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97章 装逼的伍德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说:“宁州香格里拉大酒店被砸,起因是因为卖春事件,小姐是李老板手下控制的,当时正好碰到一项重要的国际会议在那里举行,打砸事件影响十分恶劣,引起了当时参加会议的央首长的愤怒,公安部省公安厅专门来督办此案。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此案是李老板手下人干的,办案人员扬言要深挖后台,揪出后台老板,调查的目标逐渐指向了李老板,在这种形势下,李老板为了避开风头,于是去了日本。”</p>

    “嗯。”伍德点点头。</p>

    “事发后,李老板安排人进行了详细调查,得知这次香格里拉打砸事件,其实是白老三一手炮制的。”我继续说。</p>

    “哦。”伍德做出有些意外的神情。</p>

    我知道他在装逼,继续说:“白老三安排人进驻香格里拉酒店,然后打电话要小姐,他们知道这个酒店正举办重要国际会议,知道酒店加强了保安措施,知道小姐是不让进来的,但是还是故意要小姐,目的是借此招惹李老板手下人,引诱他们打砸了香拉里拉酒店,酿成了这起震惊央高层的大事件。</p>

    此事给李老板带来了极为惨重的经济和人员损失,宁州所有的营业项目都停了,二子和小五也被抓了进去,不明不白送了命。李老板本人也被迫远走日本。为此,李老板恨透了白老三。”</p>

    伍德点点头。</p>

    “没想到李老板在日本不知为何又惹出了人命,受到日本黑社会的追杀,只得又回到国内。幸好此时宁州的事情已经基本平息,环境相对变得安全了。”我继续说:“李老板回来后,念念不忘要报宁州的仇,说旧恨添新仇,有朝一日非要和白老三算总账不可。”</p>

    伍德嘴角不自觉露出一丝笑意,接着说:“那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呢。”</p>

    我说:“自然是大有关系。李老板早知道自从他去了宁州之后你和白老三他们走的很近,还知道你和白老三那个当官的姐夫关系很亲密,李老板对此并不在意,说你是他的教父,不管你和谁关系好,都不会超过你和他的关系,还说你虽然表现和白老三不错,但是其实心里是向着他的。</p>

    可是,自从出了宁州那事,自从他远走日本,回来后变了样,在我们面前不怎么提起你了,是偶尔提起来也显得很烦躁,甚至很悲伤,有时还显得很愤怒。”</p>

    伍德的眼皮一扬,凝神看着我:“为什么?快说!”</p>

    伍德有些无法保持镇静了,显得有些躁动不安。</p>

    我说:“一开始我觉得有些迷惑不解,后来,有一天,他溜冰溜大了……对了,李老板溜冰的,这事你知道吧?”</p>

    “我当然知道。快说下去!”伍德有些急不可耐地看着我。</p>

    我说:“溜冰溜大了人的神经是不受控制的,李老板一溜大了像喝醉了一样说个不停,逮着个人想说话,见了谁都像是亲人,什么心里话都往外掏。”</p>

    “快说,他溜冰后提到我都说了些什么?”伍德眼里的神情有些紧张。</p>

    我端起杯子喝了口水,说:“他突然哭了,哭得十分悲伤,哭完之后,断断续续说了半天,半天我才弄明白。原来,他对你十分有看法,十分有意见,对你十分失望。”</p>

    “为什么?为什么?说——”伍德的眼睛紧紧盯住我,喉咙咕嘟一下。</p>

    “他说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抛下他不管了,说宁州事件你一定知道白老三的阴谋,但是你为什么不提前给他报个信,结果让他损失巨大,还死了两个兄弟,还逼得他远走日本,说你现在被白老三用糖衣炮弹打倒了,成了他那一边的了。</p>

    还说他在日本杀了人,结果你对他不管不问,他差点被日本的黑社会抓住,要是抓住,没命了。好不容易才逃回国内,捡了一条命。想到这里,他难受地不行,悲伤地要命。”</p>

    我不紧不慢地说:“我想正因为如此,李老板才会一直没有见你吧,他对你有抵触情绪呢。”</p>

    听我说到这里,伍德突然重重松了口气,长长出了口气,脸的神情松弛了下来,带着沉思的表情看着我,不语,似乎在琢磨我这些话的真假。</p>

    我不看伍德的脸,点燃一颗烟,吸了两口:“我知道的这么多了,我能告诉你的也这么多了。至于你信不信,那不是我的事。”</p>

    其实从刚才伍德的表情变化看,我知道他应该是信了,我自己觉得编的没有漏洞,他没有理由不信。从他眼里的神情来看,他似乎十分乐意相信这个原因。</p>

    半天,伍德说话了:“易克,我找不到不信的理由,那么,我是该信的了。”</p>

    “你信不信,好像对我不那么重要。”</p>

    “不,这对你对我都十分重要。”伍德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十分轻松,十分开心。</p>

