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55章 有备而来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保镖对白老三的低语属于意外的小插曲,我不知道可不可以利用一下。</p>

    “嗯。”半天,白老三终于放了一个屁,鼻子里重重嗯了一声,然后开口说话了,声音不紧不慢:“易克,易大侠,易经理,看来,今晚你是有备而来,是不是?你早知道我在你隔壁喝酒,是不是?”</p>

    我脑子里迅速反应过来,做醉醺醺状不假思索地说:“妈的,这是什么酒,怎么这么快头了。白老板到底是聪明人,看来经我提醒这会儿智商又提高了很多。不错,今晚白老板一到隔壁来吃饭,我看到了。</p>

    我之所以到你的房间来给各位喝杯酒,并不是阿来叫来的,而是我自己来的,只是正好在门口遇到阿来而已。其实呢,说是我自己来的也不正确,确切地说,应该是秋总叫我来的。至于白老板说我是不是有备而来,我不否认,也不承认随你怎么认为好了。”</p>

    “哦,你是说你过来喝酒,是秋桐。老总叫你来的?她也知道我在这里喝酒?”白老三今晚喝的也有些多,讲话舌头根子有些发硬。</p>

    “废话,秋总是我的司,和你白老板也不是陌生人,我一发现你在隔壁吃法,立刻给秋总汇报了,要是没有秋总的许可,我怎么会主动来这里给你们各位喝酒呢?”我信口开始胡侃起来。</p>

    “胡扯。既然秋桐知道我在这里喝酒,既然秋桐和我是熟人,她怎么不亲自过来,怎么会安排你过来?”白老三一副半信半疑的神态。</p>

    我皱皱眉头:“这个,我该怎么说呢,按照我的想法是秋总是不屑与你们这群粗人喝酒的,当然,秋总是怎么想的,我不得而知了,反正是看到秋总打了一个电话之后,神态自若地告诉我,让我过来给你们大家喝杯酒。”</p>

    “电话?什么电话?秋桐给谁打的电话?”白老三看了保镖一眼,接着又瞪眼看着我,追问道,神情显得有些紧张。</p>

    我继续信口开河:“我哪里会知道,秋总和谁打电话,她用得着告诉我一个下属吗?反正她是很不以为意的样子让我过来喝酒。我呢,既然领导有吩咐,自然当从命,我刚才想了,既然秋总吩咐我来这里,她自然是不会再过来的。</p>

    所以,刚才你说让秋总过来,我自然是要数落你几句。其实我这也是为你好,你和李老板都是朋友,秋总和李老板的关系我想是你很明白的,我不想让你和李老板为敬酒这点小事失了和气。”</p>

    我一提起李顺,白老三的神情显得更加紧张了,两眼不由睁大了,看着我:“易克,告诉我,李顺在哪里?秋桐是不是给李顺打的电话?”</p>

    我两手一摊:“无可奉告,一来我不知道李老板在哪里,二来秋总和谁打的电话,我的确不知。再说了,你和李老板是朋友,李老板在哪里,还用得着问我吗?不过,有一点我想我能猜到,既然你白老板一直挂念着李老板,李老板相也会一直想着你。”</p>

    这时,大金刚插话了:“白老板,不要听信这小子的一派胡言乱语,我看他纯粹是在诳你,什么李老板,李顺那龟孙早不知道藏到那个兔子窝里了,这小子是搬出李顺来吓唬你呢。”</p>

    白老三的眼睛快速眨着,又瞟了一眼保镖,然后突然抬手冲着大金刚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接着破口大骂:“我草尼玛,怎么说话呢?李老板是我的好朋友,你怎么敢当着我的面如此说李老板,我看你是他妈的活腻了。”</p>

    大金刚挨了一巴掌加一顿臭骂,捂着脸不敢做声了。</p>

    骂完大金刚,白老三继续用狡黠的目光打量着我,仿佛是要从我眼里看出我刚才一番话的真假。</p>

    我此时继续做酒醉状,又喝了一杯酒,然后摇头晃脑地说:“白老板,刚才我在那边和业务员们喝了不少,刚才在你这边又喝了这么多,酒有些大了,讲话有些不着边际,有些不大礼貌,口无遮拦,刚才我是不是骂你了?</p>

    哎——你是老大,大人要有大量,要胸怀宽广,不许生气哦。其实是冲你和李老板的交情,我也是该对你客气些的,李老板要是知道我今晚喝醉了骂你,他会责骂我的,改天你见了李老板,可不要提起这事告我状哦。”</p>

    白老三眉头紧锁地看着我,似乎还在思索着什么。</p>

    我不理会白老三,继续自斟自饮,嘴里边喃喃地说着:“不错,好酒,好酒。”</p>

    白老三的眉头锁地更紧了,举起杯子自己喝了一口,然后点燃一颗烟,猛吸起来,眼睛依旧死死盯住我。</p>

    看了我半天,白老三的目光转向了张小天,直勾勾地看着他。张小天看白老三用这样的目光看着他,神色显得有些紧张和惶恐,急忙低下脑袋。我想此时张小天也不知道白老三为什么这样看他,但是他或许是做贼心虚,所以才会如此神态。</p>

