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68章 倔驴脾气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老黎放声笑起来:“你小子有股倔驴脾气。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和老子我当年十分的相似啊。不知怎么,看到你,我想起当年我那时候。我看你小子不单是个做职场的好手,把你放到官场,一样能有一番作为。”</p>

    我说:“承蒙你夸奖和认定,可惜,我对官场不感兴趣,对官场更是一窍不通。我不行的。对了,我的领导秋桐可以算是官场人,她是星海传媒集团正儿八经地在市委组织部备案的科级干部。”</p>

    老黎看着秋桐,点点头:“这年头,女人混官场,可是不容易,特别是想凭真本事做出一番作为的女孩子,在官场更不容易。”</p>

    秋桐看着老黎:“看来黎叔不但了解职场,对官场也很了解?”</p>

    老黎说:“不能说是了解,年龄大了,听到的看到的经过的多了,略知一二而已。”</p>

    这时,秋桐的电话响了,秋桐接听:“云朵……”</p>

    云朵打来的电话,我看着秋桐。</p>

    秋桐边听边点头:“嗯,送来了……放在我办公室吧。”</p>

    放下电话,秋桐看着我:“那个报告老总签批了,党办的人送到云朵那里了。”</p>

    我出了口气,一咧嘴:“很好。”</p>

    秋桐看着我,抿嘴一笑,笑得很甜很美。</p>

    老黎看着我和秋桐的表情,宽厚地笑了,眼里带着喜爱和慈祥。</p>

    大家继续边聊天边茶,不知不觉天色已晚,外面的路灯亮了,雪却依旧在下。</p>

    房间里暖气很热,和冰天雪地的外面行程鲜明对。</p>

    看了看外面的天气,秋桐看着老黎:“黎叔,晚一起吃饭吧,我请你涮火锅。”</p>

    老黎摇摇头:“不了,我还是回去。你和小易一起去吃吧。”</p>

    老黎的声音不大,但是态度不容置疑。</p>

    “外面还在下雪,路不好走的,要不,我和小易送你回去。”秋桐说。</p>

    老黎笑了:“呵呵,不用,我有办法回去的,我的小马驹在楼下等我呢。好了,今天聊到这里吧,闺女,以后没事和小易一起来陪老爷子我喝茶啊。我这里有好茶,等下次你来,我弄更好的茶招待闺女。”</p>

    秋桐呵呵笑了,点头:“好啊,有机会希望继续聆听老爷子的教诲。”</p>

    我看着老黎:“老爷子,你这个人很不够朋友,敢情你还有好东西没拿出来招待我。”</p>

    老黎站起来拍拍我的脑袋:“怎么?小子,你吃你女司的醋了?不会吧。”</p>

    我咧咧嘴,老黎看着秋桐,两人都笑起来。</p>

    老黎然后走了,房间里剩下我和秋桐。</p>

    今天喝的这顿茶内容开始不少,老黎、夏季、秋桐都出场了,轮番走台,最后剩下我和秋桐来结束。</p>

    我看着秋桐:“吃火锅?”</p>

    秋桐笑了:”嗯。”</p>

    “你请客?”</p>

    “不行,你请!你马要发财了,预祝,先请我吃顿火锅再说。”秋桐说。</p>

    “那刚才不是你说要请客吃火锅的吗?”我说。</p>

    “那是请老黎的,不是请你的。现在老黎走了,该你请了。”秋桐说。</p>

    我说:“那好,走吧,楼下有火锅店,重庆小天鹅。”</p>

    “走。”秋桐说完站起来,刚要走,接着对我说:“”对了,今天下大雪,你问问海珠现在怎么样了?我想,我们叫海珠一起吃。</p>

    我于是摸出手机打给海珠,海珠那边来了客户,她正在和客户去酒店吃饭的路,自然不能来了,我于是叮嘱海珠招待完客户早回去,路注意安全,海珠一一答应着。</p>

    打完电话,我看着秋桐:“海珠正在招待客户,过不来了。”</p>

    “那我们走吧。”秋桐稍微一犹豫,说。</p>

    我们一起下楼,出了茶庄,直接去了附近的小天鹅火锅店。</p>

    我的车停在茶庄门前,没看到秋桐的车,看来她是坐总编辑的车来的。</p>

    在火锅店,我要了一瓶白酒。</p>

    “天冷,喝点白的暖暖身子。”我说。</p>

    “嗯,好,我也喝白的。”秋桐说。</p>

    “三七分吧,我七你三。”我说。</p>

    秋桐一撇嘴:“瞧不起女人是不是?不行,五五对开,一人一半。”</p>

    我笑了:“你少逞能,你酒量没这么大。”</p>

    秋桐说:“谁说的,喝酒看心情。我今晚心情好,估计半斤没问题。哎,祝贺易大侠拿下了这个大单子啊,我得给你祝贺一下。当然,我还得感谢你,你的成绩是我的政绩,你这个大单子,可是给我老人家脸争光了。我老高兴了,知道不?”</p>

    秋桐用地道的方言调侃,我不由笑了,倒酒,举起杯子:“我们俩之间,谈何感谢?说谢见外了。”</p>

    秋桐举起杯子,酒还没喝,脸色倒先红扑扑的,似乎是被火锅的暖气烤的。</p>

    “虽然你这么说,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声——谢谢你!真的,易克。不管是哪方面,我都要谢谢你。”秋桐说完,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举杯一饮而尽。</p>

