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03章 真实身份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说完这话,我的心猛地跳动了几下,我明白自己这话的意思,我知道这话意味着什么,我既然要给秋桐下这个保证,那无疑说明我早晚要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要将在秋桐面前将自己和那个空气里让浮生若梦魂牵梦绕的亦客合二为一。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还有,或许,我迟早要在周围的所有人面前告诉他们我是到底是一个什么来历什么身份的人。</p>

    当然,秋桐是无法想到我此刻心里的想法的,她想的和我想的可能很不一样。</p>

    “做一个真实的自我,你会活得很轻松的很开心的。”秋桐说:“那一天,会很遥远吗?”</p>

    “那一天……”我喃喃重复着,心突然又猛烈跳动起来,一种强烈的预感告诉我:那一天,或许快要到了!</p>

    这种预感让我的心跳愈发猛烈,几乎有一种窒息的感觉。</p>

    我似乎觉得,我的真实面目正在秋桐面前一点点被撩起,那些围绕着我和秋桐以及周围人们的谜团和悬念,即将一个个被揭开。</p>

    而这些谜团和悬念,又将会引起怎样的惊涛骇浪和轩然大波,又将会如何涤荡和拷问世间那些活着和死去的灵魂。</p>

    我终究没有告诉秋桐那一天到底有多远,站起来,默默地离开了秋桐办公室,轻轻回身带门。</p>

    3小时后,我站在滨海大道无人的海边,雪还在下,周围很静寂,天空灰暗,大海一片茫茫。</p>

    飞舞的雪花飘落在我的头发、脸,落在我的身。</p>

    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积雪被踩踏的声音,我没有回头,我知道,皇者来了。</p>

    是他约我来的。</p>

    “我想知道,那天将军约你到隐居会所,和你谈话的内容。”皇者站在我身后,声音听起来有些遥远。</p>

    我回身看着皇者:“你无所不知,又何必问我。”</p>

    “你在讽刺我。”皇者笑了下。</p>

    “我想知道你真实的身份!”我突然说。</p>

    “我的身份很简单,我是将军的贴身随从!”皇者说。</p>

    “我想知道你和将军去日本的真正目的!”我又说。</p>

    “我不能告诉你!”</p>

    “那你又何必问我!”</p>

    “我相信你会告诉我!”</p>

    “为什么?”</p>

    “因为你是易克,我是皇者!”皇者不动声色地看着我。</p>

    我弯腰握起一个雪球,用力扔向大海,边说:“其实,你知道伍德会问我什么,你知道他想知道什么。”</p>

    “是的,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回答的。”</p>

    “你想我会怎么回答?”</p>

    “你会按照聪明人的思路回答!”</p>

    “你看我是一个聪明人吗?”</p>

    “我看是!”</p>

    “回答正确!”</p>

    皇者点点头:“我懂了。”</p>

    “还需要问吗?”</p>

    “不用了!”皇者两手插在衣口袋里,慢慢走到栏杆边,看着大海,一会儿说:“假如我没有搞错的话,李顺6年多以前,有一段荒唐的情感经历……”</p>

    我站在皇者身后,看着皇者的背影,没有说话。</p>

    皇者回过身,身体靠在栏杆,看着我:“这段感情的结果,最终好像是个悲剧,鸡飞蛋打。”</p>

    我静静地看着皇者。</p>

    “那个女人带着钱和自己的老公消失了。消失地无影无踪。但是,她留下了一个孩子,那孩子是她和李顺的。也是这样的一个大雪天,那孩子被扔进了垃圾箱。”皇者继续说:“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那孩子已经不在了。”</p>

    皇者知道这些,我并不怪,李顺的经历,伍德应该很清楚。</p>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说。</p>

    “你可以这么说,但是,你必须知道,你应该知道。”皇者继续说:“在所有的当年知情人都以为这孩子必定不在人世的时候,在大家都将这件事渐渐淡忘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个怪的事情。”</p>

    我抽出一颗烟,点着,注视着皇者,听他继续说下去。</p>

    “在李顺的未婚妻——秋桐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孩子。这女孩子的年龄和当年李顺出那事距今的时间正好相同,而且,根据医院当年的记录,被遗弃的那孩子,也是个女孩。”</p>

    我屏住呼吸看着皇者。</p>

    “李顺和秋桐还没有结婚,显然,这不是李顺和秋桐的孩子,那么,这孩子会是谁的呢?会是哪一个呢?”皇者看着我。</p>

    “捡来的。我可以证明!”我说。</p>

    “捡来的。这个理由很充足。你证明,呵呵。谁来证明你呢?”皇者淡淡地笑了下:“即使是捡来的,可是,依照李顺的性格,他会对一个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捡来的孩子分外亲昵疼爱吗?何况,李顺还曾经带着一个吃过的口香糖去医院做过dna鉴定。这都说明了什么呢?”</p>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的心里有些紧张,声音有些嘶哑。</p>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你不是说我是无所不能的吗。”皇者说:“可此,此事并非我自己打探来的。重要的是,此事并非我自己知道,我只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从一个隐秘的处所得知这些的。换句话说,除了你,我,李顺甚至包括秋桐以及李顺的父母,还有其他人也知晓了此事。而这人却并非你们的朋友。”</p>

