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51章 喜事临门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这时说:“我看,大家似乎是都要喜事临门了。”</p>

    “哈哈。”曹丽和赵大健都笑起来,连连点头:“对,对,大家都要喜事临门了。”</p>

    我说:“看二位喜气洋洋的样子,不知我能否会沾一点喜气呢?”</p>

    “那是自然啊,我们有喜事,自然你也会有好运的。”曹丽说。</p>

    “曹主任说的对,你也会有喜事的,只不过不知会沾谁的喜气,只要不跟错了人,沾霉气好了。”赵大健不阴不阳地说。</p>

    “赵总这话似乎是话里有话哦。”曹丽似笑非笑地看着赵大健,眼里带着一丝蔑视的目光。</p>

    “哪里话里有话啊,不敢,不敢。”赵大健说着,眼里同样带着对曹丽的一丝不服。</p>

    我冷眼站在一边看,不说话。</p>

    曹丽和赵大健看起来都是孙东凯的人,为了共同的目标会暂时站在同一战线,但是一旦到了一定的程度,当彼此觉察到对方会对自己造成威胁的时候,心里都还是有芥蒂的,他们之间是典型的既联合又斗争的关系。</p>

    又随意说了几句,大家各自散去,我楼去了办公室。</p>

    曹腾正在办公桌前忙乎着什么,看我进来,抬头冲我笑了下:“易兄,我这边外报外刊代投业务已经开始全面展开了。你那边情况怎么样?”</p>

    我坐到办公桌前,说:“我这边也是,大家都在忙乎着。”</p>

    曹腾说:“我已经严格告诫我的人了,开展业务不许越界,严格按照我们划分的范围开展,免得到时候大家内部产生不必要的纠纷。”</p>

    我点头笑笑:“要的,要的,必须的。这一块事情,我们只要及时沟通协调,必定不会产生纠纷的,大家都是在一个锅里摸勺子,团结为重,大局为重嘛,我的人我也早已通知了,相信大家都是有自觉性的,这点觉悟还是有的。”</p>

    说到觉悟,我以为像我和你这个档次和级别的人还是有的,至于说到下面的人,那些业务员,临时工,我看未必会有这个层次的认识。”曹腾说:“毕竟,他们来我们这里做,是冲钱来的,他们工作的目的是赚钱,只要能赚钱,他们管那些干什么。”</p>

    曹腾这话我听了有些不大舒服,但也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p>

    “我们都是有大志向做大事的人,他们毕竟只是社会最底层的打工者,思想意识还是我们差了一大截。”曹腾又说。</p>

    我说:“曹主任此言我不敢苟同,我看曹主任是做大事有大志向的人,至于我,不行了,我其实和我手下的兄弟们没什么区别,我也不过是一个只为赚钱而打工的社会最底层小人物而已。我的思想境界和曹兄相,也是需要仰视的。”</p>

    曹腾听我这话,神情有些尴尬地笑了下:“易兄实在是太谦虚了,我对易兄一直是很高看的。”</p>

    我说:“曹兄无须高看我,我的身份和你老兄是不一样的,这一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哪里敢和老兄攀呢。这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我易克是多大的料,是什么样的货色,我心里最有数。”</p>

    话似乎有些不大投机,曹腾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但还是勉强笑着:“呵呵,易兄讲话很会开玩笑,好幽默。”</p>

    我说:“幽默有热幽默和冷幽默之分,老兄你猜我刚才是冷幽默还是热幽默?”</p>

    曹腾咧了咧嘴:“不知。猜不出。易兄说呢?”</p>

    我干笑了下:“猜不出。那我不告诉你了。”</p>

    曹腾脸色微微一冷,接着笑了下:“好吧,既然不说,那我也不猜了。好了,不聊了,我去找我的内勤看看这两天的业务统计。”</p>

    说完,曹腾关了电脑,出去了。</p>

    办公室里剩下我自己。</p>

    我边打开电脑脑子里边琢磨着和曹腾刚才的对话,想起了我手下的50多名业务员,他们和曾经的我一样,都是处于社会最底层为了养家糊口而苦苦努力的打工者。</p>

    我不由又想起了曹丽给我的两万元钱,这钱我还放在身没动,一时没有想到什么用途。</p>

    突然,脑子闪过一个念头,何不用这两万块钱来犒劳一下我这些辛辛苦苦干活的兄弟姊妹呢?</p>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一阵兴奋,摸起电话打给我的内勤,告诉他通知业务部的全体人员,晚集体会餐,我请客,请大家到皇冠大酒店去开荤。</p>

    安排完内勤,我接着摸起电话打给皇冠大酒店餐饮处,预定了今晚的五桌晚餐,每桌按照3千的标准菜,安排在大餐厅里。</p>

    每桌3000元的菜,五桌是一万五,然后每桌再一千元的白酒红酒啤酒,两万正好。</p>

    弄完这些后,我心里很高兴,妈的,今晚我的兄弟们要吃一顿大餐开开荤了,到平时只能远观不可进入的高档酒店去开开眼界,也算扬眉吐气一把,这等于是曹丽请的客,等于是星海都市报请的客。</p>

