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47章 天降纸篓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大约2分钟过后,我的手机又响了,还是夏雨打来的:“二爷啊,怎么还不进来呢,快来啊,二奶等着你呢。 ”</p>

    我没说话,关死手机往夏雨办公室走,走到门口,看到门开了一条缝隙,虚掩着。</p>

    虽然门开着,我还是敲了下门:“夏总,我是易克。”</p>

    “请进——”里面传来夏雨故作正经的声音。</p>

    我于是推门。</p>

    刚推门进去,头顶突然落下一个圆筒状的东西,不偏不倚正好罩住了我的脑袋。</p>

    我一时懵了,没有回过神来。</p>

    接着我听到了夏雨开心的大笑。</p>

    我急忙拿下头那东西,一看,是一个空纸篓。</p>

    我大为恼火,一把把那纸篓摔到地,瞪眼看着正趴在办公桌大笑的夏雨:“你搞什么名堂。胡闹——”</p>

    夏雨一看我发火了,忙从办公桌前站起来:“哎呀,二爷,干嘛发火啊,人家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你看,天降纸篓,多好玩啊,人家匆忙之间才想出这个主意欢迎你的,你怎么这么没情趣,发的什么火嘛。”</p>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夏雨:“夏总,你能不能不恶搞啊,整天拿我开涮,你觉得很好玩?”</p>

    夏雨拍着手:“是啊,很好玩啊,我喜欢好你玩,逗你玩,好好开心啊,哇咔咔,哎——二爷啊,今天你亲自来看二奶,二奶实在是太高兴了,一时想不出怎么欢迎你,只有用这个纸篓了。”</p>

    我喷出一口气:“你给我一边去。”</p>

    夏雨委屈地一撅嘴巴:“二爷,这里是我的办公室,你让我一边去,我哪里去啊,要不你来坐我的位置,我坐在你对过,我来给你汇报工作好了。”</p>

    我摇摇头:“好了,姑奶奶,别拿我取乐了好不,记住,我是你的客户,我今天来你办公室,是来给你送方案的。”</p>

    夏雨嘻嘻一笑:“好呀,二爷,方案做好了啊,太好了,来,快,二爷,请坐,二奶去给你倒茶。”</p>

    说着,夏雨跑过去关了办公室的门,然后去给我倒茶,边说:“二爷啊,二奶这里有好几种茶叶,不知二爷喜欢喝什么茶呢?”</p>

    我坐在沙发说:“随便,我不用喝茶,白开水行。”</p>

    “那怎么行呢,我的二爷来了,二奶招待不好,那大奶可是要怪罪的哦。”夏雨嬉笑着,显得很开心:“二爷啊,二奶给你泡铁观音吧。我这里的铁观音可是最等的,一般人来我是从来不给喝的,今天二爷来了,我专门伺候你哦。”</p>

    我没做声,掏出方案放在茶几。</p>

    夏雨泡好茶端过来,放在茶几,接着一屁股坐在我身边,看也不看茶几的方案。</p>

    我说:“夏总,你可以做到我对过,这样我们交流起来方便。”</p>

    夏雨说:“说什么啊,二爷,面对面哪里得贴身交流方便啊。”</p>

    边说夏雨边又往我身边凑了凑,身体挨近了我的身体,我几乎都能闻到夏雨身的体香。</p>

    我把身体往沙发一侧移动了下,夏雨马又跟了过来。</p>

    我说:“我少贴近我,一边去。”</p>

    夏雨没动,委屈地说:“这里是我的办公室,你让我一边去,我到哪里去呢?二爷,不要这么冷酷好不好啊?”</p>

    我站了起来:“夏总,你再这么闹,我站着,不坐了。”</p>

    夏雨也站了起来,火辣辣的目光看着我:“二爷,你怎么了?站着很累的。我没怎么惹你啊,我很乖的啊。”</p>

    我指了指茶几的方案:“方案我给你带来了,你看看吧。”</p>

    “方案啊。”夏雨瞥了一眼茶几,然后又抬头看着我,笑了:“好的,木问题,我会好好看的。哎——二爷,不好意思,刚才你进门,了我的欢迎仪式有些过度,我给你道个歉,对不住哦,我的小二爷,乖乖二爷,二奶好抱歉哦。来,二奶给你补偿下,道个歉。”</p>

    说着,夏雨突然伸开胳膊,抱住了我的身体。</p>

    我吃了一惊,急忙推夏雨:“夏总,你这是干什么,不要这样。”</p>

    “别说话,二奶在给你道歉呢。别动,老实点。”夏雨抱住我不放松,脑袋贴着我的胸口,喃喃地说:“哎——做二奶也真不容易,命够苦的,好不容易才有个机会,看起来好像偷情的样子。”</p>

    夏雨的身体紧贴著我的身体,我不由有些慌乱,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p>

    半天,我说:“好了,行了吧,松开。”</p>

    “别动,二奶还没倒完谦呢,别动,再抱一会儿。”夏雨抱住我不放。</p>

    我两手摊开,站在那里不动。</p>

    这么站了半天,夏雨始终一动不动,似乎站立着睡着了一般。</p>

    终于,我忍不住了,轻轻推开夏雨,夏雨没有抗拒,松开了我。</p>

    蓦地,我吃了一惊,发现夏雨正泪流满面,原来刚才她在无声哭泣。</p>

    看看我的衣服,一惊湿了一大片。</p>

    我惊悚了,看着夏雨:“夏总,你怎么了?”</p>

    “不要叫我夏总,叫我二奶!”夏雨突然叫了一声,带着哽咽。</p>

    我愣住了,看着夏雨。</p>

    “叫啊,叫啊,快叫我二奶啊。”夏雨带着哭腔看着我,泪水哗哗的往下流。</p>

    我没有叫,看着夏雨,心里一片慌乱,这丫头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哭成了这个样子。</p>

