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78章 只爱你一人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会永远爱你,我会只爱你一个人,不管有什么风雨,不管有多少坎坷和磨难,我都会爱着你,从我把我的身体交给你那一刻起,我想好了,这一辈子,我只能也只会爱你一个人。 ”海珠深情地看着我,显得有些激动。</p>

    海珠的话让我很感动,内心那股自责也愈发强烈,有这样一个女人陪着我,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我到底想要干什么?我为何不能放下心那死去活来的纠结呢?为什么。</p>

    我狠狠地责备着自己,狠狠地想把自己内心最深处的那个东西抹去,可是,当我的意识刚一接触到那东西的边缘时,我的心突然开始战栗。</p>

    一会儿,海珠的神情平静下来,说:“哥,你不要为今天的事情烦闷了,我知道今天我给秋桐说的那些话让她很难堪很尴尬。当时我有些冲动。找个时间,我会给秋桐道歉的,为我今天的话。”</p>

    听海珠的语气,似乎有些言不由衷,似乎是为了安抚我。</p>

    看着海珠无语而忧虑的表情,我心里深深叹了口气。</p>

    “海珠姐,下班啦,俺要走啦。”随着小亲茹的话音,门突然被推开了,这丫头又不敲门直接进来了。</p>

    看到我和海珠此刻的神情,似乎感觉到了室内压抑的空气,小亲茹吐了吐舌头,忙缩了回去,关门。</p>

    我和海珠对看了一眼,我说:“饿了吧,下班吃饭去吧。”</p>

    海珠点点头。</p>

    我站起来看着海珠:“过来——”</p>

    海珠走到我跟前站住,看着我。</p>

    我看着海珠:“开心点,让自己的心简单起来。”</p>

    海珠冲我努力笑了下,我揽过海珠的肩膀,轻轻吻了下海珠的额头:“心越简单,你会越快乐。”</p>

    “嗯。”海珠低下头,不让我看到她的眼睛。</p>

    “抬起头——”</p>

    海珠抬起头,目光和我接触。</p>

    我努力让自己笑了下,说:“其实,我最想让自己做一个没有思想没有头脑的人,这样,我会天天很快乐。”</p>

    海珠苦笑了下:“可惜,你不是,你不能。我也不是,我也不能。其实,我在乎的不是有多少女人喜欢你,我在意的是你的态度,只要你对我好,哪怕天下的女人都喜欢你我都不担心什么。反过来说,越多女人喜欢你,说明你越优秀,我或许应该越感到自豪和骄傲。”</p>

    我说:“好了,这话题不谈了,吃饭去。”</p>

    我和海珠出了办公室,其他人都走光了,只有小亲茹正在收拾办公室,见我们出来,她嘻嘻笑着,接着做了个鬼脸。</p>

    “小亲茹,你怎么走?”我说。</p>

    小亲茹看了看门口,我向外一看,四哥的出租车正停在不远处的马路边。</p>

    海珠和小亲茹一起收拾办公室关卷帘门,我直接走出去,边说:“我去和接你的那个开车的驾驶员唠嗑去。”</p>

    “去吧,这位大哥整天沉默寡言,难得说一句话。”小亲茹在我身后边忙乎边说。</p>

    我走到四哥的车前,四哥正在半开着窗户抽烟,见我过来,点了下头。</p>

    我站在车门前,没有进去。</p>

    “李顺回来了,老秦和他一起的。”四哥目视前方,面无表情地说。</p>

    “我今天早见到他们了。”我说。</p>

    “李顺此次回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四哥说,依旧不看我。</p>

    “可能是跟着段祥龙回来的,那个段祥龙是我以前和我和你提到过的。阿来是他从泰国带回来推荐给白老三的。”我说。</p>

    “这个段祥龙现在还在星海?”四哥说。</p>

    “应该还在!”</p>

    “他到星海来干嘛?”</p>

    “不知道。或许,是来找白老三的吧。”我说。</p>

    “在这样的时候,他突然来到星海。”四哥话说了一半,眉头皱了起来。</p>

    “你怎么认为?”</p>

    “说不准。此人我不了解,无法做出具体的判断。”四哥斟酌了下,接着说:“今天我跟踪李顺了。”</p>

    “他干嘛了?”</p>

    “他和老秦白天到庄河去了。”四哥说。</p>

    “去庄河,去庄河干嘛?”我说。</p>

    “你不知道二子和小五是什么地方的人?”四哥说。</p>

    “不知道,没问过。”我说。</p>

    “今天白天,李顺在二子和小五的墓前呆了整整3个小时。”四哥说。</p>

    我的心一震,原来二子和小五的老家在庄河,原来李顺今天到他俩的墓前去了。</p>

    “李顺是个仗义的人,是个讲义气的人,他没让老秦跟过去,独自到了墓前,然后在二子和小五的墓前磕了三个头,”四哥说:“然后,李顺坐在他俩的墓前抽烟,沉默地一直抽烟,一直这么坐了三个小时。”</p>

    我的心再次被震动,怔怔地看着四哥。</p>

    “我躲在远处,用望远镜一直观察着李顺,我看到,他坐在那里边抽烟边流泪,似乎流了很多泪,似乎一直在默默地流泪。”四哥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动情。</p>

