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69章 冬儿何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不要说了。 我不想弄清楚这个问题了。”秋桐抬起头看着我:“或许,我明白了。”秋桐又叹了口气。</p>

    既然秋桐说她明白了,那我不想说什么了。</p>

    我们都不说话了,默默地吃饭。</p>

    一会儿,秋桐抬起头:“冬儿走了。”</p>

    我没有抬头:“走了几个?”</p>

    “她自己走的。”秋桐说。</p>

    这么说,冬儿离开了,阿来还留在那房间,不知道他和段祥龙在干嘛。</p>

    冬儿匆匆而来,又匆匆离去,何意?我猜不透,也不想多猜。</p>

    我举起杯子,喝完杯最后一滴酒,看着秋桐:“吃饱喝足了没有?”</p>

    秋桐点点头。</p>

    “那走吧。”我说。</p>

    我们站起来,我去结了帐,然后一起出了酒店。</p>

    外面的雪还在下着,很冷,马路的积雪很厚,车子已经很难行驶。</p>

    “不能开车了。”我说。</p>

    “车子放在茶庄门口吧,等明天雪化了再来开。”秋桐说。</p>

    也只有如此了,我点点头:“走回去吧。”</p>

    “嗯。”秋桐说。</p>

    我们于是在风雪步行回去,自然是先送秋桐回家,朝着秋桐家的方向。</p>

    漫天飞舞的大雪,在昏暗的路灯下懒洋洋地下着,失却了白日里疯狂的弥漫。没有寒风的冬夜,大雪落地,听不到一点点轻微的声音。马路,稀稀疏疏的行人把自己的脖颈尽量地缩进衣领,在路灯下疾速地走着。也许,有的人要进入不远处的酒吧,喝一杯暖暖的烈酒,驱走让人烦心的寒气。</p>

    远处的教堂里,隐隐约约地传来唱诗的乐曲。虔诚,伴着雪花,悄悄地落在了大地。而在不远处的一座寺庙里,也飘出低低的诵经声和有节奏的木鱼声,让这宁静的雪夜显得更加宁静。</p>

    飞雪舞也轻柔,落也轻柔,这样,我和秋桐在北方十一月的冬夜里,走着,走着。</p>

    今夜,整个世界是属于我们的,在这静静的夜里,我们这样孤独地走着走着,天地间迷迷茫茫,只有北风呼呼的吼着,还有孤独路灯与影子和我们同行。</p>

    走在飞雪里我心茫然,天际里没有属于我的那颗星星,也没那弯弯的月亮。也许是冬的寒冷,让它们这样匿身躲藏。一股惆怅油然升起。</p>

    往日,晴朗的夜里,我总是仰望苍穹去看月亮,传说那里的嫦娥是天最美的姑娘。月,不管是新芽还是盈满,都有一颗离它最近的星与之相伴,彼此默默的凝望,像空气里的浮生若梦和亦客一样!如今,月亮和星星都不在天,我却和她同行。</p>

    蓦地感觉雪夜是温暖的,因为有她在我的身旁,雪花粘在我的睫毛,我似乎看见了一双忧郁的眼睛,眼睛里盛满了相思的泪水,泪水溢出了无限的爱意。</p>

    我和秋桐走在厚厚的雪地,走在漫无边际里,蓦然回首,路只有一行我们的足迹,足迹里我似乎听见一声无奈的叹息。</p>

    雪缠绵地下着,我的心在空旷的雪夜里飞舞。</p>

    “这样的雪夜,你有何感觉。”秋桐开口了。</p>

    “悲凉。”我冒出一句。</p>

    “为何?”秋桐说。</p>

    “不为何。”我说。</p>

    秋桐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其实,你可以当它是一场别人渴望不到的景色,你不会感到悲凉。其实生活的每个人一直都在模糊间穿越这场突如其来的改变,或许你会觉得自己的压抑也是黑黑的灌满天空,湿湿的雪在这样的季节是永远没有答案的。等到雪停了,开始消融,一个人走过,融水照见自己的影子,瞬间又被冰冻起来。或许,那时,你不会再感到悲凉。”</p>

    听着秋桐的话,我仰脸看看黑色的天空,那里是无尽的苍穹,无尽的冷从其间覆盖下来,那个冷被紧缩成彻骨的寒意,北风呼啸着让大片大片的雪花覆盖梦想和我心底荒芜的旷野。楼宇间开始碰撞无法擦去的影子,灰灰的,生命开始进入另一场冬眠。</p>

    心感到了无尽的迷惘,在这样的雪夜里,我们踉跄着寻找回家的路,其实我们的脚下是坚实的道理,却又似乎根本没有路可走。积雪融融,分不清哪是路,哪是彼岸。</p>

    如果此时玉轮做舟,相信那一天广宇都可以被称作是旷放的海,天使在海飞翔,将雪花纷纷遣下九霄,白白的世界,又覆盖住多少个无望和忧伤。</p>

    我走在雪野里,眼睛仿佛成为了相机,细细的分辨,冥冥之的取舍,该放弃的和该保留的,瞬间被凝固下来。那些光影迷离的影子,是往事还是其他。</p>

    蓦然想起浮生若梦说过的距离,孤单里的悬浮,你所说的遥远,是在这个季节么?</p>

    于是在迷蒙的视野里,一些不远不近的灯光,幻化成了这个冬夜的主题。我想自己是冬雪里一只行进着的飞蛾,微弱的不堪一提,那些有着冷雾里的呼吸,从来都保存在自己单独的世界里。</p>

