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98章 模糊意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要是打算对你保密我不告诉我和伍德见面的事情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我说。</p>

    “嗯。”李顺嗯了一声。</p>

    我接着把今晚和伍德会谈的详情一字不露地详详细细告诉了李顺,包括每一个细节,我之所以要说的那么细致,是想让李顺对伍德有一个更加准确的判断,我似乎觉得李顺此时也对伍德有些模棱两可的模糊意识,似乎并没有给伍德定性。</p>

    等我说完,李顺沉默了。</p>

    我也不做声,继续开车。</p>

    半晌,我听到李顺在我身后长长出了一口气,接着叹息一声。</p>

    “谁告诉你让你如此回答他的?”李顺说。</p>

    “我自己想的,没人告诉我。”我说。</p>

    “你为什么要如此回答他。”李顺又说。</p>

    “不为什么,是觉得该这样回答他。”我说。</p>

    “这是你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李顺又说。</p>

    “不知道。”我说。</p>

    “为什么不知道?”</p>

    “因为不知道,所以不知道。”</p>

    “你认为他会相信你的这些话吗?”</p>

    “不知道。不过看他当时的神态,似乎是信了。他似乎没有理由不信,似乎他也很愿意相信。”我说。</p>

    “嗯。”李顺顿了顿,接着说:“你做的很好。回答的十分正确,十分得体,十分完美。是的,正如你所言,或许,他会相信,或许,他愿意相信。我心里有数了,你能告诉我这些,我很欣慰。很好,你到底没有负了我。”</p>

    我没有说话。</p>

    李顺也沉默了,不知他在后面想什么。</p>

    一会儿,到了一家羊肉馆,我停车,老秦也把车停在旁边,下车。</p>

    大家一起进了羊肉馆,我点了几个菜,还有羊汤。</p>

    “要不要喝点酒?”我看着李顺。</p>

    “喝点吧。你给我践行,总得有点酒。”李顺心不在焉地说着,似乎还在想着我刚才说的事情。</p>

    “践行?你要走了?”我看着李顺,又看看老秦。</p>

    “说的,我今晚回宁州,喝完羊肉汤走。”李顺说。</p>

    “开车走?”我说。</p>

    “嗯。”</p>

    “这一路,够远的。要走很久啊。”我说。</p>

    “坐轮渡去烟台,然后从烟台同三高速奔宁州。也还可以……”老秦说了一句。</p>

    “革命生涯常分手,我们又要再见了。”李顺略带伤感地看着我,举起手里的酒杯:“来,兄弟,你敬我一杯。”</p>

    我举起酒杯和李顺还有老秦干了一杯:“一路平安。”</p>

    “这边的事情,靠你多操心了。要一如既往坚守好自己的岗位,时刻都不要忘记自己的神圣使命。”李顺说着递给我一支烟,我接过烟刚要掏打火机,李顺接着把打火机伸到我跟前,啪——打着。</p>

    我点燃香烟,吸了一口,看着李顺有些郁郁的表情。</p>

    “二子和小五的骨灰埋在庄河那边的公墓,抽空你去看看他们。”李顺说着递给我一张纸条:“这是具体地址。”</p>

    我接过来看了下,收了起来。</p>

    “他们是为我李顺的事业牺牲的先驱,先走一步。我是不会忘记他们的,大家都不能忘记他们。”李顺说:“等到革命胜利的那一天,我们要回来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p>

    我看了李顺一会儿,说:“段祥龙呢?”</p>

    “他已经回宁州了。”老秦说。</p>

    “段祥龙……段祥龙……”李顺念叨了两遍,眼神直勾勾的,突然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接着脸露出几分阴阴的笑。</p>

    “暂时我不会动段祥龙,我会把他留给你的。”李顺说:“段祥龙此次来星海,想必一定是有目的,我倒要回去看看他怎么作为,怎么演戏。都说南方人心眼多,狡诈奸猾,我倒要看看这个小南蛮能在我手心里搞出什么动作来。”</p>

    李顺一棍子打倒一大片,我和老秦都是南方人啊,难道都是小南蛮?都是狡诈奸猾?</p>

    我没有做声,老秦也没做声。</p>

    “我们现在要解决的问题很多,南北都有,首先是稳定的问题,其实是发展的问题。解决好了稳定问题,才能为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李顺说:“我的总体思路是按部班循序渐进解决问题,先易后难,先南后北。等南方的问题解决好了,有一个稳定的发展环境了,我们要重点解决北方的事情,要对白老三来一个总的清算。要实施战略大反攻。</p>

    不管宁州取得怎样的发展,星海这个基地绝对不能放弃,绝对不能失守,这是我们事业的发源地,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最终还是要回到这里的。这里,以后,必须是我们事业的核心基地。今后,我们要立足星海,以宁州为财源后盾,要把我们的事业做向全国。”</p>

    李顺带着战略家的气魄描绘了一副波澜壮阔的宏伟蓝图,我听了没有热血沸腾之感,却感到了极大的隐忧,看看老秦,他眼里也似乎有几分忧虑。</p>

    “好了,不说了,吃饭,喝酒。”李顺说。</p>

    饭后,李顺和老秦开车了车,警灯闪烁,疾驶而去。</p>

    目送他们走远,我了车,心里觉得有些沉重。</p>

    此时,我没有意识到,李顺正在一步步酝酿着对白老三的一次大反攻。</p>

    段祥龙此次来星海,神出鬼没,来去匆匆,我不知道他到底和白老三之间有什么密谋,也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如何动作。</p>

