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85章 领导的面子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学有个同学问我借钱给他,结果他复习三年没考大学,6年前打工的时候有个工友找我借钱,结果他到随后失业,到现在还没找到工作,半年前有个伙计找我借钱,结果个月他居然死了。”我不紧不慢地说:“我倒不是怕借钱,我是怕——”</p>

    “好啊,易克,你这是诅咒我,是不是?”赵大健瞪眼看着我:“我不怕——”</p>

    “你可以不怕,但是我怕,你想想,我和你无冤无仇,你还是我尊敬爱戴的领导,我怎么能眼看着你。所以,我要对你负责,对你负责,是对我自己负责,也是对你未竞的事业负责,也是对整个集团负责,也是对星海广大人民负责。你要是万一出了什么差错,我怎么能负的起这个责任呢。所以,无论如何,我不能借给你。”</p>

    “看来,这个面子你是不给了,是不是?”赵大健阴冷地看着我。</p>

    “领导的面子哪里敢不给,我接受以前的教训,自此以后,再也不借钱给任何人,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不想帮你。领导有困难,做下属的自当为领导着想。”我说。</p>

    “你这又是来的哪一出?”赵大健有些晕了。</p>

    “我不借给你,但是我可以送给你。”我说。</p>

    “送给我?你说什么?你要送给我,送给我50万?”赵大健吃了一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重复了一句:“你真的要送给我50万?”</p>

    “怎么?你不相信?”我说。</p>

    “你是在逗我玩吧?”赵大健说。</p>

    “我有胆子逗领导玩吗?区区50万,又不放在领导眼里,既然领导都不放在眼里,我又有什么舍不得的呢?”我说。</p>

    “啊哈!”赵大健突然怪叫一声,说:“易克,你没有蒙我,你说的是真的?”</p>

    “废话——”我说。</p>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你竟然要送给我。这。我不是在做梦吧。”赵大健突然抬手打了自己的脸一巴掌,接着晃晃脑袋:“咦,不是做梦啊,是真的!”</p>

    我笑嘻嘻地看着赵大健:“怎么样,赵总,开心不?”</p>

    赵大健一个劲儿点头:“开心,开心,太开心了,只是,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知道不是做梦,可是,我还是不敢相信。”</p>

    赵大健呆呆地看着我,似乎彻底晕了。</p>

    我接着说:“虽然我答应送给你,但是,有个条件,不知赵总能否答应。”</p>

    赵大健忙点头:“什么条件,你说,只要我能办到,保证答应你!”</p>

    我说:“这个条件只要你愿意,保证能做到。”</p>

    “那你说。”赵大健看着我。</p>

    “你也知道,这笔钱是要到集团财务去领的,要签字的,是不是?”我说。</p>

    “是,那当然。”赵大健说。</p>

    “我既然答应给你那50万,那我不想沾手经手这笔钱,看都不想看一眼。我这个人见到钱命还重要,我怕到时候我见了钱舍不得放手了。所以,我想,这钱,最好是直接从财务划给你。”</p>

    我继续说:“既然这钱要从财务直接划给你,那么,需要我们之间履行一项手续,手续要澄清说明这提成其有50万是赵总你的,其他是我的。这手续要公司出,我和你先签字,然后秋总签字,然后财务负责人签字,然后孙总签字。这样可以了。这样财务付钱的时候,直接给你50万。这算是我送给你的了。”</p>

    赵大健一听,倒吸一口凉气,愣了:“你是说,这事要秋桐财务负责人和孙总都知道。这么多人都知道这事。那一传十,十传百,集团的人不都很快知道了。集团的人现在都知道这单子是你做的,这么一弄,岂不是大家都以为我是在讹诈你。”</p>

    我微微一笑,说:“那没办法,必须这么做,我可没说你讹诈我啊,这话是你自己说的。或者,你可以给大家逐个解释,说这是我主动送给你的,你没有逼着我这么做。要是嫌麻烦,你可以在集团贴一张公告,说易克自愿送给赵总50万。要是你还嫌麻烦,我可以替你贴这公告。”</p>

    赵大健的脸接着白了,他显然知道我这话的意思,显然知道这样做的利害,要是他不逼我,不依仗权势压我,我的提成怎么会平白无故给他50万,大家知道这事,傻子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如此一来,他还怎么在集团做人。</p>

    赵大健看了我足足有一分钟,然后说了一句话:“易克,你在耍我!”</p>

    我说:“不敢,我怎么敢耍领导!”</p>

    赵大健眼里的目光变得有些死灰,接着彻底暗淡下来,狠狠抽了两口烟,神色变得有些狰狞,瞪眼看着我。</p>

    我说:“赵总,你别这样看着我,我胆子小。”</p>

    赵大健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几下,接着突然笑起来。</p>

    笑毕,赵大健看着我:“易克,你可真逗。我刚才是在和你开玩笑呢,你看你,还当真了。我赵大健家大业大,怎么会缺这区区50万呢,我是看到你马要有一大笔收入,担心别人会找你借钱,而你又无法拒绝,所以先打着借钱的名义试探试探你,看你如何应付。现在看到你这样对付,我放心了,很好,你这样应对很不错。”</p>

