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81章 别有味道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的心微微颤动,秋桐说一切都是空的,但是我明白,一切又都是真实的景象,这景象在自己的心地,永远着许多风雨和阳光冷暖,在人与人之间的那些痕影里匆匆。   (w w w . v o dtw . c o m)</p>

    夜色的怆然,在天地之间狰狞了许多大小的形象,流连着爱和恨的波折,还有那些看得见的看不见的目光,在许多孤独的景象里,似乎都明白了那一个个的为什么。</p>

    “秋总的话别有味道。”夏季点点头:“是的,其实,不管是黄昏还是夜色,在每一片光景里,都颤栗着生活的交响。”</p>

    海珠听着,沉思着。</p>

    秋桐转头看着夏季:“夏董对自然和人生,似乎又很多感悟。”</p>

    “哪里,一点浅见而已。”夏季说:“其实,看风景可以调节人的心境,我喜欢疾风暴雨,更喜欢看风平浪静,我喜欢在电闪雷鸣站立,却更喜欢享受风雨过后的安宁和平和。”</p>

    秋桐不说话,带着欣赏的眼光看着夏季。</p>

    这时,秋桐给我们要的咖啡来了,大家边喝边聊。</p>

    夏季看来对时事也很关心,和我又聊起了当前的时事话题,这也是我的兴趣所在,我们不由神侃起来。</p>

    边和夏季神侃,我边留意着秋桐和海珠。</p>

    海珠小声和秋桐说着什么,似乎在聊着女人之间的话题,两人不时发出轻轻的笑声。</p>

    聊到10点,秋桐提出要回去,海珠也累了,于是我和夏季停止了神侃,夏季似乎显得有些意犹未尽,还有些恋恋不舍,看着秋桐:“秋总怎么来的?”</p>

    “打车来的。”秋桐说。</p>

    “你们呢?”夏季看着我和海珠。</p>

    “我们开车来的。”海珠回答。</p>

    “正好我的车停在下面,我开车送秋总回去吧。”夏季热情地说。</p>

    秋桐笑了,说:“谢谢夏董好意。不过,不用了,我还是坐他们的车回去吧,正好顺路,我和海珠妹妹还没聊够呢。”</p>

    “好啊,我也正想和秋姐多聊会儿。”海珠首先赞同,似乎她还有话没和秋桐说。</p>

    夏季眼里露出一丝遗憾和失落的表情,接着笑着:“那好。”</p>

    然后我们下楼,夏季和我们告别,我们开车先离去。</p>

    我开着车,秋桐和海珠坐在后排。</p>

    车子在灯火璀璨的城市街道穿行,冬夜里,车辆稀少。</p>

    车子里一时有些沉默。</p>

    走了一会儿,海珠先说话了:“秋姐,下午的事情。我一时冲动,说话过头了,我给你道歉,对不起。”</p>

    “海珠,好妹妹,可别这么说,你这么说,我实在承受不起。”秋桐说。</p>

    “或许,我是误会你了,我不该误会你的。”海珠笑了下,我听起来很干巴。</p>

    “海珠,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把你当做好姐妹,都会把你和易克当做好朋友。我和你和易克,都会是永远的好朋友。”秋桐说:“我会好好地看着你们,我会好好地祝福你们,我会好好地看着你们的幸福和快乐。”</p>

    “嗯,但愿如此,那我谢谢秋姐真诚的祝福了。其实,我也很希望秋姐能有真正的幸福和快乐,能有甜蜜的爱情。”海珠的话听起来似乎有些言不由衷,但是,她还是说了。</p>

    秋桐笑了下,听起来有些干涩,她暂时没有说话。</p>

    不管二人此刻心里的真实想法是什么,但是起码,表面的僵持和冲突暂时没有了,我心里微微轻松了下。</p>

    一会儿,到了秋桐家,秋桐刚和我们告别,然后我继续开车往回走。</p>

    “其实,秋桐根本不爱李顺,是不是?”半天,海珠冒出一句。</p>

    我没有说话,自顾开车。</p>

    “既然不爱,为什么又要和他定亲,还要结婚?”海珠又说。</p>

    我还是没有说话,看着眼前迷惘的夜色,心里有些发沉。</p>

    “秋姐是不是喜欢别的男人了?”海珠说。</p>

    我继续不理会海珠。</p>

    “我今晚怎么感觉这个夏季好像对秋姐别有一番意味呢?”海珠继续说着。</p>

    听到这话,我的心一颤,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无名的烦恼和火气。</p>

    “你为什么不说话?”海珠在后座说。</p>

    “你要我说什么?别人的事情,你唠叨什么?你烦不烦?”我反问了一句,口气有些烦躁。</p>

    海珠听出来我的烦躁,立刻不说话了。</p>

    我也没有再说话,然后直接开车回去。</p>

    停车,楼,开门,关门,洗澡,床,睡觉,自始至终,海珠都沉默着,没有说什么话。</p>

    我知道,海珠心里的烦忧和担忧并没有放下,只是暂时表面没事了。</p>

    黑夜里,躺在床,我没有听到海珠均匀的呼吸。</p>

    我的脑子有些乱,过了很久才迷迷糊糊入睡。</p>

    半睡半醒,恍惚间有个声音在脑海里回响:有一些东西错过了,一辈子错过了。人没有完美,幸福没有一百分,知道自己没有能力一次拥有那么多,又何苦要求那么多。</p>

    我的心在迷糊间冲突着,矛盾着,纠结着,莫名的失落和悲凉回荡在心间。</p>

    两天后,我的业务员把5万个完整的增报名单统计齐了,交了来,内勤又花了一番气力录入到电脑,形成了电子档。</p>

    我将电子档考到优盘,准备给夏雨。</p>

    同时,发行公司提交的和三水集团建立战略合作伙伴的协议经过略微的修改后面也批准了,2天后,双方的相关领导都签了字,这个事情算是定了下来,剩下来的是落实协议。</p>

