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05章 此地无银之嫌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可是,她会相信吗?会不会有此地无银之嫌,会不会有欲盖弥彰的结果?</p>

    可是,不解释,这会成为她的心病,她会认定我背着她带女人回来胡搞了!</p>

    我将报纸合,重新放好茶杯,心里矛盾着,一时拿不定主意。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我收拾好了。”随着海珠的声音,我抬起头,看到海珠穿戴整齐从卧室里出来,站在我面前,神色显得很平静。</p>

    我站起来:“收拾好了。”</p>

    海珠走过来,弯腰将报纸拿起,卷起来,接着进了卧室,一会儿又出来了,手里的报纸不见了。</p>

    “走吧。”海珠看着我。</p>

    我看着海珠:“阿珠。我。”</p>

    “你怎么了?”海珠看着我,笑了下,笑得很艰涩。</p>

    “我……”我结巴着,说不出话来。</p>

    “走吧。”海珠又说了一句,然后径自转身去开门。</p>

    我和海珠出了小区,打了一辆车,直奔三水集团。</p>

    路,我和海珠坐在后排,大家都沉默着,我还在犹豫着不知如何开口不知要不要和海珠说这事。</p>

    “我出去这几天,家里来客人了吗?”海珠看着车窗外正在降临的夜色,轻声说了一句,声音听起来很淡定。</p>

    “海峰来了,他出差回来经过宁州回家看望你爸妈了,专门带了年糕送来的。”我忙说。</p>

    “还有其他人吗?”海珠又说。</p>

    “这个……有……哦,不……没有。”我一时有些语无伦次。</p>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海珠转过脸来。</p>

    “这个……有……还是……没有……我……也不好说……”我心里更加乱了,讲话更加结巴。</p>

    海珠皱起眉头,倏地转过脸去,又看着窗外,不说话了。</p>

    “阿珠——”我轻声叫了一声。</p>

    海珠没有说话,依旧看着车窗外。</p>

    “阿珠。”我又叫了一声,悄悄伸手过去,握住她的一只手。</p>

    海珠没有躲闪,任我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很冷。</p>

    沉默了许久。</p>

    我终于下了决心,我决定将夏雨这两次来的详细过程原原本本都告诉海珠,不管海珠信不信,我必须告诉她。</p>

    “阿珠——”我刚开口,海珠的电话突然响了,海珠抽出我的手,摸出手机开始接电话。</p>

    “哎——你好,我是春天旅游公司的海珠,您是哪位啊?”海珠讲话的语气变得柔和起来:“张总啊,您好,您好。有什么事,您说……”</p>

    海珠的客户来电话了,而且这一谈是好半天。</p>

    好不容易等海珠打完电话,我正要开始和海珠说正事,三水集团到了。</p>

    “到了,我们下车吧。”海珠收起电话,接着下了车。</p>

    三水集团的内部酒店很高档,绝对不低于四星酒店的标准,主要是用于内部招待。</p>

    夏季在酒店门前等候我们,见我和海珠过来,热情迎来握手欢迎。</p>

    我们正在交谈着,秋桐云朵海峰他们也到了,秋桐给夏季介绍云朵和海峰,夏季又表示热烈欢迎和久仰。</p>

    “夏雨呢?”秋桐问夏季。</p>

    “她在办公室忙着审核一个方案的,一会儿到了。外面冷,我们先去房间吧。”夏季说。</p>

    夏季和秋桐边说话边往里走,云朵跟在后面,我和海珠海峰在最后。</p>

    “丫头,这几天是不是很忙很累啊?”海峰大大咧咧地说:“我那天从深圳回来顺便回家看了下爸妈,他们让我带了年糕给你们吃的,我一大早去你家送年糕,哈哈,你这死丫头还没起啊,还蒙头躺在被窝里。我怕打扰你睡觉,放下东西悄悄地走了。怎么样,年糕好吃不?”</p>

    海珠一听,脸色倏地变了,转脸看着我。</p>

    海峰在跟前,我一时不好说什么,转过没看到。</p>

    海珠的胸口急剧起伏了几下,接着变得有些镇静,对海峰说:“好吃。”</p>

    说完这话,海珠的眼神变得直直的,突然加快几步,赶秋桐和夏季,边走边侧眼死死盯住秋桐的头发。</p>

    云朵的脚步慢了下来,和我还有海峰走在一起。</p>

    这时秋桐转脸对海珠说:“妹妹,你这次亲自去海南带团,来回得有接近8、9天的时间吧,我可是很想你呢。今晚夏董这酒,正好给你接风。”</p>

    海珠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走在身后的海峰却倏地变了脸色,转脸死死地看着我,看得身边的云朵有些惊疑和诧异。</p>