    我做恍然大悟状,一拍大腿,看着赵大健:“原来。原来赵总是在考验我啊。原来赵总是在帮助我啊。”</p>

    “你说呢?”赵大健狠狠地笑着,恨恨地说了一句。</p>

    “太感谢赵总对我的关心了。”我说:“我这人穷惯了,穷怕了,从来没见过6位数以的钱,这次一下子这么多,我还真晕了。”</p>

    “钱多了会烫手的,你可要小心看好喽。”赵大健皮笑肉不笑地说:“小心回家的道有人闷棍打劫你。”</p>

    赵大健一说这话,我突然想起去年我刚领了订报提成路被人打闷棍抢劫的事情,心里一个激灵,我靠,这事会不会和赵大健有关,会不会是赵大健指使人干的呢?</p>

    我看着赵大健,不紧不慢地说:“多谢赵总提醒,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一个事情,去年也是大征订的季节,我刚领了订报提成,结果在回去的路,在一个没人的巷子里,被人打了闷棍给抢了。赵总真是心有灵犀啊,一下子说到点子了。”</p>

    说完,我紧紧盯住赵大健的眼睛。</p>

    赵大健听我这话,眼神里瞬时闪过一丝慌乱,接着变得镇静起来,呵呵笑着:“还真有这样的事情。你可真倒霉。”</p>

    我没有听赵大健的话,他眼里那瞬息的一闪,被我紧紧捕捉住了,我立时心里做出了判断,我靠,当时那事一定和他有关。</p>

    马尔戈壁,原来是你这狗日的在背后操老子啊!我心里暗暗骂着,脸不动声色,继续保持着微笑。</p>

    这笔帐,我给赵大健记下了,以后会慢慢算。</p>

    我继续和赵大健喝酒。</p>

    第二瓶白酒喝完,赵大健已经坐不稳了,身子不停摇晃。</p>

    我结了帐,然后和赵大健一起离开了酒馆,沿着巷子往外走。</p>

    赵大健真醉了,走路东倒西歪,嘴里还不停地哼哼着,我不时扶他一把。</p>

    “易克。你。你刚才说的去年被人打闷棍抢劫的事情,是不是这样的。”赵大健边摇晃身体边手舞足蹈地划着:“你在这样的黑乎乎的巷子里走着,然后……然后……忽然后面来了一辆摩托车,接着……接着你的后脑勺嗡的一下,接接着你没了知觉。然后……你醒过来,身的钱不见了,是……是不是这样啊?”</p>

    “是啊。”我傻乎乎地笑着,做大醉状:“赵总,你……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啊。”</p>

    “哈哈,我会算,我能掐会算……”赵大健发出得意而快意地狂笑。</p>

    我心里一发狠,伸出脚冲赵大健小腿后面是一踹,赵大健“哎哟”一声仰面朝天倒在地。</p>

    我忙过去拉他:“哎哟,赵总,你怎么走路这么不小心,怎么跌倒了呢。”</p>

    “妈的,我被什么绊倒了。”赵大健在地爬起来,哎哟哎哟叫着:“不对啊,好像是从后面绊倒的,我往前走,这怎么会从后面绊倒呢。”</p>

    “是不是后面有鬼在拉你啊。”我说。</p>

    “啊——”赵大健吓了一跳,忙回头往后看。</p>

    我又伸出脚,冲他小腿前面一踹,赵大健又扑地向前倒在地,疼得大叫起来:“啊哟——”</p>

    我忙又去拉他:“哎——赵总啊,这回又是怎么回事。怎么又摔倒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p>

    赵大健吭哧吭哧爬起来:“妈的,这回是从前面被绊倒的。”</p>

    我说:“那是前面也有只小鬼在等着你。”</p>

    “我靠,你别吓我。赶快走出这个鬼地方,这里阴森森的。”赵大健往四周看看,突然边哼哼叫着边跌跌撞撞往外疾走。</p>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冷冷地看着赵大健离去的背影,结果赵大健走了不远又摔倒了,这回是他自己摔倒的。</p>

    赵大健或许真的很怕鬼,爬起来继续往外狂奔,鬼哭狼嚎地叫着,也不管我了。</p>

    等我慢慢走出巷子,走到马路,赵大健已经不见了影子,或许是打车走了。</p>

    站在冷清的马路边,呼吸着清冷的空气,我抬头看看深邃的冬日的夜空,半个月亮悬挂在天,周围隐约几个星星在作伴。</p>

    今晚我和赵大健其实都喝了不少,一人接近一斤白酒。</p>

    此时喝下的酒开始头,有些晕乎乎的。</p>

    借酒浇愁愁更愁,不知为何,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悲凉之感,海珠不在,我自己一个人有些不想回去,于是沿着马路边慢慢地漫无目的的走着。</p>

    不知走了多久,感觉累了,走不动了,酒意愈发浓郁,头昏沉沉的。</p>

    心情不好的时候容易酒醉,看来不假。</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