    我把5万个赠报的名单提交给了夏雨,他们审核后顺利通过,然后和自己集团内部的赠报名单合为一个完整的10万份的订报名单,传给了我们。</p>

    我将名单交给了公司统计室,统计室按照工作程序开始录入电脑,开始划分投递站。</p>

    这天午,我和曹腾都在办公室,我随意翻看着今天的晚报,曹腾坐在自己办公桌前喝水看着电脑屏幕发呆。</p>

    这几天一直没见曹腾,不知他在搞什么,我隐隐觉得他好像不全是在忙工作。</p>

    几天不见曹腾,我还真的挺挂念他的,当然不是那种友情基础的挂念。</p>

    我漫不经心地看着报纸,在今天的晚报,我依然看到了那个重金寻找海边救助老黎好心人的寻人启事广告。这么久了,这则广告依然执着地在刊登,看来这是老黎的子女干的,看来老黎确实遵守了对我的承诺,没有找到活雷锋的消息告诉家人。</p>

    我不想让老黎将此事告诉家人,是不想让他的家人来感谢我,这样很没意思。</p>

    不过老黎的家人看来也是颇懂事理,知道有恩必报这个道理。</p>

    我看着这则广告,不由笑了下,轻轻摇摇头。</p>

    “易兄最近很开心吧。”曹腾突然说话了,看着我</p>

    “何来开心之说呢?”我看着曹腾,放下报纸。</p>

    “一下子搞定了10万份报纸,这可是集团成立以来没有的大单子,没想到你如此厉害,竟然能做这么大的单子。”曹腾的眼神里毫不掩饰他的羡慕和妒忌。</p>

    “我这是赶巧了,正好遇了。那里谈得什么厉害,曹兄说不定还能搞定我大的多的单子。”我笑着说。</p>

    “200万的订报提成啊。我晕,你发大财了。”曹腾的眼睛都在发红。</p>

    “这200万里面有50万是要拨给发行员分拣员驾驶员的,我自己只拿150万!”我说。</p>

    “那也很多了,太多了,你怎么能拿这么多呢。”曹腾似乎心里有些无法忍受我赚这么多钱。</p>

    “提成是不少,但是,你也要看报纸有多少啊?要看给集团带来了多大的好处啊!”我说。</p>

    “嗯,这倒也是。确实,10万份报纸,太多了。怎么订这么多啊,我看这家三水集团是疯了。”曹腾带着不可思议的口气说:“自己内部消化5万,往外赠送5万,这集团确实是钱多的没处花了。”</p>

    我知道曹腾的心理极度失衡,一向心理素质不错善于遮掩自己真实想法的他竟然没有掩饰住自己的情绪,我还知道集团里心理失衡的不仅是曹腾自己,羡慕嫉妒恨的大有人在。</p>

    只是,他们只看到了我得到巨额的订报提成,却没有看到其他的东西。</p>

    “这人在体制内混,图的是升官发财,一般来说,在我们这样的单位,都是先升官再发财,和我不同,你是个没有什么政治前途的人,按说是不能发财的,可是,偏偏你发财了。”曹腾在妒忌的同时还不忘贬低我一把,显出自己身份和我的不同。</p>

    我说:“帝是公平的,既然我没有什么政治前途,不能升官,那安排给我弥补一下,让我赚点钱好有个心理平衡。当然,我和曹兄是没法的,你是体制内的人,是国家干部,你今后升官发财的机会多着呢,我赚的这点钱算是什么呢?以后你会发我更大的财,大的多的财。”</p>

    曹腾似乎从我的话里找到了些许安慰和平衡,但脸的表情还是显得有些不甘,他似乎打心里不能接受我竟然能赚到这笔收入。</p>

    我看着曹腾的表情,觉得很好玩,笑着:“曹兄,其实凭你的能力,你一定能做更大的单子,搞定一个20万的也说不定。”</p>

    曹腾看着我:“易兄此刻心里一定很高兴甚至是得意吧。”</p>

    我说:“得意谈不,但是高兴是必须的,必须要开心。”</p>

    曹腾的神情忽然有些闪忽,皮笑肉不笑地看了我一眼:“易兄,别高兴过度了,把持住啊,小心乐极生悲。”</p>

    我呵呵笑着:“嗯,好,多谢曹兄提醒,我一定要把持住。”</p>

    曹腾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阴,嘴角隐约倏地闪过一丝难以觉察的冷笑。</p>

    我的心一抖一动,忙定睛去看,却看不到了。</p>

    我揉揉眼睛,以为自己刚才眼花了。</p>

    曹腾说:“易兄揉眼睛干嘛呢?”</p>

    我说:“我想看清曹兄的真面目。”</p>

    曹腾大笑:“呵呵,易兄真幽默,我这人再简单不过,我现在在你面前展现的是真面目,看吧。好好看吧。”</p>

    我呵呵笑起来:“其实,有时候,知人面不知人心啊。和你曹兄在一个办公室,我不得不小心点。”</p>

    曹腾仰脸长笑,我看着曹腾也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