    我抿紧嘴唇,不看海峰的脸。</p>

    “易克。”海峰低声说:“你给老子搞什么洋动静。”</p>

    我看到海峰握紧了拳头,满眼充满了怒火。</p>

    “你们怎么了?”云朵忙说。</p>

    海峰看了一眼云朵,没有说话,接着又转脸看着我,显得非常愤怒。</p>

    正在这时,房间到了,夏季站在门口回身招呼大家:“来,大家请进吧。”</p>

    海峰看到夏季,接着恢复了常态,冲夏季笑了笑:“好,大家一起进。”</p>

    进去后,夏季坐到主陪的位置,指指身边的座位,说:“来,秋总,你坐这主宾的位子吧。”</p>

    秋桐笑着摆手:“我看还是这两位男士做正副主宾吧,你们三个男人在一起,喝酒抽烟都方便,我们几个女的在一起聊天也方便。”</p>

    夏季一听秋桐说的有理,也不好再坚持,于是我和海峰分别坐在夏季两边,秋桐坐在海峰下面,海珠坐在我下面,云朵坐在海珠身边,还有个空位子,无疑是留给夏雨的。</p>

    海峰边和夏季说笑着边不时狠狠地瞪我一眼。</p>

    海珠边和秋桐云朵说笑着边有意无意地打量着她们的头发。</p>

    “嗨——女士们and先生们,不好意思,我来晚了。”随着一声欢快的叫声,夏雨出现了,蹦跳着进了房间,一屁股坐在夏季对过的空位子,边嚷嚷道:“欢迎大家到三水集团做客,今晚夏季大哥做主陪,我来做副主陪!”</p>

    从夏雨进门到落座到说话,海珠的目光一直紧紧锁定着她。</p>

    夏雨这时冲海珠笑了下:“海珠姐,海老板,你回来了。”</p>

    海珠也报以同样的笑:“听夏总这话,好像你知道我出差了。”</p>

    夏雨的神情一怔,似乎发觉自己刚才差点说走了嘴,忙说:“听说的,听说的。”夏雨的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掩饰般地又去和云朵说话。</p>

    海珠保持着沉静的表情,不停地打量着夏雨,我猜她是在琢磨夏雨的头发。</p>

    云朵坐在那里边和夏雨说话边不停地打量我和海峰,眼里隐隐带着几分担心和疑惑。</p>

    一会儿开始喝酒,夏季我和海峰喝的是白酒,其他女的喝红酒。</p>

    没想到夏季酒量还挺大,一杯接一杯和我还有海峰干,不一会儿海峰有些不胜酒力了,话也有些多了。</p>

    “夏老兄年纪轻轻,我们大不了几岁,却成执掌如此大的一个集团,小弟佩服之至。”海峰说。</p>

    “我们集团和你们的跨国公司是无法的,还需要向你们学习。海峰老弟的能力也是我很佩服的。”夏季谦虚地说:“作为我来说,其实谈不到什么能力,我其实是接过了父辈的家底,老一辈给我打下了基础,我继续发扬是。”</p>

    海峰举起杯:“父辈的家底,来,我们为父辈的旗帜干一杯。”</p>

    “对,父辈的旗帜。父辈留给我的不仅仅是一个公司,更是做人做事的传承。那些优秀的东西,是一辈子都享用不尽的。”夏季和海峰干杯。</p>

    秋桐这时举起杯子对几个女人说:“来,我们大家一起给海珠接风。海珠这次去海南,很辛苦。”</p>

    “来,给大……大老板接风。”夏雨也举起杯子。</p>

    “海珠姐,来。”云朵说。</p>

    海珠笑了下,举起杯子:“谢谢大家。”</p>

    四个女人喝酒,我坐在那里轮空了。</p>

    “夏总,你的头发真漂亮。”放下杯子,海珠又打量着夏雨。</p>

    “呵呵,我最近刚焗油的,好看吗?呵呵,你要不要也焗成这个颜色啊,我抽空带你去那家店。”夏雨笑着。</p>

    海珠笑了下,没有说话。</p>

    这时,我偷眼看了下海峰,他正冷冷地注视着我,脸色甚至有些铁青。</p>

    我真担心海峰喝多了,在场合控制不住发作起来。</p>

    云朵一直盯着海峰看,脸写满了担忧。</p>

    秋桐注意到了海峰的脸色,说:“海峰,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p>

    秋桐这么一说,大家都看着海峰。</p>

    海峰忙把目光从我身转移开:“我可能有些不胜酒力。”</p>

    “海峰哥,你少喝点。”云朵这时说。</p>

    海峰看着云朵,点点头:“好,我听你的。”</p>

    秋桐接着看着夏季:“夏董啊,今天你请客,你们的白酒可要控制住量哦,不要喝多了。”</p>

    夏季含笑看着秋桐,忙点头:“好,我听你的。”</p>

    夏雨快人快语地说:“哎——你们一个听一个的,那谁听我的呢。”说着,夏雨的眼睛不停地看我。</p>

    我低头喝茶,不做声。</p>

    海珠的脸色有些难看,秋桐也有些不自然。</p>

    我借口卫生间,站起来出去了,走到走廊口,站在窗口点燃一支烟。</p>

    我的心里很乱很沉重。</p>

    “王八蛋。”身后传来一声怒骂。</p>

    我没回头,我知道是海峰。</p>

    “转过身来。”海峰说。</p>

    我转过身,看着海峰发红的眼睛。</p>

    “说,那天床被窝里是不是躺着一个女人,那女人不是阿珠。”海峰沉声说。</p>

    我看着海峰,点了点头:“海峰,你听我解释。”</p>

    “我靠你个混蛋,我听你个狗屁解释。”海峰话音未落,我的胸口已经挨了他重重的一拳,接着海峰低声怒骂着:“兔崽子,阿珠刚出去几天,你带女人回来胡搞,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人?”</p>

    说完,海峰又一拳打到了我的嘴角,我伸手摸了摸,流血了。</p>

    我掏出纸巾擦了擦嘴角的血,看着海峰:“海峰,你疯够了没,你能不能听我解释。”</p>

    “你给我住嘴——你少给我花言巧语。”海峰说着,又要来打我。</p>

    “住手——”</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