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67章 春天旅游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笑着点点头:“春天旅游是易经理的女朋友开办的,我和易经理的女朋友是好姐妹,春天旅游能被贵集团列为合作伙伴,我们大家都替春天旅游感到高兴,也由衷感谢三水集团对春天旅游对我小妹事业的支持。 </p>

    同时,我们发行公司也一直在和三水集团展开物流配送的合作业务,一直合作得很愉快,我作为发行公司的负责人,也由衷地感谢贵公司给予我们的支持和帮助。”</p>

    夏季说:“秋总客气了,大家是合作伙伴,支持和帮助都是相互的,春天旅游和贵公司同样也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特别是最近,易经理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极佳的合作营销方案,此方案将媒体和企业之间的合作关系紧密结合起来了。</p>

    我们集团管理层一致认为这是媒体和企业合作的一个非常好的途径,非常具有可操作性。昨天我们将合作的大致意向通知了易经理,提出了我们征订报纸的份数,也提出了我们要求的回报内容和数字,还不知道你们这边能否能通过呢。”</p>

    秋桐笑了,看了看我,我也笑了。</p>

    “你说吧。”秋桐看着我。</p>

    我点点头,看着夏季:“夏老兄,刚才见你的时候,提起合作的事情,我还不能给你准确回复,但是,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们集团领导已经批准我们的合作意向了。”</p>

    “好,很好。”夏季闻听,很高兴:“那下一步我们可以拟定具体合作事宜的合同,开始落实了。”</p>

    “是的!”我说。</p>

    “我们公司这边,具体的牵头人是易经理。”秋桐笑呵呵地说。</p>

    “嗯,好,和易老弟打交道我很开心。”夏季说:“我们集团那边,我会安排小雨和你们接洽,她和你们大家都熟悉,打起交道来也方便。”</p>

    “好啊。”秋桐说。</p>

    秋桐说好,我没觉得有什么好,为什么我是摆脱不开这个小魔女呢,她究竟要折磨我到何时才能罢休呢。</p>

    “秋总,我们可否留一个联系方式呢?这样以后工作的事情我们联系起来也方便。”夏季小心翼翼地看着秋桐。</p>

    夏季小心翼翼的表情让我觉得有些不正常,不是留个联系方式,这再正常不过,他有必要这样吗?</p>

    “好——”秋桐爽快地答应着,从随身的包里取出名片,递给夏季,夏季也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秋桐。</p>

    看着他们彼此交换名片,我心里突然隐隐有些不舒服的感觉,至于为什么不舒服,说不出来。</p>

    “夏董事长,希望我们今后的合作会很愉快。”秋桐说。</p>

    “会的,有易经理在,还有,有秋总在,我们的合作必定会很愉快。”夏季说。</p>

    我不知自己是否有些神经质,老是觉得夏季似乎话里有话。</p>

    夏季又说:“我们能有今天的合作,其实我该感谢易经理,感谢秋总对我们的看重。我想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请秋总和易经理一起吃顿饭,还有,同时邀请小雨说过的你们的几位好朋友,大家一起认识认识,加深加深感情。”</p>

    “让夏董请客不合适,还是我来请吧。”秋桐客气道。</p>

    “秋总不必客气,谁请还不都是一样。”夏季笑着:“自从小雨和我提起你们这些好朋友,我一直很感兴趣,一直想结识一下。”</p>

    “夏雨妹妹是个很坦诚活泼可爱的小妹妹,我们大家都很喜欢她的。”秋桐说。</p>

    “在社会做事,能有几个真心的好朋友,实在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夏季看着秋桐。</p>

    “是的,我也希望和夏董不仅仅是客户,也希望大家能成为好朋友。”秋桐说。</p>

    “好,好。”夏季显得很高兴:“只要秋总能瞧得起我夏季,我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p>

    “夏董客气了。我希望能和所有的客户都成为好朋友,这是我们做业务的一项原则,生意大家是伙伴,生意之外,大家都是朋友。”秋桐微笑着。</p>

    “对,是。是这样。”夏季点头。</p>

    正在这时,夏季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短信提示音,夏季拿起手机看了看,脸露出些许不情愿的表情,接着站起来:“呵呵,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了,你们慢慢喝吧。”</p>

    秋桐站起来和夏季点头示意:“夏董慢走。”</p>

    这回秋桐没有伸手和夏季握手,夏季接着起身走了,临走前,似乎有些恋恋不舍,又深深注视了一眼秋桐。</p>

    夏季的这个眼神没有逃过我的眼睛,我心里突然隐隐有些不安起来。</p>

    夏季走后,秋桐坐下,看着我:“你那个一起喝茶的忘年交朋友还在午睡啊。”</p>

    我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这老爷子有午睡的习惯。说是去小憩一会儿,这都快一个小时了,真能睡。这伙计还让我不要走等他呢,真够呛。”</p>

    “哈哈。”秋桐笑起来:“这老爷子是不是很有趣啊,看你说起他来这么随意。”</p>

    “嘿嘿。这老爷子啊,说有趣的确是有趣,不过,头脑却不是那么简单,这家伙经历阅历丰富地很,见多识广,什么都懂,万金油。”我说:“不过,今天我又发现,这老爷子还是个贪吃贪睡的懒家伙。”</p>