    “哦。”</p>

    “李顺很冷血,却也有热血。”四哥说了一句。</p>

    我没有说话,心里颇有感慨。</p>

    我心里突然涌起一个疑问,李顺到二子和小五的老家去拜祭他们,为什么带着老秦去,为什么不通知我?为什么带着老秦去到了之后却又不让老秦过去?</p>

    “等有时间,你带我去庄河,我要看看二子和小五。”我对四哥说。</p>

    “嗯。”四哥应了一声,接着说:“对了,最近伍德和皇者都不在星海,他们一起到日本去了。”</p>

    我心里感到小小的意外,李顺刚从日本杀了人回来,伍德突然携皇者去日本,何意?伍德去日本,会不会和李顺有关呢?抑或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p>

    “伍德这个人,我怎么越来越感觉有些看不透。似乎这个人做事神出鬼没的,又似乎他有什么复杂和高深的背景。”四哥说。</p>

    “他是日本黑社会山田组的一个头目,他和日本人的渊源很深。至于其他的,我对他也不了解。”我说。</p>

    四哥点点头:“原来如此。这个皇者,整天跟在伍德身边,他到底是什么人?”</p>

    我说:“很简单,伍德的贴身随从,心腹干将,最得力的亲信!”</p>

    四哥听了,半天没有说话,眼里带着沉思的目光。</p>

    “怎么?你感觉皇者哪里有不对的地方?”我说。</p>

    “这个不好说。我对皇者的印象都是通过你还有小亲茹的片言片语得到的,我和他直接打交道并不多。这个人看起来似乎很简单,但我总觉得他极有城府,是个掩藏的很深的人,他的内心和他的言行似乎相隔万里。”四哥说。</p>

    “最近我没有见到他,不过,之前他倒是帮过我几次忙,当然,他帮我的忙,都是不损害他的利益的,而且,我也帮过他的忙,他似乎是想偿还我的人情。”我说。</p>

    “你说的帮他的忙是指安排小亲茹工作这事吧。”四哥说。</p>

    “是的。”</p>

    “这个忙。其实可以不算是什么忙。难道你真的以为皇者除了找你无法保证小亲茹的安全了?你以为皇者真的除了在海珠的公司安排小亲茹无法给她找到更好更安全的工作了?”四哥说。</p>

    “那你的看法是……”</p>

    “我的看法是,此人做任何事都是有深远或者特定目的的,虽然我现在想不透他为什么非要找你安排小亲茹,但是,我总觉得不像你想得那么简单。”四哥说。</p>

    四哥的话让我不由深思起来。</p>

    这时,四哥低声说了一句:“不说了,小亲茹过来了。”</p>

    我于是装作打哈哈的样子对四哥说:“伙计,你找的这活不错啊,有稳定收入,好好干哈。”</p>

    四哥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不说话。</p>

    “嘻嘻,你看,他不会和你说话吧。”小亲茹笑呵呵地走过来,了车,然后四哥发动车子走了。</p>

    海珠关好公司的门,走过来:“哥,走吧。”</p>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我和海珠一起向我的车子走过去。</p>

    走到车跟前,我和海珠车,我边发动车子了马路边正要问海珠想吃什么,突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海峰的。</p>

    “在什么方位”海峰说。</p>

    “在海珠的公司门前,正要开车走!”我边说边对海珠轻声说:“是海峰打来的。”</p>

    海珠点了点头。</p>

    “海珠和一起的?”</p>

    “是的!”</p>

    “不要走,在原地等我5分钟,我正在出租车,马到你们那里。”海峰说着挂了电话。</p>

    我扭头对海珠说:“海峰5分钟之后到!”</p>

    “哦,好啊,我们一起吃晚饭。我好几天没见他了。”海珠说。</p>

    “想吃什么?”我问海珠。</p>

    “我想找个环境安静点的地方,吃什么都行,只要安静好,我想清静清静脑子。”海珠用手扶着额头。</p>

    “那我们去岛吧,吃西餐。”我说。</p>

    “嗯,好。”海珠点点头。</p>

    我看着海珠:“待会儿海峰来了,别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p>

    海珠勉强笑了下,接着说:“怎么?你担心在你的哥们面前露馅?怕你哥们看出来你欺负他妹妹?”</p>

    我笑了,说:“哎——我欺负你了吗?死丫头,我只是不想让海峰替我们操心。”</p>

    海珠笑了下:“你放心,不用你说我也不会让海峰看出我的情绪变化的。再说了,是你真的欺负了我,我也不见得找海峰去告状。”</p>

    “为什么?你可以去告状的!”我说。</p>

    “我没那习惯。”海珠说了一句。</p>

    我知道海珠是那种有事喜欢自己兜着的人,心事除了我,一般不会和别人说,甚至对我,我也不知道她到底能和我说几成。</p>

    一会儿,海峰到了,二话不说,直接了车后座:“吃什么?”</p>

    “哥,我想去吃西餐,岛,可以不?”海珠回头看着海峰,笑呵呵的。</p>

    “行,你说吃什么吃什么!”海峰痛快地说。</p>

    然后我开车走,海珠和海峰聊天,海峰似乎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有一句没一搭地敷衍着海珠。</p>

    到了岛,我们直奔二楼,要了一个小单间,点了西餐和饮料。</p>

    这时海峰对海珠说:“阿珠,你好几天没和爸妈打电话了吧?”</p>

    海珠说:“是啊,这几天很忙的,好累的。”</p>

    海峰说:“死丫头,再忙也不能忘了爹娘啊,我今天刚给爸妈打完电话,去,现在给爸妈打个电话,妈都想死你这个小棉袄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