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79章 故弄玄乎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海珠笑着摸出手机要打,海峰眼珠子转了转,说:“出去到大厅打,别吱吱歪歪地打扰我和易大侠聊天,别几句话挂了,和妈多聊会儿。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知道了。”海珠嘴巴一撅,站起来拿着电话出去了。</p>

    海珠一出去,海峰忙关门,然后回身坐下,这时,我看到海峰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严峻严重起来。</p>

    我这时才看出海峰刚才是故意支开海珠,他有事要和我单独说。</p>

    “什么鸟事,说!”我知道海峰喜欢故弄玄乎讹诈我,看着海峰满不在乎地说。</p>

    “他妈的,见鬼了,今天我在洲际大酒店招待客户,你猜我遇到谁了?”海峰瞪眼看着我。</p>

    “你说我才知道,你不说,我哪里猜去!”我漫不经心地说。</p>

    “我靠——你猜不出来的,你想都想不到。”海峰说。</p>

    “谁啊?快说——少给我卖关子!”我说。</p>

    “我擦,我看见段祥龙那狗日的了,他到星海了!”海峰表情夸张地说。</p>

    我不动声色地看着海峰:“你看到他了。”</p>

    “是的,我看到段祥龙了。”海峰说:“当时我正在酒店大厅送客人,正好看到他从电梯里走出来,和一个年级相仿黑乎乎的平头男子一起出来的。刚一开始看到他,我都有些怀疑自己认错了人,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这么巧会在这里遇到他。</p>

    可是,我的眼睛看的分明,确实是他。我看到他的同时,他也看到了我,我于是想,大家毕竟是同学,是朋友,是老乡,既然遇到了,招呼总是要打一个的,这是最起码的礼貌和理解啊,我于是想过去给他招呼下,可是,没想到……”</p>

    “没想到什么?”我说。</p>

    此时,从海峰的话里,我猜到那个平头黑乎乎的男子应该是阿来。</p>

    “没想到他对我装作视而不见,脑袋往旁边一扭,接着想离去,似乎看到我显得神情有些慌乱,想快速避开我。”海峰继续说:“我当时觉得有些纳闷,还有些生气,妈的,你明明看到我了,却给我装逼看不见,你越是装看不见,越是想避开我,老子还非要叫住你不可,我倒是想看看段祥龙怎么和我说话。我于是紧走几步跟过去,没想到我越是走得紧,他越是避地紧,大步流星直奔门口。”</p>

    “然后呢?”我说。</p>

    “然后我正要追过去,看到他突然低声不知对那个黑乎乎的平头男子说了句什么,接着那家伙突然停住挡住了我的路,两眼冷冰冰阴森森地看着我——”海峰说。</p>

    “然后呢。”我看着海峰。</p>

    “然后,我对那家伙说你不要挡住我,我要和段祥龙打个招呼,说段祥龙是我同学。”海峰说:“我刚说完,那家伙把右手搭在了我的肩膀,说了一句‘你认错人了——’,接着一用力,我靠,那家伙力气很大,当时我的肩膀疼得钻心,不由倒吸一口凉气。然后那家伙又说了句‘不准跟着我们,否则要你命!’,说完,那家伙转身走了,我站在那里,看到段祥龙和那家伙一起钻进了一辆面包车,接着车子离开了酒店。”</p>

    说完,海峰不由又揉揉肩膀:“妈的,这里现在还疼呢,那家伙是不是练过,怎么这么厉害!”</p>

    听完海峰的叙述,我的心里有些后怕,海峰不知深浅贸然和段祥龙打招呼,他不知道段祥龙现在和黑道有勾搭,现在的段祥龙已经不是以前的大学同学,更不是以前的生意人,他已经变了。当然,段祥龙不是以前的他,我也不是从前的我了。</p>

    岁月在流逝,曾经的我们都已经不再是从前。</p>

    “你不该非要那么执着和他打招呼的。”我淡淡地说:“既然他装作没有看到你,你有何必呢。同学又怎么样?朋友又怎么样?你这样做,其实很危险,你知道不知道?</p>

    我猜和段祥龙在一起的那个家伙一定是他的随从或者保镖,一定是有几手功夫的,你屁点功夫不会,你闲得蛋疼去招惹他,这不是鸡蛋碰石头吗?下次再遇见他,远远避开,装作没看到,记住了没有?”</p>

    海峰怔怔地看了我一会,说:“我想和他打招呼,并非仅仅是打个招呼那么简单,我其实是怀疑他来星海的动机。”</p>

    “什么动机?”我看着海峰。</p>

    “我怀疑——”海峰凑近我低声说:“我怀疑这狗日的来星海,动机不纯,说不定,他是来找冬儿的。”</p>

    我眼皮不抬,端起一杯咖啡慢慢喝着。</p>

    “这狗日的一直对冬儿图谋不轨,心怀邪念,现在冬儿在星海,你也在星海,他极有可能是知道了冬儿的去向,然后赶到这里来的。他说不定是专门来找冬儿的。”海峰说。</p>

    “那又怎么样?你以为冬儿和我现在还有关系吗?”我说。</p>

    “虽然冬儿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但是,但是。也不能让段祥龙这逼样的去招惹冬儿,他是个心地肮脏的家伙,心术不正。不管怎么说,不管冬儿现在是不是把我们当朋友,我们还是要关心关心她的,毕竟,冬儿是为了你来到星海的,毕竟,冬儿和你有过那一段关系。毕竟,我一直觉得,冬儿虽然对我们有成见,但是,她的本质其实没有那么差。我不想看到冬儿受到段祥龙的伤害。”海峰说。</p>

