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45章 顺其自然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应该是,易克很疼她,对她很好。 ”</p>

    “嗯。”不知怎么,我的心里突然有一种安慰和平衡感。</p>

    “客客,你说,一个女人会同时爱两个男人吗?这样的女人是不是很坏的女人呢?”</p>

    “我不知道一个女人会不会同时爱两个男人,但是,我知道你绝对不是坏女人,不管你心里如何感觉,不管你心里如何想,我都坚定地认为,你是个好女人,天底下最好的女人。”</p>

    “我最纠结的其实是现实和虚拟的问题。或许我当局者迷,或许我自身迷糊,你是空气里的男人,他是现实里的男人,我在其间纠结,痛苦,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p>

    “既然不知道怎么办,那不要去想了,越想越纠结,一切顺其自然吧。”</p>

    “绝对不能顺其自然,那样会毁了大家,也会毁了我自己!”</p>

    “那你想怎么办?怎么做?”</p>

    “我不知道。”</p>

    “不知道那不要去想了啊。”</p>

    “我在努力不让自己去想,努力用工作来排开这些纠结和痛苦,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些东西又从我的内心深处爬出来,啮齿我的灵魂。让我在孤独和不安度过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p>

    我一阵疼怜,说:“若梦,该来的早晚回来,该去的早晚会去,属于你的总归你是的,不属于你的在努力也百搭,相信命运的安排吧。”</p>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里一阵悲凉,我知道,我和她都属于该去的,都属于不属于的,这是我和她命运的归宿,我现在只不过是在安慰她而已。</p>

    “脑子好乱,不说了。和你说了这么多,心里感觉似乎轻松了一些。”</p>

    “那好,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假如有一天你真的把我忘记,我也不会责怪你。我相信这都是命运的安排。”</p>

    我的心继续悲凉。</p>

    “认识一个人容易,想忘掉一个人却真的很难很难。”她发过一个叹息的表情:“这样吧,我会好好生活的,你也是,一定要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p>

    “因为活着不容易,所以,我们都要好好地活着。”</p>

    “我会记住你的话。客客,我下了。”</p>

    “下吧。”</p>

    她真的接着下了。</p>

    我看着电脑屏幕的对话窗口,看着和她的那些对话,怔怔地愣了许久。</p>

    下班后,我走出办公室,看到秋桐的办公室还亮着灯。</p>

    悄悄走过去,透过没有关死的房门缝隙,看到秋桐正站在窗口,看着夜色笼罩的城市发呆,手里夹着一支烟,袅袅的青烟在她眼前弥漫。</p>

    良久,听到她发出深深的一声叹息。</p>

    我的心也随着叹息一声,悄悄转身离去。</p>

    回到宿舍,海珠已经下班做好了晚饭,我们开始吃饭。</p>

    我心不在焉地吃饭,脑子里边想着下午和浮生若梦的对话。</p>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手机放在茶几。</p>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海珠已经先我过去把手机拿了起来,看了看来电号码,神情接着是微微一变。</p>

    我转头看着海珠:“谁来的电话?”</p>

    海珠没有搭理我,眼睛死死看着屏幕的来电号码,神色充满了忧虑。</p>

    我站起来走过去,从海珠手里拿过手机,铃声还在响着。</p>

    看了下号码,是夏二奶打来的。</p>

    看看海珠的神情,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歉疚和不安,这股对海珠的歉疚和不安不知是来自秋桐还是来自夏雨,抑或二者都有。</p>

    我当找海珠的面开始接电话:“夏总你好。”</p>

    “二爷啊,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呢?”夏雨调侃的声音。</p>

    “我正在和女朋友一起吃饭,请问你有事吗?”我所问非所答。</p>

    “哦也,和大奶在一起啊,吃饭不叫二奶,只想着大奶,你个没良心的死鬼。”夏雨骂了我几句,接着说:“好吧,知道你接电话不方便,在给我装憨卖傻,不难为你了。你看我多通情达理,对你多善解人意,多疼你,都不让你在大奶面前为难。你说我好不好?快说!”</p>

