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43章 先来后到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叫我“她二爷”,这称呼让我有些发晕,还有些心乱,我没想到秋桐会给我来如此的幽默。   (w w w . v o dtw . c o m)</p>

    既然我叫她二爷,那夏雨可以叫他二奶了,如此推理,海珠可以叫他大奶了。</p>

    大奶二奶都有了,有木有三奶四奶五奶六奶呢?不过即使有,恐怕这个排名也是不正确的,总有个先来后到吧,夏雨怎么说也排不第二吧?海珠恐怕也难排到第一。</p>

    我带着不安和忐忑小心翼翼却又肆无忌惮地极度意淫着,差点他妈的把自己当成了韦小宝。</p>

    不过起韦小宝,我的数量显然还不够,虽然不够,我也不想努力去达到,有一个够了,要那么多干嘛,一个男人伺候那么多女人,累也累死了,非精尽人亡不可。</p>

    只是这一个,我一时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该要谁。一想起这个问题我纠结,很明显应该是海珠,但是我却又蛋疼地有些不甘,这不甘只是心里隐约的不甘,清醒的大脑里还是执着地告诫自己,这个必须是海珠。</p>

    一声她二爷,让我浮现连篇了这么多,显然意淫有些过度。</p>

    “何事?”我说。</p>

    “来呀,来了你晓得了。”秋桐的声音听起来又有些神秘。</p>

    我放下电话去了秋桐办公室。</p>

    推开门,秋桐正笑吟吟地看着我。</p>

    “怎么了?什么事搞的这么神秘兮兮?”我走过去,一屁股坐在秋桐对过的椅子。</p>

    “没事了。一点事都没有了!”秋桐压低嗓门说,面带轻松之色。</p>

    “什么没事了?”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p>

    “是总编辑的事情啊。没事了。还有,总编室主任也没事了。”秋桐说。</p>

    “我靠!真的?”我说。</p>

    “嗯。”秋桐点点头:“我刚得到的消息,调查组撤离后,面不再追究这事了。”</p>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我喃喃地看着秋桐。</p>

    “一切皆有可能,这是真的,千真万确的消息。”秋桐说。</p>

    “怎么个没事法?”我看着秋桐。</p>

    “听说是面口头传达下来的,此事不再追究。”秋桐说。</p>

    “面?那个面?到哪一级?是市委记还是市委办公室还是市委宣传部?”我说。</p>

    “这个不知道了,只知道是面。或许是你猜的其之一,或许都有。”秋桐说。</p>

    “传达的内容是什么?”我说。</p>

    “此事不再追究啊。也是说不再追究总编辑的领导责任了,总编辑安全了,总算逃过了这一劫。”秋桐的声音有些感慨:“对我们来说的大人物,其实在面的人眼里,不过是个小人物,一句话能决定一个人的一辈子。”</p>

    “总编辑没事了,那总编室那主任呢?”我说。</p>

    “总编辑没事了,自然总编室主任也会没事,别忘记现在是总编辑主持集团党委的工作,他自己好不容易大难不死了,怎么还会处分总编室主任呢,如果要处分总编室主任,那么他自然还是要承担领导责任。”秋桐说:“所以,他们是一条线的蚂蚱,容损都是一体的。”</p>

    “嗯。有道理。”我点点头,心里又有些疑惑,妈的,怎么会都没事了,这么快,老子今天还费尽心思去拯救这俩二货,这么说来,老子今天找老李老黎的功夫虽然白费了,但是这俩呆子却也没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倒也值得可贺。这其到底发生了什么会导致调查组突然撤离,会导致面发下话来赦免了这俩人呢?这其会不会是孙东凯的作用呢?</p>

    刚想到孙东凯,我立马否定了,这绝无可能,他是巴不得这俩死翘翘的。</p>

    那么,还会是什么原因呢?我心里涌起巨大的谜团。</p>

    “分析一下这其的道道。”我看着秋桐。</p>

    “有什么好分析的?事情已经结束了。”</p>

    “当然值得分析,你不觉得很怪吗?”</p>

    “官场怪事多了,少见多怪,见怪不怪。那么好干嘛?”秋桐说。</p>

    “你说,是不是孙东凯真的起了作用呢?他冒死去进谏说情了?”</p>

    “你觉得他会吗?”秋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p>

    “我看不会,我觉得他也是嘴巴说说,在大家面前做个好人而已。”</p>

    “那你还说这个干吗?”秋桐说。</p>

    “那要不,是总编辑自己找了面的人,面有人给他讲情了?”</p>

    “这个时候,面有谁会有谁敢给他讲这个情呢?”秋桐说:“我看够呛。”</p>

    “那要不,是总编辑自己直接找了市委记,自我检讨,恳请领导放自己一马?”我说。</p>

    “说你是官场菜鸟,你还真菜鸟起来了。这个时候,他连边都靠不的,这绝无可能。”秋桐带着肯定的语气说。</p>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总得有个理由吧,怎么着突然什么事都没有了呢?”</p>