    “你告诉我这些,何意?”我盯住皇者的眼睛。</p>

    “何意?”皇者说:“老弟,你问我这话,是不是听起来很愚蠢?”</p>

    我锁紧眉头。</p>

    “斗争越来越复杂化。或许,不仅仅是两方之间的简单对立,盘根错节,纵横交错。或许,卷入的人会越来越多。”皇者又说了一句,然后深深看了我一眼,转身走。</p>

    看着皇者离去的背影,琢磨着他刚才讲话时候的表情,听着他隐隐暗示的话,我的心里突然感到了几分不安。</p>

    我突然意识到,皇者今天约我来,或许并不仅仅是为了问我那天和伍德谈话的内容。</p>

    皇者离去后,我独自在风雪的海边伫立了许久。</p>

    第二天一班,秋桐带着我赵大健苏定国还有曹腾和云朵去市人民医院。</p>

    因为,因为昨天孙东凯奋不顾身的行为,因为孙东凯的脑袋受到市委记的屁股和地面的剧烈挤压,他受伤住院了。其实我听说他的伤很轻,不过是皮外伤,根本用不着住院。这说明他在卧倒的时候是有思想准备的,两手抱住了脑袋,起了一个缓冲的作用。但是孙东凯还是选择了住院。</p>

    因为,因为领导只要住院,不管病情重不重,属下都是要去看望的,这是人情和人性,更是规矩。当然,要是病情很重,可能会长期病休之类的,那看望的属下少了,要是得了绝症,那看望的人几乎绝迹,也没人讲人性和规矩了。</p>

    这也是官场看望病人的规律。这和民间探视病人的规律正好相反,民间是病越重看望的亲戚朋友越多,小病无大碍的看的人少。当然,换了老百姓,这点小皮肉伤也不会住院。听说集团各个部门负责人都带着人去医院了,在苏定国的再三提醒下,发行公司自然也不能例外。</p>

    于是,秋桐带着我们去了医院,去探视因公受伤的人民公仆孙东凯。</p>

    孙东凯住的是高干病房,病房布置地和宾馆差不多,地毯空调电视卫生间完整配套。</p>

    来看望孙东凯的人不少,基本都是集团各部门的负责人,一拨又一拨,鲜花和水果摆满了房间。</p>

    曹丽俨然成了孙东凯的管家,又像是女主人,热情洋溢地迎接和欢送着来往的人们,忙的不亦乐乎。</p>

    孙东凯虽然只有面部受了伤,但还是半躺在床,脸受伤的部位包着纱布,客气地接受部下的轮番问候和致敬。</p>

    我们带着鲜花和水果进去也例行了这番手续,亲切看望问候了孙东凯,孙东凯表示感谢,同时心不在焉和我们聊了几句。孙东凯显得有些心神不定,眼神不住往外看,似乎期待着什么。</p>

    我们刚要告辞离去,曹丽突然跑进来喜滋滋地报告说:“孙总,市委秘长来看你了。”</p>

    孙东凯眼神猛地一亮,发出兴奋的光芒。</p>

    接着,秘长笑眯眯地进来了,身后跟着拿着鲜花的工作人员。</p>

    孙东凯接着要下床,秘长忙客气地让他躺在床不要动,但是孙东凯还是带着感动的神情下了床,请秘长坐在沙发。</p>

    “孙总,我受记的委托,专门来看望你。记对你的伤势十分关心,本来想亲自来看望你的,可是,实在是抽不出空来。”秘长说。</p>

    “万分感谢领导对我的关爱和关心,我这点小伤让领导挂念,我心里十分不安。”孙东凯带着感激的口气说。</p>

    “记让我转告你,让你安心养伤,尽快回到工作岗位,说你们集团的工作是离不开你的。希望你能为集团的发展做出更重要的贡献。”秘长转告记的叮嘱。</p>

    秘长这话犹如给孙东凯打了一针鸡血,孙东凯眼里更加兴奋了,忙说:“请秘长转告记,我一定牢记记语重心长的嘱托,一定不辜负记的期望,一定努力为集团的发展鞠躬尽瘁死而后已。”</p>

    “对孙总到星海传媒集团之后的工作,市委是满意的。对孙总在星海传媒集团做出的业绩,市委是看在眼里的。”秘长又说。</p>

    孙东凯忙谦虚了一下,接着又继续表态要更加努力为集团的发展做出自己应尽的贡献。</p>

    秘长只字不提那天发生的事情,孙东凯也不提,似乎大家心里都有数。</p>

    秘长又聊了几句,然后告辞离去,曹丽热情地送秘长下楼。</p>

    孙东凯长长出了一口气,似乎极大松了一口气。</p>

    我们也随之告辞离去。</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