    我悠然点燃一颗烟,慢慢吸着,边不经意摆弄着鼠标,登陆了扣扣。</p>

    浮生若梦不在,但是有她的留言,看时间是昨晚12点。</p>

    这么晚了,她留言说些什么呢?我凝神看去——</p>

    “客客。刚从梦里醒来。无法再次入眠,遂。心里很惊悚,很纠结,很自责,很惶恐。刚刚做了一个梦,一个荒唐的梦,梦里……竟然是和你在一起,在一起……亲热,你紧紧搂着我,亲吻我,抚摸我。我躺在你的怀里,闭着眼睛享受你的温存,感觉你的味道。</p>

    第一次有这样的梦,第一次梦见和你这样亲热,我的心我的身都酥了,我不知自己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我不知自己是在人间还是在仙境,我不知自己是在享受还是在炼狱,我只知道自己的身心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那种感觉似乎要让我心碎,要让我堕入无底的深渊,我害怕惊恐这种感觉,可又无法去摆脱去拒绝。</p>

    当我在这种可怕的梦境里睁开眼睛的时候,更可怕的事情出现了,我在梦里看到的你,竟然是易克,一直在搂抱我温存我的,竟然是易克。我倏地从梦里醒来,浑身大汗。我的心惊惧到了极点,我竟然会做这样一个荒唐的梦,我竟然会在梦到你的同时把易克当做是你。</p>

    我内心极度自责和罪孽,我不该有这样的梦,更不该把易克当做是你。我心里无痛苦,我无法入眠,我无法从这个梦里走出来,我也不想在你面前隐瞒自己的丑陋和罪恶,我只有选择告诉你,我不想欺骗你,可是,我还是在欺骗你。客客,我该怎么办?我觉得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了,我到底该怎么办,怎么办。”</p>

    看完浮生若梦的留言,我的心猛地一惊,昨晚我和海珠做那事,其间不停地穿插着秋桐,幻觉自己在和秋桐做那事,而秋桐,而浮生若梦,竟然也会梦见和我做亲热,和易克亲热,难道,真的是心有灵犀?</p>

    我的心酸楚难当,绞痛无,狠狠咬住嘴唇,打下了一段话:“若梦,不要自责,不必有罪孽,这只是一个梦,梦不等于现实,睁开眼,现实还是现实,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我们还是我们。</p>

    生活和生命都在继续,明天的太阳依旧在升起,好好的勇敢地活下去,让自己有一颗平静的安静的心,让自己在现实里努力快乐起来。不管你心里想什么,我都不会责怪你,我会理解你心里的想法,我会理解你的一切思维和意识。”</p>

    说完后,我退出扣扣,关了电脑,低头狠狠撕扯着自己的头发,闭眼睛,陷入了难言的痛苦和纠结之,此时,我心里同样感到很自责和罪孽,我不知该如何让自己的内心去面对海珠,去面对现实里的秋桐。</p>

    我一时不知自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一时不知自己到底是一个如何卑劣如何无耻的人。</p>

    恍惚间,一个来自遥远天涯的声音在我耳边悠悠响起:“易克者,现朝扯皮翘楚、扯淡猛男、蛊惑精英也。国建五十九年,易公克宁州败退之际、鸭绿江游船隔衣抹胸秋桐之后,于星海蜗居。其脑聪颖、其体壮健、其心柔软、其物坚硬。身负硬实武功、盘踞不凡经销理念。有各类美女争相附体之功能、并无转身躲避之勇气,明里拒,其实暗纳也。客公共冬儿、云朵、海珠先后欢伦。未竟之情尚久,定有秋桐。持久之力,其状物依然,乃佼佼者也。</p>

    客公挟余力转征小雨,凡一月有余。客公欲拒还迎而小雨情意正浓,遂假借老李、老黎以辅之。且示普天共济之能,助总编辑于十八层之外,并欢享齐人之福,其意切切、其情浓浓、其愿跃然纸、其望力透纸背。</p>

    如是,街坊云:</p>

    矫健客公郎,</p>

    贯通能阴阳;</p>

    柔荑探出处,</p>

    竞逐真伪娘。”</p>

    声音渐渐远去,却犹自在耳边回响不息,浑然是一出现代《易克列传》。</p>

    蓦地醒来,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不禁惶然悚然。</p>

    想起这一年多来的流浪历程,想起意欲n次证明我来到天涯的止水流浪侠客和老顽童等顽强执着痴心诸公诸母,心喟然,天之涯,海之角,到底何处才是我易克的灵魂安身安歇之处?</p>

    梦想的人总是无所畏惧,天马行空,而我,身处现实,却没有携手心爱之人远走天涯海角的勇气和胆量。我没有,我不敢,我想都不敢去想,我实在是个胆小的伪君子。</p>

    现实,总是这样的无奈和无力,还那样的残忍和冷酷。</p>

    脑子里正在悲楚地扯淡胡乱意淫间,忽见秋桐推门而入,满面喜色,激动之神情溢于眼神。</p>

    我怔怔地看着秋桐,看着昨晚被我意淫进入其身体遭受我蹂躏的非常女司,想到刚才浮生若梦的扣扣留言,身体一阵冲动,仿佛昨夜的感觉又回到身心,仿佛那股意淫的情裕又要涌动。</p>

    忽地,一股巨大的无地自容之感涌入脑海之,我不敢看秋桐明亮清澈的双眸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