    我的心里此时很紧张,我不知道白老三到底此时心里是怎么想的。</p>

    突然,白老三猛地站起来,拿起桌子的一个酒杯狠狠摔到地:“啪——”酒杯摔得粉碎。</p>

    “马尔戈壁!活见鬼了!”白老三不明不白地狠狠骂了一句,接着抬脚往外走,边继续说:“走——”</p>

    白老三一走,其他人忙跟着站起来往外走,我坐在那里没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p>

    走到我跟前的时候,白老三停住了脚步,我站起来,摇头晃脑看着白老三:“白老板,怎么。怎么要走啊,这酒还没喝完呢。来,我代李老板给你喝一杯好不好?”</p>

    说着,我端起一杯酒。</p>

    白老三抬手冲我手里的杯子打过来,我做毫无防备状,手一松,杯子直接被白老三的手打,直接飞了出去,正打在张小天的脸,一杯酒泼洒了张小天满脸。</p>

    张小天哎哟一声惊叫,忙掏出纸巾擦脸。</p>

    白老三冷冷的目光看着我,阴森森地说:“易克,我不知道你今晚是真喝醉了还是假醉,不过看你确实喝了不少酒,我宁愿相信你是真的醉了。你刚才放的那一通屁话,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话,不过看在你醉酒的份,我宁愿相信你酒后吐真言。”</p>

    我的身体晃动了几下,舌头有些发硬,说:“屁话。谁说我喝醉了,我还能至少喝一斤,我的酒量大得很。我刚才说什么了?我说什么了我?我可什么都没说。</p>

    “不过你要是硬说我说了什么,那我告诉你。我刚才说的都是假话,我蒙你玩的。哎——白老板,不要走嘛,我们还没喝酒呢,我还要代李老板和你喝三杯酒呢。”</p>

    说着,我的脚下踉跄了一下,有些站立不稳的样子。</p>

    “看来他是真的喝醉了,和一个醉汉有什么好说的。不过他刚才的话,确实可能是酒后真言。还是宁可信其有的好。”保镖这时又在白老三跟前说了一句。</p>

    白老三点了点头,然后一把推开我:“易克,老子今晚还有事,不和你玩了。老子要走了,不过临走之前我告诉你,今晚老子看在李老板的面子暂且放过你,也不砸你的场子了,但是你给我转告李老板,我很想念他,让他不要辜负老朋友的挂念,有空出来和我喝茶叙旧。</p>

    还有,你告诉他,星海的天下是老子的,是我白老三的,一山不容二虎,星海姓李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大家都是朋友,做个明白人最好。”</p>

    “一山能容二虎,星海姓白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好,要是我能见到李老板,我一定转告他。”</p>

    白老三眼睛一瞪,又要发火,这时保镖拉了他的胳膊一下:“白老板,何必和一个醉鬼计较,来日方长,目光宜长远。”</p>

    白老三狠狠咬了下牙根,怒吼一声:“走——”</p>

    说着,白老三带着众人扬长而去,保镖走在最后,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又冲我露出一丝莫名其妙的笑意,然后擦肩而过。</p>

    白老三一行刚出房间,我的脑子迅疾清醒过来,立刻跟出房间,目送白老三他们下楼出了酒店。</p>

    然后,我的心彻底轻松了,长出了一口气,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然后回到餐厅。</p>

    餐厅里正喝得热火朝天,热闹非凡,秋桐正边和大家谈笑边不停地往门口观看,眼里的神情有些不安。看到我进来,秋桐的眼神闪过一丝安慰。</p>

    我进了餐厅,在墙边的一把椅子坐下来,突然浑身感到疲惫。</p>

    我坐在那里,边看着大家喝酒聊天边回想着刚才的那一幕,想着今晚和白老三的对话,想着保镖和白老三低语的情形以及冲我那诡异的一笑。</p>

    今晚险象丛生,大好的欢聚场合差点被白老三给搅了,秋桐也差点被白老三叫过去遭受羞辱,幸亏我借酒发疯的一番胡言遏制了白老三,当然,我不知道保镖对白老三低语的内容是不是也起到了什么作用,不管保镖的用意如何,但似乎的确起到了一些效果,或许,保镖对白老三的低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p>

    我不相信保镖是在帮我,他是白老三的心腹和爪牙,他不会为我着想的。</p>

    那么保镖在关键时刻到底对白老三说了什么呢?我不由皱眉苦思起来。</p>

    这时,秋桐站起来向我走过来,我看到秋桐走过来,于是站起来,冲秋桐一笑。</p>

    “刚才这么久,你去哪里了?”秋桐用关切的眼神看着我。</p>

    “喝得有点多,到外面的阳台去吹了吹风。”我咧嘴一笑。</p>

    “撒谎,我刚才到外面的走廊和阳台转了一圈,根本没看到你。”秋桐看着我,皱了皱眉头:“你这会的酒气刚才大了很多,是不是又出去喝了不少?和谁喝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