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640章 功利之心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自然是同情的。 ”我说:“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的老黄牛,快二线了,遇到这样的事,谁不觉得窝囊寒心。我承认总编辑综合管理的能力可能不强,混官场的本事可能不大,但是从做事做人做报纸来说,他是个好人。”</p>

    秋桐点点头:“嗯,总编辑是个处事小心谨慎的生,平时待人接物都很谨慎,几乎从来没有得罪什么人,也几乎不参与集团党委内部的争权夺利,只是这突然降临的主持身份,可能在他几乎要熄灭的名利念想里,又燃起了冲刺人生最后辉煌的希望。</p>

    所以,他引起了对手的警觉和注意,所以,他才会有此劫难。唉。既然已经淡漠了一辈子名利,又何必在这最后的剩余时光里要争这些呢。”</p>

    我说:“这说明他六根未净,淡漠地还不彻底,其实也可以理解,在官场混,谁不想爬得更高,混的更高,换了你,你有这样的机会,你会不会放弃?你会不会努力一搏?”</p>

    秋桐看着我:“我。我不知道。或许,我也会搏一搏。或许,我会顺其自然。但我会努力干好属于自己的工作。”</p>

    我说:“功利之心人人皆有,只是大或者小而已,只是努力的方式不一样而已。”</p>

    秋桐点点头:“你看得很明白。虽然你没有参与官场,但是,你对官场之间的道道正看得越来越明白。”</p>

    “我只不过是官场边缘化的一个小人物,我的身份决定了我不可能进入官场,但是你是属于官场的,你一直身处官场之。”</p>

    秋桐黯然说:“我其实也是官场边缘的一个小人物,这官场,身处这官场,很累,很累。”</p>

    说着,秋桐揉揉额头,皱皱眉头。</p>

    我说:“或许,总编辑甚至总编室主任的命运很快会揭晓。”</p>

    秋桐点点头:“是的,很快。我希望是你分析的第二种结果。知道吗,午我到集团办事的时候,听说孙总还专门去总编辑办公室安慰他了,孙总显得对总编辑很同情很关心,很是抱不平,还信誓旦旦地说要联合其他党委成员给调查组汇报,替总编辑讲情,甚至,孙总还说要亲自去找市委宣传部长甚至市委记替总编辑讲情。”</p>

    我不屑地说:“猫哭耗子假慈悲。面子的话,谁不会说,他这是糊弄总编辑,做好人。为什么你会听到这个消息?这是孙总和总编辑二人的单独谈话,为什么会传到你耳朵里?</p>

    很显然,这是孙东凯故意放出来的,他是要让集团里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多么好的人,知道他对总编辑是多么关心多么同情,知道他是毫无和总编辑争夺权力的意思。</p>

    他说的这么带劲,他付诸于行动了吗?肯定没有,他根本不会真的去做。当然,没去做,他会有充分的理由,如其他党委成员不配合,如市领导没有接见他。有没有都是他一张嘴,究竟他做了没有,谁也不知道,全凭他那张嘴往外侃。”</p>

    秋桐愣愣地看着我:“你想得真多。”</p>

    我说:“不是我想得多,这都是很明显的事情,我想,这些你也不会没想到,只是你没说而已,而我,说出来了。”</p>

    秋桐说:“你分析问题的能力越来越强了。都是跟谁学的?我平时可没教你这些。”</p>

    我笑了下,说:“这个不需要你来教,我跟社会学的,跟社会的人和事学的。经过的,看过的,听过的,都在教我。在这方面,恐怕你要跟我学学,拜我为师。”</p>

    秋桐笑了下:“易老师。”</p>

    我一咧嘴:“还真拜师了?”</p>

    “你不是让我拜你为师吗?我哪里敢不从。”</p>

    “怎么这么听话?忘记你是我司了?”</p>

    “哦,我是你的司。”秋桐喃喃地说,看着我的眼神有些迷惘。</p>

    “是的,你是我的非常女司。”</p>

    “非常女司……”秋桐的眼神还是有些迷惘,接着说:“那。你是我的非常男下属了?”</p>

    “所以,我要听你的才是。”</p>

    “但你却要我拜你为师。”秋桐看着我。</p>

    “说了玩的。”</p>

    “不过,很多方面,你的确可以做我的老师,这个和是不是司没有关系。在某些方面,司未必一定下属强。”秋桐怔怔的看着我:“易克,你到底是谁。”</p>

    我的心猛地一颤,说:“我是我。”</p>

    “是的,你是你。你是无所不能的易克,你是易克老师。”秋桐的声音有些困惑,还带着几分惆怅:“可是,我越来越觉得你像是一个人。我常常会不由自主把你当做那个人。”</p>

