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44章 二奶变的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这是没办法,她非要这么叫,我也堵不住她的嘴巴,无奈啊,无奈。 ”我叹了口气。</p>

    “是你自己找的,谁让你叫人家二奶呢?”秋桐说。</p>

    “我——”我顿住了,接着开始狡辩:“我叫她二奶有什么不好,我这是在抬举她高看她鼓励她。”</p>

    “哈,你又在胡扯了。”秋桐笑着,脸带着两个小酒窝,看得我心里一动,很想倒点酒进去然后喝掉。</p>

    我故作正色:“我绝对不是胡扯,我说的是真的,你看,近代历史的伟大女人,不都是二奶变的?”</p>

    秋桐乐了:“找你这么说,做一个伟大的妇女是要先做小三先做二奶了?狡辩!”</p>

    我说:“做伟大妇女并不是不做小三,而是选择跟谁做小三!这像做事,很多事不在于做不做,而在于跟谁做。”</p>

    “你这话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哦。”</p>

    “本来是很有道理哦。”</p>

    “哈哈,照你这么说,夏雨跟着你做二奶对了是不是啊,跟了你跟对了人是不是啊?”</p>

    我笑了,说话开始口无遮拦,脱口而出:“我可不稀罕她跟我做二奶,你还差不多。”</p>

    话一出口,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但是也收不回来了。</p>

    秋桐的脸一下子红了,瞪眼看着我:“你——你这个二爷,你——”</p>

    “我……我开玩笑的。”我急了,有些心慌,忙说:“其实你不适合做二奶,你适合做大奶。”</p>

    这话一说,我觉得更乱套了,这是什么屁话啊。</p>

    “你——”秋桐的脸更红了:“你在胡说些什么。你……你怎么这样说话。”</p>

    看得出,秋桐的神色有些慌乱,我的心里其实也很慌乱,虽然是玩笑话,但是在我和秋桐之间听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p>

    秋桐的脸红红的,低垂着,手指不安地敲动着桌面。</p>

    一时,我们都沉默了,房间里的空气尴尬而又暧昧,当然这暧昧是我自己的感觉,不知道秋桐是什么感觉。</p>

    沉默了半天,我站起来,轻声说:“秋桐。”</p>

    “嗯。”秋桐低头答应了一声。</p>

    “我走了。”</p>

    “嗯。”秋桐仍旧没有抬头。</p>

    我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边关门边回头看了一眼。</p>

    正看到秋桐抬起头来看着我,眼神有些迷惘和慌乱。</p>

    我的心猛地一跳,忙关门出去了。</p>

    回到办公室,曹腾不在,我坐在办公桌前,心还是狂跳不止。</p>

    半天,稍微平静了一些,我看着电脑屏幕发呆,接着犹豫了下,登陆扣扣,看到浮生若梦正在线。</p>

    “来了。”我敲击键盘。</p>

    “嗯。刚来,你也在。”</p>

    “我也刚来。最近好吗?”</p>

    “嗯,好。你也好吧。”</p>

    “我很好。天气变冷了,出门多穿衣服。别冻着。”</p>

    “嗯,我会的,你也要多注意自己。”</p>

    “嗯。”</p>

    接着,我们陷入了沉默,似乎都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说什么。</p>

    半天,浮生若梦开始说话了:“客客。”</p>

    “我在——”</p>

    “我。”</p>

    “你想说什么,说吧。”</p>

    “我最近好纠结,好矛盾。”</p>

    “怎么了?”</p>

    “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p>

    “如果你认为有必要和我说你说,如果你觉得不适合和我说,你不用说!”我的心又狂跳起来。</p>

    “唉。”她叹了口气:“我知道不该和你说,可是。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想和你说。这话我不能和周围的任何人说,除了你。”</p>

    “那说吧。”我说。</p>

    她沉默了。</p>

    我不语,死死看着电脑屏幕的对话窗口。</p>

    “我对不住你,我对不住我们之间的……”半晌,她说。</p>

    我的心猛地一颤,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在全身流淌弥漫。</p>

    “为什么这么说?”我敲击键盘的手指在颤抖,我知道她要说什么。</p>

    “因为……我……我背叛了对你的情感。我……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觉得自己好卑鄙好罪孽感。”</p>

    “到底是怎么了?”我说。</p>

    “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p>

    “不知怎么了你怎么又这么说?”</p>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不知不觉把现实的一个人当做了你,明知他不是你,明知你是空气里的影子,可是,我不知怎么,对他……对他……有了那种感觉。”</p>

    “哦。”我的心里不知是狂喜还是惊惶,不知是痛苦还是矛盾。</p>

    “这个人是那个易克吧?”我说。</p>

    “你……你怎么知道的?”</p>

    “我猜是,果然被我猜了。你现实的人,你在我面前提地最多的是这小子。”我说:“你的话意思是你爱他了,是不是?”</p>

    “我……我不知道。或许……是……对不起,客客,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对他有这种感觉,我只应该对你有这种感觉,不应再对任何人有这样的感觉。</p>