    秋桐又笑起来,在旁边泡茶的小姑娘也捂嘴笑着。</p>

    “是谁趁我不在在背后说我坏话败坏我名声呢?”话音刚落,老黎推门走了进来,板着脸。</p>

    看到老黎进来,秋桐忙站了起来。</p>

    我坐在那里没动,看着老黎。</p>

    看到秋桐在这里,老黎笑了:“哎——这是谁家的闺女啊,怎么我去睡了一觉,来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p>

    我笑着说:“不管是谁家的闺女,反正不是你家的。”</p>

    秋桐也笑了,恭敬地向老黎点头招呼:“叔叔,您好,我叫秋桐,是易克的同事。”</p>

    老黎呵呵笑了:“原来你是我干儿子多次在我面前提起的星海传媒集团发行公司的老总秋桐闺女啊,呵呵。百闻不如一见,今天终于见到了。闺女,别客气,来,坐,坐下说话。”</p>

    老黎看秋桐的目光很慈祥,讲话很和蔼,带着一见如故的喜爱和疼爱。</p>

    秋桐坐在我身边,老黎坐下,坐在刚才夏季坐的位置。</p>

    “听易克说交了一位忘年交的好朋友,我也早想拜见,今天正好遇到了。”秋桐看着老黎说。</p>

    “哎,丫头,你还不错,见面叫我叔叔,我这个小朋友呢,嘴巴虽然有时叫我老爷子,但是心里一直不服,一直想和我论哥们呢。”老黎幽默而风趣地说:“你呢,可以叫我叔叔,也可以叫我老黎,还可以叫我老爷子,总之,怎么舒服怎么叫好了。”</p>

    “哈哈。”秋桐笑起来:“这说明老爷子心态年轻啊,你虽然年龄我们长,但是心态却和我们年轻人差不多,所以易克才会有这想法啊。”</p>

    老黎看了我一眼,然后看着秋桐:“看得出,丫头你是想替你的这个下属打圆场,袒护下属哦。”</p>

    “在老爷子面前不敢。”秋桐笑着:“易克在我面前提起你的时候,可是很尊敬的。”</p>

    秋桐果真在替我打圆场了。</p>

    “真的吗?”老黎不看秋桐,看着我。</p>

    我点点头:“当然。你不信?”</p>

    “这个我可以信吗?”老黎说。</p>

    “这个你可以信。”我说。</p>

    老黎和秋桐都笑了。</p>

    老黎然后对秋桐说:“丫头,其实没见你之前,其实没听易克提起你之前,我早知道你了。早听说星海传媒集团有一位很能干的发行公司总经理,做经营管理很有一套,把星海传媒集团的发行工作干的有声有色。</p>

    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年轻,我更没有想到,我一不小心交的忘年交小朋友,竟然会是你的部下。看来,我也小易克做朋友是缘分,和你认识也是有缘啊。咱爷俩有缘哦。”</p>

    “我只是初出茅庐的晚辈,做经营管理属于刚接触,和前辈是无法的,多谢前辈的夸奖,还希望得到前辈的指点和指教。”秋桐谦虚地说:“能借助易克和前辈认识,是我的福分,当然,正如前辈所言,我们认识也是缘分。”</p>

    “做经营管理,做国有大型集团的经营管理,看来还是靠你们思想观念新颖有闯劲的年轻人才好,我虽然早年做过一段时间的生意,但是老了,体力精力和思想观念都跟不新形势了。现在的天下,是你们的。后生可畏啊。”老黎说。</p>

    “老爷子不必谦虚,你的经历和阅历都是我们所不能拥有的宝贵财富,我们可以有观念的更新和思维的创新,但是,有些东西却是无法的,那是实践出来的经历和阅历。”秋桐说。</p>

    老黎微笑着看着秋桐:“闺女,果然,有什么样的将,有什么样的兵,易克是你的下属,这小子做营销点子一套一套的,创新能力很强,而且非常善于吸取先进的有用的东西,非常善于借用他山之石,将低调做人高调做事这一处世原则发挥地到了极致,看来,你也是如此,你们在这方面倒是很相似。”</p>

    秋桐看了看我,然后对老黎说:“其实,虽然我是易克的领导,但是,说起做营销,易克是我的老师,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先进的理念和方法,他委实是我们集团的第一营销高手。当然,在做人方面,他做的也很好。”</p>

    说完,秋桐瞟了我一眼,我的心里有些甜滋滋的。</p>

    老黎呵呵笑了:“闺女,你这是在我面前夸奖你的下属啊,可惜,我不是你们的领导,我不能提拔易克。我这个小朋友确实脑瓜子很灵活,点子不少,做事做人别具一格,从某种意义来说,是个难得的好青年,要是按照我的要求来评星海十大杰出青年的话,这小子该是第一名,可惜,我说了不算。”</p>

    我和秋桐也都笑了,我说:“要是你说了算的话,我们可能也成不了朋友了,你也不会认识我了。”</p>

    老黎说:“为何这么说?”</p>

    我说:“你要是能说了算,那你不是市委记得是市长,居于如此之高的庙堂之,我还能机会和你做朋友吗?再说,是你愿意做,我还不稀罕巴结你呢。”</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