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700章 不会责怪你的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其实昨晚……你要是……要是……”夏雨结结巴巴吃吃地说:“你要是想干什么,我……我……不会责怪你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夏雨的脸红红的,带着几分娇羞。</p>

    我说:“干什么?”</p>

    夏雨嘴巴一鼓,说:“你是过来人,你懂的。我不是过来人我都知道。”</p>

    我说:“是的,我懂,本来呢,我差点忍不住了,确实想干点什么,可是。我还是忍住了,我终于没让自己去干点什么。”</p>

    夏雨看着我说:“你是怕承担责任是不是?你放心,其实,昨晚,不管。不管我们真的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让你负责的。”</p>

    我说:“责任是一回事,道德又是另一回事。”</p>

    夏雨说:“我。我没说你这么做不道德啊。”</p>

    我说:“你可以不要负责任,也不认为这不道德,但是,这只是针对你而言,这只是你的意识。而对于其他人,甚至包括对我自己,这既是责任问题,也是道德问题。”</p>

    “你说的是其他人是海珠吧。”夏雨说。</p>

    “你可以这么认为。”我说。</p>

    “不公平,你又不是结婚的人,为什么海珠可以和你在一起,我不行?同样是生活在空气里的人,同样是女人,为什么大奶和二奶的待遇这么大呢?”夏雨突然叫起来。</p>

    我说:“夏雨,你不要胡闹好不好?”</p>

    夏雨说:“我怎么胡闹了,我是你亲口册封的二奶,我有权力抗议。”</p>

    我把脸一拉,说:“抗议无效。抓紧起床,不许再折腾。”</p>

    夏雨边磨磨蹭蹭下床边看着我说:“你对刚初愈的病人实施精神虐待。我继续抗议。”</p>

    我忍住不让自己笑出来,脸继续拉着:“抓紧去洗涮。我班要迟到了。”</p>

    “哎——真讨厌,这烧怎么这么快退了。哎,咱是没享福的命啊,二奶的命是苦啊,被二爷临幸一次还匆匆忙忙偷偷摸摸的,像是做贼。”夏雨嘟哝着走出了卧室。</p>

    我晕,什么临幸啊,让外人听见还以为柱子哥昨晚真的出来活动了呢,我可是没有动她一个指头一根毫毛。这丫头说话不着天不着地的。</p>

    我认真地看着夏雨:“夏雨,我告诉你,讲话用词要准确,什么临幸?什么命苦?如果昨晚不是因为你发烧,你绝对进不了这个门。以后你想来做客我欢迎,我会通知海珠接待你。”</p>

    “靠,不是在你家借宿了一晚吗,你看你得瑟的样子。死易克,死二爷,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告诉你,我来你家门口发烧是看的起你,你别不知足,你不给我面子,我还不给你面子呢,说不定,以后你八抬大轿请我我还不来呢。哼。”</p>

    “呵呵。”我笑了:“看在你发烧刚好的面子,我不和你斗嘴了。好了,去洗脸吧。待会我们出去吃早饭。”</p>

    “家里没有个女人是不行,你看我这一感冒,早饭都没人做了,还得出去吃。”夏雨唉声叹气地摇摇头。</p>

    我哭笑不得,不说话了。</p>

    夏雨刚走到客厅,突然“梆梆——”有人敲门。</p>

    我和夏雨都愣住了,互相看看。</p>

    “二爷,有人敲门。”夏雨小声说。</p>

    夏雨说废话。</p>

    “谁呀——”我大声问了一句。</p>

    “靠,是我,开门。老子出差回来了。”门外传来海峰的大嗓门。</p>

    我的头嗡地一下,夏雨还在这里没走,海峰突然来了!</p>

    我的脸色唰变了,脑袋有些发懵,夏雨反应倒是很快,嗖跑回了卧室,窜床,一把拉过被子,将自己盖得严严实实。</p>

    我过去开门,海峰大大咧咧闯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袋子。</p>

    “前几天去总部了,回来经过宁州回家看了看,老爸老妈特意做了年糕,让我带给你们吃。”海峰把手里的袋子放到茶几。</p>

    我站在旁边没有做声,点点头。</p>

    海峰瞅了一眼卧室,沿着他的视线看去,正好能看到卧室里的大床,看到床鼓囊囊的被子,显然里面是一个人。海峰然后看着我:“阿珠还在蒙头睡懒觉,还没起啊。”</p>

    我还是没有说话。</p>

    海峰呵呵笑了:“这丫头不爱睡懒觉的啊,看来可能确实是工作累了。那让她多睡会吧,我不打扰她了。”</p>

    显然海峰不知道海珠到海南去的事情,海珠没有告诉他。</p>

    “好了,我要赶去班了,走了。”海峰边向外走边冲卧室说:“阿珠,小懒虫,年糕要放在水里泡着,不要放在外面,不然会风干的,那样不好吃了。”</p>

    卧室里没有动静,海峰没有在意,没有停止往外走的脚步。</p>

    “海峰。”我突然叫了一声。</p>

    “什么事?”海峰已经走到了门口,回身看着我。</p>

    “我……”我突然不知和海峰说什么了,支吾了下:“你走好。”</p>

    “我靠,给我来这一套,客气什么。”海峰呲牙一笑,转身离去,随手带了门。</p>

    随着门砰被关的声音,我颓然一屁股坐在了沙发,脑袋低垂下去。</p>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夏雨出来了,站在我跟前。</p>