    现在我开始想到沿途的缤纷和茫茫的黑暗,纵有微弱的光亮也会使人晕眩,心情之外,旋转的雪和闪光的雪那么飘落下来了。</p>

    冬已至,秋长别。</p>

    好像浮生若梦说过:冬天来了,春天不会遥远。</p>

    路很长,似乎没有尽头,我希望这条路永远也不要走到尽头,我宁愿在这样的雪夜里和她一起踟蹰同行。</p>

    可是,再长的路终究也是要走完的,终于,到了秋桐家小区的门口。</p>

    我们停住,我看着秋桐,看着秋桐头发的雪。</p>

    我伸出手,轻轻替她拂去雪花,轻声说:“到了。”</p>

    “嗯,到了。”秋桐看着我:“不早了,快回去吧,晚了,海珠会着急的。”</p>

    “嗯。”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注视着秋桐,似乎有所期待,却又害怕这种期待。</p>

    秋桐不看我的眼睛,咬咬嘴唇:“那我走了。你早回去,不要让海珠担心。”</p>

    我没有做声,默默地看着秋桐。</p>

    秋桐不再看我,抿了抿嘴唇,果断转身离去,走的很坚决。</p>

    目送秋桐的背影消失,我呼出一口气,忽然有些失落,缓缓转身,踏着厚厚的积雪继续前行。</p>

    回到宿舍,海珠已经回来了,正在客厅里在笔记本电脑看着什么。</p>

    “哥,你回来了——”海珠看了我一眼,边继续操作电脑。</p>

    “嗯。”我关好房门,换了拖鞋,然后走到沙发跟前,瞥了一眼海珠:“在干嘛呢?”</p>

    海珠似乎有些慌乱,忙关了页:“没什么啊。我查了一些资料。”</p>

    海珠的神态让我觉得有些不大正常:“查什么资料呢?还怕我看?”</p>

    海珠笑了下:“没有啊,只是我正好看完资料了而已。”</p>

    我坐在海珠身边,看了看笔记本屏幕,说:“今晚招待客户顺利不?”</p>

    “还算顺利。你晚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吃火锅,我倒是真想去啊,只是无法脱身,呵呵。”海珠笑了下:“对了,你和谁一起吃的火锅啊?”</p>

    下午我给海珠打电话的时候只说要她来吃火锅,没告诉她和谁一起。</p>

    “和同事。”我说。</p>

    “同事?是和秋桐?”海珠说。</p>

    我犹豫了下,点点头:”嗯。”</p>

    “你们两个?”海珠又问。</p>

    我又犹豫了下,继续点头:”嗯。”</p>

    海珠脸色微微有些变化,眼神有些复杂。</p>

    我接着说:“当时秋桐说要我叫你一起来吃的,正好你没空。本来,她是想我们三个人一起吃的。”</p>

    海珠没有理会我的话,看着我:“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感觉不错吧。和秋桐一起吃晚饭的滋味很享受吧。”</p>

    海珠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我却不敢享受这种平静,我忙说:“要是你来,三个人,会更享受。感觉会更不错。”</p>

    海珠抿了抿嘴唇:“你说的是心里话?”</p>

    我忙点了点头:“是,心里话!”</p>

    海珠沉默了半天,眼神怔怔地看着我,半晌说了一句:“哥,我不知道你到底说的哪句是真话哪句是假话。为什么我会越来越搞不懂你了。”</p>

    我心里有些发虚,不敢看海珠的眼睛,说:“阿珠,不要多想什么。”</p>

    我自己都觉得这话听起来很无力。</p>

    海珠说:“我不想多想什么,但是你得给我机会让我不要多想什么。你们怎么回来的?”</p>

    “雪太大,没开车,走回来的。”我说。</p>

    “走回来的。雪夜里两个人一起漫步,很温馨很浪漫吧。”海珠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是不是走在雪地里,一个人不小心跌倒了,另一个人急忙扶住,然后一个人倒在了另一个人的怀里。”</p>

    “阿珠,没有的事情。”我忙说。</p>

    “没有的事情。哼。”海珠一声冷笑:“这种狗血的镜头,这么好的机会,你们能不发生点什么?要是不发生点什么,你们怎么对得住今晚这场大雪?要是不发生点什么,你们怎么能对得住你嘴里的酒气?”</p>

    “阿珠……”</p>

    “好了,不要说了。我不想听你辩解什么。我不想让你难堪,也不想大家都难看。”海珠打断我的话,脸色发白,自言自语地说:“口口声声说我是自己最好的姐妹,可是,最好的姐妹,背后究竟在干什么勾当。天地良心。”</p>

    “阿珠。”</p>

    海珠带着忧郁和忧虑的眼神看着我,半天不说话。</p>

    我还是不敢看海珠的眼睛。</p>

    “唉。”半天,海珠叹了口气,叹息里带着深深的伤感和悲楚,还有几分无奈。</p>

    海珠的叹息让我感到了巨大的歉疚和羞愧,我感觉到了自己的无耻和卑鄙还有龌龊,我忽然有些无地自容之感。</p>

    “哥。”半天,海珠叫我。</p>

    “在——”我抬起头。</p>

    “我爱你。”海珠的声音突然哽咽住了,眼圈开始发红。</p>

    “阿珠。”我有些感动,伸开胳膊,海珠涌入我的怀里,抱住我的腰,将脸贴在我的胸口。</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