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96章 托伍老板的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来,请喝茶——”伍德给我倒了一杯茶,推我我跟前。</p>

    “谢谢——”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说:“伍老板喜欢研究兵法。”</p>

    伍德没有回答我,看着我半天不语,一会儿说:“易克,我们好久没见了吧。”</p>

    “是吧。”我说。</p>

    “最近一向可好?”</p>

    “托伍老板的福,我还活蹦乱跳!”我说:“多日未见,伍老板想必一直也不错吧。”</p>

    “托你的福,我也还活着。”伍德微笑着看着我。</p>

    我也微笑了下。</p>

    “最近出了一趟国,刚回来。今天在这个隐居会所喝茶,想到好久不见老弟了,于是给你打了个电话。没有感到意外吧。”伍德说。</p>

    “没有意外,只是感到很荣幸!”我说。</p>

    “看你的表情,好像你早知道我出国的事情。”伍德的目光盯着我,声音缓缓地说。</p>

    “你伍老板是大人物,公众人物,你出国的事情难道还需要列入高级机密吗?”我说。</p>

    “呵呵,这么说,你是真的早知道的了?”伍德呵呵笑着。</p>

    “不早,知道了有一分钟。”我不动声色地看着伍德,我知道他此次出国的事情,或许真的是隐秘的,知道的人会很少,不然他不会如此问我。</p>

    “你猜猜我去了哪里?”伍德说。</p>

    “我猜是俄国的西伯利亚地区。”我说。</p>

    “为什么会是那里呢?”伍德有些好地说。</p>

    “因为那里地广人稀,最适合被流放人去。”我说。</p>

    “你在讽刺我,讽刺我是被流放的人。是不是?”伍德心平气和地说。</p>

    “你自己非要这么以为,我也没办法。”我说。</p>

    “呵呵。”伍德笑起来,然后看着我,说:“易克,其实你知道我去了哪里,是不是?”</p>

    我模棱两可地说:“你觉得我会有兴趣知道吗。”</p>

    伍德静静地看着我,我也静静地看着伍德,两人都试图从对方的目光里扑捉到什么东西。</p>

    “不管你有没有兴趣,我都告诉你:“伍德稍微一停顿,接着说:“前段时间,我去了日本。”</p>

    “哦,你到日本鬼子那里去了。”我装作漫不经心地样子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p>

    伍德的眼皮跳了下,接着说:“你说呢?”</p>

    “我问你的,你让我说什么?”我说。</p>

    “或许和你没有关系,但又或许有关系。”伍德慢悠悠地说:“对了,刚想起个事,李顺从日本回来也有一些日子了吧。”</p>

    伍德貌似不经意地突然提起了李顺,我的心里戒备起来,说:“伍老板你是在问我吗?”</p>

    “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你说我在问谁呢?”伍德说。</p>

    “这个事情我想你不该问我的,你自己应该我清楚!”我说。</p>

    “为什么呢?”</p>

    “我和李老板的关系与你和李老板的关系,哪一个更亲密呢?答案恐怕很简单吧!”我说。</p>

    伍德笑了:“呵呵,不管哪一个关系更亲密,我想你不会告诉我你不知道我刚才问你的问题吧?”</p>

    “我可以说不知道!”我说。</p>

    “为何?”</p>

    “第一,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你很清楚,你根本不需要问我,第二,李老板的行踪,不经他本人同意,我不能随意向外说,这是规矩。”我说:“当然,你现在可以给李老板打个电话,他要是同意,我可以马回答你的问题!”</p>

    “易克,你对我戒备心很强啊,既然你知道我和李顺的关系,你还用得着给我保密吗?”伍德轻声笑起来。</p>

    “既然你自己明白都你和李老板的关系,那这个问题你还需要问我吗?”我也笑着:“我再傻也明白,你是在借这个问题来考验我,在替李老板考验我。怎么样,我是不是考核合格,过关了?”</p>

    伍德微微一笑:“易克,你很聪明。防守地滴水不漏。其实,我当然知道,李顺现在在国内,他早回来了。在我去日本之前他回来了。我想你早该和他见过几次面了吧。”</p>

    我说:“恐怕早和他见过几次面的是你吧。”</p>

    伍德看着我,目光变得有些阴冷,半天没有说话。</p>

    喝了几口茶,我说:“伍老板,你请我来该不会是闲扯淡的吧。”</p>

    “当然不是。”伍德说:“易克,谈事情之前,我有个要求——”</p>

    “你说!”</p>

    “我们俩今晚的谈话内容,只限我和你二人,我不希望任何第三者知道!”伍德说。</p>

    “你相信我不?”我说。</p>

    “我不敢全信,但是我宁愿相信你。”伍德说。</p>

    “你不得不相信我,因为你没有那别的选择!”我说。</p>

    伍德说:“你很得意?”</p>

    我说:“不值得得意!”</p>

    伍德说:“其实,你是把我们今晚谈话的内容泄露出去,那也无妨。我很快能知道。但是,那样会对你恐怕不好的。所以,我想,你是个聪明人,有些话不用我多说。”</p>

    我说:“那你还是别和我谈了。我不想遵守和你的保密约定,也不想受到你的恐吓,我是个聪明人,我知道,最好的最安全的办法是我什么都没听见。”</p>

    “这恐怕办不到。第一,你必须听我说的话,第二,你必须做到保密,第三,你必须记住我的警告。”伍德的声音不大,但是带着一股威力:“我没有别的选择,那么,你也没有别的选择。”</p>

