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99章 夏雨发烧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忙关了手机,爬起来穿衣服,然后到了门口,打开门一看,我晕,夏雨果然靠着墙根坐在门口,双臂抱在一起,身体缩地紧紧的,似乎在发抖。</p>

    半夜气温很冷,她竟然一直坐在这里。</p>

    我伸手摸摸她的额头,很烫。</p>

    我靠,发烧了。</p>

    “夏雨。”我叫了一声,弯腰看着她。</p>

    夏雨抬头看着我,忽然眼泪哗哗流出来:“你……你个没良心的,我……我要是你难受死了,我才不给你打电话。”</p>

    夏雨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看起来十分可怜委屈。</p>

    我忙拉她起来,她却没动,似乎浑身没力气了。</p>

    我弯腰将她抱起,夏雨的身体很烫。</p>

    “我送你到医院去打吊瓶。”我说。</p>

    夏雨伸手搂住我的脖子,死死不放,声音虚弱但是坚定地说:“不,我不去医院。我怕打针。我要喝水。我渴。”</p>

    我将她抱进屋里,用脚踢门,然后把夏雨抱到了卧室,脱掉她的鞋,直接将她塞进温暖的被窝。</p>

    然后,我倒了一杯温开水,让夏雨喝了,接着我在客厅找了半天,找到几包感冒冲剂,还有其他感冒药,几种一起,都让夏雨吃了,然后让她躺在被窝里。</p>

    在这个过程,夏雨一直很听话,乖乖地吃药。</p>

    吃完药,我搬了张椅子坐在床头看着夏雨:“发烧感觉好点没?”</p>

    “哪里有这么快降烧的?”夏雨看着我,</p>

    “那你身体感觉咋样了?”我说</p>

    “喝了些水,躺在被窝里,感觉舒服多了。”夏雨说着,拉起被子使劲嗅了嗅被角,接着又翻过身,将脸埋进枕头里。</p>

    我说:“你在干嘛?”</p>

    夏雨又翻过来,有气无力地说:“我在闻二爷留在被窝里的男人味道。二爷的被窝好温暖,味道真好闻。”</p>

    我有些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样子了,还不忘这些。</p>

    我说:“你睡会吧。出出汗好了。”</p>

    “嗯。”夏雨用被子遮住嘴巴和鼻子,只留两个眼睛看着我。</p>

    我说:“闭眼睡吧。”</p>

    夏雨果真闭了眼睛。</p>

    我找了一本,坐在床头看起来。</p>

    看了半天,我偶尔一瞥夏雨,看到她额头在冒汗,看来她开始出汗了。</p>

    我心里略微轻松了一些。</p>

    这时,夏雨又睁开眼睛:”二爷。”</p>

    “怎么了?”</p>

    “我穿着外套躺在被窝里好难受。”夏雨说。</p>

    “哦。”</p>

    “帮我脱掉。”夏雨说。</p>

    我于是揭开被子帮助夏雨脱了外套,夏雨自己脱了裤子,只穿了秋衣秋裤。</p>

    夏雨的秋衣秋裤是淡蓝色的,紧身的,胸前很丰满,我不敢多看,忙拉被子盖住她。</p>

    “我出汗了。感觉好受多了。”夏雨说。</p>

    “那好。继续睡吧。”</p>

    “嗯。”夏雨又闭了眼。</p>

    我继续看。</p>

    一会儿,我一看夏雨,正两眼睁得大大的,在看着我。</p>

    我说:“怎么?”</p>

    “没怎么,我是想看看你。你不要这么坐着,不然我睡不着。你也睡会吧。”</p>

    “好吧。”我放下,站起来要出去。</p>

    “你给我站住。”夏雨说话了。</p>

    “干嘛?”我说。</p>

    “你不许到外面去睡,你在这里睡。我是病人,我需要你随时照顾,你难道不知道?”夏雨说。</p>

    “这不合适。那我还是坐在这里好了。”我说。</p>

    “不许坐,只许睡。我现在身体又冷了,又要发烧了。你赶紧到被窝里来用身子温暖温暖我。”夏雨说。</p>

    “不行!”我说。</p>

    “你欺负我,你不管我,你没良心,你冷血。我都这样了你还这样对待我。”夏雨嘴巴一瞥,好像又要哭。</p>

    我有些踌躇,站在那里没动。</p>

    “算了,我这是犯的哪门子贱。反正我是没人管没人问的了。走,不在你这里呆了,出去冻死算了。”夏雨说着,颤巍巍坐起来,要下床。</p>

    我一看,忙拦住她:“你不要命了,外面那么冷,你烧还没降下来。躺好,不许动。”</p>

    “那你躺在这里陪我我不走不动!”夏雨气鼓鼓地看着我。</p>

    我点点头:“好!”</p>

    “脱了外套。”夏雨用命令式的语气说。</p>

    我脱了外套,穿着秋衣秋裤床,进了被窝。</p>

    “躺下——”夏雨又说。</p>

    我刚一躺下,夏雨的身体贴了过来,两手紧紧抱住我的身体。</p>

    夏雨丰满的胸部紧紧挤压着我的身体,火热的身体将无穷的热量隔着秋衣传递给我。</p>

    我的脑子有些发懵,心跳加速,身体内感觉有些异样。</p>

    夏雨只是抱着我,却没有其他任何的动作,将脸贴在我的胸口,喃喃自语:“梦境成真了,早幻想能有一天将脸贴在这样的胸口。哎,真幸福,好希望天天发烧。”</p>

    我躺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心砰砰直跳,我他妈不是柳下惠,如此一个火热温热青春娇柔的身体和我躺在一个被窝里,我要是没反应,那只能说明我是性无能。</p>