    我默默地喝着咖啡,没有说话,心里泛起一阵阵苦涩的涟漪。</p>

    “我看,我们有必要去通知冬儿,提醒她提防段祥龙。”海峰又说。</p>

    我抬起眼皮,看着海峰:“海峰,这事你不要掺和了,我会去做的。记住我的话,再见到段祥龙,千万不要去招惹他,你当从来和他不认识。”</p>

    我的表情很严肃。</p>

    海峰看着我,默然不语。</p>

    半晌,海峰说:“其实,我知道冬儿对你一直没死心,她一心想挑拨离间你和海珠的关系。”</p>

    我的目光沉下来,看着海峰。</p>

    “有一点我一直不明白,既然冬儿现在这样,这样对你不死心,当初。当初她又为什么非要离开你,为什么要做的那么绝情。”海峰说。</p>

    “你关心的事情太多了。”我说。</p>

    “我知道冬儿对我和海珠有忌恨情绪,但是我并不责怪她,我其实觉得冬儿也挺不容易的,为了你,不远千里从宁州来到星海。”海峰继续说:“虽然我一直想让海珠和你好,但是,当初,我并没有任何想拆散你们的想法,我是一直想你们好的,但是,她自己却亲手毁掉了自己的爱情,既然她不珍惜,既然海珠已经成全过一次她,那海珠现在和你在一起,也是谁也说不出什么的。</p>

    这一点,冬儿应该能理解,但是,她似乎是不能想通,是认为是我和海珠对她采取了什么阴谋诡计才让你和她分开的。唉,我这个小人的恶名算是在她心里扎下跟了。不光是我,还有海珠。”</p>

    海峰发出阵阵苦笑。</p>

    我说:“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过去的让它永远过去吧。”</p>

    我的声音有些嘶哑,还有些沉重。</p>

    海峰看着我:“你心里还有冬儿,是不是?”</p>

    我看着海峰:“现在这种形势,你说这话有意思吗?”</p>

    海峰说:“你不说其实我也能理解,毕竟,冬儿是你的初恋,你们有过那么久的在一起的时光。初恋,总是难以忘怀的,我懂!”</p>

    我说:“海峰,这个话题你能不提吗?你烦不烦,累不累?你怎么那么爱操心。”</p>

    海峰叹了口气,”我说这些,其实是想提醒你珍惜现在,好好对待我妹妹。我可是这一个妹妹。还有,我最铁的哥们,只有你。我把自己最亲的妹妹交给我最铁的哥们,你说我能不操心吗?”</p>

    我说:“我知道。好了,不谈这个了。说说你的事情吧,你和云朵现在怎么样了?”</p>

    海峰听我提到云朵,怔了下,接着说:“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她,爱慕她。云朵对我从表面看实在挑不出任何瑕疵。只是,我想得到的是她的真正的内心,而不是身体。我一直在努力,我想我终究会用自己的真诚融化她的心,得到她发自内心的爱。”</p>

    我听懂了海峰的话,我明白了海峰和云朵的现状,想到海珠下午在办公室里说的话,我心里不由深深叹息了一声,感到几分无奈和无力,还有对云朵发自内心的疼爱和怜惜。</p>

    “世界有两件事是永远也勉强不了的,小时候是学习的兴趣,长大了,是爱情。”海峰顿了顿,又说:“其实,在爱情里,有时候,一个建议你离开的人,可能是最爱你的。一个希望你放弃的人,可能是最关心你的。一个渴求不再联系的人,可能是最挂念你的。一个默默离开的人,可能是最舍不得你的。我们的操蛋人生,是在这样矛盾而纠结里渡过。爱并不是一场在一起的游戏,爱恰恰是种挂念你而不得不离开的痛楚。”</p>

    我看着海峰:“此话何意?”</p>

    海峰说:“无何意,说说不行?”</p>

    我说:“你的心里在想什么?”</p>

    海峰说:“没想什么。”</p>

    我看着海峰:“你在给我装逼。”</p>

    海峰两手一摊:“我装你个头。你去死吧。少诈我。”</p>

    我说:“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有些苦,有些累?”</p>

    海峰说:“苦怎么了?累又何妨?人生是一种承受,一种压力,我们在负重前行,在逼迫奋进。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要学会支撑自己,失败时给自己多一些激励,孤独时给自己多一些温暖,努力让自己的心灵轻快些,让自己的精神轻盈些。你说是不是?”</p>

    我看着海峰,没有说话。</p>

    海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说:“好苦的咖啡,忘记加糖了。”</p>

    我思忖着海峰刚才的话,依旧不语。</p>

    我们一时都沉默了。</p>

    这时,海珠推门进来了,脸的神情显得很轻快,看来和妈妈打了一通电话让她的心情好了很多。</p>

    “打完了?”海峰看着海珠。</p>

    “是啊,打完了,和妈妈好好聊了半天。”海珠笑呵呵地坐在我身边。</p>

    “真快。”海峰说。</p>

    “嘻嘻。”海珠笑起来,接着看着桌子的东西:“哎——你俩这会都干嘛了,怎么都不吃东西呢。”</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