    看着灯光下秋桐妩媚俊美的面容,我的心里阵阵暖流,举杯也干了。</p>

    然后,我们边喝边吃边交谈。</p>

    很快,一瓶白酒快被我们俩喝光了,我和秋桐基本是喝得一样多。</p>

    秋桐的脸色红红的,煞是可爱,眼里和言谈间微微流露出些许的醉意,但还还是保持着足够的清醒,她显得很开心。</p>

    我喝得不多,看着对面的绝色秋桐,心里却微微有些醉意,正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美丽也是一杯烈酒啊。</p>

    突然,秋桐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看得我有些心跳加速,有些发毛。</p>

    “秋桐,你怎么了?”我以为秋桐的酒意头,开始醉了。</p>

    秋桐没说话,还是这样看着我。</p>

    我仔细看着秋桐的目光,才发现秋桐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着我身后。</p>

    “怎么了?”我说了一句,刚要回头。</p>

    “不要回头。”秋桐突然急速低语了一句。</p>

    我于是保持不变的姿势,看着秋桐:“怎么回事。”</p>

    “在你身后,在服务台前面,有个男人不时在打量我们。我从来没见过这个人,我觉得此人有些可疑。”秋桐低头轻轻地说,边伸手在自己的包里摸索着什么。</p>

    我心猛地警觉起来,秋桐不认识的人在打量我们,会是谁呢?</p>

    “给你这个。”秋桐递给我一个东西,我一看,是女孩子随身带的小镜子。</p>

    我明白了秋桐的意思,将小镜子放在手里,手掌盖住镜子的边缘,低头,然后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将手掌撑住额头,抬起眼皮,边转动角度边往镜子里看去——</p>

    立刻,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p>

    段祥龙!</p>

    我的心猛地一跳:段祥龙来星海了!他来干什么?</p>

    此时,段祥龙正装作等人的样子站在柜台前边抽烟边悠闲地四处打量,不时往我和秋桐的方向看。</p>

    我立刻收起小镜子,避免被他发觉。</p>

    我将小镜子还给了秋桐,然后若无其事地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茶。</p>

    “那人你认识不?”秋桐看着我。</p>

    我漫不经心地说:“不认识,你多虑了,此人是在等朋友的吧,和我们无关。”</p>

    “那他怎么老是往我们这边看呢?”秋桐说。</p>

    “因为你长得太美了呗,美女总是很吸引人的,你没觉察到,老是往我们这边看的,不光这一个人吗?周围那些男人的目光,你没注意到?”我说着指指四周。</p>

    秋桐脸色更红了,嗔怒地看了我一眼:“你瞎说。”</p>

    “好了,吃我们的,那人和我们无关,不用理他是。”我说着给秋桐捞煮好的肉。</p>

    秋桐似乎相信了我的话,开始低头吃起来。</p>

    我心里却没有安稳,我靠,段祥龙来星海了,他来这里干嘛?他此刻在这里干嘛?在等人?等谁?</p>

    我边想边不经意瞥了一眼座位右侧的窗户玻璃,发觉正好能从玻璃的反射里看到段祥龙。</p>

    我于是边和秋桐吃饭边从窗户玻璃里注视着段祥龙,边皱眉琢磨着。</p>

    段祥龙似乎没有发现我,他似乎真的是被秋桐的美丽所吸引,眼睛漫无目的地到处转悠,不时转向秋桐这边,又不时看着门口。</p>

    我相信段祥龙应该是没发现我,不然他此刻的神色不会如此安定镇静。</p>

    我倒是突然很佩服秋桐的直觉,她竟然能对突然出现的段祥龙产生一种下意识的怀疑。要知道,在这个餐厅里,眼睛不时往我们这边看的男人可不止段祥龙一个。的确,有时候直觉这东西很怪,捉摸不透。</p>

    在我冷眼观察段祥龙一举一动的时候,偶尔一瞥秋桐,看到她正在悄悄注视着我。</p>

    “不好好吃东西,看我干吗?”我说。</p>

    “看你到底在捣什么鬼。”秋桐边说边又瞥了段祥龙的方向一眼。</p>

    我笑了:“我哪里捣鬼了。你怎么这么多心。”</p>

    秋桐放下筷子,明亮的眼睛看着我:“易克,不要欺骗我,你的心事瞒不过我的眼睛。我有一种直觉,这个人或许他没有发现你,但是你一定认识他。”</p>

    我看着秋桐:“你很相信你的直觉。”</p>

    我心里突然感到一阵沮丧,心事被别人看穿的失落感。我不喜欢这种感觉,不喜欢自己的心事被别人看透,哪怕这个人是秋桐。</p>

    秋桐说:“我不是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觉,但是,我较相信。或许,对别人我没有如此的直觉,但是,对你,我这种感觉十分明显。”</p>

    秋桐的话让我有一种被半脱光衣服的感觉。</p>

    正在这时,我看到秋桐的目光又直了,直勾勾看着我身后。</p>

    我瞥了一眼那窗户玻璃,浑身不由一震,我看到冬儿进来了,径直走到了段祥龙的身边,冬儿的身后,还跟着阿来。</p>

    接着,三个人进了旁边的一个单间。</p>

    我的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感觉,看着秋桐。</p>

    秋桐不说话了,看着我,那眼神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没有明白,她低头吃东西。</p>

    我知道,秋桐一定以为段祥龙是我认识的,虽然不知道段祥龙是何许人物,但是能猜测到他和冬儿认识,或许是我的一个情敌。或许,她觉得已经不需要再问我什么了。</p>

    半晌,秋桐轻轻地叹了口气。</p>

    我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个人,我的确认识。他是……”</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