    “当做谁?”我说。</p>

    秋桐深深地低下头,脸色突然红了,接着低低地说:“你不需要知道。或许,你根本知道,你故意还要问我。”</p>

    我的心起起落落,看着秋桐娇美绯红羞怯的脸,突然想到了海珠,脑子猛地一惊,倏地惊醒过来,心里感到了一阵巨痛。</p>

    而秋桐此时好像也突然清醒了过来,猛地抬起头,紧紧咬住嘴唇,晃了晃脑袋,接着伸手捋了捋头发,轻声说:“好了,我想自己坐一会儿。”</p>

    我站起来离开了秋桐办公室,走到门口的时候,我没有回头看秋桐,直接伸手带了门。</p>

    不是我不想回头看,而是我不敢看,我害怕看到秋桐那困惑失落迷惘纠结和凄凉的眼神。</p>

    出了秋桐办公室,我刚要去自己办公室,听到身后有人喊我:“易克——”</p>

    回头一看,是赵大健,正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p>

    我说:“赵总,有事吗?”</p>

    赵大健是极少主动叫我的。</p>

    “过来——”赵大健说着,不等我回答,径自进了办公室。</p>

    我过去,进了赵大健办公室。</p>

    “关门——”赵大健坐在沙发对我说。</p>

    我关门,赵大健指指自己对过的沙发:“请坐——”</p>

    赵大健第一次对我使用了“请”字,罕见。</p>

    我坐下,看着赵大健:“赵总,你找我是。”</p>

    “没什么大事,是叫你随便过来聊聊。”赵大健冲我笑了下。</p>

    这对我来说,又是第一次,赵大健第一次主动对我笑,虽然此刻他鼻青脸肿,笑得很难看,但是毕竟对我笑了。</p>

    “哦,呵呵。”我笑了下。</p>

    “小易啊,你来我们公司时间不短了,我们打交道也不短了吧。”赵大健边说边掏出烟,递给我一颗,自己也夹起一颗。</p>

    我做受宠若惊状接过来,忙掏出火机,先给赵大健点着,接着又给自己点着。</p>

    “是的,我来了一年多了。”我边吸烟边说。</p>

    赵大健吸了两口烟,突出一团烟雾,接着说:“小易,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p>

    我看好赵大健:“挺好的呀。”</p>

    赵大健不看我,看着天花板:“说实话。”</p>

    “真的挺好的,懂业务,有能力,老资格,老发行,带人谦和,做事负责。”我说。</p>

    “不谈工作,不谈其他,你说你个人觉得我对你怎么样?”赵大健的眼睛依旧盯着天花板。</p>

    “对我。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我说。</p>

    “真话!”</p>

    “那我说了。”</p>

    “嗯,但说无妨。”</p>

    “我觉得吧,赵总你对我大体来说还是可以的,但是,你好像一直不大瞧得起我,对我一直带有一些偏见,当然,可能你是领导,我的身份很卑贱,你做领导习惯了所以才会如此。”我说。</p>

    “嗯,看来你是说了实话。”赵大健说:“所以,你心里其实也对我一直有成见。”</p>

    “不敢这么想。”我说。</p>

    “不敢想是假的,不敢做也是假的,不敢说也是假的。”赵大健说:“你那次愚弄我骂我,这不是最好的证明吗?”</p>

    “这个……”我做尴尬状笑着。</p>

    赵大健转头看着我,吸了几口烟:“好了,你也不用装尴尬了,那事过去了,我也不和你计较了,我们要往前看,我想,我和你过去的事情,都一笔勾销,我们都往前看好不好?”</p>

    “好。往前看。”我说。</p>

    “往前看,你会看到什么?”赵大健说。</p>

    “墙——”我看着沙发前面的墙壁说。</p>

    “你——你在和我装。”赵大健说。</p>

    “那你说往前看会看到什么?”我说。</p>

    “我想有些话我还是说开了好,我想你心里也明白我们现在都是在一条船的人,你不简单,如此之快了孙总的战车,还得到了孙总的高看和垂青。</p>

    既然如此,我想我们讲话不用绕弯子了,我说往前看,是在孙总的领导和指引下,同心同德一起好好干,干大事,为着我们的前途和明天去拼搏,要想辅佐孙总干成大事,那么,我们自己内部首先要团结起来。</p>

    特别是我和你,我们一直是互相有成见的,要想团结好,团结在孙总的旗帜下,我们之间必须要消除过去的恩怨,同心同德,团结一致。”</p>

    我点点头:“哦。赵总说的对。”</p>

    “来,握个手——”赵大健主动向我伸出手。</p>

    我和赵大健握了握手。</p>

    “这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握手,这次握手代表着我们之间的关系从此揭开了新的一页。”赵大健说。</p>

    “嗯。新的一页。”我附和着。</p>

    “不要总介意自己的身份,不要自卑,不要对自己的前途丧失信心。”赵大健说:“其实这一年多来,我也看出来了,你是个有一定能力的人,特别是在做发行业务这方面。在我们发行公司,在我们星海传媒集团,要说谁最懂发行业务,你可以到处打听打听,自然是我赵大健,从集团没成立日报搞邮发的时候我是发行部主任,我一直在发行战线出大力,整个集团发行的框架和基础,都是我打下的,毫不客气地说,没有我,没有集团发行的今天。</p>

    虽然我曾经对你个人做事有些偏见,但是对你的能力,我是不能否认的,我其实是个爱才的人,我很赏识你的才华,我想,今后,集团发行的明天和辉煌,需要我们的鼎力合作。跟着我好好干,我会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