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56章 结束语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谎言被秋桐揭穿了,我有些脸红,说:“嘿嘿,刚才在其他包间遇到一个熟人,过去喝了几杯。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我怕你训我,。”</p>

    秋桐嗔怪地看着我:“看你,自己还要求大家不要喝醉,结果你自己带头喝多了。你出去这么久,群龙无首,大家都找不到组织了。”</p>

    “嘿嘿,你不是组织嘛。我没事。我酒量大。”我说着,脑袋有些发沉,喝下去的白酒开始头了。</p>

    “不要再喝了,我看大家也喝得差不多了,适可而止,结束吧。”秋桐看着我。</p>

    秋桐的脸色有些红,看起来也有些醉意,但似乎还保持着几分清醒。</p>

    “好,你去告诉服务员,饭,不喝了。”我把手一挥,带着命令的语气。</p>

    秋桐闻听,竟然真顺从了,接着转身过去吩咐服务员饭,然后我和秋桐走到酒桌前,秋桐对我说:“来个结束语吧。”</p>

    我点点头,冲大家挥挥手,大声叫着:“安静。各位。”</p>

    大家都安静下来,看着我。</p>

    我举起酒杯:“来,各位,今晚最后一杯酒,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今晚的酒到此为止,大家一起干掉,然后。吃饭,吃饱饭,大家明天还得继续干活。来,干——”</p>

    大家一起干了最后一杯酒,然后服务员饭,大家吃饭。</p>

    酒足饭饱,大家纷纷散去,我和秋桐云朵最后走的,结完帐,一起出了酒店。</p>

    “我送你们二位美女回家。”我醉意有些浓,边说边拦了一辆出租车。</p>

    云朵直接了前排,我和秋桐自然要坐后排。</p>

    我先让秋桐进去,然后跟了进去。</p>

    云朵告诉出租车自己要去的地方,按照路线,先送云朵。</p>

    出租车在城市初冬的夜色里穿行,十月底了,天气日渐冷了起来。</p>

    大家坐在车里,都没有说话,似乎都在默默地想着心事,又似乎都喝得有些醉意。</p>

    我脑袋继续有些发沉,不由往座位后背一靠,同时把左手随意放在了座位。</p>

    蓦地,我的手掌外侧碰到了一个柔软嫩滑温热的东西。</p>

    我的脑子一个激灵,这是秋桐的手,我的手无意触摸到了秋桐的手,虽然只是轻微的接触,但的确是秋桐的手。</p>

    我的心跳起来,身体一阵触电般的感觉,手放在那里没动。</p>

    我分明感觉到秋桐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动了动,脱离了和我手的接触,却似乎没有走远,还放在座位。</p>

    我的心继续跳动不止,脑子一片空白,不知怎么,手掌突然轻轻向里移动了下,手心正好覆住了秋桐的右手手背。</p>

    覆住秋桐手背的一刹那,我的心猛烈剧烈跳动起来,几乎要把我的心脏击穿。</p>

    我的手一动也不敢动,这么覆在秋桐的手,大手覆小手。</p>

    分明感到了秋桐的手在发颤,变得有些冷,似乎充满了局促和惊惶。</p>

    此时此刻两手的接触,似乎别有意味,似乎充满了某种暧昧和感觉,似乎在传递着某种东西。</p>

    这时,出租车里的收音机传来一阵歌声:“我想握住你的手,为你蓄一海的温柔……”</p>

    歌声沧桑而忧郁,恰如我此刻的心情。</p>

    我侧眼看了下秋桐,夜色里,秋桐正侧脸看着窗外,嘴角紧紧抿着,似乎在压抑自己内心的复杂感觉。</p>

    不知歌声是否也打动了秋桐,或许刺激到了她什么,她的手突然一动,想抽回去,我本能的用力压了下,她没能抽出。</p>

    稍微停顿片刻,她又开始往回抽手,我又压了一下,还是没能抽出。</p>

    秋桐不再试图往回抽了,转过脸开始看着我,眼神明亮而清澈,一眨不眨地直直地看着我。</p>

    面对秋桐目光的直视,我的心突然开始发虚,不敢看秋桐的眼睛。</p>

    “你喝多了。”秋桐用只有我和她能听到的声音轻轻地说:“或许,我们都喝多了。”</p>

    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巨大的羞愧,仿佛刚才自己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蓦地想起了海珠。</p>