    “你叫不叫?你叫不叫?”夏雨看着我,泪水流的更欢了。</p>

    我还是没有做声,我知道这二奶是不能随便叫的。</p>

    “哇——你欺负我,你个坏蛋。大坏蛋。”夏雨突然哇哇哭起来。</p>

    夏雨哇哇一哭,我慌了,我靠,这是什么鸟事啊,我是来谈工作的,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p>

    一时我不知该如何是好。</p>

    突然夏雨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穿西装的年人:“夏总,怎么了?”边说,他边用警戒敌意的目光看着我。</p>

    我一看这阵势,心里暗叫糟糕,坏了,夏雨这么一路,外人还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呢,我刚和她哥哥谈得那么欢,这会儿出了这事,如何解释呢?</p>

    正想着,夏雨突然脸色一变,冲着那年人叫起来:“滚出去,谁教你进来的,滚出去——再不经我允许闯进来,我开了你。滚——”</p>

    年人忙退了出去,关好门。</p>

    被年人进来这么一搅合,夏雨倒是不哭了,带着委屈幽怨的目光看着我:“二爷——你个没良心的男人,死男人,死易克,人家都哭了,你也不知道安慰安慰人家。”</p>

    我说:“我不明白,刚才你为什么会哭。”</p>

    夏雨突然抬手冲我胸口是一拳,小拳头打在我胸口和按摩差不多:“死易克,死男人,死二爷,一点都不明白女人的心思,二奶哭一次容易吗?二奶从来不在外人面前哭的,你干嘛不好好安慰安慰人家。”</p>

    “你哭得很无聊。”我说。</p>

    夏雨擦擦眼泪,抽噎着看着我:“你难道一点都不明白人家的心思。”</p>

    我严肃地说:“该明白的时候我会明白,不该明白的时候,我绝对不能明白。”</p>

    夏雨咬咬牙,使劲抿了抿嘴唇:“好你个二爷,我看你到底多有种。你个狠心的死男人。”</p>

    说着,夏雨突然又流下了眼泪,看起来显得很委屈很伤心的样子。</p>

    我从茶几扯下几张纸巾递给夏雨:“哎——夏总啊,不要这样,我是你的客户,你也是我的客户,客户见客户,没必要哭嘛。来,擦擦脸。”</p>

    夏雨一把抢过我手里的纸巾,擦了擦眼泪。然后又狠狠瞪了我一眼,不哭了。</p>

    “坐吧。”夏雨的神情突然变得很镇静和淡定,自己先坐了下来。</p>

    我于是坐到夏雨对过的沙发,拿起方案递给夏雨:“夏总,这是我给你的方案,请你审阅。”</p>

    夏雨接过方案,直接又放在了茶几,看也不看,瞪眼看着我:“死二爷,不准叫我夏总,听见没有?”</p>

    “那叫你什么?”</p>

    “叫二奶!”夏雨鼓起腮帮看着我。</p>

    “不可能!”</p>

    “你敢再说一遍?”夏雨说。</p>

    “不可能!”我又重复了一遍,底气很重。</p>

    “你——你——”夏雨嘴巴一撇,看起来又要哭。</p>

    “绝无可能!再哭也不可能!”我坚守着底线,又重复了一遍。</p>

    “你去死吧——”夏雨骂了起来,拿起沙发的一个靠背冲我扔过来。</p>

    我一把接住沙发靠背,夏雨接着又拿起一个冲我扔过来,我的手腾不出来,沙发靠背正打我的脑袋。</p>

    我放下手里的沙发靠背,看着夏雨:“夏雨,你闹够了没有?”</p>

    “没闹够,我喜欢闹,你能把我怎么样?谁叫你欺负我,谁叫你不听我的话?”夏雨叫嚷着。</p>

    “你——你真是个野蛮小魔女。”我叫了起来,带着愤怒。</p>

    我如此一说,夏雨突然笑了:“哈,你还真说对了,我是小魔女,我非要魔死你不可。我左等右等,等了你好些天,终于把你等来了,哼,今天我可要好好折腾折腾你。”</p>

    “你干嘛非要折腾我?”</p>

    “谁让你让我做二奶的?我要求升格做大奶,你让我做大奶,我不闹了!”夏雨说。</p>

    我脑袋有些发晕:“夏小姐,夏姑奶奶,你是不是疯了,什么大奶二奶的,我从来没把你当二奶,以前的称呼只不过是我随便说的,你怎么抓住不算完了?哪里有什么大奶,你这么搞,到底想干什么?”</p>

    夏雨说:“我不想干什么,我是喜欢和你折腾,你得陪我折腾。”</p>

    “凭什么?”</p>

    “凭我是你的客户,客户是帝,你得好好伺候帝,帝的满意是你的最高追求。必须的。”夏雨昂起脑袋看着我。</p>

    “客户也没有你这么折腾的。你这是无理取闹。”我说。</p>

    “什么?你敢说客户无理取闹,你怎么做经营的?你会不会做经营?你这么对待你的帝的?”夏雨瞪眼看着我。</p>

    我真火了,倏地站起来,说:“你这样的客户,少见。这方案你爱看不看,这生意你爱做不做,老子不伺候了。走了。”</p>

    说着我把腿走。</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