    我说:“你知道了李老板对你有情绪有意见你还很开心。看来你是真的抛弃了李老板了。他白把你当教父了。”</p>

    伍德闻听一怔,接着又继续大笑。</p>

    笑毕,伍德看着我:“易克,我告诉你,李顺是我在日本亲自带出来的。我是他的教父,永远都是。看问题,不要只看表面,看事情,不要只看眼前。李顺既然现在对我有情绪不愿意见我,那好吧,让他使性子怄气吧,我看他能怄多久。”</p>

    我看着伍德没有说话,琢磨着伍德这几句话的意思。</p>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饿了,你也饿了吧,我要了日本料理,在这里一起吃饭吧。”伍德说。</p>

    看起来,他心情不错。</p>

    “不了,我吃不惯日本菜。我还是出去喝羊肉汤去,你自己吃吧。”</p>

    说着,我起身告辞,伍德也没有挽留,起身送我到门口,然后说了一句:“易克,你看,我们已经开始合作了。”</p>

    我冲伍德微微一笑:“我们会成为敌人呢还是朋友?”</p>

    “合作者是不应该成为敌人的。”伍德笑着拍拍我的肩膀:“易克,我还是那句话,你属于江湖。”</p>

    马尔戈壁的,伍德又开始卖弄这句经典台词了,我一听这话心里别扭,老子属于职场,属于明社会,怎么会属于江湖呢!</p>

    我没有言语,转身直接走了。</p>

    出了会所,我走到停车的地方,这里黑乎乎的,路灯也不亮,似乎是坏了。</p>

    我打开车门,车打着火走,边走边想着去哪家羊肉馆饱餐一顿。</p>

    走了没多远,突然感觉有一只大手从后面抚摸我的脑袋!</p>

    我浑身一震,顿时毛骨悚然,魂飞魄散!</p>

    妈的,难道是有鬼!</p>

    迅速冷静下来,有鬼是不可能,车后座有人。</p>

    左手握住方向盘,放慢车速,同时右手迅疾往后一伸,猛地攥住了那只手腕,因为不明敌我,没有用力,只是适度控制住对方。</p>

    “哦也,出手不慢嘛。”身后的人开始说话了。</p>

    一听这声音,李顺!</p>

    我松开了手,松了口气。</p>

    “怎么是你?”边开车边说,没有回头。</p>

    “怎么不能是我。”</p>

    “你怎么到了我车里的?”我说。</p>

    “你这辆破车,打开车门难道很难吗?”李顺嘿嘿笑着,不再抚摸我的脑袋了,趴在我的座位后背和我说话。</p>

    我这时看了一眼后视镜,看到一辆警车正跟在后面,无疑是老秦开车在后面。</p>

    “准备去哪里?”李顺说。</p>

    “吃饭,喝羊肉汤。”我说。</p>

    “很好,请我喝羊肉汤,我还没吃完饭,老秦也没吃。”李顺说。</p>

    我点点头,又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p>

    “你24小时在哪里,都逃不过我的视线。不管我在不在星海,甚至我在日本,我都知道你在哪里,甚至知道你在干嘛。”李顺得意地说。</p>

    “你厉害。”我说。</p>

    “你到这个日本人的破楼里干嘛的?”李顺说。</p>

    “你不是刚说完任何时候你都知道我在干嘛吗?还问我干嘛?”我说。</p>

    “嘿嘿。今天不知道。甚至,我今天都不知道你在这里。我其实也不是万能的嘛:“李顺笑着:“这个日本人的破楼,我看像是个会所,你是不是来这里和什么女人幽会的。”</p>

    听李顺的口气,他似乎还真的不知道。</p>

    “不知道我在哪里,那你怎么找到我的?”我说。</p>

    “我和老秦正打算找个地方吃饭,接到一个神秘的手机短信,陌生号码,短信内容很简单,只说三道沟21号,其他没有,我看了觉得挺邪乎,带着老秦来了,到了后看到你的车停在这里,没见你的人。我于是让老秦弄开你的车门,我在你的车后座躺下睡了一会儿。接着你出来了。”李顺说。</p>

    我应了一声,陌生手机发给李顺的短信,是谁呢?为什么要给李顺发这个短信,看来此人知道我今晚的去向,知道我要和伍德会面,难道是皇者?皇者今晚一直没露面,好像伍德和我的会面是没有告诉他的,但是他会知道。</p>

    “说,是不是到别墅里会女人了?这会儿是不是小**吃饱了肚子饿了?”李顺半开玩笑地说。</p>

    我说:“你觉得我对女人那么有兴趣吗?”</p>

    “反正我看你对女人的兴趣对男人的兴趣大。你要是对女人没兴趣,倒好了。”李顺说。</p>

    李顺这话我听了觉得有些别扭,不伦不类的。</p>

    我说:“你猜我今晚在那会所里会见谁的?”</p>

    李顺说:“反正不是国家主席。”</p>

    我说:“是伍德!”</p>

    “什么?将军?”李顺失声叫了出来,显得很意外:“是他。你和他会面的?”</p>

    “是的!”</p>

    “你为什么要见他?是你找他的还是他找你的?他找你是何事?你们都谈了些什么。”李顺发起一连串提问,声音听起来很急。</p>

    我边开车边说:“是他约我见面的。我和他谈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我们谈话的内容,互相约定要保密。”</p>

    “你打算对我保密?”李顺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