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84章 女人的优势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哎——这是女人的优势啊,女人有那资本啊,男人没有啊。   (w w w . v o dtw . c o m)”赵大健叹了口气:“曹丽的资本是天生的,男人做不到哦,不过,你还真别说,我还真有些佩服曹丽,什么样的男人只要她黏,没有拿不下的,这也算是本事吧。在这点,秋桐可没法了,这个黄毛丫头太自负了。”</p>

    我不说话了,和赵大健继续喝酒。</p>

    一会儿,赵大健的脸色更红了,醉意更浓了,看着我说:“其实曹丽这样的女人多了也不是坏事,起码,我们男人寻乐子的机会多啊,哈哈。”赵大健说着,暧昧地笑起来,笑得有些淫邪。</p>

    我半开玩笑地说:“赵总当领导那么多年,恐怕遇到的这样的女人也不少吧。”</p>

    “我?”赵大健愣了下,接着显得有些懊丧:“他妈的我现在权力还不够大啊,没有足够的权力,那个女人会贴你呢?”</p>

    我安慰赵大健:“别灰心,等你提拔了,权力大了,自然会有女人主动送门的。”</p>

    “哈哈。”赵大健放肆地笑起来:“易克,我和你说这些话,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很堕落。”</p>

    我说:“其实现在官场都这样,现在流行这个,这说明赵总能紧跟形势,思想没有落后。”</p>

    赵大健又笑起来,举起手里的杯子一饮而尽,接着放下酒杯,两眼直直地看着桌面,沉默了半晌,突然有些愤愤不平地说:“好笔都让狗做了。”</p>

    我说:“赵总,心态放平和。淡定!”</p>

    “淡定?我怎么能淡定下来?”赵大健说:“我他妈的在集团干了这么多年发行,到现在还是个副职,还不如集团没成立之前,那时我还是发行部主任,这一改制成立集团成立发行公司,我他妈的反倒成了副的。要是没有当年老子的拼死出力流汗,能有今天集团发行的大好局面吗?靠,狗日的董事长,卸磨杀驴,兔死狗烹,这回他进去了,活该。”</p>

    赵大健提到了董事长,我的心里一动,说:“不知董事长现在怎么样了?”</p>

    “他呀,现在正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向纪委交代问题呢,我看要不了多久他的事情能定性,一旦定性,会移交检察院批捕,一旦正式批捕,我看集团的一把手该出笼了。广告公司的平总已经被检察院正式批捕了,估计很快会提起诉讼,平总的案子都到这个程度了,董事长的还会拖很久吗,我看不会。”</p>

    听了赵大健的话,我沉默不语,心里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我心里很替董事长和平总感到遗憾和痛惜,我觉得他们都是不错的人,起码对我不错。</p>

    “曹丽当初一个劲儿想黏糊董事长,但是一直没有得逞,现在看来,她还是很幸运的,否则,现在她恐怕也要进去和董事长作伴了。”赵大健说:“当然,也是因为董事长这个人不好女色,我估计他是没那功能,下面不行,不然,怎么会不近女色呢?要知道,曹丽迷惑男人的本事可是不小的。”</p>

    我说:“下面行的人不近女色的也大有人在,不能这么想!”</p>

    赵大健摇摇头:“这样的人我看根本不存在,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和条件而已。你看看现在揪出来的贪官,哪个是没有情妇的?除非是下面废了的。古时候的太监还要找女人呢,何况现在。”</p>

    我说:“看来,赵总你要是做了大官,一定是亲近女色的了。”</p>

    赵大健哈哈笑起来:“现在的官场,找女人不丢人,纪委也不管这个。女人多,说明你本事大,没女人,只能说明你是窝囊废,没本事。易克,别一个劲儿说我,要是换了你,要是你做了大官,你也会这样的。”</p>

    我笑了下,没说话。</p>

    赵大健又喝了几杯酒,一会儿突然愤愤不平地说:“其实,我最瞧不起一种女人。”</p>

    我说:“瞧不起哪种女人?”</p>

    赵大健舌头根子有些发硬,说:“老子最瞧不起那些与男人约会,蹭吃蹭喝蹭玩之后,不仅一毛不拔,而且还拒绝与男人开房床的女人!对于这种很不道德的行为和举动,我是深恶痛绝,除了鄙视,还是鄙视。”</p>

    赵大健说出这话,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睁大眼睛看着他。</p>

    赵大健似乎不在乎我的态度和反应,继续摇头晃脑地说:“马尔个巴子的,有的女人,自以为风情万种,千娇百媚,对男人具有无限的诱惑力,对于男人的邀请约会是来者不拒,跟着吃,跟着喝,跟着玩。</p>

    但是,在吃喝玩乐之后,当男士要求开房床的时候,开始装逼了,一本正经地强调自己是个一本正经的女人,是不会轻易跟男人床的。尼玛逼的!不床你出来干什么啊。”</p>

    赵大健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很气愤,继续唠叨着:“一个大男人,整天奋不顾身地工作着,起早贪黑,没日没夜,有多么忙你们女人知道吗?人家在百忙之,邀请你出来吃饭喝酒,难道是为了请你吃饭喝酒啊?人家辈子欠你的啊?酒足饭饱之后,请你开个房,睡个觉,过分吗?</p>