    “好吧,我答应你了,说吧。快说。”我装作不耐烦的样子说。</p>

    伍德瞥了我一眼,然后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接着放下杯子,说:“这事说起来其实很简单,我是想知道李顺从日本回来后为什么一直不见我,还有,李顺在你面前提到我的时候是怎么样的神态,以及都说了什么话。”</p>

    我的心一震,李顺从日本回来后,一直避着伍德,终于引起伍德的疑心了,伍德此次去日本,恐怕也是和李顺的事情有关。</p>

    伍德之所以要约我出来谈话,恐怕他真的是没有别的选择,他知道只有从我这里才能得到关于李顺的消息,当然,他让我保密,恐怕也只是一个虚招,他是有自己的底牌的,他其实并不担心我会说出去,甚至说给李顺听,他甚至希望我说给李顺听。</p>

    “我和李顺一直是亲兄弟一般的感情,他视我为教父,我待他犹如自己的家人。这些我想你是早知道的。之前,李顺都会定期和我联系,定期向我汇报自己的情况,但是,自从他这次去了日本,回来后一直不见了任何踪影。我知道他在国内,此刻不在星海在宁州,甚至在星海。再进一步说,甚至他在我身边。”</p>

    伍德说着,身体忽然打了个寒颤,忙掩饰般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接着说:“我对此一直困惑不解,为什么他要一直避着我,为什么要躲着我。我到底怎么得罪他了,他到底对我哪里有意见,我想,或许你能给我一个理由。”</p>

    我沉默不语,脑子急速旋转着,琢磨着对应的方法,我当然不能把李顺隐约在我流露出的对伍德的真实表现和看法说出来,那样等于直接出卖了李顺。</p>

    但是,要想让伍德相信我的话,我必须要有一整套听起来十分合理的理由,这理由必须能让伍德相信,至少说的过去,伍德可不是一般人,不是轻易能糊弄过去的。</p>

    “易克,不要和我耍花招,在我面前,给我耍心眼,最后吃亏的只能是你自己!”耳边传来伍德阴涔涔的声音。</p>

    我看着伍德,伍德的手正随意翻动着那本《孙子兵法》,目光正逼视着我。</p>

    我点燃一颗烟,看着伍德:“今天你还真找对人了。不错,李老板从日本回来后,我确实见过他。也确实和他有过几次交谈,也确实听他谈起过你。从李老板的言谈里,我也确实知道他为何一直不见你的原因。”</p>

    “继续说。”伍德看着我,神情很专注。</p>

    我说:“我可以不说吗?”</p>

    “这不行,我想你必须得说。这由不得你。”伍德的话里隐约露出几分霸气和凶气:“易克,我对你一直很赏识,我不想因为这事影响了我对你的印象,也不想因为这事破坏了我们之间良好的关系。</p>

    “我和李顺白老三不同,我身边没有武林高手,也没有刀枪剑戟,似乎你可以不担心我什么。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真正的高手,是用不到这些的。当然,你可以当我的话是耳旁风。”</p>

    我做出为难和犹豫的神态,似乎疑虑重重。</p>

    伍德然后不说话了,低头悠闲地翻阅着《孙子兵法》。</p>

    “我不想出卖李老板。”我说。</p>

    “这不是出卖。我和李顺不是敌人。”伍德没有抬头,说了一句。</p>

    “你为什么不直接去问他?”我又说。</p>

    “我能见到他吗?我到哪里去找他?你告诉我他在哪里?”伍德抬起头看着我:“恐怕这对你更难吧。”</p>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我说。</p>

    “你这话我信。李顺做事的风格一向是这样。”伍德说。</p>

    “那。我该怎么办?”</p>

    “我说了,你没有别的选择,该怎么办,你不要问我!”伍德又低头看兵法。</p>

    我深呼吸一口气,狠狠抽了两口烟,然后将烟头摁进烟灰缸,做出似乎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p>

    “怎么样?想通了?想不通还可以继续想,我有的是时间等。”伍德抬起头说。</p>

    “我告诉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我说。</p>

    伍德笑了:“说!”</p>

    “你不能把我们今晚的谈话告诉任何人!我说的是任何人!”我说。</p>

    “呵呵,这回轮到你说这话了。”伍德笑起来:“易克,我可以告诉你,我伍德做事从来说一不二,你放心,你提的这个要求,恰恰也正是我的要求。我会遵守的,你相信你也会的。”</p>

    我的第一步完成了,然后我开始实施第二步。</p>

    这第二步最关键,要想让伍德相信我的话,我必须告诉他一些看起来很“机密”的事情,而这“机密”又必须是他知道的。</p>

    我说:“李老板为什么要去日本,我想你是知道原因的吧?”</p>

    伍德说:“我在听你说,不要问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