    她说:“可是……我也知道,他是有女朋友的,他的女朋友和我亲如姐妹,我对他有如此的感觉,我知道自己是卑鄙的,无耻的,罪孽的,我对不住你,也对不住我的姐妹。我……我好痛苦,我好纠结。”</p>

    “你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了?”我说。</p>

    “没有。”</p>

    “他知道你对他有这种感觉?”</p>

    “我不知道。他应该不知道吧,或许,他也有感觉。”</p>

    “他对你是不是有那种意思?”</p>

    “他……我不知道。他应该没有,他是有女朋友的。他和女朋友关系很好,他不应该对我有的。”</p>

    “你怎么知道没有呢?”</p>

    “我……我猜的,我估计的。”</p>

    “你相信你的猜测?”</p>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好纠结,好下作,我竟然会背叛了对你的情感,我竟然会喜欢我姐妹的男朋友,我竟然会沦落到如此地步。我好痛苦的,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你,考虑了好久,我终于决定和你说。”</p>

    “和我说是什么意思?你对我没那感觉了,你想告诉我这个,是不是?”</p>

    “不是,不是。我对你的情感依旧,只会更加弥厚,没有丝毫减弱,可是,不知怎么,我会自觉不自觉把他当做是你,在他身,我不由常常会想起你,我知道自己是在做梦,是在意淫,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无法左右自己内心的想法和感觉。</p>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深感罪孽,才会常常陷入痛苦之,无法想象,我竟然会沦为如此缺德之人,不敢去想,我会成为这样一个女人。客客,我好痛苦,我好难过。”</p>

    “那小子到底有什么好,竟然你会把他当做我,竟然你会在他身看到我的影子,竟然会让你有那样的感觉。”</p>

    “他虽然有很多缺点,玩世不恭,吊儿郎当,阴阴阳阳。可是,他的优点更多,他像你的地方更多,他和你拥有同样的优点,甚至。甚至,他在现实里给我的感觉,你还要真切。每次看到他,我不由想起你。</p>

    我知道他不是你,我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去感觉,可是,我真的真的无法左右自己的大脑,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深处去联想。虽然大家都不知道我心里的想法,可是,我无法欺骗自己,每次想到你,每次看到他女朋友,我心里自责不已。客客,你说,我是不是很无耻很下流很下作很丑陋。”</p>

    看到浮生若梦如此自责的话语,我的心深深地痛了,痛得不能自已。</p>

    “若梦,不要自责了,不要痛苦了,我理解你的感受和你的想法,我不会责怪你的,你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女人,你不要这么贬低自己。</p>

    “你真的这么认为?现在你还这么认为?”</p>

    “是的,我说的是心里话,你是我心里最美丽最纯洁最高尚最无暇的女人。”</p>

    “谢谢你。在我心里,你同样是天下最好最完美的男人。或许因为虚拟,所以你才会如此完美,你的完美甚至超过易克,虽然我知道现实里的你或许不这么完美,但是我仍然愿意欺骗自己。”她说:“客客。你说,虚拟和现实到底有多远?”</p>

    我说:“你说呢?”</p>

    她说:“我真的不知道虚拟的络离现实有多远,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会什么会深地喜欢一个从没见过的人,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自己从来没有遇见你,不认识你,我也不会喜欢你,也不会喜欢现实里的这个易克,那么我不会那么痛苦。”</p>

    “虚拟和现实,说远很遥远,说近很接近,甚至,在你的身边。”</p>

    她说:“我不懂你这话的意思。”</p>

    “不懂对了,懂了你会更加痛苦。”</p>

    “我愈发不懂了。”</p>

    我说:“不懂不要去想了。”</p>

    她沉默了一会儿:“其实,我无数次想过,有一天你会走进我的现实,多么希望你真的可以走进我的现实,多么希望你是现实里的易克,可是,我又不敢去想,我很恐惧自己的想法。</p>

    我明明知道,我不能这么想,我不该这么想,现实里的易克是有女朋友的,现实里的我是无奈的,现实里的我命运是早已经定性的,假如真的你走进现实,加入你真的是现实里的易克,那么,我会更加痛苦,我们都会更加痛苦。我是个悲剧的人,我甚至都不敢让自己去做白日梦,我连做白日梦的资格都没有。”</p>

    我的心继续绞痛,一时无语。</p>

    沉默了一会儿,她说:“客客——”</p>

    “我在——”</p>

    “你是我的空气。”</p>

    “嗯。”</p>

    “我连你的空气都不是。”</p>

    “错——”</p>

    “唉。”她深深叹息。</p>

    “不要自责,不要让自己生活在矛盾和痛苦。”</p>

    “不要自责,不要痛苦,不要矛盾,那你说,我该怎么办?”</p>

    “我不知道。”</p>

    “唉。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我明白,自己不能去伤害别人,不能去做对不住别人的事情,宁可我自己痛苦,我也坚决不能去伤害无辜的人。”她说。</p>

    “你说的是易克的女朋友?”</p>

    “嗯,我视她为亲姐妹,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关键是,她非常爱易克。”</p>

    “那易克爱她不?”</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