    饭你吃了,酒你喝了,开房床的正事你不干了,你说这叫神马玩意啊!还有天理吗?还你妈的说说话,谈谈心,喝喝咖啡呢!不是瞧不起天下女人,跟男人交谈,你们那天生缺氧的脑袋瓜子,能谈出什么花来啊?”</p>

    我有些忍不住想笑,我猜赵大健一定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或许,他经常带着这样的目的去操作,却从没有得逞过。</p>

    赵大健点着一支烟,猛吸了一口,又说:“其实,我说这话的意思也不是说女人跟男人一起吃个饭,非得要床打炮,作为女人,你可以拒绝。</p>

    但是,在男人向你发出约会之时,其目的应该是明确的,打炮交欢是约会的一项重要内容,作为女人你要是没这个心理和生理的准备,你应该一口拒绝,给出最明确的信号!否则的话,请随身携带安全套,从容赴约,为和谐社会做出自己应做的一点贡献。”</p>

    赵大健的一番逻辑让我听了哭笑不得,我看着赵大健,琢磨着他今晚和我说的那些话,琢磨着他说这些话的用意,琢磨着他是真醉还是假醉。</p>

    发了半天牢骚,谈了半天女人,赵大健又继续和我喝酒。</p>

    “对了,见到老弟,我刚想起个事情来,这事还需要老弟帮我一把。”赵大健突然说。</p>

    “赵总有什么事还需要帮忙呢,不会是找我借钱吧?”我笑着说。</p>

    “哎——还真被你老弟猜了,我还真需要你支援点财力。”赵大健大言不惭地说:“我这几天看了一套海边的二手房,120平的,要价200万,我手里的现金加起来只有150万,还差一半,对方要求一下子交齐。</p>

    所以,我想,老弟,你那订报提成估计很快会到位,到位之后,能不能借我50万,解我燃眉之急。我还有70万都套在股票里了,暂时拿出来,等过了这个时期,我把股票出手,立刻还给你。”</p>

    根据赵大健此时的表情,我大概能判断出,他这是编的谎言,早听说他是个败家子,整天花天酒地玩女人,经常找人借钱,我根本不相信他有150万现金,更不会相信他能有70万的股票压在里面,摆明了他这是看到我即将到手一大笔提成,变着法子想来分一杯残羹,这钱借给他,注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p>

    当然,他打的旗号是很得力的,听起来似乎很合理。</p>

    看来,我发的这笔小财,引起了集团很多人的关注,羡慕妒忌恨的人很多,但赵大健更直接,直接伸手要了。</p>

    绕了这么大半天的弯子,他终于进入主题了。</p>

    我看着赵大健,说:“赵总,这恐怕是今晚要请我喝酒的真正目的吧?”</p>

    赵大健呵呵一笑,神色略微有些尴尬:“易克,你也太小看我赵大健了,我堂堂一个发行公司的副总,参加革命那么多年,难道会为了区区50万块鸟钱专门算计你?50万块钱怎么会放在我的眼里?我只不过是刚才无意想到罢了。</p>

    你不要多心,第一我不会勉强你,第二我说了这钱只是暂时缓解下我的资金紧张,很快我会还你,当然,你老弟要是想不吃亏,我可以给你付点利息。我们都是在一个单位做事的,我还是你的领导,难道你还不信任我?别忘了,我们可是来日方长的,老弟,眼光一定要放长远。”</p>

    赵大健有意无意提示我,他是我的领导,还有来日方长,我和他共事今后需要他提求着他的地方还多着呢!</p>

    我说:“第一,你是领导,我怎么敢赚你的利息呢,第二,钱是我的,在我手里,你想勉强我,也做不到啊。”</p>

    “那倒是。”赵大健看着我:“老弟,这事我不为难你,这样吧,我给你2天的时间考虑,2天之后,你再答复我。来,我们继续喝酒,今晚不醉不归。”</p>

    说着,赵大健又举起酒杯。</p>

    我笑了下,没有拿酒杯,看着赵大健,直截了当地说:“不需要两天,我现在可以答复你——”</p>

    赵大健两眼一睁,一只手紧紧捏住酒杯,似乎要把杯子捏碎,两眼紧张而又期待地看着我。</p>

    我点燃一颗烟,吸了两口,透过袅袅升起的青烟看着赵大健,嘴里蹦出两个字:“不借!”</p>

    话音刚落,赵大健的脸拉长了,两眼冷冷阴阴地看着我,还带着几分意外的神情,他似乎没有想到我回绝地这样干脆。</p>

    我接着说:“不借你钱,是为你好!”</p>

    “是吗,那看来我得好好谢谢你了。”赵大健冷笑一声,说。</p>

    “你刚说了,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不能言谢。”我说。</p>

    “你倒是活学活用的很快!”赵大健说,脸的神情极其失落。</p>

    我说:“真是为你好!且听我细说。跟你说个秘密,你别怕。”</p>

    “有屁快放——”赵大健终于不耐烦了,又带着几分好。</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