    “嗯,好,好。”我说:“还有其他事吗?”</p>

    “没有了,扫兴,不和你玩了。回家吃饭饭去。”夏雨说着挂了电话。</p>

    我放下电话,看着一直站在旁边盯住我的海珠,看着海珠眼里那种不确定不自信的眼神,伸出手拍了拍海珠的肩膀,冲她笑了笑,海珠也冲我勉强笑了下。</p>

    “没事了,吃饭吧。”我说。</p>

    海珠答应着,坐下继续吃饭,神情依然有些郁郁。</p>

    看着海珠的神态,我的心里有些发痛,海珠独自在支撑自己的爱情保卫战,要防备的人越来越多,冬儿,秋桐,云朵,曹丽,现在又增加了一个野蛮的夏雨。</p>

    吃过饭,海珠收拾饭桌,我坐在沙发看着海珠忙碌的身影,想起好些日子没有和海珠好好聊聊亲热了,心不由涌起一阵落寞和歉意。</p>

    吃过饭,我去了房。</p>

    打开电脑,点燃一颗烟,我开始收回刚才自己的思绪,开始集精力做三水集团的那个方案。</p>

    脑子里已经有了成型的思路,打出来可以了。</p>

    海珠在客厅看电视,声音很小,我知道她是故意调低音量的,她怕打扰我工作。</p>

    3个小时后,方案终于全部完工了,我松了口气,看看时间,11点了,外面电视的微弱声音传来。</p>

    我又仔细修改了一遍,然后存入优盘,关了电脑,走出房。</p>

    电视还在播放,海珠躺在沙发已经睡着了。</p>

    我关了电视,弯腰去抱海珠,看到海珠的腮边挂着尚没有干的泪痕。</p>

    我的心一颤,海珠怎么哭了?</p>

    我正看着海珠发呆,海珠醒了,睁开眼睛,看到我,揉揉眼睛:“哥,你忙完了?”</p>

    “嗯。阿珠,你刚才哭了?怎么回事?”我弯腰看着海珠。</p>

    海珠脸掠过一丝慌乱的神色,接着掩饰地笑笑:“没有啊。”</p>

    “不要骗我,我看到你的泪痕了。”我说。</p>

    “哦。”海珠继续掩饰地笑着:“那是我刚才看一个电视剧,被剧情感动哭了。”</p>

    “真的?”我说。</p>

    “真的。”海珠接着站起来,拉住我的胳膊:“好了,哥,不说了,时间不早了,你也很累了,睡觉吧。”</p>

    海珠拉着我进了卧室,躺在我的怀里,紧紧抱住我,默不作声。</p>

    我抚摸着海珠的头发:“刚才看了什么剧情把你感动哭了?”</p>

    “女主深深地爱着男主,男主也爱着女主,可是,因为女主不能生育,男主移情别恋,抛弃了女主,女主痛不欲生,跳海自杀了。”海珠轻声说。</p>

    我的心一颤,说:“那都是编剧胡乱编造的剧情,不要相信这些,这都不是现实里的事情。”</p>

    “你说,要是我也像那个女主那样不能生育,你会不会也像那男主那样抛弃我呢?”海珠说。</p>

    “你胡说什么啊,你好好的身体怎么会不能生育呢?不要这么乱想!”我说。</p>

    “我是说假如。”</p>

    “假如也不可能,根本没有这个可能。”我说。</p>

    “那要是万一呢?”海珠固执地说。</p>

    “万一也不会。真的要是万一,我也不会那么做。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会永远照顾你。”我说:“爱情与婚姻和有没有孩子能不能生育没有关系。”</p>

    海珠叹息了一声:“你是个理想主义者,我其实也是。只不过,真的要是那样,现实是难以接受的,别忘记了,你是个独子,你们家怎么能接受你没有自己的后代呢,你们老易家可是要靠你来传宗接代的。再说了,是你们家能接受,我也不能接受自己。不能给你生下一个孩子,我有何颜面呆在你们家里呢?”</p>

    我拍拍海珠的肩膀:“阿珠,不要胡思乱想了,没事搞这些假设干嘛,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我们都是健康的人,我们当然会有孩子的。”</p>

    海珠抬头看着我,眼神里带着一丝恐慌和忧虑,但还是笑了下,点点头:“嗯,我们都是好人,好人是要有好报的,老天不会这么对待我们的。”</p>

    我捏了捏海珠的鼻子:“这么说对了,睡吧。”</p>

    “嗯。”海珠将脑袋埋进我的怀里,很快入睡了。</p>

    我却毫无困意了,睁大眼睛看着无边的黑暗,暗夜掩盖了一切,之前和海珠做那事时候的那些意识也思维又回到我的脑子里,回味着那种颤抖和撕裂,想着下午和秋桐的情景,想着下午和浮生若梦交谈的内容,我的心起起落落,深重的罪孽感笼罩在心头。</p>

    第二天班后,我将方案打印出来,然后开车直接去了三水集团,我要把方案交给夏雨看。</p>

    进了三水集团办公大楼,楼,正要直奔夏雨的办公室,迎面过来一个间人,恭敬地对我说:“易总,请留步——”</p>

    我站住看着他:“有事吗?”</p>

    “董事长请你到他办公室去坐一会儿。”</p>

    “我是来找夏副总裁的,她不在办公室吗?”</p>

    “她在!”</p>

    我扭头看了下夏季的办公室,一定是我刚才楼的时候夏季刚好站在窗口,他看到我来了,想和我聊聊。</p>

    既然夏季想和我聊聊,也好,正好我把方案直接给夏季得了,省了找夏雨再被她折磨一番。</p>

    我跟随那人直接去了夏季的办公室。</p>

    推门进去,夏季正站在窗口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看着外面,闻声转过身来,笑着冲我走过来:“易总,贵客啊,来,快请坐——”</p>

    我摸不透夏季请我来的意图,看他笑得有些含蓄,坐下来。</p>

    夏季到底是大集团的老板,看起来永远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p>

    夏季坐在我对过,递过烟:“来,抽烟——”</p>

    我接过来,点燃一颗烟,然后看着夏季:“夏老板,最近挺忙吧?”</p>

    “别叫我夏老板,称呼夏兄即可。”夏雨微笑着:“最近倒也还好,不是很忙,其实我们做生意的整天都是这样,永远都有忙不完的事情。”</p>

    我说:“夏兄请我来,有何事情呢?”</p>

    “刚好在窗口看到你来了,想请你来叙叙啊,我们之间,难道非得有事才能见面吗?”夏季笑着。</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