眼睛,心里疼得不行。</p>

    一会儿,海珠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小亲茹怯怯地出现了:“海珠姐,来客人了,三水集团的夏老板来了。”</p>

    海珠停下手头的工作,对小亲茹说:“请夏老板进来,给夏老板泡杯茶。”</p>

    我的待遇还不如夏季,我连白开水都没喝。</p>

    接着夏季进来,我和海珠站起来和他招呼,请他坐,然后小亲茹送茶水,接着关门出去了。</p>

    夏季满脸不安的神色,看着我和海珠,说:“小妹,昨天的事情。我……我很不安……我专门为此事来的。”</p>

    海珠看着夏季,淡淡地说:“夏董事长,此事和你无关,你又何必不安呢。”</p>

    夏季看看我,然后看着海珠:“我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夏雨那丫头昨晚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打电话也关机,我一直没见到她。所以,我过来,是想看看你,看看你们。”</p>

    海珠说:“当事人这里有一个,你可以问他。”</p>

    夏季看着我,我忙把事情的经过又复述了一遍,和昨晚告诉海珠的一样,同样没有提及那两个让人耳热心跳的情节。</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