    不由自主,我收回了自己的手,秋桐把手抽了回去,放在自己的膝盖,目光又看着窗外的夜色。</p>

    不再言语。</p>

    我的心稍微平息了下来,心愧疚难当,我觉得自己不但对不住海珠,也亵渎了秋桐的纯洁。</p>

    我分明感觉到了自己的狼狈和无耻,还有猥琐和下作。</p>

    一会儿,车子到了云朵的住处,云朵和我们告别下车,出租车然后直奔秋桐家的方向。</p>

    快到秋桐家的时候,秋桐让司机停车,然后对我说:“下车走走吧,清醒一下头脑。”</p>

    我点点头,付了钱,然后和秋桐一起下车。</p>

    初冬的夜晚有些清冷,下车后,我不禁打了个寒战。</p>

    我们一起沿着人行道往秋桐家的方向走,周围很静,偶尔有一辆汽车驶过。</p>

    我们都没有说话,默默地走着。</p>

    终于,我首先打破了沉默:“刚才,对不起。”</p>

    秋桐站住,看着我,眼神里带着难言的挣扎和苦楚,还有无语的纠结和矛盾,看了一会儿,说:“我没有怪你。我知道你喝多了。其实,我也喝多了。”</p>

    我低下头。</p>

    秋桐沉默了一会儿,说:“易克——”</p>

    我抬起头看着秋桐,夜色灯影下,秋桐的面容分外娇媚和楚楚。</p>

    “我在——”我的声音有些嘶哑。</p>

    秋桐深深地呼了口气:“易克,我想问你,男人什么时候最脆弱?”</p>

    我说:“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p>

    秋桐说:“为什么?”</p>

    我说:“我不知道。”</p>

    秋桐说:“你是害怕触动自己内心最敏感的神经,是不是?”</p>

    我说,”我说了,我不知道。我想,虽然你问我这个问题,但是我想你大概会知道答案,你之所以要问我,要么是想验证自己的想法,要么是想探究我此刻的内心。但是,我不会告诉你的。”</p>

    秋桐平静地看着我:“易克,你不敢直面自己。”</p>

    我说:“不要问我这个问题,你呢,你敢直面自己吗?”</p>

    秋桐没有回答,看着我:“易克,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男人?“</p>

    我说:“我是个普通的男人,和其他男人没有什么两样。”</p>

    “不,你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你和其他任何男人都不一样。”秋桐说:“易克,很多时候,我以为自己能看透你,但是,更多时候,我却发现自己完全看不懂你。当然,有时候,我也看不懂我自己。”</p>

    我说:“因为看不懂别人和自己,所以才会纠结,是不是?”</p>

    秋桐的眼神有些慌乱,说:“我什么时候纠结了?我从来没有纠结过什么。”</p>

    我看着秋桐:“秋桐,不要欺骗自己,你的心事逃不过我的眼睛。”</p>

    秋桐的神情更加慌乱了,掩饰般强笑了下,说:“你以为你什么都能看透,你实在是太自以为是了。”</p>

    我的心里掠过一阵悲凉,说:“我不是自以为是,我是凭着自己的直觉来说这话。我知道,你的心里一直很纠结很矛盾,你一直在挣扎着什么。”</p>

    秋桐低下头,半晌,喃喃地说:“那又怎么样。人生里,纠结矛盾和挣扎总是难免的,或许,这都是命注定的。你可以痛苦,可以纠结,但是你无法去改变现实,现实总是残酷和冷酷的。这是命运。”</p>

    秋桐的话让我的心一阵绞痛和酸楚,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秋桐的内心在纠结和痛苦,我又何尝不是呢?不由我又想起了海珠,心阵阵愧疚涌出来。</p>

    一会儿,秋桐抬起头看着我:“易克,我们永远是朋友,永远是最好的朋友。”</p>

    秋桐这话我听得分明,与其她是在和我说,不如说她是在提醒告诫自己。</p>

    我的心里充满了难言的悲楚,深深地点了点头:”嗯。”</p>

    秋桐又说:“谢谢你。”</p>

    我不知道秋桐此话的意思,我不知道她在感谢我什么。</p>

    虽然我不知道,但是我不想问,或许,有些话问明白了没意思了,或许,有些话只能充满着暧昧和困惑。</p>

    “今晚我喝多了。”我说。</p>

    “我也喝多了。”秋桐说。</p>

    “我刚才不该在车……”我欲言又止。</p>

    秋桐的脸又红了,似乎不仅仅是害羞的红。</p>

    “不要说了,过去了,不要提了。我刚才说了,我没有怪你。其实,我也不对,我很不对,都是我不对。”秋桐自责地低语着,低下头。</p>

    我抬头看着夜空闪烁的繁星,也沉默了。</p>

    周围一片静寂,只有路边法国梧桐的树叶和枝干在冷风发出簌簌的声音。</p>

    前面是秋桐家所在的小区门口,我和秋桐似乎都不愿意再往前走,似乎都想在这里多呆一会,所以,彼此沉默着,却都没有说出走的话来。</p>

    正在这时,身后不远处突然传来一个女人冷冰冰的声音:“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在这里干嘛呢?”</p>

    我和秋桐都吃了一惊,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p>

    说话的是冬儿!</p>

    冬儿正站在离我们不远的身后穿着一件神色的长风衣,两手插在风衣口袋里,脸带着讥讽和妒忌的表情看着我们。</p>

    我没有察觉到冬儿是何时出现在我们身后的,显然,秋桐也没有。</p>

    我也不知道冬儿在我们身后站了多久,听到了哪些我们谈话的内容,我想秋桐也不会知道。</p>

    冬儿的出现显然让秋桐有些乱了方寸,她的脸色顿时显出几分慌乱和不安的神色,仿佛自己刚才和我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p>

    “冬儿妹妹。”秋桐怯怯地叫了一声,声音提起来很心虚。</p>

    “天黑我一直没看清楚你们二位是谁,原来是秋桐姐姐和易克大经理啊。”冬儿慢慢走近我们,声音里带着几分嘲笑的意味:“这大冷天黑灯瞎火的,你们二位站在这里干嘛呢?”</p>

    “我们……”秋桐讲话有些支支吾吾,一时说不出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