    秋桐皱了皱眉头,似乎也带着极大的迷惑和不解,思考了一会儿说:“说真的,我实在也是想不透。其实,不光你,我想集团里包括所有的知情人都会想不透。或许。”说到这里,秋桐停住了。</p>

    “或许什么?”</p>

    “或许只有市委记自己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秋桐说:“撤回调查组,必定是市委记的意思,否则,没人敢这么做。”</p>

    “嗯。”我点点头,心里也不由感到十分困惑,到底是什么原因什么人导致市委记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呢?这似乎是一个十分难解的谜团。</p>

    我和秋桐都猜不透这其的道道,我想此时也一定有很多人在猜测其的道道,包括孙东凯,甚至包括很多市委的高官。</p>

    当然,我也想到,或许是市委记更有来头的人帮助总编辑说话了,如省里的什么人,但是会是什么人呢,这又是一个谜。</p>

    此时,我丝毫没有把总编辑的大难不死和我自己联系起来,我只知道自己虽然试图努力想帮助他但是没有成功,白跑了半天。</p>

    虽然我没有帮他,但是他现在无恙了,我心里倒也感到了安慰。</p>

    “总编辑虽然没有事了,但是,恐怕他今后的政治前途也到此为止了,虽然他现在是集团党委的主持,但要是想再进一步,恐怕也难了。”秋桐说:“我听到的消息,总编辑自己似乎也对突然转危为安感到很突然,似乎他自己也毫不知情。听到自己没事的消息时,他愣了好半天,满脸迷惘。”</p>

    我同意秋桐的分析,的确,总编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而复生的,看来他是没有找到什么可以帮助自己的人,如此看来他要想扶正,确实是难了,市委记虽然赦免了他不死,但是恐怕也不会再重用他。</p>

    如此分析,孙东凯还是得利了,自己的劲敌对自己的巨大威胁减弱了很多。</p>

    此后,关于此次总编辑逃过一劫的原因,在市直单位包括集团内部,流传着好几个版本。</p>

    第一个版本是孙东凯冒死进谏,直接找了市委记,极力为总编辑开脱,声泪俱下陈辞,打动了市委记,市委记为集团党委班子之间的如此团结和友爱而感动,大发善心,赦免了总编辑。</p>

    此版本在集团内外流传甚广,有的人不相信,有的人却深信不疑,都说孙东凯确实是大家风范,是一个充满正义的人。不管别人信不信,我是绝对不信的,我相信这个版本的说法一定是孙东凯专门安排人散布出来的。</p>

    第二个版本是总编辑病急乱投医,到处找市里的常委恳求他们找市委记说情,最后总编辑终于打动了市里的某一个常委高官,那高官经不住总编辑的生死硬磨,最终出头去找了市委记,市委记看在这位高官的面子,放了总编辑一马。</p>

    这个版本,我依旧很怀疑,正如我和秋桐分析的,总编辑一来在市里没有什么靠山,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二来市里的常委高官在那种情况下,很难有谁会替这样的一个呆子出头去得罪市委记。</p>

    还有第三个版本,这个版本听起来颇具传色彩,说是市委记在车接到一个神秘人物的电话,接完电话后,市委记脸色微变,接着让秘传达自己的旨意,撤离调查组,不再追究此事。</p>

    此版本的来源据说是来自于市委记身边的人,要么是秘要么是驾驶员。</p>

    在流传的这三个版本,更多的人似乎更愿意传播第三个版本,甚至很多人绘声绘色进行了添油加醋,加工地头头是道,关于此神秘人物,有的说是省里的高官,包括省委记,还有的甚至联想到是央的什么人物,还有的说是江湖大佬。</p>

    不管这些人怎么发挥想象来描述,似乎都缺乏成立的证据,因为没人会认为总编辑有这么大的能耐动员如此的大人物来给自己出力,说到这点的时候,传播此版本的人都想不通了。</p>

    不管有多少版本在流传,但是有一个事实是不容质疑的,那是总编辑没事了,安然无恙了。</p>

    关于此事,或许是大家心永远的一个谜团,也包括我和秋桐。当然,要不是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此谜团对我来说真的是永久的了。</p>

    “看来,这做人做官,太老实也不行,容易吃亏啊,总编辑是一个明显的例子,这次虽然他大难不死,但是以后还很难说啊。”我感慨地说:“我看很多人整天一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样子,整天牛皮哄哄的,倒是很吃香。我有时候想啊,这做事做人,有时候必要的锋芒毕露也许是必须的。”</p>

    “我不这么认为,虽然做老实人会吃亏,但是锋芒毕露任何时候都是要不得的,不管是官场还是职场,不管是做官还是做事还是做人。”秋桐说:“我一直认为,锋芒毕露的最终结果,只会使一个人众叛亲离!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p>

    “那倒也未必!”我有些不以为然。</p>

    “看来你不服?”秋桐笑了。</p>

    我也笑了,突然想起刚才秋桐打电话时候的称呼,说:“怎么叫我‘她二爷’呢?”</p>

    “难道我叫的不对吗?人家不是一直在叫你二爷你不是也没有反对吗?”秋桐看着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