    但我知道,段祥龙绝对不是只为了见阿来来一趟星海的,他必有重要目的。</p>

    想起我和段祥龙之间至今都没有搞清的恩怨情仇,想起在白老三那边做事的冬儿,我的心里感到了极大的迷惘和压抑,有些理不清头绪。</p>

    回到宿舍,打开电视,心不在焉地看着。</p>

    这时海珠来电话了。</p>

    “哥,你在哪里?”</p>

    “在宿舍!”</p>

    “干嘛呢?”</p>

    “看电视。”</p>

    “哦。看电视?怎么没有声音呢?”</p>

    我拿起遥控器,将声音调大:“听到了吗?”</p>

    “哦,呵呵,听到了。”海珠笑起来:“那你看吧,我刚安排好客人的食宿。我也累了,要洗澡睡觉,也你早睡啊。”</p>

    “嗯。”</p>

    海珠挂了电话,我又将电视机声音调小,看新闻。</p>

    正看着,电话又响了,这回是夏雨打来的。</p>

    “嗨,二爷,干嘛呢?”夏雨的声音听起来很开心。</p>

    “没干嘛。看电视。”我说。</p>

    “那是在家里咯。”</p>

    “嗯。”</p>

    “那你开门啊。”</p>

    “什么意思?”</p>

    “额在你门口喽。”</p>

    我一听,晕了:“你说的是真的?”</p>

    “当然。二奶来喽。二爷快开门啊。”夏雨说着,我听到门被敲了两下。</p>

    我放下电话,过去打开门,夏雨果真站在门口,手里端着一杯奶茶,正笑嘻嘻地看着我。</p>

    “你来干什么?”我堵在门口没让夏雨进。</p>

    “我吃过饭,开车正好经过你这里,突然想到二爷自己一个人或许很寂寞,我来看看你啊。”夏雨说着伸长脖子往里看,边说:“哎——二爷,堵在门口干嘛,让俺进去啊。”</p>

    “时候不早了,我要休息了,你也会去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说。”我说着,站在那里没动。</p>

    “这才几点你休息,你是属鸡的啊。”夏雨说:“哎,二爷,到了你家门口,大客户来拜访,你总不能拒之门外不让进去坐会儿喝口水吧。有你这么对待大客户的吗?”</p>

    “想坐会儿,想喝水,行,走,我请你到外面门口对过的茶馆去。”我说。</p>

    “你这个没良心的死鬼,你怎么这么无情无义。”夏雨瞪眼看着我,伸出手使劲往里推我:“你给我闪开,你让我进去。”</p>

    我站在哪里纹丝不动,看着夏雨吭哧吭哧用力。</p>

    费了半天劲,夏雨没有得逞,瞪眼看着我:“死鬼,你是不是瞒着大奶二奶金窝藏娇了,屋里是不是有其他的女人?”</p>

    “是的,有!”我说。</p>

    “啊,真的啊,你让我进去看看!”</p>

    “你不能看!她正在洗澡。”我说。</p>

    夏雨脸憋红了,看着我:“你个死易克,为了不让我进去,你宁愿编造谎言败坏自己的声誉。你够狠,你狠。我不是想进去坐会儿吗,不是想和你聊会天吗,你怎么这么不懂礼貌。”</p>

    我说:“反正不管说什么,你不能进来。”</p>

    我知道,一旦夏雨进来,今晚可能走不了了,又得折腾我一晚,说不定又得弄出点花样来。</p>

    我打定主意,不管她说什么,是不让她进来。</p>

    夏雨终于恼羞了,冲我叫起来:“狗屁易克,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个自大的家伙,你不让我进,我还不稀罕进去。哼。”</p>

    说着,夏雨突然举起手里的奶茶冲我脸一扔,顿时我的脸身都被奶茶弄湿了,接着夏雨气哼哼地一转身,扭屁股走。</p>

    我站在门口没动,等夏雨进了电梯,我伸手抹了抹脸的奶茶,伸出嘴唇舔了舔,还挺甜的。</p>

    我回身关门,换下被奶茶弄湿的衣服,洗了个澡,床,睡觉。</p>

    不知过了多久,正睡的香,电话又响了,一看,还是夏雨的,看看时间,已经是午夜凌晨1点了。</p>

    我没有接,任凭铃声一遍遍响。</p>

    响了半天,我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摸过手机,接通,劈头吼道:“夏雨,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烦不烦,累不累?你觉得自己讨厌不讨厌?”</p>

    吼完,电话里没声音。</p>

    我有些怪,放缓语气说:“喂——讲话——”</p>

    还是没声音。</p>

    我更加怪了,说:“喂——夏雨,夏总,讲话啊。”</p>

    仍旧没有动静。</p>

    我有些急了,冲着电话叫起来:“喂——夏雨,快说话,快说话,怎么回事!”</p>

    少顷,电话里终于有动静了,却是一阵抽泣的声音。</p>

    我心里有些发毛和不安,腾地从床坐起来,对着电话急促地说:“夏雨,你怎么了,你在哪里?快说,你在哪里?到底怎么了?”</p>

    “我在你家门口。”夏雨哽咽着说,声音里带着十分的委屈。</p>

    “什么?你不是走了吗?”</p>

    “我接着又回来了,我在你家门口坐了好久了。我……我好冷……”夏雨的声音游戏迷糊。</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