    “去洗脸吧。”我没有抬头,说了一声。</p>

    夏雨没有说话,接着去了卫生间。</p>

    夏雨洗涮完后,我还在低头看着地面发呆,心里隐隐感到了极大的不安。</p>

    夏雨穿戴整齐站到我跟前:“二爷,我收拾好了,我们出去吃早饭吧。”</p>

    海峰的突然出现让夏雨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大得劲,讲话变得规矩了很多。</p>

    我没有了任何食欲,抬起头看着夏雨:“你去吧,我不想吃了。”</p>

    “怎么了?”</p>

    “没怎么。”</p>

    夏雨沉默了一会儿:“是不是因为海峰的出现,是不是因为海峰把我当成了海珠,你心里不安了。”</p>

    我看着夏雨,漠然说了一句:“你该走了,走吧。”</p>

    夏雨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我,眼睛睁得大大的。</p>

    “走吧。”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有气无力。</p>

    “你……”夏雨欲言又止。</p>

    “你还要说什么?”我看着夏雨。</p>

    “我只想告诉你,我不想给你增加任何负担,不想给你添任何麻烦,假如我的作为给你带来了不安和隐忧,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影响和破坏,我表示道歉。不管你怎么看我,不管你喜不喜欢我,不管你。爱不爱我。我都喜欢你,我都……爱你……”夏雨顿了下,接着说:“一句话,我爱你,和你无关!”</p>

    说完,夏雨转身向门口走去,接着开门,关门,离去。</p>

    夏雨走后,我又独自坐了良久,然后起身去了卧室,夏雨已经收拾好了床。</p>

    我看着那张床发呆,昨夜,我和夏雨在这里同床共眠了,在同一张床,已经有三个女人睡过了,冬儿、海珠和夏雨。</p>

    呆立了半天,我去了阳台,将那天夏雨穿过洗过的海珠的睡衣收起来,叠好,放到衣柜里,然后深深叹了口气,出门去了单位。</p>

    去单位后,听到一个早已预料之的消息:昨天,董事长的案子被正式移交检察院了!</p>

    也是说,纪委双规的过程已经结束,董事长已经被证实确实有经济问题,党内调查已经结束,开始走司法程序了。</p>

    听说董事长的涉案金额接近8位数!这个数字基本都是由贪污和受贿构成的,一部分是基建受贿,还有相当一部分来自集团广告公司平总之手。</p>

    这个数字在集团内部一起了巨大的震动,虽然之前大家有各种各样的猜测,虽然社会贪污受贿几千万甚至亿的也不鲜见,但是大家似乎觉得那都挺遥远,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出了这事,还是自己集团的老大,大家仍然感到震撼。</p>

    “没想到董事长胃口那么大,竟然敢贪污受贿这么多。”</p>

    “没想到我们集团的管理漏洞这么大,董事长出了这么大的经济问题,竟然一直没人发现。要不是广告公司出事,恐怕还不会牵出来。”</p>

    “怪不得我们的工资和奖金一直不去,原来都被领导私吞了。”</p>

    大家议论纷纷,各种各样的声音不绝于耳,兴奋者、愤愤者、迷惘者、痛快者、吃惊者、沉默者、幸灾乐祸者皆有。</p>

    曹丽属于兴奋者,像过节一般在各个办公室穿梭,和大家热烈地讨论着,发表着自己的高见和感慨。</p>

    我和秋桐属于沉默者,秋桐关在自己办公室里,我独自坐在自己办公桌前,吸着烟,看着窗外阴霾的天气,阵阵寒风的呼啸声掠过我的耳畔,又一股西伯利亚的寒流来了。</p>

    一会儿,窗外飘起了鹅毛大雪,这个冬季的第二场雪降临了。</p>

    室内的暖气发出轻微的吃吃的声音,我觉得有些燥热,站起来,走到窗口,打开窗户,看着大雪在寒风里飞窜,不一会儿,地变白了。</p>

    董事长的案子一旦定性,那么,集团一把手的归属很快会揭晓了!</p>

    我不知道孙东凯的胜算有多大。</p>

    办公室的门被无声推开,苏定国走了进来。</p>

    我转身和他打招呼。</p>

    苏定国的表情看起来很平静,似乎他根本没听说董事长的事情,冲我微微一笑:“怎么?没事了?”</p>

    “暂时没事。”我说着,边请他坐下。苏定国难得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稀客!</p>

    “下雪了,我也难得空闲一下,到你这里来闲坐会儿,不打扰你吧。”苏定国笑着说。</p>

    “领导来是视察,哪里能打扰呢。”我说。</p>

    “董事长的事情听说了吧?”苏定国看着我,我点点头:”嗯。”</p>

    “唉。可惜啊,没想到啊。”苏定国发出一声痛惜的感慨。</p>

    “是的,没想到!”我附和了一句。</p>

    “你说,集团党委记兼董事长会花落谁家?”苏定国说。</p>

    平时一直不谈论这些的苏定国突然问我这个问题,我不由感到有些意外,说:“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这是市委的事情。”</p>

    “我们虽然没有决定权,但是,猜猜的权力还是有的嘛。”苏定国说:“老弟,预测一下。”</p>

    我看着苏定国捉摸不定的眼神说:“据说,孙总呼声很高。”</p>

    “在总编辑出事之后,我也听到这种传闻。不过,最近我听说呼声最高的好像不是孙总了。”苏定国说。</p>

    “哦,那是……”我做好状。</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