    我感觉自己的下体硬了起来,幸亏是在被窝里,看不到,幸亏夏雨的手只在我的身体部,没有摸下去。</p>

    夏雨看来确实是单纯,和我躺在一起,除了靠着我的胸口幸福地自语,别的什么都不知道做。看来,这对她来说,已经是很满足了。</p>

    我稍微有些放心了,说:“傻话,你以为发烧很好受啊。”</p>

    “只要能和你这样在一起,我天天发烧也乐意。”夏雨说着,左手突然在我身胡乱摸索着。</p>

    “干嘛?”我说。</p>

    “我在找你的手。帮我暖暖手。”夏雨说着,手没有停止摸索,忽然一下子无意摸到了我挺拔的柱子哥。</p>

    夏雨的手一下子握住了柱子哥:“咦——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大,还硬邦邦的?”</p>

    我的身体猛地一颤,忙弯腰缩身,同时伸手将夏雨的手拿开,边说:“没什么。我的手在这里。”</p>

    我忙将夏雨的手拉了来。</p>

    夏雨突然失声道:“啊,这是不是那个……那个……”</p>

    夏雨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惊惶和兴奋,还有几分羞涩。</p>

    我语无伦次地慌张地说:“这个不是那个,不是那个。”</p>

    夏雨不言语了,忽然又紧紧抱住我的身体,我和她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p>

    我有些意乱情迷,几乎有些失控,把持不住了,身边躺着这么一个温香软玉,实在是引诱人犯罪啊!</p>

    夏雨将脸埋在我的胸口,轻声说:“那个,是什么?”</p>

    我艰难地说:“那个是柱子哥。”</p>

    “这是传说的柱子哥,是你的……”夏雨的声音很低。</p>

    “嗯。”</p>

    “好吓人啊。”夏雨低语。</p>

    我没有说话,我身体内那团火越烧越烈,我觉得自己真的要失控了。</p>

    “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我努力没话找话转移自己的注意力。</p>

    “我出去遇到了大灰狼,我害怕,又回来了。回来知道你不会给我开门,我坐在你家门口。半夜,实在冷得不行了,难受地不行了,才给你打的电话。”夏雨委屈地说。</p>

    “什么大灰狼?你出去遇到大灰狼,不怕回来也是遇到大灰狼。”我说。</p>

    “你是不吃小绵羊的大灰狼。我不怕。我好喜欢这样和你躺在一起的感觉,好喜欢。”夏雨呢喃地满足地说着,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呼吸均匀起来,靠在我的胸口睡着了,一直手还放在我的手里。</p>

    夏雨似乎睡得很香,我却备受煎熬,身体涨得难受,脑子里不停涌起难以压抑的欲念,这是生理本能带给我的,我努力用理智去控制它,但是很难,很累。</p>

    此刻我忽然很想海珠,要是海珠在我身边,我一定会饿狼扑食把她摁倒,把她剥光,狠狠进入她的身体,发泄我此刻生理被夏雨勾起的无法抑制的欲火。</p>

    可是,海珠不在,她在海南,我的柱子哥没有那么长。现在在我身边躺着的是夏雨,不管我被她如何诱惑,都不能有越轨行为!</p>

    我一遍遍告诫着自己,提醒着自己。</p>

    整个下半夜,我的大脑和身体一直在拉锯战般地斗争着,我的灵魂备受煎熬,我的身体在奔溃的边缘死去活来。</p>

    这样,我睁大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在无痛苦的折磨熬到了天亮,柱子哥一直倔强地昂着脑袋陪伴着我。</p>

    天亮了,夏雨也醒了,我摸了摸她的额头,烧退了。</p>

    我坐了起来,疲惫地呼了口气:“终于熬过来了。”</p>

    夏雨躺在那里,看着我:“和我躺在一起,你很受罪?怎么能说是熬过来了,应该是享受。”</p>

    我说:“你很享受?”</p>

    “是啊,我好舒服啊,睡得好香啊。”夏雨伸出胳膊满意地打了个哈欠:“哎——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和一个男人一起睡了一夜。二爷,你可是我的初次啊。人生有很多第一次,我的第一次这么给了你了。”</p>

    我忙起床穿衣服:“好了,你没事了吧,起床吧。”</p>

    “哎——不想起啊,二爷的床二爷的被窝好温暖啊。可惜,天亮了,可恶,要是天一直不亮多好啊,天一亮,什么都没有了。”夏雨遗憾地说。</p>

    “不要自欺欺人了,本来什么都没有。”我边穿衣服边说。</p>

    夏雨脸色一怒,坐起来,摸起枕头冲我打过来:“我自己骗自己还不行啊,你怎么那么坏,非得破坏我的好心情,你怎么讲话那么让人讨厌呢。可恶的二爷!”</p>

    我直接走出了房间,洗脸刷牙。</p>

    洗漱完,夏雨还赖在床恋恋不舍地抱着被子和我的枕头发呆。</p>

    她的感冒发烧来得快去得也快,看起来已经全好了。</p>

    “小姐,请起床。我还要赶去班呢。”我站在卧室门口说。</p>

    夏雨忽然转过脸去飞快地擦了一下眼角,接着冲我笑了下:“二爷,你是个正人君子。”</p>

    “我不是正人君子,只是我努力不让自己太坏,努力不让自己做个小人。”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